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圣皇路
作者: lee的笔记
字体: 特大
颜色:          

  地动山摇,天倾日暗,太阳真火好似银河之水倾斜而下,形成一条金色天河,勾连天地;各种法术如同烟花一样盛开在天地间,刹那间的芳华带走无数鲜活的生命;那不时碰撞的巨大声响,是为逝去的生命奏响的挽歌,是对一段旧时代离开前的悲鸣,更是对新时代来临的献礼。

  巫妖大战已经接近尾声了,巫妖投入了全部的力量,不再是为了争霸天地,而是争得一线生机。却想不到,这场大战会直接断绝了双方最后的生机,让巫妖二族彻彻底底的退出天地。

  妖据天宫,巫占大地,无声的对峙着。妖族一方因为妖师鲲鹏的临阵脱逃,并带走帝俊的先天法宝河图洛书,彻底断绝了帝俊的最后生机,只剩下重伤的太一与伏羲还苟延残喘着;巫族虽然留下了祖巫祝融、共工、玄冥三人,但也元气大伤无力再战。双方气势不断碰撞着,引起一阵阵的旋风刮起。狠狠地看着对方,祈祷着对方重伤不治,让自己这方的牺牲不会白费。

  这时天空梵音袅袅金光普照,二个身着玄黄之色道袍的人忽然凌立在战场当中,大音希希的风采,忽隐忽现的面貌,正是西方教中两位圣人教主接引道人和准提道人联袂而至。

  只听得一声:“诸位道友与我西方有缘,何不放下执念,与我同回西方极乐潜心苦修,证得无上大道?”

  话音未落,只见一遮天大手将巫妖首领全部笼罩,阴影中的各人发现自己都被圣人神念束缚,动弹不得,只能用愤恨的眼神去杀死那无耻乘人之危的准提道人。

  这时一道青色剑气忽然而至直接斩断那擎天巨手,只听得一声豪迈的笑声自远而近,一个身着玄青色的道袍的身影行云流水般的出现在西方二圣和巫妖众人中间,将西方二圣和巫妖隔开。

  “接引、准提,你们不在你们西方好好念你们的经,跑到我东方来念什么经、打什么秋风!当我们三清不在是吗?”

  “此话差异,太一、伏羲两位道友也是与我等同在紫霄宫听道,老友有难前来帮助也不无不可。随便邀请两位老友到我西方坐而论道,也是人生一大快事。倒是通天道友出手还是这么犀利啊,看来道友是道法大进,可喜可贺。”

  “准提,你刚刚做过什么大家都心里明白很。巫族我管不着,但是妖族的去留何时是你可以决定的了?”

  天空中又传来一阵娇嗔之声。“你居然还敢动我哥哥和我妖族王者,想和我妖族不死不休吗?”

  说到最后异常严厉。一个华贵步辇虚空而现,圣洁的白沙上映着一个婀娜多姿的身影,却又给人尊荣华贵之感,让人心生朝拜之意,不时传来的阵阵香气,大批妖族赶紧恭迎自己的圣人。圣人的相继出现,不时对立的气势压制着他们,已经令他们快要崩溃了。女娲圣人的出现也大大缓解了他们的压力。

  “女娲道友不必动嗔,须知贪嗔痴是恶之源,不可妄动之念,道友贵为圣人更当紧记,圣人一念,天地大变。你可以随我返回西方,好好钻研一下我西方大法,我西方大法玄妙无比当可令道友放下贪嗔痴之念!”接引道人那无悲无喜的而又好像包融万物的声音在众人心中自然响起。

  “你是在对我说教吗,接引!”女娲狠狠说道。

  “不敢。”

  “嘴上说着不敢,可你却好像不是这么做到啊!接引多年不见你还是这么虚伪啊!”

  一声威严的声音在天空中响起,更是引起灵气的剧烈碰撞,一阵阵龙吟之声相伴而来,一部九龙步辇出现在眼前,一个身着紫极道袍的威严身影端坐其中,宛如帝王般巡视四方。原始圣人现。

  “我东方之事何时轮到你西方之人插手的。接引、准提手不要伸的太长,否则别怪我斩断你的手。”

  “尔等贵为圣人,不思维护天地,却在这里因为利益而争吵,徒惹他人耻笑。”

  声音在耳轻吟,就算是斥责众圣的话也是淡然却突显尊贵,一个好似凡人的白发白须的老人手持手杖,身穿青衣站在不周山边,仿佛亘古如此自然长存,第一圣人太上老君现。

  众圣人心中一凛,居然没有发觉,虽然他们在彼此戒备着,并没有戒备着四周。但是太上老君可以这样自然的出现在众圣面前,也说明太上圣人果然不愧是第一圣人。

  在众圣人交锋之时,心高气傲的东皇太一听到自己像货物似的,被人争来争去,这是对东皇太一最大的侮辱。自己好歹也是紫霄宫听过道,更和圣人争过锋的人物,现在却落到这个地步。圣人眼里只有彼此,都没看过太一一眼,这才是将太一数亿年的尊严彻底踏在脚下。

  看着手中陪着自己走过数亿年的宝贝,此刻更像是兄弟一样,又看看圣人,看看对峙的祖巫做了个决定。而东皇钟仿佛感觉到了太一的决心似的轻轻的颤抖着,就好像在回应着太一。

  太一大笑着,猛地燃烧起自己所有的法力与生命力,在一瞬间挣脱了圣人的禁锢,祭起东皇钟冲向祝融,一声巨响之后与祝融同归于尽,而东皇钟也在一瞬间引爆,撞向了不周山,引动不周山一阵阵的晃动,更在天空中炸出一个巨大黑洞,几缕散发这不详之气的黑气飘进来。

  太上圣人立刻出手阻拦却无法阻挡黑气的蔓延进洪荒世界。在圣人惊骇的眼神中,东皇钟的碎片包围着太一的残魂消失在其中。

  共工看着自己一起生活了几亿年的祝融,虽然平时两人水火不容,但是两人的感情却是祖巫中最深的。在圣人失神间也发了疯似的,撞向不周山。

  天地间“砰”的一声巨响,天下所有生物在一瞬间失去了听力。不周山在经历了重重大战之后终于从中折断了,天也在一瞬间仿佛塌陷了一般。众圣瞬间站立在四方全力支撑起天空。

  而玄冥看到兄长的接连死亡,也燃烧自己,挣脱禁锢,冲向伏羲,想要和伏羲同归于尽。

  女娲却无力出手,只能眼睁睁看着兄长死在玄冥的自爆下。只见太上老君一手撑天,一手将伏羲的灵魂吸到天地玄黄塔中,伏羲的灵魂被功德滋养停止了崩溃。

  就听到老君言的:“女娲道友,伏羲道友真灵在我塔内滋养,无大碍,现在还是请道友先去北极之地斩杀玄天巨龟,立天柱补天!”

  女娲听得,转身离开,不到一刻钟就又返回,并立刻把巨龟的尸体扔进乾坤鼎中,加入九天息壤练就了四根通天柱和一块五彩石。用四根通天柱撑起天地,拿起五彩石默念一句大将五彩石炼入黑洞中。

  “嘣”的一声五彩石被磕掉一角自天空掉落,只有准提道人心念一动看了那石头一眼。

  待女娲补天完成后,天空忽降无尽功德,半数被女娲所得,剩下被众圣所分,而属与女娲的那一部分却落到了死去的玄龟身上,从盘古开天以来就不知存在了多少纪元的玄龟终于在天道功德的帮助下诞生的元神,虚空中元神向女娲一拜,就轮回转世去了。

  女娲看看老君说到:“太上道友,我会去拜访你的。”说完就消失在天空中。

  随后西方二圣也向三清辞行,通天,原始也相继离开,而老君盯着刚才的黑洞久久不语,一声叹息后,看看剩下的巫妖二族大袖一挥将他们送到北极之地后,身影也渐渐变淡,最后消失在天空中。

  太清天内,太清圣人老子忽然对玄都说道:“玄都吾徒,去迎接女娲圣人到来。”

  不多一会儿,玄都在前引领着女娲到来,随后推出大殿。老君端坐云床,对面又升起一座云床,女娲飘然而坐,两人正中央巨大的太极炉在熊熊燃烧。

  太上老君忽然开口道:“昔日我以立人教成圣,虽天意如此,但我却也与道友结下因果,我等圣人顺天而为,虽不惧因果,但是因果却会阻碍我等参悟天道,而道友虽以功德成圣,看似法力最低,但是却无我等之忧,只要潜心参悟,道行却也可以稳步提高。到了我等这般地位,法力却也是最末的,大家只不过在比斗对于天道的理解而已,道友潜力无限啊。”

  女娲静静的听着。

  “而我想要与道友了解这番因果,道友对于自己的证道之路想必十分清楚,所虑者不过是你的兄长——伏羲道友,而今我欲以一证道之法了结你我间的因果。”

  女娲惊喜道“太上道友,你还有何证道之法吗?”

  “道友可还曾记得昔日红云道友。”

  “道友手中可是有红云道友身死后却不知所踪的大道之基——鸿蒙紫气?”女娲惊奇的问,如果是如此兄长的证道之路就近在眼前了。

  “道友说笑了,我手中也是没有完整的鸿蒙紫气,但是有残破的紫气,大约三分之一吧,我欲以它了结你我因果,如何?”

  “道友,你我都是拥有道基的人,三分之一,却是差太多了,它的效果相当于无啊!”女娲有些失望。“而且道友可是分走我三成气运啊,在失去妖族气运后,人族就越发珍贵了,我的修行却是需要不少功德气运啊!”

  “确实如此,所以我会把我参悟的修补之法一并送上,如何?”说完一道金光停到女娲面前。

  女娲神念一动,神色忽然一变,略沉思后,说的:“就以道友所言,你我因果就以此法了结。”

  “那么我们即刻前往轮回吧!”说完老君女娲联袂前往轮回。

  “平心见过两位圣人!”

  刚到轮回,老君女娲就发现平心娘娘在迎接他们。

  “不知两位圣人来此有何要事?”

  “见过平心道友,我等前来,是送伏羲道友新生,所以要借轮回一用,望道友方便!”

  “如此可以,请便。”

  说完平心便带着两位圣人来的轮回入口。

  老君看了看女娲,轻轻一点头,从一个玲珑小塔中飞出一个被紫气包裹的灵魂,轮回通道一转,灵魂似乎被吸引一样,飞快的进入其中,闪烁之后便在也寻不到踪迹了。

  女娲随即向平心道谢,然后返回女娲宫,老君也消失在轮回大殿中。平心看着轮回,忽然一笑,既然圣人徇私,那身为轮回之主的我,终于可以为巫族做些什么了!

  但是三人不知他们破坏了天道至公的做法,引起天道的一次动荡,直接导致了一个未知灵魂穿越时空来到这个不属于他的时代,创造出一个又一个传奇的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