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奶奶。“沈野逸居然这么快交卷出来了,看着他的表情肯定答得不错。虽然唐皖很不喜欢脾气古怪的沈野逸,但是却很喜欢他的性格,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不理睬。上一世的唐皖很向往那样的随意的做人处事,但是自己却总是静静的呆在角落里,看着别人的欢喜,仿佛全世界都与她无关,如果那个时候没有好友江妮娜的陪伴,或许自己真的可能会得抑郁症或者自闭症吧。说起江妮娜,自己重生那么久了,还没见过那个总是爱笑,总是说个不停的女生。

  陆陆续续交卷的人都出来了,离得很远就看见梳着高高的马尾,头发上别着紫色蝴蝶结的赵璐。紫色的蝴蝶结,是唐皖亲手给系上的。紫色的蝴蝶结很称赵璐的肤色,显得赵璐很甜美。这些日子唐皖没事就在赵璐周围转,给她梳个头发,搭配下衣服。刚开始赵璐还是很反感唐皖粘着她,可是慢慢的也就不说什么了,很自然的让唐皖给她打扮。两人的关系也因此缓和了不少。赵璐后面出来的是张淼玲,穿着昂贵的公主裙,站在人群中很显眼。

  “姥姥,沈奶奶好。”赵璐亲昵的打招呼。

  “璐璐,皖皖走咱快回家,今晚姥姥做我最拿手的椒盐大虾给你们吃,沈老太太改天见啊。”姥姥乐滋滋的拉着唐皖和赵璐回家了。

  ***********

  清晨,阳光静静的播撒人间。芙蓉树在风中随意的曼舞,知了在树上尽情高歌。小区的长椅上坐着两个刚买完菜休息的老奶奶。

  “哎,你听说没。老陈家的唐皖,就那个不咋说话的小女孩,听说要上二年级了。”老奶奶甲说。

  “那孩子和我孙女同班啊,不是才上幼儿园大班吗?咋这么快就上二年级了?!”老奶奶乙说。

  “听说是@#¥%&......”老奶奶甲说。

  这两天,几乎整个红霞小区都在议论唐皖要上小学二年级的事情,最可恶的是当时灭绝师太给唐皖的不是升小学考试卷,而是一年级的期末考试卷。所以悲催的唐皖同学,最近就成了整个小区茶余饭后的重点议论对象。

  “陈老太太,带你外孙女们出去啊。”路人丙看到姥姥和唐皖赵璐一行人,正要从小区出去,赶忙上去打招呼。好仔细的看看,街头邻里谈论的唐皖到底长个什么样子,同样是上明媚幼儿园的,咋就比自己的儿子聪明呢。

  “嗯,出去带我孙女们去参加老王曾孙的满月酒,就在小区东头的望棠茶楼。”姥姥看路人丙盯着自己的外孙女看,心里别提多乐呵了。哎,没想到老了老了,自己还能借着外孙女风光一把。

  “哦,那就不打扰了。我得赶紧回家给孩子做饭去。”路人丙推着车子往小区里走。

  “嗯,回见啊。”姥姥一行人奔着小区东头的望棠茶楼走去。赵璐自从知道唐皖要上二年级之后,总看她很不顺眼,明明自己考的很好,家里人关注的焦点应该是自己,而不是她。同时也很后悔自己那天就不该心软,让她去陪自己参加考试,不然的话,哪里有她今天的风光。说的好听,是她随便找的理由,正好歪打正着,肯定是她故意的。唐皖,我赵璐讨厌你。唐皖没有想到此时面色纠结愤慨的赵璐会想那么多,她只想着这事快点过去吧,被人关注的滋味可真不好受,真佩服那些生活没有隐私的明星是怎么生存的,悲催人生的享受者啊。

  “陈老太太,你来了啊。呦,这不是唐皖吗?来摸摸我曾孙的头,让他沾沾你的灵气,将来也提前上个二年级。”呃,在唐皖极其无语的情况下,她还是摸了摸老王爷爷的曾孙头。唉,不知道是哪个忽悠死人不偿命的神棍说,让自己摸摸小孩子的头,就能让那个小孩子也聪明。悲催的唐皖最近都不知道摸了多少个小孩子的头了,还有上门特意带着孩子让唐皖摸摸头的家长。这让唐皖很是无语,极其的无语。可是又能怎样,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数不胜数,就像自己的老爸老妈知道自己的这事,就没少给自己吃各种大补脑的东西,美其名曰为让唐婉更加的聪明,多多造福街头邻里,说不定还能考个女状元。吃的唐皖都觉得聪明倒是一点也没多,倒是肥肉多了点。自己离杨柳细腰的气质型美女又远了点。

  “陈老太太您坐一号桌,待会我可得和你好好讨教下咋教的孩子,能这么聪明。”老王爷爷笑的无比的谄媚,知道是为了他的宝贝曾孙,不知道的还以为老王爷爷对姥姥有不良企图呢。

  “行,老王你忙,等会咱详聊聊。“姥姥一坐在椅子上,就黑压压的一群人围上来了,问咋教孩子能把孩子陪养成神童。赵璐坐在椅子上,眼睛一直盯着唐皖,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估计唐皖已经被秒杀了三百六十回了。

  唐皖借口想要上厕所,成功脱逃。站在茶楼的露天阳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这新鲜空气。这么多天,自己终于自由一会了,憋屈死了。天天被人盯着一点自由都没有,还得防备着极品姐姐的各种刁难,没办法,谁让她抢了人家的风头了。

  “呵。”突然的一声笑声,吓得唐皖差点没从露天阳台上掉下去。这大白天的,不会是闹鬼吧。

  “谁?谁在那儿?”唐皖以前还真是无神主义者,可是经历了重生之后,自己也开始质疑是否存在鬼?还是存在什么时空裂缝?

  阳台的另一侧站着个穿着黑衣服的男生。晌午的阳光很刺眼,他伸出右手用来遮挡阳光。唐皖一看是个人,就松了口气。就壮着胆子,向男生靠近。

  “你站在,这干嘛呢?”唐皖问那个背对着她的男生。

  男生转过身,没有理睬唐皖,而是径直下了楼。过了好半天,唐皖才想起来,那个男生她认识,那是怪脾气的沈野逸。唐皖这人除了天然呆之外还有点反射弧过长的毛病,所以街头邻里在叫她小神童的时候,她很是心虚,从小到大,唐皖可以算是个乖乖学生,可惜资质平庸。

  “皖皖?你怎么跑这来了啊?”姥姥嗔怪的说着唐皖。伸出手,牵着唐皖从阳台上下来了。

  “姥姥,我们回家吧,天气预报说今天会有大暴雨的。”赵璐嘟囔着嘴看着姥姥。唐皖记得今天早上看天气预报的时候,说是个大晴天啊。不过她很快的想明白了,肯定是赵璐这丫头受不了这气氛了,想回家,却苦于找不到别的理由。

  “姥姥,早上晾的被子还没收呢,要是下雨就糟糕了。”唐皖拽着姥姥作势要往门口去。

  “好好,这就回家。”姥姥怎么会不明白这两个小丫头在想什么,反正这风头也出了,饭也吃的差不多了,回家就回家吧。

  “老王,我家里还有事,咱改天再聚啊。”还不等老王爷爷反应过来,姥姥就风风火火的拉着唐皖和赵璐就往家走去。

  “哎,瞧我这记性,差点忘记买酱油了。皖皖,给。你去超市帮姥姥买两袋酱油回来。”接过姥姥手中的5元纸币。唐皖很不情愿的出去打酱油去了,不是不情愿买酱油,而是出门被盯着当稀有动物的看着,是很不自在的。

  “哎,你看那小孩是谁家的啊,在咱超市门口坐半天了。”听到人们的议论声,唐皖突然发现超市门口坐着个小女孩,那个背影好熟悉。“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啊。”走进才发现那个有着熟悉背影的小女孩,居然是江妮娜!!

  “我找不到妈妈了。”江妮娜哭的小脸红红的,白色的T恤衫上沾满了泪水和鼻涕,那狼狈的样子差点让唐皖没认不出来。找不到妈妈?此情此景,让唐皖很是熟悉。

  12年前的今天,当时也是唐皖去超市买酱油,不过当时还有姥姥在场,一出超市就看见坐在超市门口哭鼻子的江妮娜,姥姥当时还自己最喜欢吃的苹果给了江妮娜一个,哄了她半天,她才破啼为乐的,后来等了很久,江阿姨才找到超市,看见已经在电动木马上玩的江妮娜。

  “这块糖给你,我陪你在这等妈妈好不好呢。”唐皖笑着对江妮娜说。如果现在的唐皖要不是和江妮娜同龄,就很像诱拐小萝莉的怪叔叔了。

  “好啊。”江妮娜用手抹抹了脸上的鼻涕眼泪,接过唐皖手中糖果,笑着看唐皖。哎,这孩子永远都是这么爱乐啊,唐皖很无奈。

  “我叫唐皖,你呢?”唐皖坐在江妮娜的身边,从口袋里掏出手绢,很仔细的给她擦脸。妮娜,上一世,是你一直守护我,这一世,换我守护你。

  “我叫江妮娜,今天刚和妈妈搬到这里,可是,我从家里出来玩,然后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呜呜......”唉,江妮娜说着说着就又开始哭鼻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