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清晨的寒露压弯了一朵朵含苞待放的花蕾,一团团浅白色的稀薄雾气悬浮在空中,笼罩着整个山谷,一动也不动。一切都显得那么宁静,安谧。

  此时正是一个人睡意正浓之时,任是再勤劳的人也舍不得离开温暖的被窝,顶着凛冽刺骨的寒风出门劳动。

  但是,此刻却是有一道人影早已深入了这一片山谷之中,此人站在脚下已被露珠压弯了的花草旁,伸出一双冻得通红的手扒拉着花草,也不怕花草的倒刺伤手。

  “啊!白色的,寒珠草!与王大伯说得一模一样,一定是它!终于找到寒珠草啦!娘的病有救了,有救了!”

  这道身影发出了一连串急切兴奋的叫声,听声音竟只是是一个约莫六七岁的孩童。

  这男孩一身黄衫,脸上掩饰不住心中兴奋,略显婴儿肥的微胖脸颊早已被冻得通红,但此刻却情不自禁的笑出了两个可爱酒窝,让人见了忍不住想狠狠地掐上两下。

  黄衫男孩手里攥着一株通体白色的小草,像是怕又弄丢了般,一边转身往山下跑,一边小心翼翼的伸手入怀准备把这株雪白色小草塞进怀里。

  此时,一股猛烈的劲风忽地迎面吹来,黄衫男孩一时把稳不住身形,被风刮得一屁股坐倒在地,双眼也被劲风吹得紧紧闭着,不敢睁开,怕不小心沙子进了眼里。

  一道黑如浓墨的身影越过男孩,落到了前方约莫三十多丈一处地势平坦之地。紧跟这道黑影身后,又有两道白色身影一同落到了黑影后方,三人相对而立,除了寒风吹过花草的簌簌声响,再无任何声音发出。

  黄衫男孩见眼前这三人犹如鬼魅,相对站立又都闭口不语,心中顿时害怕起来,想要爬起身来,偏又不敢有任何妄动。

  一时之间,他心中又惊又怕,忽又想起村子西边胡老头经常讲的鬼怪故事,嘴一歪差点放声哭出来,小嘴不停蠕动着:“我只是来给娘亲采药的,我没干坏事!真的没干坏事!无常叔叔不要抓我,千万不要抓我啊!”

  黄衫男孩心中惊恐,也没注意到前方站的其实并不是两人,而是三人,只是感到这几人都是身穿黑衣、白衣,与胡老头口中所讲的黑白无常无二,所以认定他们定是来索命无疑。

  片刻后,两名白衣人中的一人忽然开口道:“你已经身受重伤,不要逃了。把你身上的晶球交出来,或许我们可以饶你不死。”声音悦耳动听,宛如天籁之音,沁入心扉,此人竟是一个年轻女子。

  “啊,不是鬼,不是鬼!”

  黄衫男孩并没有听清这女子讲些什么,只是听见她开口说话,顿时一颗心放了下来,正准备拍拍屁股后站起来溜掉,却听那黑衣人道:“晶球是我的,说什么也不会给你。要拿就从我的尸体上拿吧!”

  “晶球?什么晶球?看看!”黄衫男孩一听有什么晶球,孩童好奇心顿起,也没管那三人瞧没瞧见自己,复又蹲回草丛中,兴致盎然地观看起来。

  “毕师妹,和他多说什么?你我二人联手杀了他,到时再取回晶球不迟。”此时另一名白衣女子厉声道。

  “哈哈哈,废话少说!以为我死了你们就能拿到晶球了吗?做梦!”黑衣人忽然一声长啸,左右两掌拍出,分别击向两名白衣女子。

  掌未到,风先起。一股气势惊人的狂风猛地从这黑衣人的两掌之间射出,席卷向两名白衣女子,这两掌看似分别攻打她二人,其实两掌之间的浑浊狂风才是杀招。

  两名白衣女子浑然无惧,手一抖,一人一把银白色的长剑抓在手中,急速刺出,同时身形一扭,整个人宛如蟒蛇,滑溜异常,险险地避过了袭来的狂风,分别刺向黑衣人拍过来的两只手掌。

  狂风落空,毫不停留的直射向两名白衣女子身后的峭壁上。

  “轰”的一声巨响,整块峭壁忽然坍塌,露出了一个漆黑的大洞一直延伸进入这片山脉之中,不知到底有多深。

  黄衫男孩吓得紧紧捂着自己胖嘟嘟的小嘴,趴在地上不敢站起,因为就在刚才,一块锋利的岩石受大力击打弹飞过来,从他的头顶划过,若是他的头再仰起半分此刻早已是身首异处。

  两把长剑锋利无比,瞬间就要碰到黑衣人手掌,但这一刻速度却是明显慢了下来。

  两名白衣女子心有所觉,突然发力,长剑似是被重新鼓满了气劲,速度陡然增快。“噗”刺进了黑衣人的掌心,剑气搅动,黑衣人两只手掌连同整只手臂顿时被搅得血肉翻飞,支离破碎,片刻间就成了无臂之人。

  “啊……,若不是我重伤在身,今天轮到你二人这样辱我!”黑衣人勃然大怒,知道怀中晶球再也保留不住,似是不觉得身上疼痛,张口狂叫:“既然这样,你们陪我一起死吧!”话音一落,黑衣人双腿突然弯曲,成半蹲之势,似在蓄力。

  两名白衣女子一见此状,心知己方已经逼出了黑衣人的绝杀之招,慌忙飞退而去,行动快若闪电,准备躲过黑衣人的这一招“天地寂灭”。

  白衣女子深知那晶球乃是奇物,并不会被这招“天地寂灭”所摧毁,所以并没有阻拦黑衣人。

  谁知刚刚飞退出去,那被叫做“毕师妹”的女子忽然一怔,像是想起了什么,不退反进,竟然纵身向前跃去,飞向那黄衫男孩掩藏的草丛之处。

  “毕师妹!”另一名白衣女子见状大急,却又不敢学她般冒然上前,只得一边放声大喊,一边后退,刹那就飞到了几里之外。

  说似缓慢,其实从黑衣人蓄力到爆发只是转瞬之间。

  “死吧!”黑衣人嘴角一动,身体片刻间荡然无存。以他的身体为中心,一道炸雷响起,方圆两里之内整个空间忽然一滞,这片天地之间似是没有任何东西再能移动,全都静止不前。

  紧接着,“轰!”这两里范围之内的所有事物大到山脉巨岩,小到苍蝇细蚊猛地一震,全部化为齑粉,连带这片山谷也突然往下沉去,凭空矮了两里。若不是这山谷处于山中地势较高之处,只怕此刻这里已是一个巨坑。

  漫天弥漫的烟尘中,一道白色身影紧紧护着一个黄衫男孩,两人所站之处一片浅黄色的结界把二人裹住。待得这片天地不再颤抖,那白衣女子伸手一划,结界消失。

  黄衫男孩吓得脸色泛青,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一切,又注意到自己竟是悬空站立,更是以为身处梦境之中。

  白衣女子嘴角流下了一丝鲜血,也不管男孩面露惊讶之色,轻声询问:“你没事吧?”

  黄衫男孩闻言,看着眼前这名犹如天仙一般的白衣女子,脑中一片空白,一言不发。

  此时,二人都没有注意,一颗细小的黑色晶体正以难以置信的速度激射而来,空气中并没有响起破空声,一切显得那么安静,除了漫天飞舞的粉尘。

  “啊!”黄衫男孩忽然一声惨叫,身体一歪脱离了白衣女子的掌控掉落下去。

  白衣女子顾不得自身伤势,慌忙飞身而去一把接住了黄衫男孩。

  此刻,另一边传来了另一名白衣女子的声音:“毕师妹,晶球到手了!不过,缺了一小块。怎么会这样?晶球怎么会被毁坏?”话音未落,那白衣人影已经出现在一旁,手中小心翼翼的拿着一颗漆黑光亮的球状物。不过这球体上,的确如她所说,缺少了一小块,变得残缺不全。

  “怎么还是死了?”白衣女子见自己师妹手中抱着的黄衫男孩已没有了生气,不禁好奇问道。

  “我也不知道!”毕师妹神色平静,看不出内心波动,但声音却是微微颤抖,“刚才我用结界挡住大部分冲击,渗入结界的部分又被我用自己身体挡住。谁知,还是没能救得了他!”

  “唉,应该是这小子的命吧!也不知道这么早到这山中来干什么?”这名白衣女子轻轻抚摸着手中晶球,脸上看不出有任何悲伤难过。

  毕师妹却是身形一动,抱着男孩尸体轻飘飘地落到那片已明显矮了一截的山中,把尸体轻轻放在了地上,口中道:“对不起了,孩子。你始终是凡体肉身,怎么也挡不住刚才的可怕冲击,我已经尽力了!”

  说完,毕师妹缓缓起身,眼光从男孩手上紧紧攥着的寒珠草上滑过,与手拿晶球的白衣女子一起,脚不沾地飘飘然离去。

  二人都没发现,此刻这已经死去的黄衫男孩胸口内,一颗细小的黑色晶体正嵌入其中,正是这颗晶体导致了男孩死亡。但奇特的是,伤口处并没有一丝鲜血流出,就连男孩胸前的衣物也不可思议的没有一点破损。

  漫天的灰尘终于缓缓落地,男孩的身体也被掉落的灰尘覆盖住,不仔细查看,谁也不知此处会躺有一具尸体。

  风过尘扬,只剩一片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