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又是一个十月天,今年的十月要比往年的十月冷得多。漫天的雪犹如片片滴落的梨花让今年的华山更具色彩。十年前,华山举派上下正气凛然,宁死不屈,被东瀛忍者灭门;十年后,华山派人才辈出,十年一度的少年英雄大会,再次在华山拉开序幕……

  尽管天气寒冷,但是却不能掩盖武林众人的热情。华山之巅座无虚席,在座众武林同道也众说纷纭起来:“依各位之见,今年的少年英雄会是谁呢……”“依在下愚见,应该是逍遥谷的唐枫……”“但是武林最近崛起的两大家族:东方堡和牧野山庄的弟子也不能小视啊。以及十年前荆云傲荆少侠创立的青云教……东方堡堡主东方烈阳的烈阳掌可不是浪得虚名的……”“对对,还有南宫家的翻云刀法也不容小觑。”“只是这三十年来的三次少年英雄大会逍遥谷已经独占两次鳌头。依我愚见,二十年前若非东方皓被荆云傲打伤,恐怕逍遥谷能连夺三次少年英雄的鳌头呢……”“额,此言有理,少年英雄大会即将开始,大家拭目以待吧!”

  “荆大哥!”东方皓在座上对荆云傲叫道。“噢,是东方兄啊……”荆云傲走上前。“荆大哥,多年未见,不知可好?”“嗯,东方兄有心了……”荆云傲见到东方皓和徐滟心已成结发夫妻,心中有点哀伤,但是更多的却是为徐滟心感到高兴。“少年英雄大会即将开始了,为兄就先就座了……”荆云傲说道。“嗯,荆大哥请……”

  “少年英雄大会现在正式开始!第一场是文试,请各位少侠准备!”发话的正是华山派掌门唐胤。只见唐胤年纪轻轻,大概就二十岁出头。但是却一表人才,说话也稳重厚实,可想而知内功修为之深厚。“这次文试试题是对联,请牧野山庄叶少侠听题——但以诗书论弟子……”“莫将成败论英雄!”台下叶星宇答道。“嗯,叶少侠答得非常工整……”唐胤赞道,武林同道们也拍起手掌来。“好,逍遥谷唐枫听题——国士无双双国士……”“忠臣不二二忠臣!”不愧是唐伯虎的儿子,这点点对联难不倒他。与此同时武林同道们再次鼓起手掌,台下的逍遥谷谷主——东方皓也为门下弟子之卓越鼓起掌来。“天山派韩曦听题——不做风波于世上……”“呃……”韩曦的回答没有先前两位少侠般利索,但是想了片刻之后,他还是回答上来了:“别有于地非人间……”“好,好!”台下再次热烈地鼓掌起来……

  往后的少侠们却没有高超的文学水平了,大部分都答不上对联。台下的东方皓也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还好我比他们早生十年,要是我上台,我也不见得能够回答这些问题啊,今年的少年英雄大会文试是不是太难了点……”“所以说了吧,你们这些武林中人就知道打打杀杀,也不多看看书。兵书都还有云: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呢……”插话的正是东方皓的夫人——徐滟心。“呃,知道了,知道了……”东方皓羞愧地点了点头。

  毕竟文试落选的人太多,晋选的太少,华山派掌门唐胤便提出比武晋级,就是在众多落选的少侠中推选三个名额,让他们能够参加武试。“第一场,青云教孤风对昆仑派高远山……”荆云傲的弟子——孤风并没有通过文试,但是对于武试,他却十分有信心。只见孤风剑眉星目之间还带着半分即将胜利的喜气洋洋,手中握着荆云傲所借的神兵——魔刀,纵身一跃从文试台跳上武试的擂台。

  “高兄,请!”孤风要挥舞手中的魔刀前还不忘礼貌地抱礼拳。“请!”昆仑派高远山说罢,提起手中的青钢剑直刺孤风。只见孤风轻撩魔刀,格挡开高远山的青钢,然后拦腰一式魔断截去。高远山赶紧抽出身子,使出昆仑剑法——白鹤亮翅运起轻功腾空向孤风斫去。漫天的飘雪随着高远山的白鹤亮翅也优雅地飞舞起来,在空中轻盈的高远山正犹如展翅飞翔的白鹤轻盈而迅猛地向孤风袭去。只见孤风运起手中的魔刀引着高远山的攻势偏开,然后向后一退,纵身低跃向高远山劈去——正是鸳鸯刀剑中的鬼斩一式。高远山方才的白鹤亮翅已经被孤风引去,面对孤风的鬼斩,他只有静静地躺在地上等死。只见孤风在最后一刻收起了魔刀,并伸出手,要扶起倒在地上的高远山。“青云教孤风胜!”随着唐胤的最终判决,台下武林同道们纷纷鼓起手掌。东方皓更是为青云教的胜利雀跃地鼓起掌来,并给予荆云傲一个坚定的微笑。荆云傲也礼貌地笑了笑回应。

  “第二场,东方堡东方烨对少林派了凡……”只待了凡说完个“请”字,东方烨便来势汹汹地冲上来。了凡手中紧握着少林派掌门虚阳所借的齐天棍,向冲上前来的东方烨一阵猛攻。只是了凡的速度在台下看似雷厉风行,但是对于东方烨来说却是慢得可以,很轻松地东方烨便躲过了凡的攻击,来到他面前就是一掌。了凡见此,立刻向后退了几步,使出五郎八卦棍攻向东方烨。东方烨并没有使用任何兵器,只是赤手空拳地和了凡对阵。了凡见自己手握兵器,仗有距离上的优势,于是和东方烨尽量保持距离。五郎八卦棍乃当年保家卫国的杨家将——杨五郎聚杨家枪及少林棍所创,集挑,刺,劈,斩,斫一体。对于没有距离优势的东方烨不敢再硬冲,只是灵活地闪避。台下的东方家堡主——赤发红须的东方烈阳着急得把脸上的红点缀得更加爱鲜艳:以烨儿的武功怎么可能会输给少林小僧呢?东方烈阳对东方烨的节节败退有担心。

  然而东方烨却没有让东方烈阳失望。只见他眼疾手快,抓准一个时机,握住了尘的齐天棍。让他的棍法无法再施展。了凡见手中的齐天棍没有带动轻盈的雪花飞舞,顿时一惊。只是他还没反应过来,东方烨已经冲上前来,一式烈阳掌击倒了了凡。“东方堡东方烨胜!”此时台下的东方烈阳脸上的皱纹也顿时退却,对着东方烨笑了笑。东方烨见到台下舒展开来的爹爹,抛了一下冷眼,仿佛在告诉他:我是你的儿子,没这么容易落败的。

  “第三场,东方堡东方烨对青云教孤风!”孤风清清楚楚地从方才东方烨和了尘的对决看到东方烨使用的招式,见其徒手尽量保持距离。五十回合过去,孤风的刀法在东方烨的闪避下越来越凌乱。最后东方烨瞅准时机一把抓住魔刀,正要一掌打向孤风,孤风也眼疾手快运起掌劲与之比拼内力。只是东方堡的烈阳掌并非浪得虚名,只是片刻孤风顿时觉察自己掌心如同被烈火焚烧,立刻撤去内劲。东方烨顿时添上一掌,把孤风打倒在地上。“东方堡东方烨胜!”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最后关头,逍遥谷唐枫以兵器排行榜第三位的唐家霸王枪一式直捣黄龙险胜牧野山庄的叶星宇,而没有通过文试的东方烨也凭着卓越的武艺一路劈荆斩棘夺得总决赛的资格。“最后一场,东方堡东方烨对逍遥谷唐枫!”

  唐胤一声令下,东方烨和唐枫也纠缠起来。“东方兄……”台下正是荆云傲走上前来对东方皓问道。“荆大哥……”“哎,都是我教徒不严,才让他落选了……”荆云傲为孤风的落败叹息道。“荆大哥不必介怀,只是东方家烈阳掌威力强大,加上东方烨年纪轻轻,内功却非常深厚,令徒之败怨不得你。”“呃……”荆云傲顿了顿,然后对东方皓说:“东方兄,我可是很看好你们逍遥谷的啊!若非当年我伤到了你,恐怕这三十年来的少年英雄大会都由逍遥谷胜出呢!”荆云傲鼓励东方皓之余还有抱有愧疚。“荆大哥不必介怀。当年我还小,就算荆大哥没有伤到我我也不一定能够胜出啊,呵呵……”东方皓笑了笑。

  只见东方皓和荆云傲在台下交谈之余,台上唐枫和东方烨已经交手七十余回。东方烨因交战多回,气力有点难以接济。面对唐枫凌厉的霸王枪法,东方烨已经不能运用自己灵活的步法闪避,而是硬生生地运劲于手臂格挡,然后一掌朝唐枫打去。唐枫见势,立刻放开手中紧握的霸王枪,运足内劲于手掌一式推掌,然后复添一式日月交辉,把东方烨打倒在地上。“逍遥谷唐枫胜!逍遥谷再次荣获少年英雄的称号!”

  正是当年东方未明盟主所使的日月神功!台下顿时惊炸了,同时惊叹至于还不忘热烈地拍起手掌祝贺今年的少年英雄——唐枫。唐枫在台上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伸出手要扶起摔在地上的东方烨,只是东方烨自己忿忿地爬了起来,头也不回地走下台。

  东方烨来到东方烈阳面前,没面目抬头。“算了,一切都是天意……”“哼!若论单打独斗,逍遥谷的那家伙岂是我对手!只是一直对战,内力消耗过得接济不上才略输一筹……”“那为什么你不能通过文试……”东方烈阳摸摸东方烨后脑勺道:“算了,烨儿,你已经很出色了……”

  说完,东方烈阳去和东方皓打招呼,庆贺逍遥谷再次夺得少年英雄的称号。众位武林同道也为逍遥谷庆贺起来。在随着逍遥谷唐枫夺得少年英雄的称号,今年的少年英雄大会也因此落幕,武林同道们也四散而去。有的留在华山做客,有的下山离去了。

  “啊!……”大概多了一炷香时间后,各路英雄正要离去之时,华山山腰传出一阵凌厉的惨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