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腊月底,漫天飘雪。

  随着入冬,天气越来越冰冷,东方堡越来越冷清。就快过年了,东方堡的众多弟子都回乡与亲人过年了。而冷清的东方堡内,东方烈阳方才气若游丝地离开病床。自那天受东方烨领导东瀛忍者对武林同道十面埋伏之后,东方烈阳便气急攻心,大病一场,直至最近才有些好转。遥想去年这个时候,东方堡内一片迎接春节的喜庆,东方烨和赵依风还在堡里,加上东方烈阳夫妇,仿佛一家人般共聚天伦。一年后,寒冬的风依旧凌厉地削过每一片枝桠,但是东方烨和赵依风却……

  东方烨因迷雾森林一役,在东瀛忍者里名声大噪,伊贺也因此和东方烨冰释前嫌,再也没有怀疑他的忠诚,并对他和对山藏藤武般有好。同时江湖追杀令中,东方烨顿时被排行榜首,夺得东方烨首级者,赏千金……

  东方烨已经不像当初一般被首领,伊贺限制自由。“弑”,是这些东瀛忍者组织的名称,同时也正是十年前差点覆灭中原武林的东瀛忍者组织。东方烨通过和山藏闲聊,才稍微得知,原来神秘人首领正是当年武功天下第一的“弑”的首领——柳泽一郎的弟弟柳泽次郎。柳泽次郎和柳泽一郎向来不和,所以早已经分裂开来了。自柳泽一郎十年前死后,他的旧部因此四分五裂,柳泽次郎也因此招揽他的残兵败将巩固自己的实力。如今,柳泽次郎便引领自己的势力来到中原,想着称霸中原武林。毕竟如今的“弑”,在东瀛已经难有作为,所以柳泽次郎选择了腐朽的中原武林下手。

  东方烨的武功虽然不错,但是轻功,内功和武功根基而言还是不够扎实。柳泽次郎因此传授了东方烨一套无相功和狮王拳法,柳泽次郎看来是非常看重东方烨,当然,更是因为江湖追杀令的缘故,柳泽次郎才授予他武功,希望他能够更好的自保,为“弑”出一份力。

  从山藏,火龙堂弟子口中,东方烨还知道了:迷雾森林里那空穴来风的洞穴里是别有洞天的,收藏着好几箱金银珠宝,是“弑”的资金,这一方面和洛笔生,叶星宇揣测的没错。不过如今这些金银珠宝已经被更加隐秘地埋藏着,只有柳泽次郎自己知道摆在哪里。

  如今“弑”更加广阔地分布着,青龙堂,赤龙堂,紫龙堂,火龙堂都各自分开一旁,柳泽次郎还从中挑选了一些亲信死士在自己身边,到时候有什么事能够精准而快速地传达给各个分堂。每个分堂都新设在很神秘的地方,柳泽次郎也并不允许四个分堂的堂主告诉对方自己分堂所在的位置,要保持绝对的神秘。毕竟人多口杂,言多必失,当初就是因为“弑”的两个败类暴露了东瀛忍者,否则“弑”这股暗涌或者就能在中原武林中掀起巨浪。

  被雪覆盖的逍遥谷更有别番风采。只是萧条的寒风给逍遥谷带来的确是一阵阵忧伤——迷雾森林一役,逍遥谷弟子找回了莫晓峰的尸首,并带回逍遥谷厚葬了。许多逍遥谷弟子甚至还没见过莫晓峰,没听过这号人物,如今相见却只有阴阳相隔……不过他们尽管没见过他,但是心里只知道:他是英雄。

  天都峰上,会当凌绝顶。柳泽次郎,蒙面三人组和东方烨在静静地等待着。那四名蒙着面的东瀛人很淡定地站着,感受着高山之巅的那种豪迈,唯有东方烨还不知就里地东张西望着。他只知道今天收到了柳泽次郎的命令来这里。淡淡的清风拂来,带走阵阵杀机离去……

  过了一炷香时间左右,一个黑影从天而降。东方烨定睛一看,是一名身穿褐色长袍的中年男子,和他们不同的是并没有蒙着面,看起来也不像是东瀛人,那脸上的纹路充分地彰显着他的饱经风霜。“这个,拿去……”褐袍中年人从怀中掏出一小瓶药抛给了柳泽次郎,然后说道:“这是我最新提炼的毒药,若人服上一滴,只需一滴,足以当场毙命。我也是提炼了很久才炼制而成……这位是?……”褐袍中年人看着东方烨问道。“晚辈东方烨参见前辈……”“呵!原来你就是东方烨……”褐袍中年人的话语间带有讥讽的意味。接着便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和柳泽次郎说了一句:记住你的承诺……然后便不见身影了。

  那褐袍中年人转眼间就不见身影,柳泽次郎向大家挥了挥手,意示大家散去,然后自己便随着天都峰顶的缕缕青烟散去……伊贺,山藏,藤武也紧接着瞬去。东方烨紧跟着山藏,问起方才褐袍中年人的事情。蒙面三人组中,东方烨和山藏算是最友好的。毕竟山藏拥有伊贺的聪慧之余,还拥有藤武的那份随和,不至于像伊贺一般谨慎对自己心存介怀。

  山藏也详细地和东方烨说明了自己所了解的一切:那褐袍中年人原名古清仞,曾是西域名动一时的血煞教教主。后因天龙教前任教主厉苍天带领部众才剿灭了血煞教。接着古清仞便潜伏在中原,图谋复兴血煞教。古清仞又名千手郎君,飞檐走壁,偷盗功夫甚是一流。他就是从冷月山庄盗取了西门冷月获得的幽冥神功修炼,武功才和以前相比突飞猛进。甚至山藏还向东方烨说明了当日东方堡弟子被开山拳袭击,牧野山庄弟子遭烈阳掌偷袭也是古清仞盗取开山拳,烈阳掌秘籍授予自己和藤武策划这挑拨离间的计谋。说罢,山藏还在手掌凝聚内力,形成一股烈阳掌劲。东方烨不禁暗暗一惊:烈阳掌的内功心法是修炼烈阳掌的关键,修炼成火性内功,没有一定内功修为的人可是会走火入魔而死。曾经就有东方堡弟子偷练烈阳掌,最后控制不住体内的真气走火入魔而死。

  没多久,东方烨和山藏便分道扬镳了。东方烨此时也如醍醐灌顶,了解到更多脑海中困扰自己很久的问题。难怪偏安一隅的冷月山庄,流星堂会莫名踏足中原武林,原来那些冷月镖,暴雨梨花针根本就是东瀛忍者嫁祸的。中原武林自十年前柳泽一郎的踏足武林,这些年来逐渐衰退,反倒是四大家族势力却能占据中原武林势力。柳泽次郎的两虎竞食之计算盘打得真响,只是身为统领中原武林的四大家族首领,自然也是睿智之人。然而古清仞既然能从四大家族中盗取东西如入无人之境,千手郎君的名号果然名不虚传……

  另一方面,随着东方堡和牧野山庄与“弑”相斗得两败俱伤之时,中原武林开始渐渐动荡不安:许多小门派,小山寨也开始继续作恶起来。原本在四大家族的镇压下,这等鼠辈岂敢作恶?青云教教主荆云傲见此,便派教中弟子剿灭此等宵小的恶势力。

  阴风山下,飘雪带领着青云教弟子要剿灭阴风寨的土豪恶霸。阴风寨的寨主莫少阴,莫少阳兄弟趁牧野山庄没有多余的力量镇压他们之时,再次做起以前烧杀抢掠的勾当。极目望去,阴风山下只有两名喽啰昏昏欲睡地靠在阴风山横额下的两根柱子,凌厉的寒风刮得他们哆嗦地卷紧单薄的衣服。飘雪静静地抽出两枚柳叶飞刀,水灵灵的眼睛炯炯有神地目视着前方,犹如饿虎扑食时看着猎物的眼神一样。

  “啊!”惨绝人寰的惊叫声随着那灵蛇吐信般的柳叶飞刀在空中飞舞,毫无遗漏地扎在两名喽啰身上而散发出来。在凌厉的寒风搜刮下,那惊叫声很快被吹散了。

  “什么?!啊!有刺客!快向寨主通报!……”此时离两名喽啰尸体不远处,又传来一尖叫声。随之而来的便是一支响彻云霄的响箭射向云端。飘雪顿时定睛一看,原来不远处还有那两名喽啰的俩同伙。“真晦气!……”飘雪暗暗叹道。虽然青云教弟子训练有素,但是阴风寨毕竟人多势众,杀敌三千,自损八百的话,这并不是飘雪所愿。只是如今事迹已经败露,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飘雪顿时冲腰间抽出红莲剑,指挥着背后的青云教弟子,意示大家向前冲。青云教弟子进退维谷,唯有勇往直前。红莲剑所到之处,便是那些土匪魂断之处。很轻易地,飘雪和一众青云教弟子便势如破竹地攻上了阴风山山顶。

  “啊哈,还以为又是阴魂不散的牧野山庄弟子呢!原来是青云教的美女护法飘雪啊!……”莫少阴阴柔地摆弄着自己的手指说道。“哼,且莫说是你们青云教,就算是牧野山庄的人我们现在也不放在眼里!大哥,就让他们尝尝我们新练成的武功!……”莫少阳吼出浑厚的音色震慑着青云教弟子,言语中仿佛将会有一阵暴风袭向青云教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