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风云之雄霸天下
作者: 项天云
字体: 特大
颜色:          

  红尘世间,试问谁可独尊?有人说是天上的神。盖因神的地位远在人之上,一直脾脱茫茫众生,受千人拜万人敬,地位尊崇无比。亦有人认为是地狱的魔。缘于魔的存在由来已久,天上的神却一直无法将魔彻底消灭,千秋万世下来,魔道依然横行!故而,魔的本事可能比神更强更大,更有资可靠独尊于天地之间!然而,人们的想法全都错了!若神及魔代表正邪两方力量,那未这个世上,便该还有一种力量,可以比神及魔更为超然,更有资格说一句唯我独尊!即使强如神魔亦须俯乎称臣,逃不出其播弄!那就是天至高无上的天!神大魔大,始终不及天大!人定胜天这句活更可能是错的!只因天已包罗世间一切,不但操控着人的命运、操拄着神魔之命,更操控着万物秩序!天要安排人哭,人又怎能不哭?毕竟天命难违可是,既然这世上曾有人自封为神,亦有人自号为魔,那未,又会否有人自尊为天?若真的有人如此狂妄,以天自居,那这个人,又会否身负可与天比高的力量?甚至野心?在三家镇的镇民口里,就一直有一个关于天的可怕流传所谓三家镇,原来真的可分三家,共有三个不同姓氏的镇民聚居于此,因而得名。由于聚居者众,故而,三家镇亦可以说是一个大镇,镇上的市集,更是人来人往,由早到晚络绎不绝。事情就发生在两月前的一个晚上。那夜,镇上一个占卜老头字仙,正又如常坐在市集一个茶买上,为镇民以测字定吉凶,更一直测字到深宵时分,围拢着茶室的人群依然未有散去。这亦难怪!据闻字仙少年时曾得一个玄学高人指点,精于测字神技,经其妙算之下,事情吉凶灵验无比,无一失准!因此,不单三家镇镇民对其惊为神人,镇外人亦慕名而至,已经挤拥不堪的茶室,每夜更是座无虚设,茶室老板也乐得让字仙继续在此卖艺,以广招来客。然而今夜,字仙每在测字之际,身躯竟不时轻轻烦动起来,围拢着他的众人见状,亦感到好生奇怪,有人更忍不住问道:字仙字仙,你今夜为何浑身极不自在似的?身躯还不时颤抖?字仙半张垂垂老目,答道:老夫也不明所以,今夜总是有股寒意打从心底冒起,心绪极为不宁,仿佛,将有有些可怕的事发生一语至此,字仙忽地一站而起,道:心不宁则玄机不难,老天今夜恐再难为任何人测字,我们就到此为止,各位明日再来吧!字仙说走就走,当然令那些苦侯整夜的客人异常失望,但他既然心绪不宁,众人亦知不宜勉强,只有目送他离开。然而,字仙欲离开这里的决定未免下得大迟了。因为就在他举步欲离的一剎那,令他今夜一直心绪不宁的原因,终于来了!霍地,茶室后方一个暗角,竟传来一个异常沉重的男人声音道:测?字?未?终,缘?何?要?走?我,亦想你──为一我──测──字!来了!真的来了!即使是字仙自己,亦瞩即感到如今这个说话的人,正是令他今夜心绪不宁的主因!只因来人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已隐隐透发着一股令人心胆俱裂的无上威仪!每个字更蕴含万斤之力,硬生生将字仙正欲离开的步履重重压下!他的双目,竟真的被其沉厚声音压至动弹不得!字仙暗暗一惊,他为人测字半生,阅尽奇人异士成千上万,却从未遇过一个可以用声音中的威仪便能令个人止步的人。这个说话的人,其威仪比诸当今天子,实有过之而无不及,定必是个非凡之辈字仙不由无限好奇地回头一望,所有人亦随他的视线回头一望。只见在那茶室后方的暗角,不知何时,竟真的沉沉坐着一条人影!但这条人影,还算是一个人吗?严格来说,众人回头看见的,其实真的不像一个人!只可以也是一条血红人影!但瞧真一点,这每人影之所以血红,却非因身披一身血红衣衫,而是其浑身上下,竟在激发着一层浓厚无比的红气!这层红气竟如同布匹一样,将其头脸身躯重重覆盖!字仙与其它茶客眼见这幕诡异情景,不单膛目结舌,所有茶客更已无限张惶地尖叫:哇这家伙到底??是人是妖?大家快走啊无法想象的诡奇异象呈现眼前,茶客们第一个反应便是走为上着!可是同一时间,那条不见头脸身躯的血红人影,却突然又再吐出数个字:走──不──得!声音缓而沉重,然而走不得这三字乍送到所有茶客耳中,众人只觉全身如迫雷击,当场如字仙一样无法动弹,双腿钉在原地,却走无从!不但如此,众人的咀巴更陡地变得僵硬乏力,甚至连呼叫的气力亦骤然失去!天!仅是三个字,便足可将茶室内的数十茶客弄至动叫不得,如石像般散立四周,这份能将苍生任意鱼肉的修为,到底是绝世奇功?还是妖术?眼见其它茶客呆立四周,字仙唯有强掩,心中的极度震惊,战战兢兢问遭:你到底是谁?那诡异的血红人形,还是以无比低沉威严的声音答道。问得好!可惜,你还没有资格知道本座是谁!你,只有资格为本座测──三个字!你到底要测什么字?那血红人影答:一个你可能亦已听过的名字步!惊!云!步惊云?呵?这条血红人形,到底是何方神圣?他,为何要字仙为步惊云的名字预测吉凶。字仙但听步惊云的名字,也是一怔,沉吟道:原来你是要我为你测字步惊云,此人的一生吉凶?这个步像云,听闻是那个天下去雄霸帮主的入室弟子这个本座早已知道,用不着你唠叨相告!我如今最想1知道的,只是步惊云的一生吉凶!血红人影语声之中,复再运发着一股无上权威,字仙不知怎地,心头竟似被这股无上权威牵引,心不由己地开始为其测起字来但听字仙恍似自言自语地呢吶半响,终于对那血红人形道:以名测字,先分上、中、下三庭,以代表其人早、中、后期命运。而步惊云三字中的?步,为上庭,正好代表其早年命运终于说到正题上来了!那血红人形道:步惊云的早年命运如何?字仙沉吟道:步,有步步惊心,亦有步步上升之意,故此,这个步惊云的童年命运,可说吉凶参半,凄苦自知观其名字命格,他童年必刑克至亲,任何令他刻骨铭心的人,都会劫数难逃,包括他的亲生父母、继父,尽皆要英年早逝,甚至恋人,亦会命如丝萝,白发难偕!只是,由于步字亦有高升之意,所以他童年虽有种种不可告人的痛苦过去,却还是会遇贵人,逢凶化吉,且更会得贵人扶持,正如他如今能晋身成为雄霸的入室弟子;地位超然,其实亦可在其名字中有迹可寻字仙一口气算出步惊云童年命运,那血红人影亦不由微徽颔首道:唔。字仙一名,果然名不虚传!你倒是有点料子!拒本座所知,步惊云在童年确母父母早亡,甚至对其疼爱有加的继父霍步天,最后亦在其寿宴当中死无葬身之地,与步惊云从此永诀,成为他毕生一个最大遗憾!什么?自从霍步天一死,世上已只有当年的无名及不虚知道,步惊云的真正身份其实是霍步天最疼借的儿子,即使是雄霸,亦不知道这个埋藏在步惊云心里的秘密!如今这条血红人彤;却竟然会知道这个惊人真相?他到底是谁?但听字仙又再沉吟下去:至于步惊云姓名中的惊字,则满含惊涛骇浪、阴死还生之意,正意喻其童年时代过后的青壮期,个中经历可能会尝透生离死别之苦,甚至数番从死里逃生。但因他名字中最后一字为云,暗示阴晴难料、无法捉摸,故即使是我字仙,亦无法看透他经历一生重重劫难之后,最后的下场会如何!我只知道,他一生会遭遇几个大劫是何大劫?那血红人影似乎对步惊云的大劫很感兴趣。一个与霍字有关,一个与雪字有关!而最近,他亦会遇上两个劫数,一个与慈字有密切关连,而另一个,则是一个无字!霍字,显然是指步惊云最怀念的那个不是父亲的父亲──霍步天了。雪字,亦可能是指步惊云一生中的最爱雪缘。而霍步天及雪缘带给步惊云的,亦可也是情劫然而,字仙最后所说的慈字与天字,所指的又会是谁?但听字仙又道:霍与雪,这两个字,已在步惊云生命中成为过去,再算下去亦没意思,而步惊云最近的两个大劫──慈与天,当中的慈字极可能与步惊云身边一个极为亲近的人有关那血应人影未待字仙把话说完,已打断他的话道:依本座估计,那个慈字,极可能是步惊云的贴身侍婢──孔慈!什???么?孔慈亦会成为步惊云的大劫?她和步惊云之间,将会发生什么事?这条血红人影竟连孔慈是步惊云的贴身侍婢也知道,字仙也不虞他对步惊去的一切了如指掌,不禁愕然道:,可能是吧不过,步惊云两个大劫中最后的那个天字,我字仙即使穷究玄机,亦无法算出那人是谁。乍闻此语,那血红人影却发生一声鄙夷的笑声,仿佛在耻笑字仙在号为仙、他道:呵呵,这个本座倒较你更神通广大,步惊云那个天字的大劫,本座早知道是谁了!字仙不由纳罕道:哦?你知道那个天字所指是谁?字仙愿闻其详。血红人影侥有深意的答:很好。那就让本座告诉你,步惊云劫中所指的那个天字,其实是我!字仙当场一怔,道:是你?你为何会说自己是步惊云的大劫?因为,血红人影又一字一字地吐出一个惊人答案:本座就是千秋万代的茫茫众生,都应五体投地朝拜的天!项云天!天!一个人敢自称为天,已属狂妄,何况还自诩为无义无道的天?若这样一个狂人真的成为所有众生畏服的天,只怕更是苍天无道!字仙的战战兢兢的道:天地人间,神人有序,若人妄自尊大为天,恐怕最后必遭天谴,请君三思这个浑身遗发血红真气的无道狂天却冷笑道:呵呵,想不到一个测字老头,也竟然有胆怀疑我无道狂天的资格?字仙!你若知道本座的真面目,使会知道,我绝对有资格成为──天!字仙虽在战战兢兢,惟仍然好奇地道:那你的真正面日,到底是怎么样的?项天云狞笑着道:呵呵,你真的很想知道吗?但,要看本座的真面目,可要付出代价。什么代价?就是──项云天说到这里,忽地语音稍顿,复再一字一字地道:死──的──代──价!死的待价四字一出,一直笼罩着这个项云天身脸的血红真气,霍地蓬的一声闪电散开,同一时间,字仙已瞥见了这个敢自尊为天的狂人的真正面目!不但字仙,甚至适才被项云天压至动叫不得的数十茶客,亦全都瞥见了!他们虽然无法动叫,然而吃他们脸上此刻的表情,就像在看见真正的苍天降临一样!一样的可怕!字仙的表情,更是震惊得无以复加,此刻的他,一面在张惶盯着无道狂夭的真正面目,一面在失常高叫:啊?原来,你真的是天?天啊!世上,怎可能有人真的有资格成为天?最后一个天字乍出,字仙的头颅登时拍一声爆开,实时倒地身亡!而茶室内所有看见这个无道狂天真西目的数十茶客,亦同时传出连串脑爆声,纷纷惨叫倒毙!霎时血箭冲天,慢人心目!想不到仅在一瞥之间,所有人都抵受不了这项天云的真面目;落得脑爆而死的恐怖下场!这个项云天的真面目,到底是何方神圣?抑或,他真的如字仙死前所说,极有可能成为一真正的天,但更可怕的,是适才看见他真面目的人已经死绝死光,前他的身体,亦再度漫聚一层血红真气:如布匹般将其真面目重重笼罩这个世上,又再没有人可看见他的真正面目,更没有人会知道他那教人昨舌的真正身份但见这个项云天看着字仙的尸体,与工地上数十条死状恐怖的残骸,赫然还在发生令人心的笑声:呵呵字仙,你可知道,为何看过我项云天真面目的人,都要──死?没有人回答!回答的只有他自己的声音!因为,我项云天如今要去干一件事,绝对不能让他们泄赐我的真正身份!而这件事,便是要对付我适才要你为我所测的那个名字的主人──步惊云!只有对付步惊云,我,才可得到我最想要的──天!哭!啊?这个项云天,目的原来是要对付步惊云,以得到天哭?究竟什么是无哭?天哭天哭,会否是一件足叫苍天沉泪号哭之物?为何定要对付步惊云才可得到它?但见那无道狂天仰首看天,复再沉吟下去:步惊云!我项云天如今来了!?你就等着瞧,我这个足叫所有神人魔妖震服的天如今成为你一生其中一个大劫吧!语声方歇,这个无道狂天已一掠而起,更俨如一道血红匹练,御着周遭的腥凤血雾而去!他去了!然而,他到底要如何对付步惊云?步惊云又如何应付一个仅是露出真面日、便能瞬间杀绝数十人的──项云天?还有,亦可能是他另一个大劫的──孔慈?漆黑!周遭一片漆黑,早得无法看清前路。步惊云却一直在这无边漆黑中向前走,也不知自己为何会在不知不觉间来至这里。仿佛在这个地方,有一些他似曾相识的人或感觉在呼唤他然而,虽然身处这个陌生的黑暗异地,步惊云却始终未有动容。缘于他活至今天,大部份的岁月都活在黑暗与痛苦之中!黑暗与痛苦,本来就是他的归宿!不哭死神,本来就是比黑暗更像黑暗!若要他道出五件能令他真正快乐的事,他定必哑口无言!他根本从未尝真正的快乐,即使当年其继父霍步天带给他的半丝人间温暖,亦只是稍纵即逝,反而成为他一生中最大的遗憾。然而,步惊云势难料到,他竟在眼前这片无边的漆黑中,隐隐感到一股温暖和快乐!这股感觉,是那样地真实,仿佛在这片漆黑异地的前方,正有一个曾令他感到无限温暖和快乐的人,在等待着他到底是谁在这里等他?而就在步惊云继续前行之际,辜地,他听见一丝声音!那是一丝差点微不可闻的声音,轻得就像眼泪滴到地上啊?是谁在这漆黑中暗暗垂泪?是谁在哀伤吸位?步惊云很快便知道了!因为他忽然发觉,自己已步至这片漆黑的最尽头,而在尽头之上,正有一条人影坐在那里,仿佛在等着他那是一条那是一条一头白发、一身白衣的女子倩影。这个女子虽背向步惊云而坐,令步惊云根本无法看清她的容貌,但纵是她的情形,已令人感到她浑身都在散发着一种绝代风华!是的!她本来就是一朵出于污泥而不染的绝世奇花,可惜最后却为了拯救苍生而花自凋零,但即使她已失去自己那份惊世的美丽,却还是未有失去她那份脱俗芳华乍见这个女子身形,步惊云已立时记起来了!她,正是一直缠绕在他脑海中的那条──白衣倩影!是她!真的是她!她又再次来找他了!步惊云不由双目一亮!他依稀记得,自己好象曾与聂风联手对付一个唤作神行太保的人,在那一役当中,他好象差点但可记回这条白衣情形,更差点可与她再续前缘,可惜簿命的她,却又如凤中一经飘絮般消失了,他又再次不堪刺激,记不起她是什么样子而眼前这条白衣倩影,却已在步惊云追忆之间,幽幽地张口道:惊云你终于也来了,我在这里,已等了许久了步惊云双眉一皱,沉沉道:你,就是一直缠绕在我脑海的那个人?你,到底是谁?为何我总感到,你与我有一种超乎任何关系的──亲密感觉多么可悲!曾经同生共死的一对恋儿今日竟落至相见无法相认!那条白衣倩影乍闻步惊云这一问,更是,心痛得泪如雨下,但她还是强忍伤痛,无限苦涩地笑道:惊云,我实在,很高兴,即使你已无法记起我是谁,却仍未有忘怀你我间的亲密感觉是的!他已经忘记她是她了,却仍未遗忘二人间的亲密感觉,可知当日他的前身阿铁、如何刻骨铭心地深爱着她?如何千般不愿地被逼忘记她?但,我今次引你前来这里,却是希望再对你说一句话。步惊云道:一句话?她微微低首,仿佛有千言万语要倾诉,却又欲说无从:我,想对你说的话但是,希望你能彻底的忘记我!忘记她?想不到一对患难情人难得重逢,她第一句活竟是要他忘记她?步惊云随即冷面一沉,道:不?可?以!我,绝不能忘记你!骤闻死神如此斩钉截铁的一句话,她不由一楞,但仍没有回头看他一眼,道:你绝不能忘记我?究竟为了什么原因?因为,步惊云看着她的背影,一字一字的道:如果可以把你彻底忘记,我脑海早就不会残存你的影子!即使我如今一时无法记起你是谁,但,你亦必是一个曾对我义重情深的人我步惊云一生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曾经对我好的人,我,亦绝不会愿意忘记!好一句绝不会愿意忘记!真是字字如铁,坚定不移!可惜,纵然不易作出承诺的死神,亦对她许下这个承诺,她却在深深感动之余,仍硬咽地摇头道:不,总有一日,你始终会把我彻底忘记!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至死不渝的爱情、忠肝义胆的气慨,人间所有情情义义能够保存,只因为没有足够时间让其变坏所以,即使你如今仍忘不了,也许全由于我俩分开的时间仍短,假以时日,你一定会忘了我的!世上真的没有真正的爱情?甚至忠肝义胆,不!就连她自己也不相信!只因若说真正的爱情,她与步惊云的前身阿铁之间就是!若说忠肝义胆的气概,聂凤又何尝不是当之无愧?她这样说;只是想说服步惊云忘记她,彻底的忘记她!但,步惊云看着地孤伶的背影,冰冷的同光中竟罕有地泛起一丝怜惜,他道:你,为何一定要我──忘了你?她凄然答:因为,我与你??这间若要再在一起,已是难比登天,但,你命中注定还会有数段情缘。若你再忘不了我,只会令你无法投人新的缘份,我深信在这世上,一定还另有一个红颜,会象我一样关心你,甚至令你快乐是的!能够令死神过得开开心心,本来就是她一生的最大宏愿,可惜,她与死神始终有爱难圆然而,即使自己未能长伴他的左右,为他早上弄饭,夜来暖床,她,亦很希望他能再遇上另一个对他关怀备致的红颜。真正的爱情,本来便该如此,并非定要将对方据为己有,而是希望自己所爱的人一生活得平安幸福可是,即使知道她的原因又如何?步惊云却像是无动于衷,仍然无比坚定的道:你的原因我总算已明白。但,我再对你重申一次!我步惊云今生今世都不会忘记──你!费尽一番唇舌仍无法打动死神,她不由微微一愣,道:惊云,你??何苦为我执着若此?步惊云道:还是那个原因!我,绝不会丢下曾经对我好的人!但听步惊云一而再地维持原持原判,她不期然深深触动,朝天吐出一口气,叹:实在很多谢你绝不会??忘记我、可惜当缘份真的应该过去的时候,曾经动人心魄的爱情,亦只会如夜间一声无奈叹息无论你多么坚定,多么不愿,你,始终会有一日忘记我的!步惊云不以为然地道:情,若不是一种分享,就是一种负累。你既然曾为我尝尽痛苦的负累,我,何尝不能为你承受负累从今日始,为了绝不会忘记你,我决定──为?你?锁?心!锁心?是的!死神的心本来就像一个黑暗的箱子,从没有人愿意启开!如今他更决定将这个黑暗的箱子上锁,恐怕从今以后,他的心更是乏人问津步惊云这一句活,显然是为了她而绝不容自己的心,再接受其它人的心!骤闻死神以冰冷的语词,吐出这句无限深情的话,她真的己无话可说,只得道:很好,对于许多人来说,生命贫血而沉闷,但我一生,曾与你那么接近,曾得一个如此坚定的男人深爱一场,已算过得不枉了,可惜有些时候既然无法好梦同圆,那一如永远不再相见,未尝不是理想结局她说皱遂地把袖一挥,漆黑之中遂然出现一道白光,而在白光之中,竟依稀浮现一度白门!她纵身一纵,便已掠进门内,步惊云却随即追上前来,一手捉着她的手,道:你,要去哪?她还是未有回头看他,仿佛不想他看见她那张已经惨不忍睹的脸,道:时限已至,我要回去??我该回去的地方,一个你绝不该到的地方!神母正在哪里等着我,你别要跟着来步惊云正色道:不。我,绝不能再丢下你不问!是吗?她凄然反问:可惜,命运根本不由你我选择,暂时没有福份与你长相守的人总是要走的!她说着使劲一甩,便已将步惊云的手甩开,虽然她亦很想紧紧握着那只外冷内热的手,永永远远地同时在同一时间,她的人亦已完全投进那散发着白光的门内,步惊云还想追上去亦已来不及了。因为那度门竟在渐渐飘远,而她,亦一起愈飘愈远,与她最爱的惊云愈距愈远但见她一面飘运,却仍在依依地对步惊云千般叮咛:惊云,忘了我吧只有忘记了我,你才可真正重过新生?????请你忘记我声音邀渐微不可闻,只因她的人真的已经飘到老远,终于彻底消失于黑暗之中。眼见簿命的她又再孤单而去,步惊云却还是未有放弃,他一面冲前一面沉沉暴叫:不──!我──绝──不──会──忘──记──你!我一定──会──为──你──锁──心!一-──定!一定二字乍出,步惊云突觉眼前强光一闪,他赫然发现自己竟已睡在天下会和云阁床上!嘎他全身上下,更满是冷汗,适才一切,原来只是南柯一梦?但那种感觉,却是无比真实,不像寻常的梦境,也许只是一缕芳魂,为记挂他而回来向他报梦,对他倾诉离别后的叮咛又或许,梦中的那个她根本便尚在人间,从未亡故,她只是和他天涯分隔,对他朝夕思念,而他也始终忘不了她那身白衣情影,二人终因为彼此间一种微妙感应,而在梦里相会?可是,纵使能与她在梦里相见,步惊云却始终记不起她的名字!坦白说,如今的他,脑海仍是一片混饨迷糊,他只记得自己曾与聂风联手对付一个唤作神行太保的人,而且战情惨烈!当中更好象曾有两个一青一白的女子为救他而牺牲,但这两个女子的容貌、名字,甚至战斗中的细节,他已忘得一干二净!这亦难怪!只因步惊云在战神行太保一役中,他曾豁尽自己所有生命,也要逼出摩河无量战神行大保这魔头,在过度虚耗元气及身受重伤下,他又再度失去了对雪缘及神母亲的记忆,甚至更记不起自己也和聂风一样,身怀摩何无量!这之后的故事,便是步惊云的神智一直陷于迷乱模糊,不知自己在于什么,他仅依稀记得,自己好象在某座破落的山庄,静听过一个关于什么九天箭神凤舞的故事。可是,即使是那个凤舞的故事,他如今亦已记不起来,此刻的他,恍如一个百劫重生的人,一切都好象有待他重新开始然而,可以吗?他真的可以重新开始?当然──不!即使他如今已无法记起所有前事,甚至又再度记不起她的容貌及名字,还有他仍身负部份的摩河无量,但,只要他脑海里一日还有那条白衣倩形,他一亦会拒绝重新开始!就像适才在梦境之中,他曾矢言一定会为她锁心,从此不再接纳任何人,他,一定会──如?言?办?到!缘于无论那个白衣的她如今是死是生,这已是他能为薄命的她,所干的最后一件事!亦是他送给这个可怜的红颜,最后的一点幸福!他深信,白衣的她一定还在世上!若她知道在无涯彼方某个暗角,仍有一个被世人视为冰冷无情的男人,甘愿为她锁心以待,这,才是一个女子的最大幸福!他要让她知道,无论她有多么不可告人的苦衷,而拒绝与他守一起,他亦毫不介怀!他会牢牢锁着自己的心,直至有日她克服她的困难回来,他的心还会在原地待她!死神,一定会为她──锁心!只是,即使死神决意锁心,此刻,又有两个想打开他心靡的人来了!就在步惊云苏醒过来的同一时间,两个人已推开云阁的门走了进来,这两个人,正是──孔慈!聂凤!孔慈手里爱拿着一碗热气蒸腾的药茶,乍见步惊云已经苏醒,不由大喜过望,欢欣叫道:啊云少爷?你醒过来了?真好!看来这些回元药真的有效啊原来,曾经一度迷乱的步谅云,在凤箭庄听罢凤舞与无名的旧事后,不知何故,益发陷于迷乱,且还极度痛苦的呼叫,最后更狂性大发,冲破凤箭庄的瓦顶而去!幸而普天之下,已没有多少人的轻功可及聂风,聂凤很快已追上步惊云,却发现那时的他,已经昏倒荒野之上!是死神思念雪缘成狂?心力交瘁?还是在战罢神行太保后,他一直身有暗伤,此时才内伤发作,不支晕厥?聂风不知道,他只知道,步惊云这一昏,竟昏了──整整半月!甚至他以马车将步惊云运回天下会后,步惊云仍是沉沉未醒!在这段期间,雄霸亦使尽各种方法、任用不少名医令步惊云苏醒,可惜,步惊云却始终像个活死人一样,虽然未有气绝,却又返魂乏术!也许,死神曾一度最爱的雪缘。已堕入深渊,生死未卜,他的魂亦早已随她而去,绝不愿独存于世如是这样,步惊云终于昏迷了整整一月!直至近日,聂风几番访寻名医下,终给其找着一条回气药方,据闻只要一个人仍未气绝,那无论昏迷多久,服后亦一晖会回元苏醒。想不到,这条回元药方真的有效,步惊云在连服七日之后,今日终于苏醒过来而孔慈乍见步惊云苏醒过来,不但欣喜若狂,此刻的她,更连忙赶上前,想将手中那一碗新煎的回元药端给步惊云服用,以策万全,谁知她纵有满腔关切,步惊云却突然冷冷吐出一句话,道:别一一过来!任何人,也?不?得?接?近?我!口里吐话,身上亦在吐劲,蓬的一声!只见他披在身上的斗蓬一扬,孔卒手中的回元药茶,已崩的堕到地上!火烫的茶水,更有些飞溅到孔慈手臂上!聂风连忙上前察看孔慈,只见她的右臂已被茶水的至赤红一片,不由转脸对步惊云道:云师兄,孔慈一片好心为你端药,你为何却在醒过来后,便要如此待她?步惊云仍是冷冷道:有时候长眠不起,未必不是理想结局!而且──我适才亦早已说出原因!从今日始,任何人,也不能近在我──五?尺?之?内!聂风一呆,不虞醒过来后的步惊云比前更冷,遂问:到底因何缘故?步惊云仍然木无表情地答:没?有?缘?故!正如,无论我曾如何问你,那条在我脑海的白衣倩影是谁你──始终没有答我一样!聂凤闻言陡地一愣,没料到步惊云会突然直提雪缘,他随即想到一件事:云师兄,你既然仍要知道那条白衣倩影是谁,那你是否已再记不起她的名字了?聂风与步惊云口中的她,一旁的孔慈实在听得不明所以,然而由于人微言轻,并未敢扬口相问。然而对于聂风的疑问,步惊云亦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别过脸,没想看聂凤一眼,仿佛已对这段谈话不感兴趣。惟是,聂风何等聪明,早已猜知一二,心忖。啊?原来,云师兄在大受刺激昏厥之后,又再度将???雪缘姑娘的事忘掉?雪缘姑娘。那你一直希望云师兄淡忘你的心愿,总算如愿以偿了唉既然醒过来的步惊云拒人千里,聂风与孔慈唯有先行离开他的寝居。二人步至风云阁的厅堂,聂风便取来了一些专治火烫的药,为孔慈稍作敷理。可惜刚才的药实在过于灼热,孔慈被烫的地方已然开始溃烂脱皮,虽无大碍,惟聂风看在眼里,不由无限怜惜的道:孔慈,云师兄醒过来后,还没多谢你一番心血,便待你如此,真是难为你了一番心血?聂风何出此言?原来,聂凤虽为步惊云寻得那数服回元药,可是,此花的煎法却异常考人,必须煎上十二时辰方才药成。而且煎药之火须不但不急,徐疾适中,否则火喉一猛,便会坏了药力。聂风与步惊云曾一起出生人死,亦曾应承雪缘神母,会好好照顾步惊云,因然愿为步惊云长耽在厨中十二个时辰,细心扇火煎药。可惜,此药最少须连服七日,绝对不能间断,亦即是说,必须有人在炉火旁耽上七日七夜煎药,步惊云方才苏醒有望!聂凤纵愿为步惊云煎这七日七夜的药,唯在七日七夜不眠不休下,始终恐防过于疲累而有失,历此,量理想的办法,但是有人与他轮流煎药。而这个人,亦必须是一个真正关心步惊云的人只因若胡乱找个婢仆相帮,保怕其马虎塞责,反会误事。本来,秦霜亦意与聂凤分担,只是雄霸却突然有重事要秦霜到山下数日,最后,还幸得孔慈自告奋勇与聂凤轮流为步惊云煎药。可是,要长耽在厨内十二时辰待那药成出关,即使是武非轻的聂凤,亦觉火热难熬,累不可当,更何况仅从聂风身上学得一些花拳绣腿的──孔慈?孔慈的辛苦可想而知,然而,纵使她每次煎药疲累不堪,甚至她那头长发亦团长期接近炉火而枯于无比,她,还是毫无怨言,只是默默地为她的云少爷煎药痴痴地势难料到,孔慈对步惊云的一番关怀情切,却被甫醒过来的死神恩将仇报只是,纵被步惊云一盆冷水淋头,孔慈却始终不怨半句,正如此刻,就连聂风亦感到步惊云比苏醒前更冷酷无情,孔慈却还在为步惊云说话。风少爷,我想,云少爷适才也不想如此,他可能在昏迷前受了很大刺激,才会不想再与人接近他之前不是曾追问你什么白衣倩影的事?也许,他今日对自己锁心,亦是因为思念那个白衣倩影的缘故吧?孔慈永远如此温柔体贴,即使自己受尽委屈,还会为对方尽力编个原因,聂凤闻言亦不由深深感动,他突然问:是了!孔慈,你既听云师兄提及那个白衣倩影,为何一点也不好奇?我还以为你会向我追问,究竟那条白衣倩影与云师兄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孔慈道:若风少爷能够相告,恐怕早已将个中真相先告诉云少爷了。风少爷宁愿冒着与云少爷翻脸之险,亦不肯将实情透露,想必有不足为外人道的苦衷,孔慈又怎会强你所难更何况,孔慈虽能有幸获云少爷选屯照顾他的起居饮食,但毕竟仍是天下会一名低级侍婢,我根本投资格知道什么孔慈的声音愈说愈低,愈说愈是自卑,终至微不可闻,聂凤看在眼里,不由更是不忍,突然紧搭她的肩,道:孔慈,在我聂凤眼中,所有众生一律平等!我与你及断浪在天下会一起长大,我聂风从未视为你恃婢我,早已视你为亲妹子!希望你不要时常自觉低人一等,伤叹自卑乍闻聂凤把自己视作亲妹子,孔慈陡地鼻于一酸,眼眶一红。可是,在天下会的多年岁月,她在受尽待婢主管欺凌下已哭得太多,已不想再在人前落泪。一来为免令关心自己的人担心,二来,亦不想再在人前示弱,因此,她最后还是强忍着满眶热泪,但声音仍不免有点咽,道:风少爷,能够被你视为妹子,孔慈除了感激,也不知该说什么聂风温然一笑,答:那就别说了!有些说话,大家心里明白就是!何必要说出来?是的!有些说话,何必要说出来呢?心领神会便是!正如步惊云心里的话!聂风与孔慈那会想到,步惊云适才冷待孔慈,其实亦是出于一片苦心?他锁心,除了因不想有负脑海中的那条白衣倩影,亦因为不想再令任何人入网!难道死神真的麻木不仁,不感到孔慈对他那丝逾越本份的关心?正因孔慈对他过分关心,他才会对她那样冷!他,不想今后还会有第二个女孩,像他脑海中的那条白衣倩影一样重蹈覆辙,惨淡收场!可是,也许死神亦没想过,即使他如何逃避孔慈,他始终还是逃不过!正如那个字仙所言,孔慈,将会是他一生际遇其中一个大劫别过孔慈,聂风便回到自己的凤阁。时已夜深,聂风经过七日七夜与了孔慈轮流为步惊云扇火煎药,至今实在亦已有点疲倦,遂想回风阁内的寝室休息。其实,即使聂风有点倦意,但他还是有点放心不下。对步惊云放心不下!缘于他虽然喜见步惊云又再次记不起与雪缘之情。甚至再记不起他俩身怀的摩河无量,但,醒来后的步惊云,却比前更绝更冷,更不想与任何人接近:以前,他的云师兄纵然难于捉摸,聂凤却还能感到他只是外冷内热。然而如今,步惊云眼里的冰堆比前更态更重,重得令人看不透他的心!与及他心中的坟墓!是的!如今的步惊云,真的相似一座黑色的坟墓──神秘、魅幻、莫测,却又深寓着一般同时可令世人躺在坟墓的盖世力量摩河无量!故聂风也不知步惊云此刻的转变到底孰好孰坏,只知道,雪缘想步惊云忘记她的心愿,已然达到然而,聂风为步惊云的将来操心,未免有点过虑了。他其实该为自己操心!尤其是目前这一刻!因为,就在他一边踏进自己寝室、一边思付着步惊云的改变之际,遂地他赫然感到自己的寝室,弃斥着一股他已甚少再有的感觉!一股令他心头狂跳的感觉!聂凤虽然生性仁厚,但若论处变不惊,亦与沉冷不动的步惊云不逞多让!尤其是经历了与神、魔及神行太保等超级高手周旋之后,世上,已鲜有的令他心头狂跳的人或事。只是,如今充斥在其寝室内的那股感觉,却竟能令他的心再次狂跳,难道,这股感觉,是一股可与神行太保、甚至长生不死的神魔相比的感觉?不错!聂风已实时可以肯定,那是一股足可叫天下生灵跪拜、惊慌的强者感觉!缘于他已随即发现,一直栽在他窗外的数丛雏菊,赫然在这瞬间,悉数垂首枯萎!仅在顷刻之间,窗外已经花残鸟落,满地狼籍,仿佛,万事万物,都正在为一个超级强者降临而畏俱失色!来了!聂风亦陡地感到,一股极度强横的感觉,正以铺天盖地的霸杀之气,向他的寝室汹涌笼罩!他不由立即闭起眼睛,想以冰心诀感觉这股强者之气到底从那个方向涌近!谁知甫运起冰心决,他当场面色一变!全因为,他已不用再以冰心决感应那股感觉!那股感觉赫然已近在他的身后!就在咫尺那么近!天!聂风没料到,他自身的身法已比声音更快,他在快字上的修为,甚至可与当日那个神行大保比拟,但今日,却竟然有人比他更快?甚至快至他的冰心诀亦无法感觉,便已落在他的身后?天!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纵然聂凤万变不惊,但如今与那个人已近在咫尺,他甚至可感到,身后那人正散发着一股天下缘在我下的无上气势,不断逼压着他,似要强行将聂风震慑至臣服下跪!然而,聂风双腿却依然如铁笔直,并无下跪之意,身后那人见状,随即沉沉一笑,道:好一个双腿比钢还硬的聂凤!本座全身散发的气势,若是换了其它一流高手,恐怕亦早已被我吓至丧胆下跪!想不到你年纪仍轻,却已炼就一颗遇强不屈的勇者之心!告诉我,你为何能够完全不慑于本座的气势?纵然来人已在自己身后,聂风却依旧气定神闲,泰山崩于眼前而不变色,淡淡答道:要令一个人震厥,必先令其恐惧!要令一个人恐惧,最大的原因莫过于令其感到死亡就在眼前!可是,我过去曾多番险死还生,对死亡的感觉已完全麻木!你再强再霸,亦只能将我一击轰毙,既然我已不怕死。又为何会怕你的什么强者之气?更何况,这世上,还有比死更可怕的事情是的!这个世上,真的还有比死更可怕的事情,聂风实在再也明白不过!正如他自己,与心中的一个梦从此永诀,也不知她去了虚空中的休处何方,令他落得沉恨绵绵又正如其父聂人王,一生被一个情字薄神烛骨,时疯时狂,潦倒天涯,最后更在凌云窟生死难卜!又正如雄霸之女幽若,含着银匙出生的地,本应可得到世上一切,可是却始终无法真正得到聂风的情甚至他的云师兄,虽已对一切冰冷麻木,一颗本来静如死水的心,亦曾一度逃不过情的播弄,遂起波澜!那人闻言又是一声大笑,道:好!有胆色!但难道你真的不怕,本座既已在你身后,只要我信手一挥,便可令你即进殒命?聂风悠悠的道:若你真的要杀我,落在我身后那一时刻便已第一时间动手,你如今仍不动手,只有两个原因!一,你根本无意杀我!二,你自己说不肯定,若你睦然向我动手,能否将我──一击即毙?那人听罢,不由无限赞叹地道:好,想不到雄霸竟能教出一个这样临死不乱的绝顶徒儿!但我告诉你,本座若真的要你死、你如今根本就不可能再多说半句话!本座让你生存至今,只因对我来说,你,还有一个可以不死的理由。是吗?聂凤仍旧悠然道:曾经,也有人对我说过类似的话,可是,即使自诩为长生不死的人,如今亦已死了,你,以为自己会是例外?不过,我真的很想知道,即使你有能力杀我于我举手投足间,我在你眼中,却还有什么可以不死的理由?聂风说此话时,脸上虽在悠然笑问,但全身办量已在蹦紧,蓄势待发!缘于来人语气之目中无人,直如一个将人命视为草芥的无道魔君,若给这样的狂人当道,天下苍生势必遭劫!他必须先发制人,将这狂人制服,至少亦要看看他的真正面目,到底是何方神圣?可是,来人却像已看透聂风的也更已看透他正在潜运的真气,嘿嘿笑道:呵呵,聂风啊聂凤!你想潜运功力对付本座?很好!那本座就将我暂时让你不死的理由先行告诉你!告诉你,本座暂时饶你不杀,只因为,我,要你成为步惊云的──负累!什么?负累?聂凤当场眉头一皱,只因他实在不明白,来人为何要他成为步惊云的负累?他到底有何目的?然而聂凤无须思索下去?他!决定以他腿问个明白!蓬的一声!完全设有任何先兆,聂凤已运风神腿法中的凤中劲草,回腿一扫!但来人却仍气定神闲,笑道:聂风!你的腿实在太慢了!慢得本座已掠出窗外,你却还未有所觉!对!聂风的腿实在太慢了!只因若与来人相比他这招凤中劲草不但未能将来人一击即中,而就在他回头欲看清楚来人面目之际,身后赫然已空无一人!只有一条似是披着长布的人影,在窗外急掠而过!啊?来人终于走了?当然不!就在聂凤瞥见那条人形在窗外掠过的剎那,他陡地又感到那人,赫然又再次落在他的身后!啊?仅在适才电光火石间,来人不但先避聂风快腿,继而掠到窗外,最后却又奇迹地再度出现于聂风身后,连串动作一气呵成,速度之快,就连聂凤亦可能望尘莫及!然而,来人纵然快如无影,就在他落到聂风身后之际,聂风却突然悠然一笑,道:善泳者溺!你以为自己身法真的无人能够捕捉?你──被擒了!被擒了三字乍出,来人遂有所觉!他突然发现,自己站在聂风身后的地方,原来并非实地如此简单,而是──一个蓄满凌厉余劲的内力旋涡!霎时间,来人双腿在踏地之际,地面随即轰的一声爆开,一道强横腿劲已自地下破土而上,将他轰个正着!他,真的如聂风所言,被擒了?却原来,聂凤适才那招凤中劲草,实是──招中有招!就在他运左腿扫出凤中劲草同时,他踏地的右腿,早以肉眼难辨的快,暗运风神腿法中的风卷楼残,在地面急转了百回之多,更在地下贯满他的腿劲!他原来早已算后来人必会再度落在他的身后,故适才的风中劲草只是掩人耳目的虚招,真正的杀着却在后头!而聂凤的策列亦异常奏效,眼见来人双腿被其潜运地下的风卷楼残轰中,任来人功力修为再高,亦必会有半分错鄂、迟缓。而就在来人稍稍迟缓之际,便正是聂凤再施重击的千载良机!但见聂风一面已运风神腿法的雷厉凤行,回身向来人迎头疾劈,一面更悠然笑道:怎样?我早说过善泳者我聂凤如今就要看你的──真正面目!聂凤一语未歇,蓬,的一声!他的雷厉风行已重重劈中来人头脸,同时间,他亦随着自己的腿势回头,誓要一看身后那个来人到底是何方神圣?然而,可以吗?他真的可以就此看清来人是谁?就在聂凤回腿回头的剎那,他忽然发觉,自己的腿虽然扫中身后来人,可是,却恍如一扫中无物!啊?怎会这样的?聂风心忖,难道来人身形之快,又再度避过他这招有十成把握的一击?并不!只因聂风回头所见,他的腿,真的已结结实实轰在来人头上,但,这个来人,可还是一个人?聂凤粹地发觉,他的腿轰中的,真的是一条全身散发着浓厚血红真气、不见面目的──血红人影!那种血红,就但一个疯狂强者誓要成为万人之上的天,而要众生为他流洒的鲜血!啊?是他?是他?是他?他,就是那个曾对字仙自诩为步惊云一生其中一个大劫的人?他终于也来至天下?要为步惊云带来毕生大劫,聂风当然不会知道这些,他只知道,当他的劲腿破开那些笼罩来人的血红真气时,眼前的情形,实在令他极度震惊!他终于看见这条人影在血红真气后的真正面目,!更终于明白,为何自己的腿扫中那条血红人影时,竟会如扫中无物!那条血红人影的真正面目,赫然是但见向来对一切泰然自若的聂凤,此刻脸上流露的震惊之色,甚至比当日发现神魔与及神行太保的真面目时倍为震惊!只因神魔的真正面目,对他来说也非全无可能!惟眼前这条血红人影的真正面目,却是──绝不可能!只听聂凤看着眼前的血红人形,茫然地道:这怎么可能?你,本就是不存在的,但为何你却又真正存在着?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什么东西,聂风以什么东西来形容那血红人影的真正面目?难道那血红人影真的不是人?聂风此刻的表情,正如当日字仙看见这条血红人影的真面目时一样,露出一个一模一样、难以置信的表情!他到底看见什么?那条血红人影的真正面目,究竟是怎样的?竟会令聂凤如此震惊?然而,那血红人影的真正面目亦只是稍瞩即逝,因为,他那些被聂凤重腿破开的血红真气,很快又已聚合,再并将他的真正面目深藏在一片血红之中但听他又一面格格笑着,一面对聂风道:很震惊,是不是聂风!既然你已看见本座的真正面目,那本座不妨告诉你,我,并非什么东西!我叫─项?云?天!聂风愣愣道:项云天?对!正因本座是红尘世间唯一至高无上的天,所以你适才才会看见我的真面目是那个令你震惊的样子!因此,你今日败在本座手下,实在非战之罪,事实上,你比声音还快的身法,你那颗临危仍能冷静对敌的心,还有你那招中有招,的一流战略,全都精彩极了,全都值得本座为你激节赞赏!你今日之败,全因你根本就没可能会胜过本座,胜过主宰一切众生命运的──天!这个世上,既使人定,亦根本不可能胜天!败?他为何会说聂凤已败?聂风很快便已知道了!他赫然发觉,就在他震惊之余,不知何时,他的胸腹竞已被那个项云天的血红真气拂过,他的全身,突然如被封了过百要穴,动弹不得!原来他在扫中他的同时,自己亦在不知不觉间同样中招!好快如无影的出手!但听那个无道狂天又再续说下去。聂风!如今你应该知道,即使你已看见本座的真面目。亦已无法告诉你的师兄步惊云了吧?不错!聂风只感觉此刻的自己,不但动弹不得,而且即使他如何努力暗运内力欲冲开被制穴道,亦根本无法办到!一来是固为那个项云天对锁其穴道的功力,扭直强得匪夷所思!二来,他体内仅管仍深藏着神部分的无上功力摩河无量,可是自神行太保一役之后,他亦因过度虚耗而未能再用这股盖世无敌的功力!此刻的他,也和他的云师兄一样,只能运用他俩自身所习的力量一滴冷汗,竟罕见地滑下聂风脸庞,只因这个无道狂天显然是冲着步惊云而来,聂凤却曾应承雪缘神母,会穷自己有生之年代她俩照顾他。可是如今他却有可能成为步惊云的负累,实在有负对雪缘及神母的承诺!这个负诺之名,他怎担戴得起?他只感到若固自己而误了步惊云,实在有愧于心,然而,他此刻已难动分毫,只能千睁着眼,忧心忡地问:你,为何要对付云师兄?你到底想对云师兄怎样?那个项云天饶有深意地答:聂凤!你已落在本座手上,根本就设资格知道!你,只有资格成为步。惊?云?的?负?累!步惊云的负累,六字一出,那个项云天向丰的血红真气霍地一伸一卷蓬的一声!赫然已将聂风整个人卷进他的血红真气之内!顷刻之间,聂凤整个人被那些血红真气完全淹没,俨如被吞噬一样!天!这个无道狂天在那重重红气之内,到底会如何对待聂凤?不知道!只知道在那重重红气之中,复再传出他那无限威严、无限张狂的笑声:先除聂风,再灭惊云。唯我云天。万世无道!语声方歇,这个项云天便挟着红气内的聂凤,划破夜空而去!到底,他会如何令聂凤成为步惊云的负累?而向来冰冷无情的不哭死神,又会否为了一个曾彻夜不眠替他煎药、对他已是情至义尽、更唯恐自己会误了他的聂凤,而被负累?偌大天下会,看来已山雨欲来。一场不寻常的剧变,即将在不久之后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