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笑白感冒了,今天不够3000+,请罪!)

  筱白在营帐里养了两天就熬不住了,缠着间儿要出去散步,间儿无奈,带着她出了营帐。

  “间儿,四哥的营帐是那个吧。”看到间儿点头,接着问“八哥的营帐是那个吧,九哥的是那个?十四哥的是那个?”

  把几个主要人物的营帐问清楚了,又溜达了一圈,筱白就乖乖跟着间儿回了营帐。

  “间儿,我想吃蝴蝶酥了,去帮我拿好不好。”一脸的嘴馋样,撒娇耍赖的要间儿去御膳房的临时营帐里拿蝴蝶酥。

  仍然拗不过筱白,间儿嘱咐了文红照顾好筱白就走了。

  “文红,四哥今儿早晨说送过来的新马鞍呢?”这些琐碎事一向是文红负责,间儿负责的是筱白的起居。

  “啊?我去找找。”文红比间儿好骗多了,急忙跑进屏风后面去了,筱白坏笑一下,麻利的换上一身骑马装,一溜烟儿的跑了。

  “小六,我想见见八哥。”

  小六看到筱白穿着一身骑马装,又加上神采飞扬,脸上露出疑惑,这不像是来探视病人的啊,难道格格还打算拉着八爷出去玩儿不成?

  “小六?八哥的伤很严重?”看到小六出神,筱白的脸色也变了,明明昨晚听十四阿哥说八爷的伤已经无碍了,就等着伤口长好了,怎么看小六的样子不像呢。

  “不,格格,我这就去通报。”小六转身进了大帐。

  筱白无聊的打量着八阿哥的营帐,比她的大多了,足足有三四倍,门口也有侍卫站岗,再想想自己的门前,也就有个太监,最多有些巡逻的侍卫路过,“啧啧,差别不是一般的明显,是不是我也发个奋,图个强,给自己练支队伍之类的,反正活着就是赚到了嘛。”

  “格格?”看到筱白走神,小六试探的唤醒了幻想中的筱白,“八爷说让您进去”。

  “哦”。

  进了营帐,环视一圈,果然都是精美的器具,按着十四阿哥的说法,想来八爷在府里用的也是与这一模一样的器具了。外面是会客的地方,胤禩受了伤肯定在卧室里休息,卧室嘛,应该就是屏风后面不远处吧。

  看着格格抬脚就要走进屏风后面,小六急忙拦住,“格格,后面是爷的卧帐”。

  筱白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小六,“八爷受了伤不该在卧帐里休息吗?”

  小六语塞,唯唯诺诺不说话,但拦在筱白身前的手却一直没收了去。

  “哦,”筱白脑袋灵光一闪,想起《步步惊心》里那时人家若曦都不好意思进去,自己怎么就没个身在封建社会的自觉呢?你当你还在医院啊,病号随你看,不论隐私不隐私的。

  虽然觉得有些尴尬,可筱白的脸皮不是这古代的大小姐可比拟的,她只是“随和”的笑笑,退后几步,找着一处椅子坐下,难道八爷已经可以下床见客了?这熊是个未成年儿童吗,拍人一下三天就可以下地活动了。

  “格格,八爷请您进去。”刚坐下就看到一个太监从内帐走了出来,叫筱白进去。

  筱白看了眼小六,脸上写着“你看吧,还得进去”,还配合的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的小六流了一脸的冷汗。

  “八哥!”筱白看到八爷倚靠在床棱上,脸上挂着那熟悉的暖暖的笑。

  “坐吧。”

  筱白再次挑战了可怜的小六的神经,一屁股坐到了床边,更甚的是,还顺手把八爷盖着的被子往里掩了掩,看的小六几欲昏倒。

  八爷看着筱白的眼睛,看不出任何端倪,就好像这是稀松平常的一件事一样,没有不好意思,没有尴尬,还是那活泼调皮的样子,只是碍于现在自己有伤在身,没有展现的太张扬而已。

  “你的伤好了?”不着痕迹的收起惊讶,八阿哥问起了筱白的伤势。

  “哪里有伤啊,就是被树枝刮了几下,不如被熊吓得呢,下次得问皇阿玛要个火枪去。八哥,倒是你,为了我受了这么重的伤,让我担心了好半天呢。”筱白担忧的看着胤禩,看着胸前的衣服,没有缠绷带的痕迹,难不成还是内伤?

  “呵呵,我没事,也是些皮外伤。”看着筱白的眼睛在自己身上上下游走,八阿哥无奈的指指自己的右胸,“拍这儿了。”

  “哦!”筱白犹如醍醐灌顶般顿悟,看的八阿哥甚是无奈,怎么筱白与自己如此亲近了呢,恐怕这待遇快赶上四哥了。

  “你来看我,没带什么礼物吗?”

  没想到八爷竟然也会开玩笑,还开的如此正点,一脸的坏笑,不得不说,这位爷坏笑的模样甚是少见啊,那魅力嘛,还算能打个70分吧。

  被八阿哥这么一调笑,筱白那不吃亏的性子又起来了,佯装叹了口气,拘谨的望着八阿哥,“八哥,真的没带,人都是偷着溜出来的,你看我身上有的随便捡一样吧。”

  筱白敢肯定,小六现在需要速效救心丸了,否则不是心肌梗死就是脑血栓了。

  八阿哥先是一愣,紧接着哈哈大笑,“筱白,你这胆子也太大了点啊,万一我说要你呢?”

  看胤禩心情好,筱白也乐得跟他玩闹,“赶明儿你跟皇阿玛说去,看他给你不。”

  听的胤禩直摇头,以前与筱白接触不多,只知道是玩闹惯了的,与十阿哥与十四阿哥凑齐了基本就能来个大闹天宫,没想到就这一只猴子也能把自己这大帐搅得一塌糊涂。

  “呵呵,八哥看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我这心里一直怕着呢,万一有事,回去八嫂还不把我活剥了啊。”一面说,一面还比划着自刎的动作,表演的惟妙惟肖。

  “你八嫂要是敢动你我定不饶她的。”胤禩笑的很好看,他发自真心的笑也很少见。

  “呐,我记住了啊。下次如果八嫂欺负我的话你得替我出头啊。”

  “胡说,就算你跟八嫂起冲突肯定也是你惹恼了八嫂”外面传来十四阿哥的声音,伴着墨绿的长袍踱进,看到筱白坐的位置眼底的惊讶掠过,然后不着痕迹。

  小六赶紧搬来一个凳子,十四顺势坐下,“怎么,四哥让你出来了?”

  小眉头一皱,“没有,溜的。”

  “什么?”十四阿哥一脸‘你活腻了’的表情,看的筱白的小心肝儿颤了三颤。

  “呃,我先走了,你们聊。”说走就走,行完礼拔腿就跑。

  十四阿哥追出去大喊,“我会跟四哥告状的!”

  “哈哈,八哥,你不知道,吓得她跑的比兔子都快,哈哈”十四阿哥笑的东倒西歪的。

  “你跟十弟要是跟筱白凑到一块,准出乱子,等会儿去看看筱白,这么急的跑回去别摔着。”八阿哥看着大笑的十四阿哥,也是摇头,这三个活宝还真是让人头疼,不过以前筱白貌似不太能与自己玩到一块啊,怎么自从中秋开始觉得她与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近了呢。

  “好,我就是来看看八哥的伤恢复的怎么样了,看来还不错。这就去看看那小丫头摔着没有,我可准备了上好的金疮药呢。”

  送走了十四阿哥,小六看八阿哥的脸色一直不正常,总是皱着眉头盯着一处,往常这个样子时基本就是在想着些比较复杂的事情,难道,这筱白格格有什么事情让八爷如此费神吗?

  胤禩确实在思索筱白到底玩的哪一出,以前从未与她多做接触,只知道她与胤誐、胤祯最喜欢玩闹,还闹出了几次大事件,可近几年胤禛也告诫了她与自己保持距离,一直以来她也是离得自己远远的,直到,中秋前后。

  中秋开始只是觉得她不普通,不是那些深闺小姐、格格们的千篇一律,玩闹但不顽劣,活泼懂事,也成功的挑起了自己的探索欲。上一次的太子求婚,为何内心那么抗拒,看到太子的执拗,自己竟然萌生了丝丝恨意,有种心爱的东西要被抢走的感觉。

  然后,今天,筱白的举动表明了与自己的亲密,可从她的眼神中看不出任何的异常,就像端茶倒水般平常,更看不出对自己有区别于胤誐他们的情感,这到底是为何呢?她对我到底是什么想法呢?

  筱白的一次探视,整整困惑了八阿哥一下午,最后在无奈中结束,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