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靠在风扬起的地方
字体: 特大
颜色:          

  已是深夜了,静无声地流着眼泪,她所有的痛换来的只是这样吗?也许,她太执着本身就是一个错。轩知道静很伤心,问她:“你想睡了吗?”静说:“难道个现实的比不上虚拟的吗?我现在心情不好睡不着,都是你!你也不许睡!”轩说:“要不是现在那么晚了,我真的想过去陪陪你。”轩心里还是有点愧疚的,静也是对他不错的。他想起以前在他感冒时,静还偷偷还帮他关风扇,结果被人发现还被骂了。他知道静现在一定很失落,所以就多陪她一会,都三点了静还没睡。结果轩撑不住了,才跟静说:“我明天要出厂了,我先睡了。”静知道自己也是在为难他而已,就说:“你睡吧!”

  静一直都没怎么睡,天快亮的时候,静还发了条信息给轩,说是不介意他比他小,也不介意他们的距离,更不会放弃。

  难道说爱到深处是卑微吗?这真是爱吗?还是迷失而已?

  第二天,轩睡到很晚才起床,跟朋友出去找厂。他有点担心静。可是他自从知道静那样对他的原因更加觉得跟静有太多的不可能。要把这些不可能转变为可能是需要付出很多、很大的努力,可轩是个不善于付出的人,他永远都懂得要多爱自己一点,多为自己着想。其实,轩根本不是静想的能为爱付出,为爱改变的人,可迷迷糊糊的静以为他是。凡事都不能看表面。

  静醒来后头有点晕晕的,想起自己昨晚真是失礼,不知轩怎样了呢?一天都没见轩上Q,刚好轩为了打游戏开了超Q,静就可以发短信给他了。静等到晚点发过去问:“你工作找得怎样?”过了很久轩才回:“我还想回原来那个厂。”轩跟朋友去找工作处处碰壁,工资有些比他原来那还低。静知道找份工作也是不容易的,于是安慰他说:“没关系,慢慢找,要是不行你还可以来我们这边。”静的家乡虽是农村可工业也很发达,静家附近也是有很多工厂的。她这边找工作比城市的要求低多了,不用什么学历。轩虽有点想回原来那里,可是他已经辞职了。他过完年别人都开始上班了,可他一直都没上班,没事就跑网吧上网。这回找不到工作又没地方住了,只好在外面住,可是很贵。

  扬跟其他老乡到静家乡那找了个厂,在那工作了,看轩还在无所事事就叫他过去。轩也来了,可是他没有告诉静,静还以为他带在原来那里。

  有天放假,静出去逛街,外面很是热闹。好多工人放假没事都出来买东西。静在街上看到了扬,可是没有轩,扬一个人正在闲晃,静跟他不熟,也就没过去跟他打招呼。静觉得很遗憾没有看到轩。直到静刚好想起微微,问轩:“微微还有没去那里?”轩才说:“我已经不在那里了,来你们这边了。”轩似乎也对那些回忆感到恐惧,他让静不要在提起那些事了,也不要提微微。

  轩晚上不用上班的时候就去网吧上网,于是静就跟他聊起来。静很好奇要是轩真的比她小又怎么会喜欢她?静就问他:“你知道我比你大为什么还喜欢我?”轩说:“我不知道。”静还问了轩:“你那么小怎么来到那么远的广东打工,家里父母不担心吗?”轩说:“都那么大了还有什么好担心?”“比我小还说大,也就刚成年而已,呵呵。你要叫我姐。”轩说:“不叫,我还叫你小妹,别人又不知道我比你小。”可轩从这以后就没叫静小妹了,只叫她的名字。静想多了解他就问:“你是一个人来的吗?”轩说:“是啊!”静说:“你好勇敢,一个人敢到这么远的地方来打工,你都不怕遇到坏人吗?”轩说:“有什么好怕的!”

  外面突然下起了毛毛细雨,静问轩:“你有没有带伞?”轩说:“没有。”静说:“我给你送去怎样?”静只是出于好意怕他淋雨着凉了。轩说:“你是想来网吧玩吧,想就来,不用找借口了!”静当时家里还没拉宽带,没法用电脑上网。静说:“网吧都是男生,我一般不上网吧的。”轩说:“谁告诉你的,你们女的有时还上通宵呢!你以为你们女的很乖啊!”静说:“嘻嘻,我就很乖啊!”“我来这间是新开的,没什么人。”轩又说。静说:“如果你需要我给你送伞,我就去。”轩说:“不必了,我跑步很快的,雨淋不到我。你来不?”静说:“不要了,我父母知道会骂我的。”轩不高兴回了一句:“不来就算!”没再理静,继续打他的游戏。

  轩刚开始还打过电话给影,可是自从影回家后就没跟她联系了。也就是静跟他说喜欢他之后。他每次上网也没想到影,更没去搭理她。影很是寂寞,回到家后竟有人追求她。影还是告诉自己等他来吧,可是影在线的时候,轩知顾着打游戏根本没看到她。所以,轩也没跟影说过一句话。影也不是很相信网恋的,只是跟轩聊天还对他有点感觉,影备受冷落之后,开始想要放弃了。而且有别人的追求,对她来说就是一种诱惑。人寂寞的时候是经不起诱惑的。

  天气很冷,又是晚上,轩依旧在网吧。静跟轩聊天,轩刚好在上网看到静发来消息还是挺高兴的。在他心里静是不错的朋友,他可不想失去对他好的人。静说:“很冷啊,你有没穿多点?”轩说:“还可以,我不怕冷。”静说:“死要面子,我以前看你穿得少冷得在发抖呢!”轩说:“那是你眼花,看错了。”静说:“我眼睛好的很,没花。”轩又说:“反正就你看错了,没这回事。”静说:“就你那两件衣服,能穿得暖和吗?有钱不要乱花,多买几件衣服穿吧!”轩说:“大老远来的当然带没两件衣服了,你懂什么!”轩正好打算离开网吧了,看才九点半还比较早,就问静:“一起去肯德基吃怎样?我请你。”静说:“我们这没附近肯德基啊,要去很远,这大晚上的冷死了。”轩又说:“那去吃粿条好了。”静知道自己现在跟他只是普通朋友,而且静刚好换完睡衣差不多要睡了,他爸爸又在家,她又不善于说谎。所以就说:“下次吧!”轩问:“怎么?”静说:“没什么,我现在没法出去。”轩有点失望说:“那好吧。”静很想去的,他觉得轩好笨,想见她不会提前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