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听到这个消息,赵雅萱是彻底蒙了,她竟会被寨主和他的夫人看上,被收为义女?

  而豆腐西施也是大吃一惊,她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姐姐会作出这样的决定。不过,她很快就明白了,她这姐姐至今还无儿女,与赵雅萱交谈之后,面对如此招人喜欢的孩子,她不可能不心动,与其夫商量之后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也就不奇怪了。当下,她看到赵雅萱还因震惊而发傻的样子,便开口道:“丫头,是不是高兴得说不出话了啊?还不快点拜见你的干爹和干娘。”

  听了豆腐西施的话,赵雅萱也想了一下,她以后就要在这山寨生活下去,如果认了寨主夫妻二人作为自己的干爹干娘,那自己就不会受到什么欺负了,反正现在自己与爷爷失散了,豆腐西施今后也不会在自己身边了,有了这一层关系那是有利无害的。

  赵雅萱脑中前世在电视上看到的认干爹干娘的情景,似乎要跪下叩头才行,当下就要起身下跪,却被秦玉莲止住了,她说道:“别急,等宴会过后再行大礼不迟。”然后用手按住了赵雅萱的肩膀。

  寨主高森,夫人秦玉莲接受到众人的恭贺,都贺两人能够得此好女,脸上始终都挂着笑容,看向赵雅萱的眼光越加柔和了。

  “好了,想必大家都饿了吧,来,喝了这碗开饭酒。”寨主率先站起来,其他在座的人也全都站起,高举酒碗,全都一饮而尽,只有赵雅萱看着手中的那碗酒皱起眉头,不知该喝不该喝。正当她想跟着众人一样,喝下它时,忽然她感觉手上一空,那碗酒瞬间就到了身旁那正仰着脖子喝酒的秦玉莲的右手之上。很显然,她是担心赵雅萱喝酒喝醉了。赵雅萱何等伶俐,一想就知道对方的意思,于是就乖乖的站立一旁,待行众人放下酒碗才一同重新落座。

  宴会终于开始,一时间,那是筷飞勺动,一盘盘鱼肉蔬菜快速减少,一碗碗美酒空了又满,满了又空,侍宴的喽啰不停地为大家添酒加饭。席上猜拳行令之声不断,此起彼伏,热闹非凡。

  望着眼前那堆积如山高的饭碗,赵雅萱真不知该如何下筷,这堆山就是寨主夫人的杰作,她似乎唯恐赵雅萱害羞不敢挟菜,不停地为她往饭碗是加菜,到最后,山寨寨主也加入了向义女示好的行列当中,饭碗就只有一个,而挟菜的却有两双筷子,所以,不过一会儿时间,赵雅萱的碗里就只见肉菜不见饭了。

  看着目瞪口呆的赵雅萱,寨主夫人秦玉莲柔声说道:“萱儿,别不好意思,快点吃啊。”

  “秦夫人,这么多菜,我怎么吃得完啊。”分明想谋杀我嘛,当初是差点饿死,现在却可能活活撑死。赵雅萱腹诽道。

  “萱儿,你怎么还那那么见外,还称我秦夫人?”秦玉莲故意拉下脸,瞪大眼睛看着赵雅萱。

  “是,是,是,干娘,我一时还不习惯,您别生气。”赵雅萱一副做错事孩子的模样极惹人怜。

  秦玉莲这才舒展开脸,继续劝着赵雅萱快点吃饭。

  赵雅萱眉头一皱,想拒绝,却又说不出口。双眸一转,便做出了决定。

  她挟起了自己碗中还未开吃的肉菜,转移到秦玉莲的碗里去,口中说:“干娘,您也吃,我吃不了这么多的。”

  秦玉莲见状,本想拒收的,不过想了一想,也就任由赵雅萱将食物放入自己的碗中。

  赵雅萱见计得售,就瞄准了另一个目标,她的干爹,山寨寨主高森。

  于是,她就挟着菜,伸长了手,隔着秦玉莲,就要将食物放入他的碗中,不料,她毕竟只有十五岁,还没有发育完全,现在是身短手短,够不着那个碗。此时她和身子也探了出去,却碰到了桌子中间那旋转着的轮盘,身子顿时被带着翻转倾斜,那双筷子上的食物,也脱手而出,甩在寨主高森的脸上!而后,那双筷子又横扫过来,划向了秦玉莲的脸部。秦玉莲本能地伸出手,挡住了筷子的进击,却用力过度,把赵雅萱推向了桌子上去。

  赵雅萱于是就侧躺在了这张超大的饭桌上,头里脚外,以逆时针的方向滴溜溜的转起来,她的双脚就在桌子之外,随着桌子的转动,施展开那个她并不曾学习过的“旋风腿”,弄得在座的每一个人在她那双金莲袭来时,快速后退,他们不是怕被这双小脚踢伤,而是怕自己那身体,把这双小脚撞伤。这可是寨主夫妻二人刚认的义女啊,如果自己弄伤了她,虽说这是无心了,难保寨主和他夫人来找麻烦。这些人都是深知他们大当家的脾气,所以,为了不受池鱼之殃,个个是闪得比兔子还要快。

  不说被赵雅萱此时情形震惊得张大樱桃小口到最大程度的秦玉莲,却见寨主脸上,被赵雅萱甩来的食物沾了个透,那食物当然无法在他脸上多作停留就掉下在地了,只是那汤汁还是留在了他的胡须上,化作点点珠子,点缀得是那么的刺眼。退开的众人何曾看到寨主如此狼狈的样子,个个想笑却不敢笑,忍得他们很是辛苦啊。这寨主的脸色在他们的记忆当中,还没有像此刻这样难看的。

  这边的动静,当然引起了邻桌了注意。此时那边也个个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都向这边投来好奇的目光。不知道寨主将会怎样处置这样冒犯他的义女。

  却说赵雅萱身体被卷到了大桌子之上,顿时她只觉得天旋地转,这次真是倒足霉了,居然在献殷勤时出此大丑,众目睽睽之下,这脸算是丢到家了。最令她难受的是,她的身体完全压在了桌子上的食物之上,衣服被弄脏了不说,她还感觉身下的汤汁正不断地渗进她的身上,那种粘粘的感觉让她觉得非常的不舒服。而且,她的脸正好就落进了一盆肉汤里面,呛得她是连连咳嗽,那样子要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还好,那盆肉汤上桌很久了,温度也没有那么高了,所以才不致于烫伤了她的脸蛋。

  寨主高森还是坐在原位,心中的气犹自未歇,不过当他看到桌子上赵雅萱这般模样,也就消了气了。他立即站起身,轻舒猿臂,将赵雅萱抱离了旋转不停的桌子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