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头仍旧有些晕,她也懒得起,就这么静静躺着,反正起身穿好衣服也还是躺着或者坐着。眼睛明明睁的奇大,却空无一物。“梦里的漂亮姐姐,说什么……什么历经磨难……顺遂自己的心……”

  室内好像还有什么人,听闻这没头没脑、神经兮兮的话,动了动。沐宛初感觉到动静,微微侧侧身子。轩辕凌正坐在桌边盯着她。

  良久,“你,你怎么跑到我房间里来的?”她慌乱着拽拽被角,疑问中是满满的质疑与指责。

  轩辕凌难得戏谑笑了一下,“你觉得呢?夫进妻的房不是很正常嘛?”

  沐宛初小脸通红,眼睛狐疑地轱辘转转,大着胆子:“你不能……你能出去……”

  轩辕凌故作疑惑地挑挑眉尖,“你是不让我出去呢?还是不让我出去?”

  “不……”沐宛初也挑挑眉毛,恍觉掉进陷阱里。她皱皱嘴巴和鼻子,直直重新躺回去,一颗心却怦怦直往外跳,不太怎么好放回去。

  又过了很久。“你倒很是舒服。”

  她没理,只用力扯扯被段,掩上脑袋。

  “可给我惹了许多麻烦!”看着床上一动不动的人儿,“这会儿变哑巴了?”

  沐宛初猛然推开锦被,盯着他:“这就奇了!我在王府住的这些日子,大门未出,院门也极少迈;日日去王妃那里给王爷请安。一没招惹于王爷你,二没在大家之间挑拨事端。王爷这会子嫌起我哑巴,可是我短了哪些礼数?又冤枉我惹麻烦,可是我多迈错了哪步路子?还请王爷指教!”

  “你!”轩辕凌气结瞪了她一眼,却发现她还是回瞪着他,没有变。他忽地莞尔一笑,低下头。“你还真是……”他摇摇头,春分笑意,顺手掬起茶慢慢品一口。

  沐宛初愣住,有些恍惚,有些呆傻,用力闭起眼睛,再次睁开。果然刚刚是看错了,轩辕凌正盯着她,神情、眼睛都是那万古不化的冰冷。

  “本王没工夫陪你胡闹!赶紧起床!”然后威胁性地笑道,“你最好乖乖的!”说完扬长而去。

  马车穿过闹市,驶入清净开阔的皇城东门。下了车,沐宛初遥望着富贵堂皇的皇宫,觉得分外冷。她偷看看一直心思沉重的轩辕凌,最终鼓起勇气,极不情愿道:“又来这里做什么?”

  轩辕凌扫过她,再看向别处,“你以为我乐意带你来?”之后不顾一动不动的茅草屋径直迈进宫门。沐宛初望着远去的背影,狠狠一跺脚,提步追上去。紫瑛与另外两个丫头并几个小厮也急急跟上。

  此次于宫中闲步,轩辕凌一改阴郁,神色似乎比往昔还要平淡些。不过他的悠闲自若,于别人都是遭罪。或许,这也是他此刻暗存的心思。沐宛初在其身后一阵小跑,有点儿喘。“人长得高些就是好处多。步子比一般人迈得大,频率比寻常人也快几分……”

  “啊——”紫瑛紧紧拽着身边的一个丫头,脸色惨白,“蛇……蛇……”众人顺着她的目光望去。道旁左侧几块石头旁,草色青青,丛叶中一条七寸小青蛇,一动不动。

  沐宛初心中一凛,细细紧盯半晌,笑笑,安慰道:“皇宫中怎么会有蛇呢?不过是个玩物罢了。”她轻轻走过去,蹲下。阳光下蛇身比较透亮,看上去像是质地极好的琉璃。她随意伸手,指尖碰触蛇身的瞬间,整个人顿如触电般飞速跳开,惊魂未定下,双手死死抱住轩辕凌的胳膊,心咚咚直跳。在场人既惊讶又觉得滑稽好笑。

  轩辕凌低头看着沐宛初,嘴角笑意无限,可惜没人看得见。“怎么,你也怕蛇?”

  沐宛初兀自垂首调节惊吓情绪,“是个女孩子都怕!”

  “哦……”

  “不过……那确实不是条真蛇。”

  “?”

  “嗯……不过……它摸上去软软的……我本以为是凉凉硬硬的呢,所以……”她抬头偷瞟一眼众人,个个都心不在焉,或听风的听风,或寻花的寻花,只是神情有那么点扭曲;她又小心翼翼地抬头看看轩辕凌,而他正云淡风轻、漫无目的地瞟着远方。是为遮掩嘴角忍不住的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