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一个警察大吼道:“煞光,快投降吧!你逃不了了。”

  高大男人道:“煞光?那好象是我最讨厌的神众的名字。”“少装了,身材高大,黑色帆布缠身,不是你是谁?”

  “他的确不是煞光。”一名黑衣走过来道:“因为他不是神众,是只妖众而已。”

  那警察惊讶道:“真的。”“我认真确认过了,有很强的妖气,不会错的。”

  “那要放走他吗?”警察问。黑衣在神域的地位比他高的多,现在,黑衣就是这里指挥。

  “不,我们怀疑它就是被各神域通缉,传说是由十史精英妖兵合体完成的怪物——十精奇。而且没有政府批准擅自来到神域本身就是违法的,所以我们仍得拘捕它。”

  十精奇隔着帆布发出一声狂笑,他的笑声就像沙漠中被太阳灼伤的狮子:“什么,什么啊?一开始就轻视妖怪已经搞得我很不爽了。现在还大言不惭地说要拘捕,也不掂掂自己几斤几两。”

  黑衣快速掏出一把特制的手枪:“敢乱来我可不会客气的哦。”

  十精奇松了松缠身的帆布:“还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他有着尖耳兽面,果然是个妖怪。

  同时,墙后的赤用食指和拇指夹住斩龙的剑锋擦拭一遍,如同擦拭自己疯狂的心:——任何人在出手的同时一定会出现破绽,自己就在十精奇出手的瞬间结果它。心里这么想着,赤竟没注意到有人来到自己身后,并用一只手拍了自己一下。

  赤一惊,反手制住那人手腕,传来一阵叫唤:“痛、痛、痛!”定睛一看,原来是丽,赤连忙松了手:“你怎么在这?”丽好奇地看着赤的脸:“老板,你没事吧?脸色这么差!”

  赤一手捂住脸,一手扶起丽:“先离开这再说。”可惜在空旷大街上行走,却被截州铁塔目的高清晰侦察仪看得一清二楚。

  ……

  黑衣听了十精奇的话心中一激,开了一枪,打在十精奇的脚趾前面,炸出一个很大的火花:“不要以为我不敢。”

  十精奇露出一丝笑:“威力不小,但速度却不过如此。”

  “什么?”黑衣一惊,自己手中的枪是黑衣专用的PJ—05,一发子弹有一颗小型炸弹的威力大小,速度也是普通枪的3.3倍啊!但黑衣又镇定了:“少装模作样。”

  “那就比比看,我只是用法术。”

  又是一惊,法术快不过枪,这是常识啊!

  “混蛋,惹恼我了。”黑衣对准十精奇的头扣动扳机。

  砰!PJ—05粉碎,重复,一道火光从十精奇肩头射出击中PJ—05,令PJ—05粉碎。

  “怎么可能,开枪,开枪。”黑衣大喊。

  一时间,十一名警察同时向十精奇开射击。十精奇身上同时炸起无数火花,却换来他的一个冷笑:“这些就更烂了,简直是按摩。”

  一道火箭炮击中了它,升起滚滚浓烟。

  “结束了吗?”开炮的警察问。

  话落,一道火光穿过他的心脏。

  “杀,杀神了!”“死了。”

  “这么惊恐吗?”浓烟渐渐散开:“妖众的死不会引起你们任何触动,而一个神的死亡,便是这般惊恐吗?听说十年来未有一个神非正常死亡了,今天我就来开个好头。”

  浓烟散去,真身出现:肌肉发达得异常已经不是最令人震惊的了,它双肩上的肉瘤才令人毛骨悚然,上面竟长出一张张的兽脸,只不过是比正常小了一些,腹部上还有一张奇大的售脸。

  十精奇笑道:“没什么好惊讶的,‘混血大法’让我们连在一起,我负责指挥,其余的九个智力降到了奇低,只是不断地发射小火球、大火球,但这也就够了。”话落,双肩各有一张脸发出一板火球击向警察,接着换下一张脸发射,然后轮到第三张、第四张。这时第一张脸已经又可以发射了。

  一个十精奇,竟压得十名警察和一名黑衣躲在警车后抬不起头来。

  轰,一辆警车被轰爆了。车后的四名警察立即遭殃。虽然那里进行了闪避,但其中一个还是被炸掉了一只手。

  “混蛋,这简直是迫击炮。”黑衣一边骂,一边扔了枚闪光弹过去,大喊:“撤,快撤。”

  轰,另一辆早已开了几个洞的警车也被轰爆。闪光弹的确影响了十精奇的视觉,但影响不了他的火力。看不见就到处乱扫,这样反而更刺激。

  ……

  赤挟着丽飞跑一路才停下来:“你来这干什么,知不知道这里很危险?”

  丽满眼委屈:“人家也是听到警铃以为你出事了才跑来的。”

  赤无语:怎么一大一小都想到一声去了!

  丽又道:“对了,老板,你刚才的表情好吓人哦,你没事吧!”赤摇头:“不多说了,我们快走。”说着将斩龙包好背在背上,抱起丽像风一般地奔跑。可惜,始终离不开那些仪器的视线。

  在一舒适的街心花园内,S·X·I坐在长椅上,正从笔记本电脑上观察两人的一举一动。

  “两条大鱼同时出现了。”在键盘上敲了几下:“那么收网的时候到了。”

  ……

  乘着闪光弹的效力,一名黑衣带领剩下的警察撤离。可惜,十精奇不准备让他们离开。一发力冲刺,激起一阵风,已来到一行人前面,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一笑:“迫击炮?这名字我喜欢。”

  警察举枪,八发火球打出,手枪一一被打落。十精身上的九张脸是专门负责发射火球的,快得惊人。

  “以后这一招就叫双肩迫击炮了,那么这一招呢?也请取个名吧!”十精奇腹部的大脸嘴里发出紫光,这可不是火弹的前兆,这是在告诉大家一粒威力比火弹大十几倍的大号弹要发射了。

  一阵嗒嗒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朵。一架军用直升飞机绕过一幢大厦出现在众人眼前。

  舱门打开,几道黑影闪出,在高楼大厦间高速穿梭。十精奇一愣:“这么快就来了!”停止了聚集火弹,往天上地上乱扫一通,打开一下水道盖,溜开。

  新来的黑衣往里面扔了几枚特效烟雾弹,盖上盖子,作出个搞定的手势。

  ……

  赤挟丽不过跑了半条街,已经觉得不对劲了。大街上的人早就跑了,怎么自己老听到有一队人踏步前进的声音,不,不是一队,好像有三队,还有一架直升飞机的声音。

  赤放慢脚步,仔细用耳朵寻找对方的动向。停下了,有两队停下了,还有一队——在后方,在向自己赶来。

  赤回过头:一辆配有加农炮的吉普开路,后面跟二十人的队伍,整齐的小跑前进,腰间别有手枪,统一的灰色制服。

  “精英警校的学生。”赤拉起丽就跑,加上另外的两队人,恐怕是整个学校全体出动。

  丽被赤拉得难受:“我们为什么要跑啊?”“因为有人追我们啊!”“他们为什么要追我们啊?”

  赤边跑边将路灯斩倒,以阻拦那些追兵:“这种事我早忘了。”丽大汉。

  两人跑到三岔路口,只听一阵乱响,子弹一排排打来。在那儿,早有一队人马驻扎好了,只等两人一出现便开枪。

  再说赤,眼角瞟见岔路一片硝石电光火闪,心知不妙,双手把丽往怀里一抱,双腿一蹬,闪过子弹,往三条路中最后一条路跑去。身后的两队人骊合成一队,追来。

  丽惊呼:“天哪!他们想杀了我们吗?”

  赤面不改色:“那倒不是。”说着从背上拔下三根带小药瓶的针,显然,这是麻醉弹。

  又道:“不过的确很想抓住我。”

  丽道:“老板,放我下来吧!这样快些。”

  赤一噜嘴:“少来,就你那体质。”顿一顿又道:“我支持不了多久了,一会有机会你先跑,被他们抓到可不是好事。”

  “不要!”丽挣扎起来:“大不了,我使用特殊能力。”

  “真的有那种东西吗?”赤瞅了她一肯。

  前面有一十字口,有两条路已被堵死了,赤冲进剩下的一条街道。

  街心花园内,S·X·I看着赤的一举一动,一笑:“猎物被赶进陷井里面了。”

  其实赤也知道前面是一条绝路,只是一时想不出办法,只得跑下去。

  28号神域以科技发达而著名,共有两处景观,一处是截州铁塔,另一处便是赤与丽即将到达,长520米,宽16米的——断江大桥。

  不过是几分钟,赤抱着丽已冲到大桥中心。十四名黑衣、三辆重甲坦克,还有一辆可以连续发射十六板轻型小导弹的——M-P火箭车,拦住了去路。“夸……夸张!”丽惊呼。

  赤把她放下,这时后面的追兵也赶到了。在离料一百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而那些坦克,离赤也是一百五十米左右。

  几分钟后,一黑衣从坦克内拿出一投影机,打开,天空出现了S·X·I的头像。

  “好久不见,煞光先生。”S·X·I先开口。

  赤为自己点上一支烟,也不答话。丽问:“老板,他是谁啊?”赤道:“大概是这些人的头头吧!名字……我早忘了。”声音不小,故意让S·X·I听见。

  S·X·I一皱眉:“煞光先生,你这话可不大动听啊!好歹你让我被上头骂了好几顿。”

  赤道:“动听?莫明其妙地追捕我,你们做的事也不太动人啊?”

  S·X·I道:“这个嘛,文件上的原因是你的行径破坏了神、妖两族的关系。——虽然我也不信。——实际原因我们也没资格过问。不过两次从‘黑衣’手中逃脱,我们不抓到你面子上也过不去啊!”

  “真好笑,算了,有什么就直接吧!”

  S·X·I严肃起来:“现在我下令对你实施逮捕。当然,我们不想伤到不相干的神众,……你让你身边的小女生先过来吧!我们不会伤害她的。”

  丽一听,两眼瞪着赤。

  赤倒没注意到她,只是看了看两边的栏杆,上面都加了几十米高带小钩的铁网,用料是上成货色,恐怕是很难斩开,换句话说:这是一个困死了他们的大铁笼。

  S·X·I的影像道:“喂,喂,快回答啊!”

  丽眉头一皱,心中重复了一百遍:才不要。

  赤吐了个烟云:“过去她自己会过去,问我干啥,白痴。”丽偷偷一笑。

  当着自己这么多手下的面叫自己白痴,S·X·I当即大怒,也不顾什么规章条例、先礼后兵了。呵道:“1小队行动。”

  20名警校人员别好手枪,手持警棍冲了上去,赤不屑地啐了一口“这种身手,也用不着参加考试……”一拳打倒冲头的一个“……根本就——不合格。”斩龙横扫,连续砍伤六人,一脚踹出去踢飞一个,飞出去撞倒一个。

  左臂一扫,打飞一个撞在铁丝网,痛得那学警直咧嘴。

  “这样打太慢啦!”赤把斩龙扔给丽,从口袋掏出一把金币。

  “中!”双手发力横扫,一排“金弹”打出去,只听砰、啪一片响动,一排的学警被打倒,二十人的小队也就只剩五六个。

  赤拍拍手,好久没这么痛快了,算算还不到十秒呢!

  丽惊大眼:“够厉害。”一时也不觉得拿斩龙辛苦了,却对扔出去的那一把金币有点心痛。

  “怎么样?”赤对S·X·I嘲笑道:“对自己手下的表现很失望吧!”

  S·X·I道:“他们只是学警,刚才我不过是他们一个磨练的机会。听令,一小队后退防预,二三小队上前。”

  “还来。”赤掏出两把金币,丽连忙把自己的玩具——一袋玻璃弹子递过去:“老板,节约一点吧!”

  ……

  101号的小酒店内,一族领喝得大醉,晓不由皱眉:“喂,虽说丽未经你批准就去远行,但你也不用这样吧!杰克在一边道:“就是啊!再说还有赤先生啊!”说到这晓来了兴趣:“对了,杰克,你说他俩现在干嘛。”杰克调皮一笑:“逛街,游山玩水罗!两人在一起,不知道会不会动真情哦!”晓逗趣一笑:“难保哦!丽可是最有希望成为小镇第三位美女的人。”

  啪,一族领把酒杯扔到地上:“闭嘴。”

  两人一愣:“怎么了。”

  “那个家伙只会杀死妖怪啊!”

  “喂、喂。”杰克不服气道:“赤先生痛下杀手的都是那些对神域不利的强大妖怪,凭本事决斗,谁死谁活天做主,有什么不好,况且那些妖怪本来就该杀。”

  “可是————————丽也有一半的妖族血统啊!”

  “什么?”……莫大的震惊。

  一族领头丧气道:“其实丽的背景是我编出来,其实她是神与妖的后代,出生不久就被遗弃了,当年我周游世界时捡到了她,想办法封印了她的妖气而已。”

  “怎么会这样……”

  ……

  二、三小队与赤斗了已经片刻,几个不知深浅的奋力跳起。

  “就是现在,弹扫。”二排弹珠分上下两层打了出去,地面的学警立即被打倒。接着,在半空被珠珠击中的学警掉了下来,不是晕了过去,就是站不起来了。

  “劲啊!”跟了赤不过几天,丽已经变得像一个野孩子,喝起彩手舞足蹈的。

  赤却暗暗咬紧牙冠:麻醉药开始发作了。

  二、三小队也撤了回去,赤回来对S·X·I道:“接下来是黑衣出手了吗?”

  S·X·I一笑:“NO、NO、NO,对付你这样的高手,一味用车轮战太无趣,全体准备,瞄准。”

  一个黑衣紧张道:“等等,我们不是要活捉吗?”

  S·X·I道:“放心,以他的本事也就顶多是个半死啦!况且,我已安排医务人员,一定能留他一口气。当然,会不会成为残疾我就不管了,准备,射击。”漫天子弹射来。斩龙挥洒,挡下了十四名子弹,引起了十四次爆炸,同时,扯下缠身帆布往身后一拉挡下了无数的麻醉弹,而第二波攻击已经来到了,赤支起结界,把自己同丽一同罩住,立时结界上火花雷动,完全成了一幅靶子。

  集中所有的精神力量来顶住第二波的攻击,赤也有些吃不消了,加上麻醉剂的药效、身体消耗更快,丽见赤支持不住,很是心急:“老板,从学警那边冲出去吧!

  赤嘴角咯出一口血:“不行,我们一行动那些加农炮,火炮就会立即灭了我们。”

  “难道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街心花园中。S·X·I抹了顶级的鼻烟:“将军了哦,已经是死棋了。”

  第三波、第四波来了。

  第一波都会在结界上产生十四次爆炸和几十次的打击。

  第五波来了,“停止吧!”丽带着哭腔喊道。打在结界上的子弹就像打在她的身上。

  “就是现在了。”赤抱起丽奋力跳起,所有的子弹与特制子弹都打在赤刚才站的位置,引起了一片大爆炸,冲击波把身罩结界的赤托得老高。

  “什么?”S·X·I惊讶的看到赤与丽的位置竟高过那些铁网。

  “竟然有这一招。”全学警惊讶,——————局势被改变了。————S·X·I却第一个放下心来:“方向把握的不好,只会落回原地。”

  赤听后狂呵:“我就是要落回原地啊!解结。”左手抱着丽的腰,右手全力把斩龙往地上刺去。

  轰,吃——吱,劲力扩散,在地面打裂出斗大的口子,条条相互交错延伸。

  轰。两人撞到地面,激起一团灰尘,接着传来扑通扑通的声音。

  “难道?”S·X·I连忙叫黑衣上前查看,结果——大桥被开了个洞,赤与丽从那里掉入大河中。

  “愣着干什么,快下去抓啊!”S·X·I一边下一边在键盘上敲了几下:“火鸟,过来支援。”

  一名黑衣惊讶的看着这个直径两米的大洞:“怎么可能,这是厚度达一米的水泥工程啊!而且用剑来刺,怎么可能刺出一个大洞呢?”

  另一个忽然醒悟:“难道说——他在挥剑挡子弹的时候已经将在地面顺带斩出裂口,再加上我们不断进攻令裂口加大,加深。还有十四发特制子弹的直接轰炸和他从高空落下时的全力一剑……

  “这么说一开始他就想到这么做了,————那他还真是怪物。”

  这时已经四十余名学警和八名黑衣从大洞跳入水中搜寻了,却没见半个人浮上来。

  他们又忽视了一点,以斩龙八十二斤的重量,赤与丽只会沉入河底。赤就在河底奔跑逃离,反而比游泳更快。

  见自己在河底奔跑,丽只觉得新奇无比,不过是在水底,不然丽定要尖叫一番。

  不过,赤的脸色却越发难看。

  “麻醉弹彻底发作了,下支开始不听使唤了,该死。”赤心中暗骂,双脚却更不听话,水草一绊,身体倒了下来。

  一只手扶住了他,使他停止了“倒下”这个动作。

  是丽吗?赤神情开始晃忽。等等,这?是妖气,赤扭头一看:丽的双瞳,红如血色的宝石。

  ……

  大河面上,学警、黑衣、还有代号为大乌的直升机都细细的索搜,另外,S·X·I已经组织人手与两岸设防,还有两艘快艇正在往这边赶来。

  S·X·I坐在街心花园狠狠的咬牙:“我看你如何逃得掉。”麻稿安不知何时来到了S·X·I身边:“放心吧!我看他这次是不可能跑得掉了。不过说起来,为了抓他我们还真花了不小钱啊!光是在锁江大桥上架设的高强度铁栏就已经近三万金币了。”

  S·X·I道:“把这些钱算进‘演习费用’里就行了,只要抓到他挽回追捕局的面子,一切都是值得的。”“这个S·X·I先生倒是可以放心了,除非他立即长一对翅膀,不然一定跑不掉。”

  说到这,S·X·I嘴角泛起一丝笑意。

  ……

  “1小队队长报告:还没有找到。”

  “2小队队长告:还没有找到。”

  “黑衣组组长报告:还没有发现。”

  “3小队长报告:还没有找到。”

  “火鸟报告:目前还有发现,等等,我看到一个东西。”S·X·I来了精神:“是什么,在哪儿?”

  “大桥下游70米左右,河里有一巨大的黑影。”

  “什么?”

  仆——呯,黑影冲出水面,所有人都在这一刻震惊:“这是一只,双眼深红,羽毛深黑,展翅十余米,拖着5根长长尾羽的大鸟,而它背上托着的正是赤与斩龙。”

  S·X·I一愣一愣地说:“等等,你说什么来着?”

  一名黑衣第一反应过来:“这是‘暗黑羽真尾凤’,与上古一禽一兽相对立的妖界圣禽。”

  另一黑衣惊呼:“是那个女孩的化身吗?难怪煞光战士会选他当助手。”

  S·X·I吼道:“火鸟,把它给我打下来。”

  “可是,它会没命的。”

  “暗羽凤是妖界的圣兽,你以为他会是神吗?死了又有什么关系?”

  “明白了,”驾驶员一按发射钮,一板导弹打了过去,暗羽凤小心地侧身闪过

  接着又是一梭反坦克子弹打过去,暗羽凤坠身下落,被打落不少暗羽。

  “火鸟”紧跟过去,驾驶员一笑:“虽说是圣兽,但只有小孩子的程度也没有什么好怕的。”

  又是几轮扫射,暗羽凤连着躲闪,上空飘起不少暗羽。

  S·X·I通过截州塔上的设备看到这一幕,放心道:“它似乎还不懂得攻击技能,这倒便宜了我们。”

  一发导弹在暗羽凤旁边爆炸,大量暗羽飘落,从中央杂了不少黑血,暗羽凤直直地落下去。

  落地了,撞击溅起不少小物件。

  “报告位置,报告位置。”S·X·I急问,这样问一点也不奇怪,溅起的小物件遮住了他的视线。

  “是个——垃圾箱,大型垃圾站,我看不见他们了。”

  “封锁该地区,完毕。”S·X·I关上电脑,狠狠地咬牙道:“逃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