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御医
作者: 银河九天
字体: 特大
颜色:          

    “翟老,您得注意身体,要多休息!”

    吃饭的时候,曾毅很认真地提了一句,从气色上看,翟老确实有些心力交瘁的迹象,可见他近期都处于很疲惫的状态(www.)

    翟老夹了一筷子小菜,和着小粥进了嘴里,慢慢地咀嚼了半天,等咽下之后,才道:“确实是老了!以前扛枪打仗的那会,能够三天三夜不睡觉,昼夜急行两百里路,现在稍微动弹一下,就感觉精力不济了!”

    曾毅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翟老这样的人,就算退下来了,注定也是终日操劳,他能意识到自己身体不如从前、精力不济,已经是很好的现象了,有了这种意识,人就会慢慢调整第五八七章 第二试点自己的身体到休养状态。到翟老这个年纪,最怕的是那种不肯服老,还想大干特干五百年的想法,有这种想法的人,都不会长寿的。

    至于翟老最近在忙什么,曾毅并不关心,那也不是他能操心的事情。

    “南江的疗养院建好了?”翟老突然问了一句。

    曾毅点了点头,道:“前段时间,我去参加了疗养基地落成仪式,还见到了乔老跟徐老。过完这个年,乔老就要迁到南江去住了。”

    翟老拿起碗,呼噜呼噜几下把碗里剩下的稀粥喝完,然后放下筷子,拿起毛巾抹了抹嘴,道:“真羡慕老乔啊,随时都能拍拍屁股走人。”

    在这一刻,翟老完全不像是一位赫赫威名的老将军,和其他年迈老人一样,在经历人世沧桑之后,翟老也有着一种返璞归真、回归平淡的渴求。

    只是这对于翟老来说,却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乔老可以轻松轻松卸下所有的担子,而翟老不行。军队内那种独特的忠诚文化,注定了将军是永无卸甲归田之日的。越是威信高的将军,就越是如此,哪第五八七章 第二试点怕身在田间,老将军的影响力依旧存在。

    想到这里。曾毅突然有点明白徐大炮徐老去南江的另外一个原因了,很可能南江的大军区要有很大的人员调整了,在这种时候,必须要有一位威信极高的老将军亲自压阵。

    “在东江的工作如何?”翟老放下毛巾,问着曾毅。

    曾毅说道:“千头万绪,还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切入点。”

    翟老微微颔首,道:“做事最忌的就是浮躁。你能够做到沉稳这一点,我很欣慰。”翟老知道曾毅这次去东江,有试点民营经济改革的任务在身,他对经济不懂,但也知道在现在的大体制大环境下,做任何突破性的改革都是非常困难的,找不准切入点的话,往往会反惹一身骚。

    曾毅能够沉下心来不疾不徐地做事。这点改变,让翟老很高兴。

    吃完饭,两人回到客厅。翟老按照习惯,又坐到自己的那张老躺椅里,随手抓起一旁的茶杯。

    张杰雄此时走上来,俯身在翟老的耳边低声讲了几句。

    翟老只是沉稳地一颔首,表示自己知道了,随后虎目中精光一闪,沉声说道:“备车!”

    张杰雄就立刻转身出去了,不大一会,就听到门外传来了车子的声音(www.)

    翟老放下茶杯站起来,整了一下行装。腰板挺直地朝门口走去,脚下虎虎生风。在这一刻,翟老又成了一位威风凛凛的老将军,或许他的普通人一面,也只有曾毅才见过吧。

    走到门口,张杰雄已经肃立一旁在等着了。

    翟老此时突然想起曾毅还在。站住脚,身子微微侧过一点,道:“曾毅,你有别的事要讲吗?”

    曾毅立刻就道:“没有,就是回来看看您。”

    翟老就点了点头,道:“那你就在家里歇着吧!”说完,翟老在张杰雄的护送下,坐上了家里的那辆老红旗,朝山下驶了去。

    曾毅站在门口目送车子消失,露出一丝疑惑的神色,心道奇怪了,翟老最近怎么如此繁忙呢,凌晨刚回到家,现在又出门去了!

    既然翟老不在家,曾毅也就不在山上待了,他返回客厅喝完自己的那一杯茶,然后就下山去了。

    刚回到驻京办,坐下来还没来得及歇息,曾毅的电话就响了起来,电话里是一个陌生的男声:“请问,是丰庆县的曾县长吗?”

    “是我,请问你是哪位?”曾毅问到。

    电话里的男声就热情了很多,道:“曾县长你好,我是梁部长的秘书黄晓天,以前我们见过的。”

    曾毅就想起来是谁了,之前梁滨的父亲在京城医院住院,自己见过这位黄秘书,只是没聊过罢了,曾毅就道:“黄秘书你好啊!”

    黄晓天道:“是这样的,梁部长要见一见你。”

    曾毅就道:“现在就过去吗?”

    电话里传来黄晓天翻动记事本的声音,片刻之后,他道:“今天下午四点梁部长有空,你看能过来吗?”

    “下午我准时到!”曾毅给了句肯话,道:“辛苦黄秘书了。”

    “份内工作而已,那我就按照这个来安排了,下午我在部里静候曾县长的到来!”黄晓天说得非常客气,他堂堂一部长的秘书,按说是不会对一个小县长如此客气的,可曾毅是梁老爷子的救命恩人,当秘书也得看人下菜碟的。

    下午三点四十五分,曾毅准时到达了卫生部,在梁滨办公室的外面坐了一会,之前在里面汇报工作的人出来了,黄晓天赶紧请曾毅进去。

    曾毅看了一下时间,距离四点正只差一分半种,越是级别高的领导,对时间的要求就会更加准确,这也越是显得出秘书的办事能力,好的秘书,一般能将领导每一项日程安排的时间卡到恰如其分,甚至可以用秒来计算,这需要很深的功力,更需要对领导平时的会谈习惯有很强的把握。

    自从分税制改革之后,地方财政日渐枯竭,而中央部委机关却是日渐宽裕的,卫生部部长的办公室,自然不是下面地县领导的办公室能比的。宽敞肃静,大气内敛,就连室内的光线亮度,似乎也是经过计算一般。

    梁滨正坐在办公椅里。捧着茶杯大口喝了几口水,等下放下杯子,道:“曾毅,坐!”

    曾毅笑了笑,左右看了看,就坐在一张位置较近的沙发上,黄晓天送上一杯水。就退了出去。

    “到了我这里,不用拘束,我们又不是第一次才见面嘛!”梁滨呵呵笑了一声,道:“京城医院的神医,一转眼就成了年轻有为的一县之长,小曾你还是位多面手,真没看出来啊!”

    说这话,梁滨伸手摸到桌上的打火机。“砰”地一声打着,点燃一支香烟。

    曾毅笑道:“组织需要我到哪里去,我就到哪里去。当县长我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次!”

    梁滨吸了一口,把烟夹在食指和中指间,道:“丰庆县医保招标的事,部领导也一直在关注,今天把你叫过来,是想听听你这位当事人的想法,你不必有顾虑,尽管畅所欲言!”

    曾毅就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别的想法,我在卫生系统工作过,对这个领域并不陌生。既然看到了有错误存在,自然就要改正。”

    梁滨微微颔首,坐在那里凝思了许久,最后弹了弹烟灰,道:“对于医保这个事情,你是怎么看的?你觉得哪个模式。更适合我们的国情?”

    曾毅有些意外,不明白梁滨怎么会突然问自己这个问题,对于医保这个事情,曾毅并不是没有思考过,甚至他比任何人都思考得比较深入,但思考之后的结论,就是没有结论。

    世界上没有一种医保模式,是专门为某个国家而生的,也没有某个国家,就一定只适合搞某种模式,就连号称制度最为健全的米国,也在搞新医改,可见没有一种医保模式,是能够让众口称赞、人人满意的。

    医保问题,追根到底就是在公平和效率之间的一种权衡:如果倾向于公平,就会导致效率低下;而倾向于效率的话,则会导致公平度下降。

    就比如是一个人生病了,萝卜能治,人参也能治。

    如果是采用公平模式,则只能是全部都使用萝卜来治疗了,因为人参就那么多,使用人参根本无法满足每个人的需要,财力也无法承受。不用人参了,无疑是降低了效率,因为萝卜的药效肯定无法跟人参比;与此同时,有些财力雄厚的人,明明是有能力选择用人参治疗的,他们的需求无形中被压制了。

    如果是采用效率模式,则只能是全部使用人参来治疗了,人参的疗效快、利润大,这是显而易见的,出于效率和利益方面的考虑,人参绝对是最佳的选择。如此一来,萝卜自然没人去生产了,财力雄厚的人使用人参,财力不雄厚的也被迫使用人参,而那些用不起人参的穷人,则被排除在了效率模式之外。

    很久以前,我们曾经采用的合作医疗模式,属于是公平模式,也就是赤脚医生的时代,我们用世界医保投入均值的百分之二,就实现了全民医保,将国人平均寿命从34岁提升至70岁,这是一个不可复制的成功案例。但不可否认的是,那是个缺医少药的模式,“一根银针治百病”就是个鲜明的例子。

    而米国所采用的,则是效率模式,成就同样很辉煌,它催生了一大批世界上最先进的医疗研究机构、最具实力的医院、最具权威的医学院校。但同样必须正视的是,米国的医疗成本是全球最高的,同时,米国的医保覆盖率是全球最低的,收入低的那部分人被这种高效率模式给淘汰了。

    还有一种模式介入两者之间,也就是所谓的高福利模式,既想做到最大程度的公平,又想人人都用上人参,但羊毛注定是出在羊身上的,这种模式能维持多久是很难讲的。

    其实要解决医保的问题,也很简单,政府做好基础医疗保障,确保每个人生病的时候能有萝卜来治病,这就可以叫做“病有所()医”了,而与此同时,又必须坚决支持和鼓励更高一层医疗体系的发展,让那些有能力用人参的人,用上人参。

    这说起来容易,但要真正解决,却又非常难,把医保这个问题放入整个社会之后,简单的问题就开始变得复杂了,已经不简简单单是公平和效率之间的权衡了,而是更多利益之间的取舍。其次还有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那就是人心,在疾病面前,谁不想用最好的人参?任何一个政府,都不敢完全无视人心。

    作为执政者,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必须得定义自己所要的“公平”是什么样的公平。

    而我们的医保之所以现在问题会如此严重,追根结底,是我们在应该追求公平的环节,却追求了效率,反而在应该追求效率的环节,却追求了公平,导致医疗资源的分配严重失衡,慷全民之慨,却只服务了一小部分人。

    曾毅关于这个问题想得非常深入,只是不能对梁滨直言相告罢了,思索了片刻,他道:“梁部长,这个问题太大了,我回答不了,不过我觉得没有什么一劳永逸的模式,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就是对人民负责。”

    梁滨呵呵一笑,心道曾毅这个家伙很精明,表面看好像是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其实已经给出答案了,那就是我们目前的模式需要改革变动了。

    “这次丰庆县医保招标所暴露出的一些问题,的确令人深思,有一些问题,需要立刻改正,有一些问题,需要我们未雨绸缪……”梁滨也没有继续追问,做了一番结论之后,道:“我和许部长研究之后,有意在丰庆县搞一个医保方案改革的试点,不知道你们是什么想法?”

    曾毅再次意外,梁滨今天把自己叫来,竟然是要说这件事,这确实出乎了曾毅的意外,不过曾毅立刻表示道:“只要部领导支持,我们有信心做好这件事。”

    虽然事先毫无准备,但曾毅毫不犹豫就把这件事揽下来了,这绝对是一件好事,不仅利于丰庆县,也利于更多的人。

    “既然你如此有信心,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梁滨的心情很好,伸手把烟掐灭,道:“我会亲自到丰庆县宣布这个消息,并为你们授牌!”

    四千字送上!(未完待续。。)RX!!!

(全文字小说更新最快,就在 Www.Suim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