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胭脂泪见状已跌跌撞撞地急奔而来,痛呼道:“表姐…表姐…”除却呼唤,她已说不出话来。

  慕娉婷亦是面色惊变,手捂伤口奔将过来,急道:“沈大哥,此处混乱已极,亦飞姐姐又受了伤,应尽快带她回龙吟山庄疗伤才是!”

  话间百里浩然已抱着虞美人赶至,看着沈洛天怀中的花亦飞不禁叹息道:“沈兄,树倒猴狲散,剩余之人已成不了大事,更何况还有各位武林前辈在,咱们先走吧!”

  沈洛天沉吟片刻,缓缓地点了点头,张口欲言,却闻得一声大喝远远传来:“本官奉旨肃清江湖,尔等江湖匪类,相互勾结,聚众生事,以武犯禁,欲祸乱大明江山,颠覆社稷依律当诛。然皇恩浩荡,但凡弃暗投明者皆可免去重罪,编入新军之中为国平乱!”语声清亮在这瞬间寂静的广场上显得分外清晰。

  这声大喝犹如晴空响雷,将众人震得呆在当场,半晌方才回过神来,面面相觑,不知所云。只听得百里浩然喃喃地道:“不想朝廷竟对此事也=有所行动,并且行事如此悄秘,可当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

  于是众人又沉默了,一片沉默中忽然慕娉婷道:“咱们快些走吧,否则……”一语未了,沈洛天凌厉的目光已电扫而至,虽无杀机却蓦然有种极度冰寒的味道,令她不禁打了个冷战只将后半句话生生吞了回去。

  沉静片刻,广场上复又响起了惊天动地的咆哮喊杀声,刀枪剑戟碰撞声,越逼越近,慕娉婷终于苦忍不住怯声道:“城东门口我已备好马车,沈大哥,你还是尽快将亦飞姐姐带回龙吟山庄疗伤吧!”

  沈洛天目光终于又自花亦飞身上移往慕娉婷那现出战战兢兢神色的脸上,漠然片刻,忽又哑然失笑,继而摇头叹息,自嘲般地笑笑道:“如今除了听公主殿下的安排,沈某只怕是别出路了吧!”

  百里浩然闻言一惊,转望慕娉婷却听得沈洛天又冷冷地道:“既然公主殿下既然放过了沈某还望能对沈某的这几位朋友也网开一面!”

  此言一出就连花溅泪也愣住了,怔怔地望着沈洛天道:“沈相公,你说她是公主?”

  沈洛天目不转睛地凝住着慕娉婷,一向平静的双目中竟有了一丝恼怒之色。慕娉婷被看的心神慌乱竟有些无所适从,不由的垂下头去,身子不觉颤抖起来,沈洛天视若未见,上前一步,逼视着她。冷冷地道:“怎么?令公主殿下为难了?”

  慕娉婷蓦地仰起脸来,张口欲言。但见得沈洛天冰冷的神色,终究没能说出来,双目一涩,清泪几欲夺眶而出,双唇更是因苦忍悲痛而咬出血来。

  沈洛天丝毫不为之所动,冷哼一声,转过身去。胭脂泪与百里浩然皆为未见过沈洛天如此冷酷无情,正不知所以然,却见慕娉婷凄然一笑,艰难地吐出几个字道:“我从未想过要为难她们……”

  不待她说完沈洛天已冷冷打断道:“如此多谢了!”话间已毅然转身,抱着花亦飞都也不回的朝城东行去。

  百里浩然瞧瞧沈洛天再望望慕娉婷正欲问明缘由慕娉婷已道:“百里公子,胭脂姐姐,此地不宜久留,你们快些走吧!”

  花溅泪疑惑地道:“那你呢?”

  慕娉婷凄然道:“我也该走了,只是彼此殊途罢了!”

  “你真的是公主么?朝廷介入此事是你的安排么?他对你这般冷酷是因为这个么?但他又怎么知道你的身份?”花溅泪终于忍不住问及此事。

  慕娉婷惨然一笑,点点头道:“是我!是我做的,他只怕是早就怀疑我的身份了,所以找机会查证了!是我伤了他的心,令他失望,他这般对我也在情理之中,只怕他这一生都不愿再见我了!”

  百里浩然突得此悉,不禁呆了呆,心中也说不出什么滋味,一时感慨万千,想到此事已成定局,她也由自己的苦衷也不好再说什么,半晌才酝酿出一句话安慰道:“洛天为了平息江湖之乱,本已心力交瘁,而今亦飞又重伤昏迷,他心绪烦乱有失常态也在情理之中,待得他日一切归于平静,他对此事想必也就不会介怀了。”

  慕娉婷闻言勉强挤出一丝笑意,幽幽地道:“也许吧!”她顿了顿,话锋一转道:“你们快些走吧!莫让沈大哥等急了,再说你们带着虞美人,耽搁久了只怕不好脱身!”

  花溅泪神情哀婉,眼泪凄迷地凝注着慕娉婷,颤声道:“你..你也要离去了吗?”

  慕娉婷神色较之她更为凄楚,黯然叹道:“聚散终有时,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再说别也是为了再见,你又何苦自苦呢?“

  花溅泪的泪始终没有滚出眶外,她强自压抑心中的哀痛,噙泪颔首,已说不出话来。

  慕娉婷与她对视良久,终于不忍再看。转身缓缓走到百里浩然跟前,手抚虞美人那精致的小脸,喃喃低语道:“你虽然失去了生命却永远活在了沈大哥的心里,而我……只怕永远也走不进他心里了。”言语间眼泪汹涌而出。

  此刻就连她自己也分不清这眼泪是为何而流。伤离伤生离?泣死别?她转过身去,毅然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花溅泪瞧着她那渐渐淹没在人群中的身影终于苦忍不住咯出一口血来,喃喃道:“别,真的是为了再见么?”

  百里浩然瞧着她那凄婉的神情,心底不由泛起一丝疼惜,怆然道:“也许吧!”

  花溅泪闻言如同秋风中的落叶,忍不住颤抖起来,一手捧住胸口,一手以丝帕掩住嘴不停的咳嗽,每一次张口都带出大量的血丝。

  百里浩然简直大骇,失声道:“胭脂姑娘,你……”

  花溅泪凄然一笑,微摇其首道:“这一别只怕是永别了!”

  百里浩然瞧着她那副神情竟有些失魂落魄了,心中不自禁的生出一丝爱怜。他终于明白沈洛天的多情源自何故了,涣作自己若被这样的女子深爱,只怕陷的比他还深。

  花溅泪轻拭唇角的血迹,回过身痴痴的望着他怀中的虞美人,用她那颤抖不已的手抚摸着她那已经凉透的脸庞,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哀叹道:“这世上还有比生离死别更为真实的更为残酷的事么?”

  百里浩然这才回过神来,摇摇头道:“只怕没有。既然亲身经历,尝过其中滋味就莫要在制造更多残酷的事让别人承受了,好么?”

  花溅泪仿佛被人瞧破了心事,微微一怔,遂扭过头去,咬咬唇道:“咱们快些走吧!沈相公该等急了!”

  百里浩然望着她那纤弱的背影,不禁叹息道:“难道你也要离开了么?否则为何不应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