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就跟我走吧
作者: 福寿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公司这时就在原来的职场旁边再给欧艺的团队增加了一间办公职场,另加一间独立的总监办公室。

  欧艺的办公室里摆满了两个陈列柜的奖杯和奖状。一走进去就觉得金光闪闪,耀眼的很。仔细一看,有各个年度的总公司的奖牌奖杯,还有分公司的。欧艺的办公室里除了电脑等必备的办公用品和一套沙发外,就没有别的装饰品了,几乎成了一个个人的荣誉陈列室。

  但袁木和她两人的分手就好像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那天上午欧艺还在办公室忙着,袁木打来了电话,问她今天忙不忙?欧艺本来是安排有事情的,但她想袁木不会无缘无故来一个这样的电话,就回答说不忙。袁木就说他今天休息,叫欧艺回家。欧艺答应后很快就到家。欧艺在路上想着今天的这种突然,就有了预感,心里一下子就好像荒凉凉地长满了草,随风一起一伏。

  到家时袁木拿出了房产证和身份证,结婚证在等欧艺。欧艺一看就明白,但是好强的欧艺什么都没说,脸上不露出一点表情。她就问袁木怎么办手续?袁木就说好像还在登记结婚的地方办。两人开车到了那儿,欧艺却突然感觉有点不自在,上次来这个地方的时候是何等兴奋幸福的心情,整个人就粘像在袁木的身上似的,两人低声细语呢喃。现在再走进这里,就觉得真是往事不堪回首。她心里感叹世事无常啊!袁木也默默地没有出声,全是老成持重的模样。走进登记处的大门就有个柜台,两人询问了一下,工作人员要先检查他们所带的证件,证件齐全了才可以拿号排队。一检查欧艺她们的东西,还差了两人各一张二寸的照片和离婚协议书。看来今天办不了了,只好回家。

  欧艺一到家,把门一关,就抱住袁木,说她不想分手,问袁木是不是心里有了别的女人?袁木也许刚才在办事处也有些许感触吧,用手摩挲着欧艺的背,说了一句很安慰欧艺的话:“其实在我心里,没有哪个女人比你好。”欧艺就想哭。她知道袁木要的是什么,但她就是说不出来自己要退出来做回从前这样的话。袁木也觉得有点冲动过头了。毕竟离婚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还是要思量一下吧。两人决定重归于好。

  但那么亲密的关系毕竟有了裂缝,又怎么能像从前般无痕呢?

  一天,秘书帮欧艺预约了一个特别的客户。这个客户就是那个第一次拜访就给了欧艺尴尬的客户赵一山。赵一山是一家会计师事务所的负责人,他不承认是老板,事实上他就是老板,法人代表写的却是别人的名字,给人感觉很是低调。他四十二了,微胖的身体,头发开始秃了。不知道经常抽烟还是经常喝茶的原因,牙齿失去了原来的光彩。他离婚快十年了,有个女儿跟着妈妈生活,但他就是不想再婚,谁也不知道是不愿意还是没碰到。也是有缘吧,那次他是刚巧到父母亲的家里陪陪他们的,不想就碰上了欧艺的到访。自从光膀子见了欧艺的那次后,赵一山心里对欧艺有了一个特别的记忆,常常还跳出那样的一个场面来,欧艺一头受惊的小鹿的样子还让他常常想笑。欧艺也一直念念不忘第一次的特别印象。后来做销售一段时间后,各方面的技术都很成熟了,就把这第一次见客户的经历当成自己的“靖康之耻”了,自己第一次表现那么差劲!就有意想去再找找他,把当天的那个结解开,所以生日卡片她每次都记得送过去,但也是机缘巧合,都没碰上赵一山本人。后来有了秘书,又都是秘书一批一批地帮她寄生日卡,加上自己忙得脚不点地的,以至于都有点淡忘他了。在欧艺开客户答谢会的那天,赵一山拿到邀请函时,仿佛记得第一次见欧艺经理的场面,就有心去捧场。到那一看欧艺的那个阵容和她的精神面貌,深深地感叹她的变化,也深深的被她折服了。他突然对欧艺非常地感兴趣,总想要找机会接近她,有一天他就心血来潮要找欧艺了解一些产品的信息,就打电话给她。那天欧艺正在开会,是秘书小乔接的电话,于是就和小乔约在他的会计师事务所的办公室见面。

  欧艺自从当了总监之后也还是要做业务的,但就很少见客户,有必要的时候,都是约到一起吃个商务套餐,或在自己办公室见,或者干脆叫秘书助理去办。这一次因为看到是赵一山,正是自己很久以来想见又没见到的一个人,很乐意见见他,于是就准时赴约。

  办公室在一座大厦的六楼,近百平米的空间隔开三间,一间是经理室,关着门,一间是档案室。档案室里一排书柜叠满了牛皮纸的卷宗,一摞一摞的。中间的那间是六个座位的公司业务室,有六个员工正在低头忙碌着各自的工作。靠近门口一个年长一些的皮肤黝黑的中年女人,看到欧艺到来,询问了一下,赶紧打开经理室的门,说:“赵总刚刚走开,马上就回来。他吩咐我接待您。”说完转身给欧艺倒上一杯茶。

  欧艺打量着办公室,真是讲究得有名堂!。一进门就是一个大金鱼缸,两条金龙鱼正在悠闲地游动,一副衣食无忧快乐神仙的模样。鱼缸旁是两只铜塑大象,左右各一尊,正迈步要往前走的样子。大班座椅后面的墙上一幅气势磅礴的山水画,寓意背后有靠山。座椅旁是一株高大的植物。在屋子当中的靠墙,摆放着一尊关公的像,点着长明灯……

  欧艺刚一坐下真皮沙发,赵一山就走了进来,春风满面地说:“不好意思,刚刚送个客人走。让你久等了。”欧艺赶紧站起来,说刚到刚到。两人寒暄了一番。接着就第一次见面时的事情开起了玩笑来,都是交际的好手,关系自然就一下子拉近了。因为欧艺工作的特性,收集客户的资料是必须的并且不着痕迹就问出来了。于是欧艺就在闲谈中“顺便”了解清楚赵一山的个人情况。赵一山也没什么隐瞒的,谈到什么方面的就爽快和盘说出。两人也就公司产品的问题做了意向的计划。赵一山开朗幽默,两人聊得很是投机。于是就到了中午。赵一山执意要请欧艺吃中饭,他们就走到了大厦旁的的城市中心广场的一间西餐厅一起吃了套餐。欧艺点了一客黑椒牛仔骨套餐,赵一山点了咖喱牛腩饭。

  这一次的见面后,大家都觉得像老朋友一样了。

  欧艺回来后就叮嘱秘书做好计划书。后来的计划书是秘书电邮给赵一山的,他对计划书的一些问题不是很清楚,就在电话里询问了欧艺几次。每次电话都是在晚上九点左右。他说估计欧艺晚上有时间,怕白天小秘书接的电话说不清楚。

  赵一山的问题其实都已经不是问题,只是在客户那里都觉得是很认真考虑的一个过程而已。很顺利地就成交了一份金额不小的合同。在填资料时,欧艺心里惊讶于赵一山的公司效益竟然那么好。赵一山就说是给自己一份压力,有压力才有动力。后来欧艺才知道,这只是他的公司的发源地而已。在S市,他有几家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