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达达达……”的马达声从高空传来。

  卫地向空中挥挥手,一架空中铁鸟落下,卷起满天的尘土。

  小丫头使劲的给自己扇风。

  卫地不好意思道:“我们这里风沙是很大。”

  小丫头好奇道:“为什么不植草。”

  卫界大笑道:“啊,哈哈,原来是有的,后来我们三个比拼火力的大小,大树小草全搞死了。”

  “不会吧!叔叔好厉害哦!”幽紫一叹。

  “你是理树玄女的独徒,也一定很棒吧!”

  “哪里,我只学会师父的一些皮毛。”

  “对了,不如让幽紫和仙子比一比吧。”卫空刚落地就出馊主意。

  “不行,我不太舒服,不好意思。”仙子低着头,转身就走。

  “你去哪?”小丫头问。

  “胸口不好,闷,转转。”仙子说着进了一片树林。

  …………

  “仙子——你在哪啊!”

  一群飞鸟惊起。

  “我看我们还是分开找吧!”幽紫道。

  “好,谁找到了就向天空打信号光。”淑灵道。

  仙这一“转转”就转到天快黑了。

  向天空发了一道红光也不见有回音。

  卫空本想去找,但那一片树林很密,在空中大约看不到什么,两小孩自告奋勇就去找了。

  幽紫一边走一边呼喊。

  绕过一片树林,登上一道土坡。她被眼前的景象震到了。

  “不会吧!”幽紫眼睛瞪得老大。

  她看见一树干上有上百拳印。

  仙子坐在一根枯木上,低着头,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

  幽紫马上跑过去:“仙子,我可找到你了。

  仙子不动。

  幽紫轻轻碰了他一下:“怎么了。”

  仙子微微抬起来,他的两眼如同塞了血和泥般红肿,仙子抬起手,指向那颗布满拳印的大树。

  他的手,沾满了泥,流出了血。

  大树一动不动,幽紫不解。

  一些微风。

  “辟扎”一声极脆的爆裂声。

  一道裂口由树根一拳印而起,直入树寇。

  不,不是一道。微风已令大树体内的劲力游走,十道、二十道、三十道……无数裂口支解了大树,裂口与裂口的细缝将大树进一步分解。

  无数的树皮、树枝由空中落下。

  落到最后,只剩下根部上连着的木条散射形立着,对,是木条,你还能说那是树吗?

  “哇啊,天啊,那颗树有二米左右的胸径吧!”幽紫大叫:“你的每发拳劲好像都透过树身了,你的力气好大。”

  “你看到了什么?”仙子淡淡问道。

  “哦,一棵大树被破坏了。”

  仙子一笑,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破坏的是他的仇恨。一笑间他已经为自己的未来作出了选择,他感到自己第一次这么了解幸福。既然元天愿意把自己养大,那么事情便一定有某种苦衷。轻易点破恐怕会带来更多的苦难,暗下杀手更是于心有愧。仙子决意等待,等待元天真人自己说破之时。那时就算是一场死斗,也已经算是报答这十年养育之恩,也………………………………

  ………………已经————无悔了。

  两人静静的坐了好一会。

  “你,应该会去参加一年一度的‘四天武会’吧!”

  “嗯?”仙子转过头,正眼看着她道:“为什么这么说?”

  “我想,你这么厉害,一定会得冠的。”幽紫道。

  “哈哈,是你想得冠吧!我不会去的。”

  幽紫见心事被一语说破,不由脸红,像她这么文静的女孩脸上一抹红云真是万分动人,但她还是点点:“不过我真很想成为武界第一。”

  “你,很强吧!”仙子用讯问的语气问道。

  “不知道,应该不如你,但我努力了。”幽紫伸出手,手心生了一道红光,直入高空,强劲有力。

  “为什么要成为第一。”在仙子心里,所谓的“名利”,不过一种不知所谓的东西。

  “我……。”幽紫脸更红了,低头道:“想让师父高兴一下。”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

  “高兴一下?她没高兴过吗?”仙子连“令师”都不知道说。

  “不知道。”幽紫站起身子:“但我总是感到一股淡淡的忧伤发自吾师的身心,特别是她唱一首调子的时候,不说了,我们走吧!”

  仙子的神经被扎了下,连忙站起身:“能唱一下吗?”

  文静的女孩总是很简单就会答应别人的请求。

  “长桥横卧,花开花也落。

  飞鸟伴白云,青风多情不若。

  流水不返,鱼恋静潭。

  单凤单飞,三千华枝不可依。

  大鹏冲天起,长剑动山河,可知人寂莫。”

  云也不动,鸟也不语。仙子终于听人唱完整这出首歌,只觉得幽幽的难过,唱这首歌和写这首歌的人一定忧愁常伴吧!

  也许,师父早已后悔不已。

  他不也常念这首诗吗?

  这种悔,就是他十余年不杀仙子的原因吧!

  那,父亲是个怎么样的人呢!————恐怕自己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仙子一笑,也是苦笑,跟上幽紫。

  “唔。”仙子走进幽紫身后才发现幽紫脖上多了一件饰物,道:“幽紫,你脖子上是什么?”

  “是头啊!”

  两人呵呵一笑。

  “你是说这个吧!”幽紫正经起来,亮出饰物:“是你师傅在我来这里找你之前给我的,很漂亮吧!”

  幽紫戴的,正是那串‘九玄项链’,中间顶好顶大的珍珠佩幽紫一身紫纱亮花,倒是很好看。

  “——我师父一定还送了什么给你师父吧!”

  “嗯,是一只头钗,原来的一套的饰物,后来掉了一只头钗,这次正好补上。”

  这意味着什么?————因为那一套饰物并不是金制饰品所以师父特意不选用金制头钗吗?

  仙子仰望着天,不想再去想这些了。

  天上的星星好大,又大又亮,脑袋停止了运作。仙子单单看着天上的星星,他开始平静、忘却。

  “幽紫。”

  “我们来赛跑吧!”“我不会输的。”

  两人撒开双脚跑起来。不觉————忘了一些,————又得到了一些。

  巡逻队总部内。

  元老头对仙大训特训,仙子妙语连珠倒把大家逗笑了,卫界见仙子还能开玩笑,不由舒了口气。

  夜已经很深了,地本想送他们去旅馆。

  元老头一笑:我们都是武者,怕什么。

  他让小丫头和仙子静坐一晚。理树师傅也是。

  卫家三兄弟生了篝火,也照例睡场子中央。

  于是八人全睡了场子。

  ……

  倒是牢房里的广用被子蒙着头,睡的呼呼香。

  天,这是哪门道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