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看着阿牛与沈星戏弄几个青年,一旁观看的新生都轰然大笑,这实在是解气。

  这些新生大多是被入门早几年的少年狠狠虐过,也有的输掉了所有功勋,所以对那些老弟子都有一丝恨意。

  台上肥胖青年见到沈星三人戏弄自己,面色涨红,狂怒冲了下台,向沈星奔去,而其他与他一起的青年也是个个面露怒容,追了上去。

  这时沈星三人转身看着冲来的几人,神情冷淡,漠视着对方,身上涌起一股冷意。

  对面几个感受到这份冷意,前冲之势停了下来,刚才那股冷意让他们心寒胆颤,左右环顾。

  “他们只是新生,而且不是那几个筑造星台的高手。我们一起上,把他们打残。”肥胖青年壮了胆子,怒喝道。

  几人跟着肥胖青年扑向沈星三人,沈星邪邪一笑,迎上了对方。

  啪啪啪啪!

  刚才冲过来的几人还看不清楚怎么回事已经被打飞而出,倒在一起。他们惊骇地发现各自都被打破了脸面,一嘴牙齿也被打得尽数脱落。

  “唔唔……”几人指着沈星不知道说不出话来,最后他们都是吐了一口血。这些人一般都是欺软怕硬的,他们现在也知道自己绝不是沈星对手,最后都是悻悻离去。

  对于实力不堪的没落青年,沈星随手就能拍飞,之后再走向演武之地,不再理会几人。

  来到场中,众人看到沈星的眼光都有着异样,新弟子还没进来就把几个老弟子打废,这个可难得一见。

  这是一个狠角色,这是众人对沈星三人的评价。

  沈星站立之处,似有煞气飞扬,有些人不禁挪移脚步,不自觉地远离了他。这就是震慑,胆怯之人难以久呆。

  “哈哈哈,真是英雄出少年,狸猫披虎胆。”有人轻蔑地看着沈星三人,走了近来。

  这是一个健壮青年,步伐坚定从容,满不在意地看着沈星三人。沈星三人一上来便打残了老生,他身为老生一员,觉得脸面被拂,上来讨伐。

  “对方是一个星台之人,小心应对。”沈星低声对着两人道,他感受到了对方气血之旺,气血在体内像江河涌动之水汹涌澎湃。

  “我知道,这一战让我来,我相信他也强不到哪里去。”左相延也低声对沈星道。

  “怎么,在商量如何躲闪吗?你不也与他们一样欺软怕硬?”健壮青年笑道。

  “就算是欺软怕硬,你也不像那个硬的!”左相延站了上来,一脸漠然。

  “哈哈哈,果然是混身虎胆啊,敢不敢来一场?”青年嗤笑出声,他似是听到了最好笑的事情。

  “一时技痒,就拿你来解闷,以证我多日之道果。”左相延抽出飞云剑,遥指对方,冷眼对视。

  “但愿你不是自大。”青年与左相延一起走上了挑战之台,他也感受到左相延的凌厉战意,知道这少年不是凡俗之辈。

  青年抽出了他的佩剑,他也只是一个普通修士,不可能是天骄,天之骄子自有天骄的骄傲,不会自降身份去挑战新人。

  青年比沈星等人年长了好几年,如今也是筑造星台不久,这让他信心大增。

  台下一些新弟子见到左相延上台与青年比拼,也为左相延有那么一丝的着急,毕竟刚才他们将肥胖青年打残大解他们的虚荣心。但这个青年可是星台强者,不是之前几人可比的,他们有些人眉头紧皱,不想看到惨剧发生。

  “来吧,让你三招。”青年笑看着左相延,招手道。

  左相延缓步走向青年,他没有多说,会心聚神,寻求着一击必杀。

  左相延身为一方少年王,带领过热血少年,征战过多方山贼,所以在沈星三人之中经验最是丰富,自是不怕与他相差不几的青年。

  那青年还看不出左相延是筑造星台之人,让出三招,显是有点轻敌,这对左相延来说,对方已经被他抓住了致命弱点。

  “既然让我三招,那么就在三招之内解决于你吧。”左相延暗道。

  举剑攻杀,左相延对着青年便是一剑刺挑,力道近万!

  “哟,果然是混身虎胆。”青年提剑拨开左相延攻势,笑道。

  左相延控制着剑势,踏步跃起,被拨弹的长剑随着左相延凌身跃起,再次怒斩而下,犹带风之呜咽声。

  这一招,左相延依然动用了万斤之力,再加上凌身而下的剑势,声势可比星台之人。

  青年也是脸色一紧,但也没有后退,举剑横挡,迎上左相延俯身之势。

  当!

  一声轻脆之音飘荡而出,双剑对碰,火花爆裂,一剑之势呼啸当场。

  场外众多观望之人面色凝重,如果自己面对这一招,也许会被压塌当场吧!

  “还带着点毛刺啊!”青年再次笑道,虽然对这一招也是尽力相挡,但嘴里还说出了戏谑之语。

  青年受到左相延这一招,自己也倒退半步,双脚半屈,化解着这一击的力道。最终对方一剑之势化解于无形,再不继力,不由心中一松。

  左相延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剑势一止,骤然回旋再次刺去。这次他不再隐藏实力,星力加身,尽力攻杀。

  星力加注一身,左相延爆发冲天自信,磅礴之势再度出击。飞云剑轻灵飞舞,流转夺目寒芒,如星月般璀璨,直指对方。

  青年在抵挡第二招之后心中刚刚一松,便见到左相延凌厉变招,再度攻来。当他看到对方施展星力加身,磅礴巨力之时,惊骇当场。

  他看到了寒芒闪现,直入他惊恐的眼眸,这一刻他万万没有想到。他现在空门大开,再难抵挡,他只有飞快倒退,躲闪冷漠少年的惊天反击。

  左相延无情前冲,紧跟着对方,轻灵之剑贴着青年的胸口,让那青年都能感觉到剑尖的冰凉。

  最终青年混身惊颤,身形零乱,跌倒在地上。

  左相延飞云剑定在了他的胸口之上,漠视着他,冷道:“你这里是硬的吗?”

  “不……不是的……放过我吧,我该死,你大人不计小人过。”青年已经服软,胆寒地看着冷漠的左相延,他不敢再轻视这一行人。

  就是以后见到对方,也要退避三舍,没面子站在他们面前。

  “哼。”左相延收剑,一脚将他踏出了挑战台。

  那青年艰难起身,被左相延踢的这一脚可不轻,最后也是溜出了演武场。

  旁观众人几乎不敢相信,这是一个新入门弟子吗?如此凌厉的攻击,就是一般星台高手也难以组织这样连绵不断的攻击啊。

  惊骇之后,围观众人暴喝出声,称赞声远传而去。之前左相延不露声色,但此后左相延之名定会被新生相传称赞。

  左相延跳下了挑战台,来到沈星两人身边,相视一笑。

  阿牛竖起大拇指赞道:“左大哥,你真厉害,星台之后竟然如此厉害,而且你还没来得及演练一些招式呢。”

  “你也努力锻炼,早日筑得星台,与我一起回去找伍伯。”左相延也是笑道。

  “我现在应该差不多达到九千之力,你回去的时候我一定能筑得星台了,我不会被你们甩在后头的。”阿牛紧握双手道。

  “从现在开始吧,寻找合适的对手,演练招式,增添经验,如果能找到一个可以放手一搏的对手那便是最好的。”沈星环顾四方,在这宽广的演武场一角,想找到一位可以与他一起对练之人。

  “那行,我们现在各自寻找对手比拼吧。”阿牛提着流光棒一脸神往,相对三人来说,他实力最弱,他迫切地希望可以早日筑得星台,与两人一起仗剑江湖。

  随后三人往不同方向离去,留下一地指点感叹的观望者。

  就在沈星等人挑战众多豪杰之时,一个院落之中,邵中衍对着一名壮汉怒吼道:“你说沈星三人出现在演武场,你叫去的人是吃屎的吗?”

  “少主,他们三人中左相延现在是星台之境。”那名大汉低下头道。

  “星台之境?废物!我给他们的东西就是星台巅峰都能把他打下来,而且他们不也是星台高阶吗?对付几个少年竟然还失手。滚……”邵中衍怒指着那名大汉道。

  “少主息怒,估计这几位少年身上定有不少秘密,否则他们不会活下来,而且葛伤派去的人也是尽数被杀。”那位大汉躬身在下,对邵中衍道。

  “他也是一个废物,下次有机会马上汇报于我,要制定万全之策再行动,否则让别人知道,那么你就提头来见我吧,滚下去。”邵中衍怒道,最后拂袖离去。

  …………

  演武场中。

  沈星在时而观看台上搏杀双方,时而察看四周是否有爽快一战的敌手。在这之前,他也与两位健壮少年比拼过,但不尽兴,对方都是未筑得星台的,沈星没有从中得到什么实战经验。

  虽然沈星也是将实力压制在一万之内,但他需要的是一名劲敌,可以与他对轰,迫使他招架的人。

  “兄弟留步。”沈星正在观看搏斗,突然有一人叫住了他。

  沈星看向对方,那是一个浓眉少年,气血方刚,对沈星笑道:“兄弟也是新入门弟子吧,之前你刚来的时候我远远看见了兄弟出手,我觉得你是一个藏有恐怖之力的人。”

  “对付几个鼠辈而已。”沈星笑道。

  “你可知那几个鼠辈是什么人吗?估计你之后在这究南山中有麻烦了。”那浓眉少年摇头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