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风云之雄霸天下
作者: 项天云
字体: 特大
颜色:          

  这一路上,断浪和步惊云颇不对盘。聂风卡在中间,努力将气氛搞活跃,不过好像效果不大,好在他们都看在聂风的面子上不至于一个言语不和就刀剑相向。近半个月后,这个诡异的组合总算是到了乐山,这很是不容易啊。乐山大佛还是一如既往,睁着一双佛眼,仿佛千百年就这样冷眼看着世间百态,人情冷暖。岷江也还是那样,平静无波,仿佛它真的不曾凶险噬人过。聂风旧地重游,心中却酸涩难当。他在这里失去了一个真正对他好却不求回报,恩重如山的老父。他一生坦荡荡,即使为情所困,潦倒涂地,仍是聂风最钦佩的人。真正的英雄便注定是孤独,一身铁骨铮铮,无人了其忧,只能江湖老,红尘累。有时聂风会替聂人王感到不值,倾尽所有去爱又怎么样,还不是换回一身难解的伤,郁积以终老!可是聂风不知道的是,聂人王从来没后悔过,他至死都只想再见颜盈一面,告诉她,这一世他做过最美的梦,就是遇见她。感情的事,没有值不值,只有愿不愿。可惜,两世为人的步惊云始终也不明白,这使他后来遇到太过浓烈的感情时,只会下意识地逃避。收回纷飞的思绪,聂风在聂人王的不久前立起的墓碑前郑重地叩首,而后静立在一边,不言不语。断浪跪在断帅的墓碑前,泪如雨下,喃喃道:“爹,我不会让你失望的!爹,你要相信我……”步惊云站在聂风身后,对断浪颇为不屑,冷淡道:“人都死透了,还哭个什么劲。”步惊云就是有这种本事,嘲讽的话硬是能说得平静无比,语气一点没变,秦霜跟他平常打招呼的时候就是这个语调,不带起伏的!偏偏这样的说话方式更让人生气,那一点不把人放在眼里的低调的傲慢,硬是能让人腾出一把火来。断浪受不得激,拔出佩剑,指着步惊云道:“别以为我不敢杀你!”步惊云冷笑:“杀我,你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断浪怒极,一招“火麟蚀日”直逼步惊云。步惊云也不含糊,排云掌迎击而上!聂风一看这种两败俱伤的打法,做了一件一想起来就悔不当初的事——他站到了剧斗的两人中间。顿时步惊云、断浪皆又惊又慌,一个偏转剑气,一个急收掌劲,堪堪绕过了聂风。聂风乌发飞扬却毫发无伤,只见江面浪起数丈高!重重呼出一口气,聂风也不看两人,淡淡说道:“走吧。”步惊云眼神一黯,紧握拳头,不发一言地跟着聂风走。他刚才急收掌劲,现在手臂都有点麻。他不是故意要惹他生气的,可他就是看不惯断浪,装什么可怜!凭什么就要风护着你!断浪看着聂风的远去的背影,默默说道,对不起,对不起,聂风。不奢求你的原谅,但求有生之年,你还能记得我。当夜,步惊云三人投宿在附近小镇上的客栈中。步惊云在吃住方面一向不会亏待自己,他选了镇上最好的客栈。虽然是最好的客栈,但小镇地处偏远,也不是很豪华,倒是山村野味,让难得一尝的聂风赞不绝口。吃完饭,三人各自回房。本来步惊云为安全起见,觉得三人一间比较好,至少跟聂风一间比较好。不过,聂风否决了,理由:挤。自从步惊云进了天下会,就开始不把钱当钱花,反正不是自己的。况且现在不花,将来没命花啊。

  步惊云的房间在中间,右边断浪,左边聂风。不知有意无意,进房间前,聂风朝断浪看了一眼。那一眼富含太多东西,断浪当时根本不能理解。后来他才叹息,聂风怕是什么都知道的吧。这一夜绝不会安宁啊。子时过后,步惊云便听到一阵破空之声。他睁开眼,清醒得仿佛不曾睡过,瞬间从床上掠到门后。几把箭羽从窗外射了进来,随后几个黑衣人从大堂向二楼冲来。步惊云惦记聂风,迎面而上,下手一点不留情。所谓不留情的意思是,一招毙其命。好在,没过多久,聂风也从房内出来,翩翩身姿,躲过黑衣人的袭击,悠闲得发丝也没乱。他的衣服头发都很整洁,难道他没睡吗?步惊云也不多想,他没事就好。聂风向步惊云问道:“断浪呢?”步惊云朝一楼示意,只见断浪正与两个黑衣人纠缠。这时看聂风也出来了,黑衣人开始训练有素地撤退。断浪举剑追去:“给我站住!”黑衣人哪里听这话,霎时退得干干净净。断浪也随他们消失在街角。自始至终,聂风都未出口说什么,看着如同闹剧的一幕,缓缓落幕。步惊云侧眼问道:“你不去追吗?你知道他有理由不会再回来的。”聂风答非所问:“当日‘南麟剑首’、‘北饮狂刀’于乐山之巅决一死战,曾互相许诺,对方如有不测,必将其子视如己出,代为抚养成人。”聂风看向步惊云,不悲不喜:“人生在世,不辜负谁才好。”我说过的,这一世要对身边每一个关心他的人好。断浪他本性并不坏,也真的是关心我,这就够了。步惊云眼神闪烁了一下,不在乎断浪离去要跟雄霸怎么交代,反倒是聂风最后一句话记在心里了。你要是辜负了,会怎样弥补呢?这个天下并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除非你成为能够与熊吧等人物叫板的实力,,近半个月时间,风云二人总算回到天下会了。步惊云觉得有点可惜,好不容易有机会和他单独相处。聂风丝毫没注意到步惊云的心思,他正在想要怎么跟雄霸交代。断浪没有从天下会逃走,而是趁去乐山的途中,无非就是想避过天下会的绝杀令。否则,独孤一方也未必会立马收留他。正如聂风所料,雄霸心情很不好。三分归元气打向步惊云,因其失职。步惊云受到雄霸的五分掌力,后背撞向身后的门扉。他垂着头,在雄霸看不到的地方,眼神阴暗,这老匹夫还真是不好对付。聂风不想牵累无辜,立即为步惊云,也为断浪辩护:“师父,这事不能怪云师兄。断浪也不是叛离天下会,他是为了追杀刺客而去的,现在可能都生死未卜!”雄霸不语,文丑丑却道:“哎呀,风少爷,您一定是被断浪那小子骗了。那小子一看就是反骨一根嘛,我看还是立刻传下绝杀令吧,凡会众见到断浪立地诛杀!”“师父!”聂风急道。雄霸沉吟片刻:“风儿,你可记得当日如何答应为师的?”聂风一震,低声却坚定地说:“记得。”“断浪可以暂时不追杀。风儿,三日后,来找为师兑现你的诺言吧。”“是,徒儿告退。”步惊云对刚才的话听得惊疑不定,诺言?他问道:“你答应他什么了?”聂风却平静道:“没什么,迟早要做的事,对了,你的伤怎么样了?”“不碍事,你到底答应他什么了?”聂风沉默一阵后,看着步惊云一字一句道:“就是你现在做的事。”没错,雄霸的要求很简单却也很难,他只是要聂风为他打下这铁桶江山!聂风在天下会一天就得为他为他效劳一天。这就是他愿意留着断浪小命,甚至答应他们去乐山祭父的原因。看起来似乎是很不可思议的条约,可是聂风根本就没有资本拒绝。他会有几百个方法逼他答应,聂风的弱点实在太多了。聂风只能说,我是被自愿的。秦霜、孔慈对于聂风的回来很是欣喜,哦,还有步惊云。而对于断浪的失踪,众人也似乎约好了一样避口不谈。孔慈为此做了一大桌好菜说是为他们洗尘。好酒好菜的,聂风笑得开心,似乎真的没什么烦心事。三日后,竞渊亭中,这也是聂风第一次随雄霸习武的地方。这里除了大片的空地,恰好也是整个天下会视野最好的地方。看着千岩竞秀,万壑争流,云蒸霞蔚,你仿佛可以看到这江山尽在脚下,这种感觉真是太好了!雄霸看向立在一侧的三弟子,微笑道:“风儿,男子汉大丈夫就该逐鹿天下,你可愿随为师共享江山?”聂风心想:那我不是不要命了?口中却仍一本正经地答道:“但凭师父差遣!”雄霸大笑,看向聂风的眼中精光闪烁,轻柔道:“你知道独孤一方一直是为师心头的一根刺。为师给你的任务就是,取回独孤老贼的项上人头,顺便把无双剑带回天下会。听明白了吗?”“是,师父!”聂风恭敬道,“徒儿即日就出发。”雄霸满意地准许了。这个任务很不简单,稍有不慎,聂风就不用回来了。至于雄霸这么做的原因,那就自有考量了。风云阁内,孔慈忧心忡忡地帮聂风整理杂物。“风少爷,你才刚回来就要走吗?”“嗯,你不用帮我整理了,我带不了多少东西的。”聂风在一边仔细看地图,他不止要清楚地形,还要记住天下会在无双城的几个暗探据地。步惊云冲进东厢的时候,就看到孔慈在帮聂风整理衣物。心里又不爽了:走了个断浪,还有个孔慈!不过他现在没工夫理这些琐事,单刀直入问聂风:“你要去杀独孤一方?”聂风不答,对孔慈说道:“孔慈,你能帮我准备些卤味吗?我想在路上吃。”孔慈欣喜道:“我现在就去!”等孔慈的脚步声渐远,聂风才抬头看着步惊云说:“你相信我吗?”“不是信不信的问题,独孤一方他——”步惊云还没说完就被聂风打断了。他看着他,前所未有地认真:“我会好好活着,等着和你共同手刃仇人的那一天。”他什么都知道。步惊云震惊,担忧,却无奈,他什么都做不了,甚至都不能阻止。但他却为他骄傲着,这就是我看上的人,无所畏惧,惊采绝艳!步惊云看着他的目光实在太炽烈,聂风感觉心里怪怪的。“云师兄?”“啊,奥,我帮你整理行李吧。”“呃,不用了……”==!你到底是有多小心眼啊,云少爷!这是我小心眼吗?靠什么人啊我既然有这么好的兄弟:大家一定会认为怎么我老是写聂风我写的主角不是步惊云吗?在此我想说一句拜托大家要除雄霸必须风云合并而这也需要一个前提那就是让风云成长起来不然怎么能够杀了雄霸而且我们的步惊云现在不是原著中的步惊云了这是我们的21世纪的步惊云可是有着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历史在一次的证明:成者王侯败者寇“自古那些江湖规矩都是由人制作出来的所以我要变强,,,我们的聂风出去了而留下来的步惊云却是在努力的练功因为他知道要在今后的路上走的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