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发现骆方是超级异能者,尼赫鲁顿时狂喜,而妙沛儿则是高兴的手舞足蹈。

  可兴奋归兴奋,手上却没歇着,妙沛儿叫声一落,伸出柳枝似的的手臂,左右手一前一后分别猛的打出了两拳,左拳在先,右拳在后,两股可见的白色气劲,带着刺耳咆哮声,一前一后对着骆方狂涌而去。

  随着气劲逐渐逼近,骆方有史以来第一次在已变身的状态下有种皮肤都快被撕的破裂的感觉,心中大骇。

  “不能退开!”

  骆方心中大叫,那拳劲来的甚是猛烈,气势压迫过来,压的骆方连伸出双手抵挡都做不到,只能拼命用尽全身力气硬抗……

  “噗!”

  拳劲袭来,骆方上身衣服一下破裂开,全身肌肉咯咯作响,衣服里面的皮肤突然呈现出可见的猩红色,一闪即逝,这是那肌肉凝结的异能被骆方发挥到了极致的状态。白色气劲大部分被骆方抵挡住,瞬间消失殆尽,终于挡住了第一道拳劲,但身后的卧室门却再也承受不住劲风的狂袭,“嘣”的一声螺栓被震飞开,门板被吹得向内歪去,挂在门框上,摇摇欲倒。

  “啊,他还是变形者!”尼赫鲁大惊道,随着那道猩红色一闪即逝,他已经发现了骆方肌肉皮肤的异状,整个人显得更加兴奋,哈哈大笑起来。

  “变形者?”

  骆方也听到了尼赫鲁的大叫声,心里却来不及多想,因为,第二道拳劲夹杂着更为猛烈的冲击力已到了骆方眼前,骆方仍是一动不动,任凭那刚猛的拳劲冲刷身体。

  可是,他却料错了,那第一拳只是前锋,是妙沛儿为第二拳做的准备,因为知道了骆方是超级异能者,所以妙沛儿留了个心,而这第二拳才是真正的杀招。

  第二道拳劲携带着一股至刚至猛的大力,轰在骆方身体上,一近身,骆方顿时感觉不对劲,人却再也站立不住,被这道白色气劲一冲,“啵”的一下撞穿了身后快要倒下的卧室门,犹如一发炮弹,声势不减,又冲射向卧室内的墙壁。

  “轰!”

  卧室里面整块墙壁全部溃烂洞穿,砖头石灰纷纷落下,而骆方已被击飞出卧室,掉落到了楼下,卧室里一道狂风席卷,衣柜、梳妆台等物品全从那早已粉碎掉落的断壁处吹落下楼,而那一张双人大床则是在移动过程中发出“吱吱”的摩擦声,最后停在了敞开的断壁边缘,变成一半在卧室内而另一半在楼外,就那么摇晃着。

  只是片刻间,一间温馨的卧室已经荡然无存。

  两道身影一闪,从卧室门口窜了进来,正是尼赫鲁和妙沛儿,两人在确认骆方掉到楼下去后,又四处查看了一番。

  “他父母呢?怎么又没人?”妙沛儿蹙眉道。

  尼赫鲁摇摇头,却是道:“你不用管他父母了,下去把那小子抓住。记住,你已经是刚武者后期了,下手轻点!虽然那小子是超级异能者,可连刚武者都不是,别没抓住他,反被你给打死!”

  “知道了!”妙沛儿微微点头,随即身形一动,穿过破墙往楼下跳去……

  “打电话没有?”

  “已经打了,救护车马上就到!”

  “嗯,那人真惨!”

  “是啊,够倒霉的,只是路过就被砸破了脑袋。”

  此时,楼下已经站满了人,看见三楼墙壁断裂掉落,那么多东西跟着掉了下来,人群中议论纷纷,都猜测一定是厨房发生瓦斯爆炸什么的,而一边地上却人事不省的躺着两个被砸伤的路人,另一边还有一个路人则是抱着正在流血的手臂蹲在地上“嗷嗷”直叫。

  骆方掉落地面后,身体一弹站了起来,承受不住身体伤痛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但嘴角血迹被他伸手就擦去。此刻,他不顾自己身体伤势和路边人群看着他的惊恐眼神,只是抬头紧紧盯着已经完全敞开的卧室。

  “怎么爸妈不在卧室?厨房里也不在,那是上哪儿去了?”骆方心中惊喜,顿时感到一阵轻松,“幸亏不在卧室,嗯,不管了,只要两人没事儿就行!”

  “咚!”

  此时妙沛儿落到了地上,她落下的时候故意运起刚劲,荡起了地上一片灰尘,而一双细长的美腿却把坚硬的地面踩得深陷进去。

  正在围观的众人听到响声,纷纷看向这个突然跳下来的性感女子,都是疑惑中又夹带着惊恐,像看妖怪似的盯着若无其事的妙沛儿。

  妙沛儿见目的达到,妖媚的眼神中闪出一丝冰冷冷的气息,妖里妖气地道:“没你们的事儿,别在那儿看热闹,都散了吧!”

  但中国人的天性就是喜欢看热闹,此刻这么诡异的场景怎么会有人轻易离去,所以没有一人移动脚步,只是惊讶的看着妙沛儿,显然光是这点威势还不够唬住这么多人。

  此时,张羽花也站在人群中,看到骆方衣衫褴褛的站在前面,嘴角还有血迹,担心的大声叫喊:“方子!方子你怎么样,你没事儿吧?”嘴里说着,扭动着一身肥肉就要跑过来。

  “不要过来,千万不要过来!”骆方急道,“停下,胖子,快回去!”

  张羽花闻声立即刹住了脚,注意到了妙沛儿阴冷的眼光正看着他,双腿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去。

  “再不散去,就如此物!”

  妙沛儿话音一落,一脚踢向身旁一个歪倒的床头柜,那柜子被气劲一震,轰然炸开,碎木乱射,瞬间就击向还没反应过来的人群,顿时哭爹喊娘的痛叫声响成一片,围观人群立刻作鸟兽散,一些没被射中的也边骂边跑,到了远处站立着,仍是看着这边。

  “中国人果然喜欢看热闹!”三楼破墙处传来尼赫鲁的嘲笑声。

  骆方抬头一看,眼前一黑差点晕倒在地,只见尼赫鲁左手抓着冯春然,右手抓着骆祥云站在那儿,脸上带着轻蔑笑容。

  “你父母也太狡猾了!”尼赫鲁道,“竟然故意关上这间卧室的门,却躲在隔壁的卧室里,哼,厉害啊!这就是你们中国人说的‘声东击西’是吧!”

  原来骆祥云心思慎密,与冯春然悄悄出了厨房后,并没有立即进入他们的卧室,而是把卧室房门轻轻关上,造成俩人藏在卧室里的假象,转身进入了骆情的卧室,且并没有关上门,玩了一出“空城计”。那尼赫鲁发现这边卧室没人后,到处搜索,这才从骆情的卧室里把二人抓了出来。

  骆方只是一脸担心的看着父母,根本没听清尼赫鲁讲了些什么。

  “快放了我爸妈,有什么事我们三个人谈,要打架你们跟我打,别用我爸妈威胁我!”骆方心里着急,大声喊道。他生怕尼赫鲁不和自己谈,直接就把父母给杀了,心中焦急万分。

  尼赫鲁俯身跳了下来,轻飘飘的落在地上,双手仍是抓着骆方父母。

  “和我们打!你打的赢吗?”妙沛儿嗤笑道。

  “这样吧!”尼赫鲁用商量的口吻道,“我不但不杀你父母,只要你乖乖跟我们走,我马上就放了他们。”

  这时冯春然突然泣声道:“儿子,不要管我们,快跑,快去找到你妹妹,千万不要让她回来,你们一起离开,不要再……”

  “闭嘴!”尼赫鲁一声大喝,左手一震,冯春然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身体剧烈发抖,似是正承受着极大痛苦,而一旁骆祥云则是气愤的哇哇大叫,手臂乱动,但身体却根本使不出任何力道。

  一股怒火犹如火山爆发,从骆方心里炸开,强烈的怒气直冲脑门,骆方脱口大叫:“住手!尼赫鲁,你住手!不要伤害我妈!”

  尼赫鲁嘿嘿一笑,劲力一收,冯春然身体不再抖动,缓缓出了口气,显是痛苦已过。

  “死!就凭你今日对我父母所为,你一定得用死来偿还!”骆方心里的仇恨犹如滔天巨浪,在内心深处已经给尼赫鲁判了死刑,不过脸上却表现出像是已经屈服的表情,忿忿地道:“尼赫鲁,还请你放了我父母,就如你所说,只要你一放人,我马上跟你们走。”

  尼赫鲁却是心中暗忖:“这小子施展出变形者技能后,抵抗力那么强,刚刚硬挨了妙沛儿一拳竟然只受了轻伤,而且他除了是变形者和大力者外,还是疾风者,要是逼急了,他如果弃父母不顾,转身逃走的话,我和妙沛儿连灰尘都吃不到,还真的无计可施!”

  想到这儿,尼赫鲁松开了骆祥云和冯春然,但依然紧靠着二人站着,骆祥云只感到身体一松,急忙侧身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冯春然。

  “好,我已经放开他们了!你也要遵守诺言,跟我们走吧!”尼赫鲁对骆方道:“但是,你的父母还要跟着我们去一趟联盟,直到你加入联盟为止,他们才能离开。”

  骆方没有搭话,而是快速冲到父母身旁,扶住了冯春然,冯春然身体微微一软,又缓缓的站了起来,显然是凭着一股顽强的毅力在硬撑着。

  “妈,你怎么样?”骆方满脸焦急的询问。

  冯春然一张脸苍白,闻言微微摇头,对骆方呢喃细语道:“没……没事!你一会儿自己悄悄逃走,别管我们,邻居们应该已经报警,警察不久就会到了。”

  骆方沉声道:“没有用的,他们是异能者,不是普通警察能够抓得住的。”说完,骆方恶恨恨的盯了尼赫鲁一眼,像是要把他一口吞下。

  尼赫鲁见状,不以为然道:“怎么,还没说完,可以走了吧?”

  “嗯,可以走了。”骆方爽快回答。

  随即,骆方站在中间,伸出两手缓缓挽住父母,突然压低声音急速对父母道:“一会儿冲出小区往大街上跑,哪儿人多往哪儿钻!他们的目标是我,我引开他们!”

  骆祥云夫妇二人还没反应过来,骆方忽然抬头看向妙沛儿身后,大声喊道:“约瑟夫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