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看着变态小麦肤色的军装男离开的身影,唐皖觉得很想飞奔把他手里的牛肉干抢回来。可是见识过了变态小麦肤色的军装男身手的唐皖,实在是没有勇气去抢啊,她怕自己也被变态小麦肤色的军装男收拾的去和大地亲密接吻啊。

  “皖皖,你班的教官咋这样啊。还是我们班的教官好,而且还特别帅呢。”江妮娜不知道从哪儿又变出了一袋牛肉干,四处张望了下,见没有变态小麦肤色的军装男的身影,就把牛肉干递给了唐皖。

  “没脸是不是?把东西交出来。”在唐皖暗自庆幸这次没有被逮到的时候,突然有人拍了下她的肩膀。她哭丧着脸,慢慢地抬起头。出乎她意料的是,拍她肩膀的人,不是变态小麦肤色的军装男,而是沈野逸!“沈野逸你搞什么鬼,吓死我了。”唐皖抚了抚自己那颗被惊吓过度的小心脏。“什么叫我吓你,是你自己做贼心虚吧。”沈野逸的眼睛盯着唐皖藏牛肉干的口袋说道。

  “才,才不是呢。”唐皖摸了摸鼻尖。而早已经了解唐皖各种小习惯的沈野逸,一把抓住唐皖正在摸鼻尖的手。“那你这是干嘛呢?我记得,某人说谎的时候喜欢摸自己的鼻尖来着吧。”沈野逸晃了晃唐皖的手,邪魅的笑着。

  “有吗?我才没摸鼻子呢。”唐皖刚说完就马上后悔了,沈野逸也没说谁说谎的时候喜欢摸自己的鼻子,自己干嘛对号入座啊。

  “呵呵,笨徒儿,赶紧把吃的藏好,30分钟可快到了。”沈野逸刚想伸手揉了揉唐皖的头发,突然看见唐皖头上戴的军训帽,手就悬在空中,然后假装在呼打虫子一样,呼打了几下,才把手收回。

  “你,干什么呢?怎么迟到了。”原本已经快走到宿舍楼前的唐皖突然想起,刚刚自己重新梳头发的时候,把帽子摘下来之后,就忘记戴帽子了。结果当她气喘吁吁的再次跑到宿舍楼前的唐皖看见已经战好的班级队伍,她心想这下可死定了。不过却没看见变态小麦肤色的军装男的身影,她小小的窃喜了一下,刚想混进队伍里,可惜被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变态小麦肤色的军装男当场发现了。

  “报告,教官,我去食堂取帽子了。”唐皖低着头说道。因为她实在是没用勇气去看变态小麦肤色的军装男的眼睛,那双眼睛绝对是已经进化到拥有将人秒杀的功力的了,弄得看见他那双眼睛的人都感觉自己心里发慌,不由自主的感觉到被压迫的喘不上气。这可是唐皖问了好几个同学得出的统一答案。

  “刚才在食堂私带食品的女生是你吧。”变态小麦色的军装男说的这句话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他的这一肯定句,弄得本就是心里慌得不行的唐皖,很是惶恐。

  “嗯,是我。”唐皖其实很想说,教官啊,你干嘛记性那么好啊。

  “你今天无视我定下的纪律两次。我现在罚你绕着操场跑10圈,你们所有人都看着她跑,如果她耽误的所有时间都是你们的休息时间。”变态小麦色的军装男冷冷的对A班全体说道。唐皖听到变态小麦色的军装男说的这句话时候,已经无力吐槽了,这得任命的绕着宿舍楼前的操场一圈又一圈的跑着,不过她庆幸的是,幸亏这么多年自己一直无论刮风下雨各种恶劣天气都有和沈野逸一起去晨跑啊,虽然说得有点夸张,但是在刮风下雨天的各种恶劣天气条件下,沈野逸那货都会拽着唐皖一层一层的跑楼梯玩的,原本唐皖还是很不乐意的,但是现在看来还是蛮有用的。终于唐皖的绕操场跑10圈,在她很轻松的状态下顺利完成。她没有看见其实变态小麦色的军装男一直在看着唐皖跑圈,而且他的嘴角一直在以细微的弧度慢慢的上扬,当唐皖回到队伍里的时候,他又开始摆出一张冷冰冰的脸,准备教A班学生如何叠被。

  “所有A班的同学,都给我注意!我现在开始教你们叠被,我只教1遍,然后留给你们2次的练习时间,之后,我就会挨个检查你们的叠被情况。不合格的人,今晚就一直叠到合格为止。反正休息的时间都是你们的,至于你们想不想休息,可与我无关。都清楚了没有?”变态小麦色的军装男大声的吼道。

  “听清楚了。”A班的学生有气无力的齐声回答道。

  “你们都没吃晚饭吗?大声一点。”变态小麦色的军装男再次大声的吼道。

  “听清楚了。”A班的学生大声的齐声回答道。

  “再大声一点,A班没有男生吗?怎么我听到的都是女生的声音呢?”变态小麦色的军装男调侃的笑看A班的全部男生。

  “听清楚了。”A班的男生大声的齐声吼道。声音大的程度,都能达到将震得唐皖的耳朵很痛的威力。哎,唐皖看着已经被变态小麦色的军装男成功激起斗志的A班人,她突然觉得变态小麦色的军装男也不是那么的没有可取之处的,至少他有他的独特的管理方式吧。额,但是这个方式,唐皖不怎么喜欢。

  “先把被子叠成条,再把被子叠成方块,这个时候要用手压出棱角来,这是被子叠出角的关键。叠好了要仔细整理,特别是四个角,要用手使劲压,用手指用力拉,角就出来了。”变态小麦色的军装男一边演示如何叠被子,一边注意着A班学生的有没有认真的看自己教叠被。事实很让变态小麦色的军装男满意,A班的学生都很认真听着,但是他却在自己右侧方向,发现有一个男生一直双手抱着肩膀用一种他看不太懂得眼神,看着自己叠被。

  “你,现在给我演示一遍我刚叠被的时候,说要你们注意的几点。”变态小麦色的军装男指着那名那他看不懂的男生说道。唐皖很好奇到底是谁那么的倒霉,被变态小麦色的军装男选中了。可是当她看见沈野逸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叠被子的时候,她震惊了,让她震惊的不是叠被子的人是沈野逸,而是他叠被子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一个整齐的豆腐块就新鲜出炉了。

  “报告教官,我叠完了。”沈野逸用洪亮的声音说道,而他的眼神却一直盯着在变态小麦色的军装男的表情变化。

  “......好,这位同学叠的无论是速度,还是质量都是你们要学习的,好了,下面是你们自己练习的时间。”变态小麦色的军装男看着沈野逸叠被子的动作,突然觉得很熟悉,很像那个人。

  唐皖看着自己面前的那条软乎乎的被子,很纳闷沈野逸是怎么把那条被子收拾的像个豆腐块似的。她戳了戳被子,这软度比她家的那床被子还软呢,她眼巴巴的看着在一旁站着跟个没事人的沈野逸,想要沈野逸帮帮自己。可是无论她怎么可怜巴巴的看着沈野逸,沈野逸都是无动于衷,唐皖嘟着嘴认命的开始了与那条被子的第一次大战。经过几番的大战,那条被子依旧是软绵绵的鼓啊,怎么看就是不像变态小麦色的军装男和沈野逸叠的那样的,被子呈线平角直的豆腐块状态。唐皖长吐了一口气,挠了挠额头。但是当她看到别人叠的被子也和自己一样,都是软绵绵的鼓的时候。她开始有点变态的小窃喜,额,变态该不会是传染的吧,她突然用很嫌弃的眼神去看变态小麦色的军装男,看的变态小麦色的军装男很纳闷,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些学生怎么一个又一个让他看不懂啊。

  “你,你,还有你,可以去休息了,其他人,继续叠被。我随时检查。”变态小麦色的军装男指了3个叠的还算可以的同学,让他们去休息了。当他看见站在一边双手抱胳膊,用自己非常熟悉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沈野逸,他突然感到内心一颤,他很想上前抓住沈野逸,但是看到沈野逸那张稚嫩的脸时,他暗自嘲笑了下自己。

  “沈野逸,你帮帮我嘛。”唐皖实在是扛不住与被子大战了,她跑过去卖萌的晃着沈野逸胳膊。沈野逸用眼神与她交流道,‘徒儿,以后听不听为师的话呢。’唐皖猛地点了点头,拽着沈野逸的胳膊,把他拽到了自己的宿敌(软绵绵的被子)面前。看着沈野逸再次以惊人的速度将自己的这条被子收拾的服服帖帖的,线平角直的豆腐块的时候,唐皖再次惊叹了,这被子该不会是母的吧,怎么一有男生碰它,它就这么老实啊,鄙视它,严重鄙视它。唐皖在内心极度的鄙视着那条被子,发誓再也不想碰它了。可是看见沈野逸的那双如同变态小麦色的军装男的双眸时,她无奈了,认命的开始和被子的第N+1次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