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女爱上男
字体: 特大
颜色:          

  合租这种事情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成为了一种潮流,想来也是,不仅可以分担房价所带来的压力,还可以扩大自己的交际圈子;这样的好事自然会被广大蚁族们所追捧。

  我并不属于那种高收入群体,但是我却住了一套高收入群体住的房子,因为我感觉我在上海努力拼搏,为的是有一个自己的家而不是一个窝。

  不过现实是残酷的,每个月的固定还贷还是让我打起了出租一个房间的念头。

  “请问是陆明,陆先生吗?”电话那头,一个声音很好听的女孩子问道。

  “我就是,请问有什么事吗?”

  “请问是你的房子需要要出租吗?”

  这话问出来,我的呼吸顿时急促了一下,竟然有女孩要来租我的房子!?我记得我在广告上可是表明了自己男性而且未婚的啊!

  “是啊,是你要租吗?”还是先确认一下的好!

  “对啊,请问你的房子租出去了吗?”

  “还没有。”说话声音虽然很淡定,但是我内心已经沸腾了。。。

  “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可以先去看下房子吗?”

  “可以,我今天下午就有时间,你下午来吧!”

  虽然有女孩子愿意找自己同住,是一件很让人高兴的事情,但是却未必是一件可以让人高兴很久的事。

  因为这个还未见谋面的女孩可能让你在今后无数个夜晚里无法安然入眠的程度。

  我祈祷她不要是只恐龙,否则我晚上会不敢睡觉,我也不希望她是个美女,否则我晚上会睡不着!

  我不想过那种夜夜都被吓醒的日子,也不想过那种每晚都需天人交战一番才能入眠的生活。

  于是我决定了!如果对方只是个长相普通的女孩子,那我就勉强收下,如果她长的太过惊天地,那就对不起了!我的小庙容不下她这尊大神。

  时间很快到了下午,我准时赶往和她约定好的地点,尽管我在心中已经将对方的长相推演的无数遍,可是当我见到本人后,还是忍不住吃了一惊!

  乍一看对方有点眼熟,仔细一看更加眼熟!是她!秦晴!我又一次碰见了她,竟然是在这种场合。

  “是你?!”她竟然也记着我,瞪着美丽的大眼睛,脸上写满惊讶的看着我!

  兴奋!这是我今天第一次产生这样的情绪,纵观我二十七年光辉岁月,也难找出能与此时的兴奋相提并论的心情了,还有什么能比只见过一次面,就被对方记住更让人高兴的?而且对方还是个让自己为之心动的美女!我还没来得及主动自我介绍,她接下来的一句话就像一盆冷水一样浇了过来。

  “呵呵,你还记得我啊?”

  “当然,你是我见过领悟能力最差的人。”

  一句话出口让我无言以对,我知道她指的是我那一份表格填写失败七次的光荣记录。

  “你怎么会在这里?”场面有些尴尬,于是我开始转移话题。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晕死,什么时候犯傻不好,偏偏这个时候,明明是我家人家来这里的!

  “不是你叫我来这里的吗?”

  “呵呵,你看我都糊涂了!现在去看房子吗?”

  “不用了,我们签合同吧?”秦晴笑道。

  “你不怕我骗你?”

  “我不相信一个连表格都要填写七次的木头能骗到我!”秦晴的笑更浓了!

  木头?算了,看在你是美女的份上,我暂时不跟你计较

  合同签完,秦晴并没有直接搬过来,而是说需要回到原先的住处整理一下房间,并把房子退掉,一切处理完后,会再联系我。

  秦晴的出现打乱了我原先的计划,原本打算如果将要租住我房子的人是个美女的话,那我将会以提高房价的方法来婉拒对方,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当我见到要租住房子的人是秦晴后,就把之前所定的计划统统抛到了脑后。

  深夜,摆成大字形熟睡在床上的我被一串恶心的手机铃声吵醒,铃声是我自己设定的,在我清醒的时候,感觉这铃声还是很悦耳的,但是当它影响到我的睡眠时,我却发觉它是这样令人作恶。

  一看来电显示,电话是我手下的得力干将周凡打来的。

  周凡是公司里出了名的老实人,或许也是因为他为人踏实的缘故,他也是我们部门里学历最高的家伙,能力上,他在某些软件技术上的操作上,甚至比技术部的老师傅们还要精通,至于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市场部而不是直接进技术部,这就是老总的有意安排的了,用他老人家的原话来说,玩市场的要是没有搞技术的在旁边配合,那样在同行竞争中是很难取得优势的。

  而事实也正如老总所说的那样,周凡的加入,让我每次在外出宣传公司产品时节省了不少时间。

  依照周凡的做事风格,这么晚了,如果没有太紧急的事情,他是一定不会打电话给我的,换言之,有重要的事情发生了。

  我强打精神按了接听键。

  “喂,周凡,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啊,有事吗?”我知道周凡肯定有事,但是我还是这么问了,这不是我傻,而是做领导的艺术,身为领导,在重要事情发生时,必须要散发出一种从容不迫的气场,这种气场的产生不仅可以帮助自己更理智的去处理问题,还可以有效的稳定住众人的情绪,而我此时说的话恰恰可以有效的配合这种气场的发挥。

  “老大,您现在在哪?!能来一下医院吗?”

  “医院?出什么事了!”一种不详的预感在我心中弥漫开来。

  “李宇…他…”

  “李宇?李宇他怎么了!”我焦急道。

  李宇是我大学时的死党,我们曾和牲口王怀一起在学校组过三人乐队,并取得了骄人的成绩,甚至被热情的群众们赞颂为校园十大风云组合,我的卧室里至今还保有我们在学院演出时的照片。

  大学毕业后他也在我的影响之下来到了这家公司,并进入了公关部,可惜的是他混的没我好,到现在还只是一个小职员,没办法,毕竟不是每个毕业生都会有我这样丰富的才情,虽然我至今还对自己成为主管的事情有些摸不着头脑。

  “李宇…他…跳楼了。”

  “你说什么?!在哪家医院?我马上到!”

  确认了周凡现在所处的位置,十五分钟后,我出现在了医院病房门前。

  周凡知道我和李宇之间的关系,因为害怕我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所以他选择了最后一个通知我,当我赶到医院的时候,部门总经理和总监们都一一到齐了。

  我没有去搭理这些人,因为我知道他们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完全不是因为关心李宇的安危,而是因为李宇是公司的员工,是他们的下属。

  “李宇他怎么样了?”我对着周凡直接说道。

  周凡没有回答我,只是绷着脸摇了摇头。

  推开病房,我看见了李宇的母亲还有李宇的女朋友慕青正趴在一具盖了白布的尸体旁依偎着哭泣,事情已经再明显不过了,我来晚了!

  我轻轻的退了出来,因为我不知道自己此时进去该说些什么。

  没过多久,警察来了,这种事情的发生医院一定会通知警察。

  “请问哪位是陆明先生?”

  说话的是一名年轻的警员,我没想到他会开口找我。

  “我就是陆明,有什么需要的配合的吗?”

  “是这样的,我们怀疑这场案件可能牵扯到保险诈骗的问题,所以希望你能协助我们调查!”

  “保险诈骗?!”我傻眼了!

  “是的,具体事情我们将会在案件结束之后通知给你,现在请你配合我们,我们有几个问题想询问你一下!”

  “恩,好吧!”

  警察没有把我带回警局,因为他想问的只不过是几个简单的问题。

  “请问你事发之前在哪里?”

  “你这是什么意思!怀疑我吗?”我气愤道。

  “陆先生,您误会了,我们只是按照程序办事!”年轻警员示意我冷静下来。

  我看了看他们一共是三名警员,在分析过双方的战斗力之后,我的气也消了。

  “我在家!”

  “在家做什么?”

  “睡觉!”

  “有证人吗?”

  “没有证人可以证明我外出过!”我绕了一圈说道。

  “呵呵,谢谢你配合!你可以走了!”年轻警员笑了笑。

  “你不是说这起案件可能跟保险诈骗有关联吗?”我满脸诧异,这就完了?

  “是啊。”

  “那你怎么就问我这些?”

  “呵呵,是这样的,当事人李宇在生前曾经为自己买过一份巨额赔付率的保险,而受益人是她的女朋友慕青!”

  “既然是李宇自己买的,那你们为什么还说是保险诈骗?难道你们认为这个世界上还有人愿意主动去死?”

  “没错,我们就是这样认为的!”

  “你们凭什么这么说!”我怒了,李宇是我的好兄弟,他虽然已经不在了,但我也不允许有人这么侮辱他的清白!

  “根据我们手上所掌控的资料,李宇是个家境普通的人,而她的女朋友慕青现在却身怀重病,急需一笔数额不小医药费!这笔钱根本不是李宇这样家庭的人能够负担的起的,而偏偏又在这个时候李宇意外坠楼了,难道你不感觉这很有嫌疑吗?”

  年轻警员将话说完,我的心脏顿时噗通了一下,他说的话我信了八分,因为李宇最近确实有在筹钱。

  “如果你们的核查属实了会怎么样?”我不禁问道。

  “那当事人李宇之前所购买的那份保险将会失效!作为受益人的慕青小姐将一毛钱也拿不到!”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