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亲,看着顺眼就收了吧,呵呵)

  “什么?筱白不见了!”康熙听到这个报告的震怒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还不派人去找!”

  “八阿哥与十阿哥他们已经去找了,八阿哥差奴才来禀报皇上。”那通报的小兵吓得跪地不敢抬头。

  “皇阿玛,请准许儿臣带人协助八弟搜寻!”纵使心急,也要中规中矩的按着规矩办事,这就是典型的胤禛。

  “快去,太子,你也带人去!”康熙连着太子也一起派了出去,在这时候把筱白丢了,晚上回去怎么与查鲁王子交代呢?就是没有查鲁王子,把筱白丢在这茫茫山林,哪个做父亲的不心急呢。

  四阿哥与太子立刻点了人手,再问了通报之人筱白失踪的地点,“步兵急行军,骑兵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十五弟,你负责带着步兵,记着,要快!”

  不可否认,太子在安排人手方面确实老练缜密,先是带着四阿哥与骑兵赶去力求最快的速度,后面又命十五阿哥带着步兵防着找不到人展开拉网式搜查。

  【树林深处】

  “八哥,怎么办,周围十里地以内已经搜遍了。”九阿哥阴沉的嗓音把众人的心又揪了起来。

  十阿哥满脸焦急,可又拿不定主意,“八哥,快想想办法啊!筱白一个人女孩子落在这森林里,当时又是被熊追,现在都不知道还活着吗。”看到众人大变的脸色,十阿哥赶紧“呸呸呸,筱白肯定活着!”

  十四阿哥的模样不比十阿哥好多少,要算亲近程度,他与筱白还要更亲近一些,这次又是自己负责的安全问题,把筱白丢了,不仅感情上心疼,也有失责的成分,“八哥,再往外搜吧。”

  九阿哥低头思量着继续扩大搜索范围的可能性,“以我们的人手,再往外搜可能就会漏掉一些地方,还是等皇阿玛派人来吧。”

  “皇阿玛派人来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这期间万一筱白出事你心里过的去吗!”十阿哥第一个急了。

  十四阿哥听了九阿哥的建议也怒气凌然,“那我与十哥带人顺着一个方向先去搜,八哥与九哥在这等皇阿玛的人好了。”说完不等八、九阿哥回话,一挥手,带着自己的近卫冲向森林深处。

  十阿哥略微一迟疑,再看八阿哥仍旧有些犹疑不决,九阿哥那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心里一冷,带人紧追十四而去。

  “十弟,路上留下些几号。”八阿哥对着两人的背影喊道。

  九阿哥对八阿哥笑了笑,玩世不恭的样子,“八哥,这是恐怕十弟与十四弟心里会有些不满啊。”

  八阿哥对着九阿哥这副模样也是不高兴,“那你可能应付了等会儿的四哥等人?”

  九阿哥表情一僵,对于四哥他是十分不愿意与之周旋的一个人,“我去把搜过的地方在地图上标出来,再去检查一遍有没有遗漏的地方。”

  九阿哥虽与筱白并不十分要好,但在十阿哥与十四阿哥的影响下也算接触较多,再加上筱白性格本就天真活泼,自然讨人喜爱,不是他不想去搜,而是四阿哥马上就到了,这会儿不能给他一点辫子去抓,如果他抓到已经搜过的地方有疏漏,或者因为人手不够而匆匆扩大搜救范围,到最后导致返工的话,那后果十分的不乐观。

  “前面可是八弟?”

  一片火龙与马蹄声快速逼近,想来这就是康熙派来的援军了。远远的一声询问,没有怒气,没有焦急,略微的公事公办的语气。

  “是太子!”九阿哥吃惊的望着那渐逼渐近的火龙,嗓音更加低沉。

  竟然连太子都来了,看来康熙真的十分着急,还是,另有所图呢?八阿哥眼神不定的审视这前排的人,有太子、四阿哥与一位将军,他们身后的火把已经把这片树林照的灯火通明,数量自然不言而喻。

  “太子!”下马行礼,“十弟与十四弟已带人继续往深处搜寻去了,碍于人手不够,怕有遗漏,我与九弟正想整理地图,方便进一步搜寻。”

  “好,那我们便分三个方向继续吧,我往北,四弟往西,八弟往东,格尔木将军与九弟在此等候十五弟,等他的步兵一到便分作三队往这三个方向搜寻,记得,一定要仔细的搜,不必急于追赶我等。”太子剑眉一皱,俊秀的脸上蔓延出丝丝凶悍之气,甚是少见。

  安排好了任务,各人也不敢怠慢,赶紧点齐人手继续搜救。

  看到胤禩与胤禟在此并未进行进一步的搜救,而是一副稳扎稳打的样式,胤禛的心里早已被愤怒填满,可他暂时无法找到胤禩的破绽,可他把筱白弄丢这事绝不会从康熙那里讨到轻罚!

  胤禛的目光向一支箭,与胤禩四目相对时带着好不隐瞒的怒气飞向胤禩,凌厉、果断。

  胤禩看到胤禛的目光,心里早有准备,自己曾对他的保证一点也没实现,还把筱白弄丢了,虽然他心里也是心疼、着急,似乎那个未曾见过多少面的小丫头与自己的心有着隐隐的联系似地,她丢了,自己的心也丢了一部分。可多年的习惯不会改变,第一时间想到的仍然是怎么才能不给太子与四阿哥抓住机会给予自己重创,所以,他选择了稳扎稳打。

  看到四阿哥临走前那恨恨的目光,九阿哥表情不善,“八哥,小心。”

  八阿哥凝重的点头,看来现在的局势过于复杂了。

  此时已经到了子时,仍然不见筱白的身影,也不见有信号发出,那说明别人也未曾寻到筱白。胤禛的速度极快,他想快点找到筱白,可又深深的害怕找到的是一具尸体。从小就未曾有过真正的兄弟姐妹亲情的他只有从筱白身上才能找到些亲情的滋味。更何况,青梦的家书里多次让他照顾筱白,不要任她玩闹。

  “报!在前面碰到了马全,马大人,他们受伤了。”

  马全紧接着踉跄的跑到胤禛马前,扑通跪倒在地,带着哭腔,“爷,您杀了我吧,我没保护好格格。”

  “快速把事情说一遍,有什么线索马上说!”胤禛压抑气息,怒目圆睁。

  “是。格格先前说看到野猪就要去猎,八爷本说不让,可那个带路的奴才说以前是猎手,不会有事,格格又是执意要去,八阿哥就放行了,奴才跟着格格一路捕猎,不巧遇到了棕熊,奴才让人断后,护着格格先走,可那马惊了,格格驭马不熟,那马乱跑,奴才们只能追着格格,可那马是西域贡马,奴才们的马追了一会儿就跟不上了,奴才们也是迷了路,不过顺着星象往回走才碰到了爷。”说完一个劲的磕头认罪。

  胤禛的怒气已经有些不可收拾的趋势,可他的理智告诉他,马全已经尽了力,他现在最该问罪的恐怕就是那个唆使筱白去捕猎野猪的奴才和放任筱白独自围猎的胤禩了。

  “四哥?我那边是盆地,派人搜过了,没有人去过的痕迹,筱白也不可能越过那山谷,所以过来帮你们搜。”

  说曹操曹操到,八阿哥的声音适时的响起,迎来的却是胤禛阴冷、愤恨的目光。

  “是你让筱白独自去猎野猪的?”声音的温度比长白山的山顶还冷,脸上的表情比这子夜还黑的浓郁。

  看着如此危险的四阿哥,胤禩自知理亏,“四哥,这事全是我的错,可眼下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等筱白安全归来,你怎么责罚我都行!”

  这话虽有些逢场作戏的成分,但胤禩的自责却是真的,如果能让筱白回来,他愿意接受四阿哥任何的责罚,只要,她能安全的回来。

  “责罚?我现在就给你!”胤禛突然跳下马,对着八阿哥就是一拳,直直的打在脸上。

  “八爷!”

  “四爷!”

  身旁的侍卫倒是想拦,可这两个阿哥打架谁敢拦啊。

  胤禩没有躲闪,就那么站在那里,任由四阿哥一拳打来。

  胤禛是真动了怒,虽然没有下死手,可也用了七八分真力,胤禩被打倒在地,嘴角流着鲜血,半边脸也肿了起来,但最可怕的是他那双波澜不惊的双眼。

  “四哥,等找到筱白胤禩让你打个够,现在最重要的是救人啊!”被人搀着站起来的胤禩说到筱白语气才有了变化,透着焦急。

  “胤禩,我告诉你,别打筱白的主意!”走进胤禩,压低声音,附耳狠语,狠狠的瞪了胤禩一眼,胤禛才又上马准备前行。

  胤禩苦笑,他知道十五阿哥的事四阿哥肯定会误会他,谁让他与惠妃走的近呢。

  “报,十阿哥派人回来说找到格格了,只是”那侍卫只说了半句就犹豫着闭口,似乎不敢说下去。

  “只是什么!”四阿哥一声怒喝,那人双膝一软就跪了下去。

  “只是被两只棕熊困在了树上,现在十阿哥与十四阿哥正在组织人围猎那两只熊。”

  “筱白有事没有?”八阿哥挣脱侍卫的搀扶,过去扯着汇报的侍卫,语气焦急,手上的力道也大了许多。

  “禀八爷,不清楚,十爷说只是找到了格格的马,已经,已经被熊咬死了。”

  听到马被咬死,胤禩的心像被刺了一刀,手一抖,那侍卫就瘫坐到了地上。

  “驾!”

  四阿哥第一个飞奔而去,随即,身后轰轰隆隆的马蹄声响起,震得树林里鸟兽声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