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竖日,经过了一晚上的大雨的森林,在此刻终于停歇了,清晨在太阳的照射下,森林上的水滴反射着温暖的光芒,许多的水滴聚集在一起,那一束束的微光交集在一起,形成了一幅梦幻般的立体图画,经过这里的人都如浴春风一般,愉悦之极。

  可惜,现在在这附近的人却没有心情欣赏这难得的景观了。

  “该死的雨终于停了,哈湫,害老子淋了一夜,那倒霉的独罗宗也真是的,也不给老子一个落脚的地方,方圆数里也就这个森林能避雨”一名大汉从树上跳了下来,一边还喃喃的埋怨道。

  “老沙,别埋怨了,你也不是不知道,这里是水月峰的边界,在水月峰下暴雨也不稀奇,何况昨晚只是一场小雨,这已经算是我们的运气不错了。”一名中年人从另一颗树上跳了下来,微笑的望着大汉。

  大汉咧嘴一笑:“大哥,你也不是不知道俺的脾气,呵呵。”说着大汉摸了摸自己头一幅羞涩样。

  中年人见况顿时笑了,当他还想继续说时,突然眉头一皱,手一动,长剑在手,挺剑指着丛林大喝道:“谁在那!”

  老沙见到中年人的变化,顿时也警惕的望着丛林,过了良久,见丛林还没动静,他便抬头道:“这么没动静,大哥,会不会是一些小异兽呀。”老沙一幅疑惑的望着中年,他什么都没感觉到。

  闻言,中年人也疑惑了,莫非刚刚自己的感觉真的错了,想着,长剑缓缓的收回,转身,霎那间他愣住了。

  “嘿嘿,灵识还不错,可惜你的实力太差了。”随着声音望去,只见一名青年手中捏着软绵绵的老沙,而老沙正仰着头,而脖子却以一个极其奇怪的角度卸放着。

  “你!你!老沙,你居然杀了老沙!我要杀了你!”见到这情况,中年人自然知道老沙已经死在此人之下,中年人的眼睛顿时变的通红,手中的长剑覆盖上了一层淡黄色的灵气缠绕着,最终形成了一只巨大的熊一般的图案。

  “霸熊剑决!”一声震天的巨喝声从中年人嘴里响起,其脚下狠狠的一踩,身形如同一头巨熊一般,撞向青年人,手中的巨剑,也狠狠的向青年人脑袋砸去!

  眼看巨剑就要在这不知死活的青年人的头上开个洞,突然他感觉胸口一疼,身形顿时慢了下来,眼睛瞪的老大,愣愣的望着贯穿了胸口中的拳头,他临死也想不明白,自己身后为什么会突然多了一个人。拳一收,中年人痛哼一声,心脏被刺穿的他,缓缓的倒了下去,眼睛瞪的老大,死不瞑目。

  一名老者拭擦了下自己的手,眼睛斜视了下自己脚下的中年人,然后恭敬的望着青年人道:“黄楚少爷,这已经是第17个人了。”

  黄楚?仔细一看青年人,果然的确是当时差点跟羽墨打起来的黄楚,形体期的体修,看他现在的样子应该是在猎杀其他的试炼者。

  试炼中少一个试炼者自然就少一名对手,前往试炼的人大多都是一些形体期或者是刚刚踏入修真界的初级修真者,也就是剑初,体初之类的。对于刚刚进入修真界的修真者们,黄楚自然不怕,他怕的是那些跟自己一样是形体期的人,更有的是一些比自己还厉害的人。

  跟在自己身边的老者是自己族里的一名长老,实力在凝体高阶左右,有他的帮助在这一路上黄楚自然就一路顺利的清除凝体期以下的人,而现在已经是第17位了。

  虽然没遇到自己最想要遇到的人,但有这成绩也算不错了。黄楚看了看天,随即转向老者道:“长老,我们现在时间不多了,你就留在这吧,试炼区不是不准老者入内的。”

  长老微微的点了点头道:“公子下面的就只能看你的了,老夫的任务以完全,现在就回去了。”说着长老缓缓的转身,消失在森林深处了。

  黄楚望着长老的背影,最终捏了捏拳,望着天空,接下来就得靠我自己了。缓缓的黄楚仿佛看到了天空中出现了一张俊逸的脸,俊逸的脸的旁边还有一张有些飘逸,俊秀的脸。

  “羽墨,鬼极罗修,极罗残风,呵呵,你们的身份还藏的挺深的嘛。”说着黄楚的眼睛顿时变的冰冷了。

  中午,眼光茫茫的炙热起来,一座大山上也同样热闹无比。

  讨论发出的嘈杂声,走动的脚步声,偶尔出现的怒骂声,混成一片。

  人山人海的考生们,纷纷挤在这座不大不小的地方。

  而在过去一点,就是真正独罗宗了,不过隔着独罗宗的还有一座高达十几丈的巨门,巨门的形状是黑铁色的,其上边布满了一道道的白色纹络,气息冰冷无比,就算离其很远,人都能感觉到那冰冷的气息。“玄武岩做成的大门,不愧是修真界里有名的独罗宗。”羽墨望着这座高大的门想到。

  修真者口中的玄武岩非彼玄武岩,修真者所谓的玄武岩是吸收了不少的土系灵力,得到了强大的防御力的变异的低等灵石,虽然是低等灵石,但灵石在这个世界几乎可以称为一种奢侈品!一颗普通的灵石在一些普通的门派中,那就能一些普通的修真者强的头破血流,如果被俗世之人得到一颗的话,那么得到的人要不是一夜暴富,那就是落个家破人亡的下场,由此可见灵石的珍贵程度,玄武岩是由低等灵石变异而成的,显然这价值也不会低于普通灵石!能用这么多的玄武岩做成大门,独罗宗的实力可见一斑,想想,如果独罗宗没点实力,那怎么敢把这种祸国殃民的东西当成门,放外边呢?

  在这巨门的旁边有几个身着白袍的男子站立着,男子的白袍倒不比寻常的白袍,因为这白袍上的袖口和衣袖上都纹着一些淡蓝色的花纹。男子们此刻这如同石雕一般,静静的伫立在门派的门旁维持着秩序。

  “水月峰的弟子,看来传闻果然正确,这次审核官是水月峰的人。”极罗残风喃喃道。

  水月峰?天瑕子?自己师傅的师门?羽墨疑惑的望了下极罗修一眼,还有传闻?虽然疑惑,但羽墨也不多问,他对这什么传闻之类的事,没什么兴趣,如果说关于一些世界局势的问题,他或许还是有点兴致的,不过这小问题他可不想伸入探讨。

  望了望天色,羽墨轻轻的叹了口气,现在已经是中午时分了,众人从早上就在此等了,有些人甚至是昨天半夜就开始等了。看了看着时间,难怪人群中的怒吼声越来越大,显然这些人的性子也差不多被磨光了。

  “他妈的,这还考不考,都已经中午了。”一名大汉喘着粗气,眼睛紧紧盯着紧闭的大门,仿佛很不得立即把大门给看穿似的。

  “对呀,他妈的,这次怎么慢了那么多!”对这次试验有些了解的人,也不由的有些抱怨了,显然这次的时间拖延的确有些过分了。

  “残风,你知道试炼为什么这么慢吗?”羽墨疑惑的望向极罗残风,这家伙或许会知道一点。

  可惜,这次极罗残风却是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过就在羽墨想回头的时候,有人插话了:“呵呵,这你干嘛不问本姑娘”一声略有些熟悉的声音传入羽墨的耳中,羽墨转头,原来是那蒙面女子。

  “你知道?”

  蒙面女子的眼中略带了些笑意,点了点头:“原因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

  女子一拉长声音,羽墨还没感觉什么,一些偷偷的观察的这边的人就耐不住了:“就是什么?”一群人顿时同声询问,显然他们对这个问题也是极其关心的。

  蒙面女子一愣,他还以为羽墨会出口询问,然后再为难为难他后才告诉他的,看了看四周瞪大眼睛的众人,蒙面女子现在想不说都不成了。

  “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这次监考人是水月峰。”

  一声小小的提示,众人顿时灵光一闪,居然统统都仿佛知道了什么,顿时收回了目光:“原来如此”。

  极罗残风也怔了怔,最后不由的苦笑了下,望向羽墨:“干嘛我就没想到这个呢?水月峰的人都是水属性的体修,水属性之人生性淡泊名利,对事情也如同溪水一般,时缓时慢全看心情,看来我们有的等了”

  闻言,羽墨双眼一瞪:“莫非还等到明天不曾。”

  极罗残风再次的苦笑了下:“那也未免,水月峰的人,可不理会这个问题。”

  额……羽墨顿时无语了,没想到自己的准师傅的师门居然这么……“个性”。的确,在这么多的考生的等候中,居然还如此逍遥,如果不是眼高于天的话,那也只能用“个性”来形容了。

  还好,就在众人苦等无果,想到水月峰,便想离去,准备下次再来时,一声推门声传入众人的耳中了。

  吱……铁器摩擦产生的声音顿时把众人的目光吸引而去。

  “出来了,是水月峰的人,终于出来了!”

  “是呀,咦,他们拿的那是什么?”

  “当然是灵压测试仪啦,这都不懂,傻帽”

  “你说谁傻帽!”

  “就说你、”

  ...一声声的对话后,就直接吵了起来,在这种地方自然不会少见,不过此刻众人算是处在独罗宗的地盘上,所以只要不傻,那是不可能真正来个生死搏斗的,所以众人也不理会那两个突然吵起来的傻帽。

  羽墨目光投向那被拖众水月峰弟子抬出来的一个奇怪的镜子。

  镜子的卖相极其普通,就像那反光也跟正常的镜子一样,完全没有什么可观赏性,如果说是平常的话,羽墨或许会看一眼,然后就离去,但听别人说这是灵压测试仪的时候,他不由的就开始认真的观察了。

  微微眯起双眼,突然,猛的睁开:“灵气!”,对!羽墨居然在这极其普通的镜子外边看到灵气!

  这面镜子居然是不亚于灵器的法宝,看来这或许就是他们说的灵压测试仪了。

  想着,羽墨不经意间转了过头,眉头顿时微微的皱了皱,他看到了一个熟人,而这个熟人却正跟一名刚刚从大门出来的弟子聊的正热闹。

  “朱洛霸!他怎么还在这里?”极罗残风目光顺着羽墨的目光往去,最终看到了一个令他愤怒的人。

  朱洛霸这是仿佛也感觉到了有人望向他,他转头,目光顿时和羽墨等人碰撞在一起,微微一怔,朱洛霸露出了冰冷的微笑,就如同一只阴谋得逞的老狐狸一般。

  朱家跟独罗宗有一些来往,这事羽墨也是在那客栈的老板听过,看来着还是真的。这些有些难办了,羽墨微微皱了皱眉,不过随即也舒展开了,自己早已经算是准水月峰弟子了,莫非还会怕所谓的小小的试炼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做好了选择,羽墨望着朱洛霸的目光中也略带了一丝笑意,讽刺的笑!

  见到羽墨的讽刺,朱洛霸就如同吃了一只死苍蝇似的,脸色阴沉起来,恶狠狠的瞪了羽墨一眼,然后便开始继续跟那名弟子聊起天来了。

  出了羽墨和朱洛霸外,其实还有一个人认识他们。

  黄楚望了望朱洛霸,再望了望羽墨,顿时冷冷一笑,心道:这场比赛或许会很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