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到了校门口的沈野逸,并没有看一眼他平时最宝贝的悍马自行车,而是抱着唐皖一边注意着周边的车辆的状况,一边不停地对着街上驶来的出租车招手,可是此时正逢出租车的交接班时间和晚高峰时间,沈野逸一直没有拦到空的出租车。

  “沈野逸,你放我下来吧,我脚已经好多了。”唐皖此时的脸早就羞红的好似正午时分的太阳了,她歪着头在沈野逸的耳边小声的说道。其实在学校里沈野逸抱着唐皖狂奔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心,扑通扑通的都快要跳出来了。她很想让沈野逸一直抱着自己,可又担心被老师和同学看到,这让她特别的矛盾。但是当她看见沈野逸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样子的时候,心里很是心疼,都怪自己,自己要是小心一点,就不用把脚弄伤了,沈野逸也不用抱着自己狂跑了。

  “不行。”沈野逸一边面无表情的回答道,一边继续拦出租车。唐皖看到沈野逸面无表情的拒绝自己的样子时候,心里先是一甜,然后就开始无限的幻想着要是永远都拦不到出租车该有多好。可惜世事总是那么的不然人愿的,15分钟以后,沈野逸终于拦到了一辆出租车,沈野逸抱着一脸不情愿看到空出租车的唐皖上了车,吩咐司机直奔市中心医院。

  坐在车上的唐皖痴痴地看着还紧紧抱着自己的沈野逸,她很想、很想用自己的手把沈野逸眉间挤邹的山峰拂去,可是又不敢伸手,生怕沈野逸会松开紧紧抱着自己的手。沈野逸看见痴痴地看着自己的唐皖,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心里暖洋洋的,有种说不出的幸福感,自己这是怎么了?沈野逸迷茫了。

  下了出租车,沈野逸抱着唐皖直奔老中医齐老太太的诊疗室,因为齐老太太是沈野逸的奶奶的堂姐,所以沈野逸小的时候一有什么伤风感冒跌打损伤,沈奶奶都会带着他去找齐老太太,在沈野逸的眼里齐老太太就是万能的医师,没有什么是她治不了的。

  “这小丫头的脚伤其实不太严重,就是淤肿的地方较大。喏,一瓶药酒就可以解决的事情,瞧你这小子,咋弄的跟如临大敌似的。”老中医齐老太太扶了扶鼻夹上的金丝框的眼镜,眼神里带了丝八卦的韵味看着一脸焦虑的沈野逸说道。然后齐老太太见沈野逸脸色一红,就笑了下,不再说什么。而是起身从她身后的柜子里,拿出一瓶深褐色的药酒递给了沈野逸。

  “唐皖?唐皖?”沈野逸看唐皖一副没有听到自己喊她的样子,就用手在唐皖的眼前晃了晃,这才把唐皖的魂喊了回来。

  “啊??”唐皖呆呆的看着沈野逸,又迷茫的看了眼医院的诊疗室,自己是怎么到诊疗室的呢?唐皖记不清了,也记不清面前这个穿白大褂的老太太医师是怎么给自己诊病的。稀里糊涂的一天啊,唐皖觉得自己像是在一个迷宫里绕来绕去的一样,头很晕。

  “哎,唐皖我送你回家吧。”沈野逸一看呆呼呼样子的唐皖,就知道这妮子又天然呆了。他也不指望唐皖能不呆了,因为认识这么年唐皖了,沈野逸尝试过很多方法让唐皖变得不呆,可惜都是以失望告终的。不过有的时候,沈野逸也在想唐皖的呆可以算是唐皖的一大特色吧。

  回到家的唐皖,趴在她自己的公主床上,看着小的时候的相册,越看小的时候的相册,她就越是会想到沈野逸。因为沈家和唐皖家一直关系很好的缘故,唐皖家在照相片的时候,总是会少不了沈野逸和沈奶奶的身影,几乎所有有唐皖身影的照片里,无一例外的都会出现沈野逸,并且沈野逸都是站在唐皖的身边的。

  唐皖抱着相册就在想,如果说自己对沈野逸的感情喜欢的话,那么自己要不要告诉沈野逸呢?唐皖用手托着下巴,看着皎洁美丽的夜空,她很希望月亮可以给自已一个答案,可是看了许久月亮的太阳,笑了,自己怎么这么呆呢,笑过这后,她又开始愁了,到底该怎么办啊,到底要不要告诉沈野逸呢?那一夜唐皖睡得一点也不好,总是在梦中惊醒,因为她总是会梦到自己和沈野逸说自己喜欢他的时候,沈野逸面无表情的说以后再也不要理自己了。那一夜其实沈野逸也睡得不好,严格意义上来讲沈野逸几乎都没有睡着,总是在想着唐皖今天一天的一举一动,他感觉自己的心和脑子里,貌似都被天然呆的唐皖给占据了。

  *********

  第二天早上,唐皖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看着镜子中带着两个国宝眼圈的自己,嫌弃的撇了撇嘴。刚想去冰箱里去取些冰块来敷眼睛,可是一抬头看到电子钟表上,显示的07:01的时候,她就胡乱的洗了把脸,刷刷牙。套好校服,就飞奔出了家门。

  一走到小区门口,唐皖就看见沈野逸推着悍马自行车,在焦急的望着自己这边,她心想沈野逸肯定是等自己等着急了,所以她加快了脚步,向沈野逸那边跑了过去。

  “你…….”

  “你…….”沈野逸和唐皖几乎是同时开口的,但又同时想要让着对方,所以就出现了下面的这种情况。

  “我…….”

  “我…….,哎呀,还是我先说吧。你没睡好吗?咋一夜之间就成大熊猫了啊。”唐皖红着脸先开了口。当她看见沈野逸和自己的眼睛一样都挂着国宝的标志之后,心口突然痛了一下,但是却说不清楚那种痛感到底是什么。

  而沈野逸看见挂着两个黑眼圈的唐皖的时候,也是心口突然痛了一下,昨夜一夜未睡的他,想了很多很多的事情,他仔细回想着昨天一天发生的一切,想到自己看到唐皖受伤的时候,那种心急如焚,恨不得伤的是自己的感觉,让自己感觉到自己对唐皖的感情不是一般的朋友感觉,曾经的沈野逸也有过这样的感觉,但是那时的沈野逸还在和夜勋共用一个身体,他分不清哪个是夜勋的感情,哪个自己的感情。没想到过了这么久,那种感情又迸发出来了,而且比之前的更加的浓烈。

  “昨晚,没睡好。”沈野逸僵硬的回答道。其实他想说的是‘我昨晚一直在想你,所以才能睡好。’可是他不敢直截了当的告诉唐皖,因为他很担心唐皖对自己的感情,只是普通朋友之间的感情。他也怕唐皖是把自己当做了那个无所不能的夜勋了,毕竟这年头的女孩子都很喜欢像夜勋那种像谜一样的男人。而自己呢,不过是个富二代和官二代的儿子,背景是有了,但是他却是很害怕生性喜欢自由、不受拘束的唐皖,会拒绝和自己在一起。

  “沈,沈野逸,我,我喜欢你。”唐皖说‘喜欢你’的时候红着脸,声音很小,小到不能再小了。可是还是被耳朵尖的沈野逸听到了,沈野逸听到后,特别的激动,可是他又怕是自己听错了。所以他问道,“你刚说什么?”

  “我,我……”唐皖看沈野逸好像没有听清楚自己说的什么的时候,心突然漏跳了拍。她很想鼓足勇气大声的告诉沈野逸,可是又怕沈野逸会因此不喜欢搭理自己。然后她就犹豫了,到底要不要再说一次呢?

  “怎么了?你刚到底说了什么啊,我真的没听清。”沈野逸看着唐皖支支吾吾,不敢说的样子,他特别的心急,恨不得替唐皖说出来,因为这时的他已经敢百分之一百的肯定自己肯定没有听错,唐皖是喜欢自己的。

  “我,我,我喜欢你。”唐皖看着一脸焦急的沈野逸,终于鼓足勇气的大声的对沈野逸说了自己昨夜在心中默念了千百次的‘我喜欢你’。

  “唔。”唐皖被沈野逸突然附上自己嘴唇上的吻,给封住了口。她一开始挣扎了几下,但是很快就沉浸在沈野逸的带了的甜蜜的吻里了。其实沈野逸的吻不算甜蜜,而且吻的动作特别的笨拙,可是奈何这货实在是太聪明了,吻了几下就找到接吻的技巧了。而被吻得那主儿唐皖,虽然被吻得差点断了气,但是却很渴望那个吻会永远不停止。

  “呼呼,差点被你弄得断气了。”唐皖红着脸,娇嗔道。

  “啊,那,你还好吗?”沈野逸听到唐皖说‘差点弄得断气了’吓得赶忙把唐皖抱进自己的怀里,紧张的看着小脸红彤彤的唐皖,他以为她副样子是被自己的吻给闷得呢。

  “呵呵,我啊,不告诉你。”唐皖俏皮的笑着答道,然后转身去躲作势要收拾唐皖的沈野逸。此时的唐皖笑得特别的开心,但是开心之中附带有一丝忧郁,她很庆幸今天自己可以鼓足勇气,大声的告诉沈野逸自己喜欢他的这件事情,但是与此同此,她又特别的害怕自己和沈野逸的之间的关系,有一天会像现在的钱**和王沁悦那样,形同陌路,不对,甚至连陌生人都不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