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今天一大早,三叔和四叔、还有赵威虎子一干人就等在老太爷门外了,柳氏听见外间伺候的婶子一说,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连忙通知已经起床准备吃早饭的老太爷。老太爷一听说这么多人这么早就来了,也以为发生啥大事件了,被吓的不轻,连忙叫他们进来。

  谁知这一干人进来坐下后,什么都不肯说,只是笑嘻嘻的表示要等老太爷用完早饭才肯说事情。老太爷连吓带骂,结果这些人就像锯口的葫芦一般,只是笑就是不说话,把老太爷气的吹胡子瞪眼的。不过看众人的神色,想必不是什么坏事情;没办法,老太爷只好先吃早饭。这么多人看着他吃早饭,好像从来没有过吧?所以老太爷这早饭吃的很是不爽。

  又喝了口粥,拿起馒头刚要嚼,又皱了皱眉头,把馒头丢回了盘子里,将筷子往桌上一丢,准备开口说话,这饭没法吃了!

  三叔一看,连忙站起身来,笑着说道:“爷爷,要不我们先到后院去吧。您先吃早饭,您吃完早饭到后院来?”

  “嗯!?”老太爷狐疑的看看这小子,后院为什么划为禁区,这小子是知道的,他要带这些人去后院,难道是为了赵毅?还是已经说动了这些人,准备练习赵毅的那些东西了?族里不是还没取得一致意见吗?

  老太爷想不明白,不过肯定这小子不会做不利于赵家的事情,所以老太爷很干脆的不想了,挥挥手同意了,好歹也让老子把这早饭先舒舒服服的吃完不是?

  打发这些人去了后院,老太爷以平时十倍的速度吃完早饭;站起身,连口都没漱,匆匆往后院走去。这心里憋着事,吃的没滋味啊!

  后院里,因为赵毅晨练未归,虎子正在向四叔和赵威等堂兄弟介绍安在那里各种各样的器械的使用方法,并时不时的做些示范。

  四叔和赵威等人是自从后院被划为禁区之后第一次到这里来,看到原来的花花草草全被拔了,鱼池也被填了,光溜溜的成了一片晒谷场,又安着一些单杠、双杠、高低杠、吊环之类从没见过的玩意,不由的很是好奇;再看到虎子的演示,对这新奇的练习方式,更是感到惊奇不已。又听说赵毅老早已经起床出去晨练了,不由的各自暗暗惭愧。

  “嗯!咳咳!”老太爷威严的出场了。

  “爷爷。”三叔连忙跑到老太爷身边。

  “哼!我老头子吃完早饭了,有啥大事情?说吧!我老头子这一辈子大风大浪见得多了,不用担心我吓的吃不下饭去。”老太爷横眉竖眼的说道。

  “爷爷,你等等。”三叔回老太爷道,然后转身说道:“大伙儿把场地上的积雪清了!”

  大家伙儿一起动手,很快就把场上清出一大片空地,三叔对老太爷说道:“爷爷,您看着!”

  说罢,走到场地中间,朝南而立,深吸一口气,左脚一跺,右脚平开,双臂一展——猛虎试爪!一招一式的演练起来。

  老太爷看着场中一招一式演练着的赵岳武,觉得这看熟看腻的虎豹二形拳法好像有些不同,正要问站在边上的四孙子,耳朵里突然听到了清晰的隆隆声,顿时便愣住了,仔细的听了听,确认自己没有听错。

  三叔此时盘架子时发出的雷音,比昨晚更加纯熟和响亮,从隆隆声开始响起,便连续不断始终不曾停歇。

  老太爷看着三叔不断盘动的架子,耳边听着隆隆作响的雷音,再看看边上站着的人,看见他们激动的神色,看见他们眼睛里饱含的泪水,看见他们骄傲挺起的胸膛,这一刻,老太爷觉得自己的眼睛也湿润了。

  一轮红日跃然而出,万道金辉洒落。老太爷眯了眯眼,看着场地中起伏辗转的三叔,听着耳边连绵不断的隆隆雷音。

  老太爷吸了吸鼻子,……早晨,真好!

  颌阳镇这个雪后初晴的清晨,注定只属于赵氏!

  ……

  演练完毕的三叔走到老太爷身前,静静地等着老太爷的训示。

  老太爷的眼中泪光隐隐,看着三叔嘴唇哆嗦半晌。

  良久,用嘶哑的声音问道:“岳武,你练成了?”

  三叔看着老太爷的眼睛,坚定地说道:“是的,爷爷。我练出虎豹雷音了!”

  得到三叔肯定的答复,老太爷的身子忽然晃了晃,三叔连忙扶住老太爷。

  半晌,老太爷大声说道:“练成了。终于练成了!……那不是骗人的,那是真的!那是真的!!哈哈哈哈。”

  随着老太爷的大笑声,两行泪水自老太爷的眼中滚滚而下。

  ……

  众人拥着老太爷回到中堂坐下。三叔便向老太爷说起昨天突破的经过;当提起赵毅说过的那些话时,三叔很是感慨的说,正是赵毅的那些话,让他想明白了如何敛力入骨练出虎豹雷音。同时也提起了赵毅关于练与战的那套说法。

  说到开心处,众人纷纷哈哈大笑。

  老太爷开心的听完三叔的话,想了想,对众人说道:“这次岳武练成虎豹雷音的事,在明年镇里大比前,你们对任何人都不能说。我们要在镇比的时候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你们明白了没有?”

  众人纷纷点头应是,这时候赵毅从外面跑进来,正好听见老太爷最后一句话,也看见三叔一干人正点头应是;于是便叫着问道:“太爷爷,什么明白没有?”

  一见是赵毅跑进来,顿时虎着脸,对赵毅喝道:“毅儿,你过来!”

  赵毅一看老太爷发火,乖乖地走过来垂手而立,象极了一个乖宝宝。

  老太爷抬起手来,在赵毅的后脑勺上啪地打了一下,嘴里骂道:“你三叔练成虎豹雷音这么大的事情,你昨晚居然敢不告诉我!真是反了天了你。”嘴里虽然骂着,但脸上笑吟吟的摸样分明是极为开心。

  赵毅摸着后脑勺,委屈的说道:“太爷爷,不是我不告诉您,是三叔不让说的,您该打他才对嘛。再说了,您老打我后脑勺,早晚得把我打傻了去。”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这时,赵威站起身来,对赵毅拱拱手,真诚的说道:“小毅,昨天的事是我鲁莽了,你别放在心上。”

  赵威对这个赵毅是真的服气了,虽说在自己这一辈,自己占了生的早的便宜,算是老大,但是强者为尊是这个世界所有男人心中共同的准则。

  就连王家的王家俊,在赵毅手上吃了那么大的亏,在被赵毅打趴下之后,也是乖乖的叫了大哥;虽然其中部分原因是为了护着弟弟;但是实力不如人就要认这个观念还是深入骨髓的。

  就算是四叔,对那一招之差都没意见不是?

  他可是亲眼看到三叔怎么突破的族武,怎么练成虎豹雷音的;不说赵毅指点三叔,但至少提供了全新的思路不是?帮助三叔捅开了那层窗户纸不是?

  虎豹雷音,自己短时间内肯定是做不到的,连力蕴成形都还没呢。

  但是赵毅昨天说的关于练与战的关系,以及就黑虎掏心这个招法的实战攻防演示,他可是一字不漏完完全全的全记在了心里;回家之后,这下半夜就基本没怎么睡着过,翻来覆去的想赵毅所说的话,越想越觉得对。

  “太过拘泥于招式”就是这么些年来颌阳赵氏始终被王家压一头的原因啊。上一届镇比时,被王家打趴在擂台上的三个族人的惨样;擂台上王家胜利者得意洋洋的鸟样,那是历历在目啊。

  每当想起那些场面,赵威都臊的不行,恨不得去找个王家的狠狠打一场。他相信,如果按赵毅的说法去练去打,明年的镇比绝对有信心将对手打趴在地,为赵家报一箭之仇。

  所以,对赵毅,他是真心的服气和感激。

  赵毅笑道:“大哥,哪能啊?咱们是兄弟呢。”

  赵威又说道:“你昨天说的那些东西,我回家想了很久,觉得太有道理了。这样,你以后得多教教大哥我,可不能藏私,我还想着明年的镇比能好好的斗斗王家呢。”

  老太爷也点头说道:“毅儿,你们小一辈中,你的鬼主意最多,我方才听你三叔讲你昨天的那些话,觉得也是很有道理;反正你还小,参加镇比也不在于一时,你就多和帮帮你大哥他们;他们取得的成绩越好,对咱们赵家就越有利。”

  看赵毅点头答应下来,老太爷又说道:“昨晚想必你们几个都没睡好,今天就先休息一天。你们也看看毅儿练的东西,如果有兴趣,不妨跟着练练。但是绝对不能宣扬出去。”

  三叔也是笑着点头说道:“小毅搞的这些东西如果能练起来,对你们的帮助应该会很大。”

  赵威等人看了后院的摆设和虎子的演示,本来就很好奇,听三叔这么说,当即便拉着赵毅一起去后院了。

  老太爷看到赵毅和赵威等人去后院了,捻着胡子笑眯眯的说道:“毅儿真是咱们赵家的福星啊。”

  三叔笑着说道:“谁说不是呢,这小鬼大病之后好像懂事了很多,那些稀奇古怪的想法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呢。”

  老太爷笑笑,对三叔和四叔说道:“你们俩去叫一下各个长老,让他们过来一趟,族武既然找到了突破的路子,那就需要商量一下,看今后咱颌阳赵家的路该怎么走。”

  三叔和四叔领命而去,不多时,长老们匆匆而来,拜见过老太爷,便进了专门的议事间。

  当老太爷郑重的告诉几位长老,赵毅的三叔练成了虎豹雷音之后,众人都是大吃一惊;再当三叔当场演示之后,各个老人都是激动莫名,有两个长老甚至当场痛哭失声。

  待得各长老情绪平静之后,老太爷便提议开始商议今后该怎么办。

  这一商量便是整整一天,诸位老人那是精神奕奕争相发言;因为商量的时间超长,当日的晚餐便在老太爷家吃了,这顿饭吃的很是开心,欢声笑语始终不断,几个长老那是醉的一塌糊涂,三叔和四叔只好一一把他们背回家。据说连戒酒十几年了的老太爷,在这次晚餐中居然也破例喝了两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