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祭天期间,各种禁忌。比如,话不能说太多,也不能由着性子胡说。如果一个小孩子不识时务嚎啕大哭,即使再宠溺,也一定会立刻遭到严厉辞色;如果他再大着胆子,奶声奶气地问一句“为什么,为什么呀?”,立刻有无数长辈告诉他“你奶奶就是这么教的。”“那奶奶为什么这么做呀?”“你奶奶的奶奶也是这么教她的。”…………“就是这么一直延续下来的!”“那总有个头呀!”“……”

  对昭阳公主而言,祭天的日子委实无聊,不但一二三哥俱都外出,平时一起闲耍的宫人们都得了太后、皇后以及二哥出门前的训示,不肯再闹腾;往日可以聊得开的安姐姐近来总呆呆默默,实在无趣!不过,一二三哥不在京,她可以偷偷溜出皇宫戏耍!

  “难道天下的公主都与你这般娇蛮难缠?”一轩内沐宛初对着昭儿,十分无奈。

  “哼!才不是!——”她神秘一笑,凑到沐宛初眼前,“楠儿姑姑就是例外!”沐宛初一听来了兴致,“没听说先皇有个叫楠儿的姐妹呀……”昭儿万分不屑,“你这个人!难道姑姑就一定是父皇的姐妹?”

  “……”

  “楠儿姑姑是父皇的父皇的父——”

  “我知道!”沐宛初赶紧打断又在念咒的昭儿,“就是你的姑奶奶……”昭儿砸吧砸吧嘴,“姑奶奶?也对……”

  “然后呢?”“不是你知道么?”沐宛初明白其意,敛好神情,“敬请昭儿公主不吝赐教。”

  昭儿洒然一笑,金刀大马地坐下:“不是我不告诉你,是楠儿姑姑的故事太长,咱们以后慢慢说。”“那今儿先开个头呗!”昭儿促狭一笑,看得沐宛初心中发毛:“不如,你随我去宫里住几天吧?”

  沐宛初僵住,拨浪鼓般摇脑袋:“你都说宫里闷,我才不会傻到往里钻呢!”说罢,不忘摆出个极其惬意的姿态,笑睇昭儿。昭儿自觉无聊,伏在案上,怔怔出神。

  沐宛初轻推推她:“真有这么无聊?”见昭儿一副无动于衷的小模样,很同情地拍拍她:“你不妨找些正经事来做做。譬如读读诗词,譬如练练音律什么的……”

  “大哥怎的还不回?”昭儿恹恹道。

  一句话如玲珑宝塔,将刚才沐宛初的叽叽喳喳都收光光。自从轩辕凌出塞外,几个月来只除夕那日一起入宫赴过宴,沐宛初再没见过他。她想告诉他,她想离开一段时间寻找自己,或者是圆那个稀里糊涂自己都不明白的梦!手不经意间碰到一直在身边的水晶奇石,丝丝凉意隔着绢袋传来。“我也希望他早些回来……”

  声音不高,甚至有些朦胧。“什么!”昭儿骨碌跳起来,吓沐宛初一跳。“哦~原来有人想我哥哥喽!”沐宛初一副感兴趣模样:“哟,是谁?快,快揪出来我也瞧瞧……”昭儿作势便下手来扯人,沐宛初一个旋身避过。“嘿嘿,等大哥回来,我一定向他禀告有人为他茶不思、饭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