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嘭!”

  关门的声音响起,骆方翻了个身醒了过来,睁眼一看,已是日上三竿,随即伸了个懒腰一翻身坐了起来。

  “妈。”骆方想起了刚才的关门声,试探的喊了一声。

  没人回答。

  “一定是妈和妹妹出去买菜去了。”骆方心道,“不知睡了多久,感觉精力充沛许多。嗯,昨天嗜血狂魔被抓住,可能今天就要通知我们恢复上课了。”

  骆方起身上了厕所后,对着镜子怔怔发呆,过了一会儿才放了半盆洗脸水,拿起一张毛巾丢进水里,扭干后开始洗脸,在洗脸帕搓过额头的时候,骆方突然感到额头一阵刺痛,忙把洗脸帕拿下来仔细看了看,发现没有什么小刺之类的东西沾在上面,随即又继续洗,哪知搓过额头的时候又是一阵刺痛,骆方这才把洗脸帕丢到一边,仔细对着镜子察看起了额头。

  “坏了!”骆方心里一阵紧张,“怎么额头上的皮肤突起了一小块,要不是有刺痛感,还真不容易发现。”

  骆方又仔细对着镜子看了看:“嗯,这形状有点,有点像闪电的形状,是不是昨天在树林里疯狂奔跑的时候,在哪里碰到了头,当时心急没注意?”

  骆方摇摇头暗自苦笑:“去他的,还碰了个闪电的形状出来,这几率也太高了吧!”

  随即骆方不再管,倒了洗脸水后,又返回卧室一个人发呆。

  “昨天,那约瑟夫告诉我,如果是异能者的话就慢慢感受自己的印记,可我脚上又没有印记啊,怎么感受?”

  骆方不禁又翻过自己的脚底来,仔细看了看:“嗯,还是没有,可我昨天明明可以疾跑如飞了,而且还刀枪不入了,怎么又感觉不到那股奇异力量了。”

  “管他的,先感受试试!”

  骆方心中一动坐回床上,又不知坐个什么姿势好,想了想,学电视里那些武功高强的老僧打坐一般,盘膝摆了个入定的姿势,调整好自己的呼吸,让自己慢慢的进入冥想状态,头脑里不停的感受着脚底板上的印记,心里也在不停渴望那六个星型印记的出现。

  过了半响,什么也没有发生,骆方又看了看脚丫子,也不气馁,起身把卧室门关上,怕万一老妈和妹妹回来发现自己在打坐吓着她们,然后重新又调整好姿势,用心去感受那脚底的星型印记。

  其实骆方一心一意的感受是有底气的,因为只有他知道昨天他身上发现的异能,这异能是实实在在发生了,并不是什么潜力被逼出来。既然在自己身上发生过,那么肯定就有方法发现这些异能,找出异能的来源,况且约瑟夫已经告诉了他感受异能的方法,所以他根本没有会不会失败的想法,他只知道自己一定有,发没发现只是个时间问题。

  就这么,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又过了半多个小时,脚底还是什么印记也没出现,骆方心里不禁有点失望。

  “怎么会这样,纯粹没有什么反应,哪怕能稍微感应到一点异能的气息也好啊!”

  骆方心里打着退堂鼓,但身体却还是保持着打坐的姿势,一动也不动。

  这时客厅门响了,母亲冯春然和妹妹骆情的声音传了进来,两人说着话,把刚买的菜放进了厨房,接着又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和关门声,似是骆情跑进了卫生间。

  “卫生间,洗脸,额头,闪电形状,印记!”

  骆方本来一直在感受着印记的能量,听着外面传来的声音,突然想到了额头的闪电印记,一刹那就把原本对脚底的感应转到了额头正中的闪电形状印记上,顿时,一股玄之又玄的奇异能量从闪电印记开始,向周围层层荡漾开。

  “轰!”

  骆方感到头脑像是爆炸一般,突然一阵空白,额头的闪电印记光芒大放,一道道黑色光芒从印记处向外激射而出,四周异常耀眼,刺的骆方睁不开眼睛,只感到眼前一阵发白,一股股奇异力量贯穿全身,好像涟漪层层的荡漾,从头到脚,全部沐浴在对这种奇异能量的感受中,不一会儿,这奇异的能量就已经布满了全身,骆方感觉身上每一个细胞无不欢呼雀跃,全身充满了力量,体内犹如万马奔腾,他感到现在自己只要猛击一拳甚至可以打死一头牛。

  此时那印记已完完全全变成了黑色,不再发出光芒。

  “疾风者!”

  骆方心中狂叫,顿时,一股冰冷刺骨的力量从脚底升起,瞬间就环绕双腿,奇异力量比以前更加浑厚,与身体也更加契合。

  骆方身体一晃,已到了卧室门边,再一晃又回到了床上。

  “眨眼功夫都不到,太快了,太快了!”骆方快要兴奋的叫起来,只恨卧室太小,不能够施展开,不然一定得疯狂跑它几圈。

  “难怪前几次速度忽然加快的时候,感到额头有一阵刺痛感,但因为当时都是在关键时刻,不是在比赛,就是被追杀,所以根本就没在意。原来我的印记竟然是在额头上,嗯,怪不得感应那么久,脚底却一点感觉都没有。只是,怎么会在额头上了,难道我不是疾风者吗?”

  忽然骆方心中一动,想起了全身肌肉皮肤凝结的奇异力量,谁知刚刚念头才起,顿时又是一股温暖的气息灌满全身。

  “咯咯咯”,一阵响动在身上响起,骆方低头一看,肌肉皮肤又已全部凝结,连脸上都已凝结,而且此次凝结力量异常强大,周身都有一种硬邦邦的感觉,这异能很是实用,是骆方最好的保命技能,前两次全靠它骆方才躲过了林耀和赵飞白的追杀。

  骆方来到书桌前,拿起一把手工刀,狠下心来,用尽全身力气对着自己的手臂猛戳了下去。

  “嘣!”

  不出所料,手工刀断成两截,那断裂开的刀片又飞了起意外的刺在了骆方脸上,接着又反弹回去掉落在了地上。

  “嗯!连脸上的皮肤也坚硬异常。”骆方点点头很是满意,“现在我可以闻到死亡的气息,可以刀枪不入,还可以疾跑如飞,已经有三种异能了,呵呵!不知我该叫什么呢?不可能还是叫‘疾风者’吧?”

  “儿子,你起床没有,是你房间里传出来的声音吗?刚刚学校来电话了。”母亲冯春然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骆方吓了一跳,心中念头一起,异能全部收进了额头的印记里,那闪电印记瞬间又从黑色变成了透明,不细心看的话,怎么也不会发现。

  “现在好了,还可以收放随心,呵呵!”骆方不禁有点得意,随即打开卧室门走了出去。

  “妈,我已经起来了,你刚刚说什么?谁打电话啦?”骆方一脸开心地问。

  冯春然又返回厨房开始洗菜,口中道:“学校打的电话,叫你和骆情明天返校上课,说是那个杀人凶手已经被抓住了。”

  “哦,知道了。”骆方嬉皮笑脸地挽起袖子钻进厨房,陪老妈洗菜。

  衡远一中,中心操场。

  一个中年女子正站在操场中央最高的台阶上对全校师生讲话,操场上密密麻麻站满了全校师生。师生队伍的一边,停着几辆电视台的采访车,几名记者正分别作着现场报道,而另一边则停着几辆警车,车外整整齐齐站着由十几名警察组成的代表队,此刻也都齐刷刷的注视着台阶上的中年女子,这些警察中就有周言。

  “同学们!”那中年女子道:“今天把全校的老师和同学们召集起来,就是要告诉大家,你们可以安心的重返学校学习了。因为,就在前天,我们的警察同志不辞辛劳,昼夜工作,已经把那个杀人凶手绳之以法。这几天这些叔叔、阿姨们,为了抓住那杀人凶手非常辛苦,我建议,让我们为苦累了这么多天的英雄们鼓掌表示敬意。”

  台下顿时掌声雷动,骆方也在台下高山(13)班的方队里跟着使劲鼓掌,同时心里嘀咕着这些个校长怎么讲话都是一个样。而此时那方队中站着的十几名警察也转过身来,对着老师和同学敬了一个标准礼。

  掌声过后,中年女子接着道:“至于赵校长,他因为身体原因所以提前退休了,现在就由我这个副校长暂时代理校长的职务。各位老师和同学们,以后有什么情况要反应的,都可以给所在系主任讲,也可以直接到我办公室来给我反应,欢迎大家的监督。”

  这位新上任的女校长显然很高兴,心中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有一种终于熬到头了的感觉。

  台下的骆方则是心知肚明那赵校长现在正在何处,其实这也是警方和学校经过秘密协商后对外的说辞,以免在这些正值花样年华的学生当中造成不好的影响,不过这也只是暂时的,要知道纸终究还是包不住火。赵邓树和他儿子赵飞白的事,迟早要传出来。不过那时,已经过了一段缓冲期,对于学生们来说,自己学校的校长犯了法,也更能接受和对待。

  女校长又开口道:“说到这里,我们和警方要联名表扬一个人,他是我们学校一名学生,正是因为有了他的帮助,这个杀人凶手才能被警方顺利抓获。他就是……”

  说到这里,这位女校长如大多数领导人一样,故意停下卖个关子,一脸笑容的看着台下黑压压的人群。

  台下响起阵阵议论声,都在讨论是谁有这么大本事,帮助警察抓住凶手,而萧语心、萧建明、张羽花和骆情却都看向了骆方。

  骆方心头咯噔一下,低头暗想:“来了!”

  “他就是高三(13)班的学生——骆方。”女校长终于揭开了谜底。

  “哗!”

  台下一片哗然,认识骆方的老师和同学都纷纷看向骆方,而不认识的则是东张西望,有的同学则是到处询问骆方是谁。

  此刻骆方老脸通红,耸拉着头,像是做了错事一般,不敢直视其他人的目光,旁边却传来了死胖子张羽花的一阵怪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