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紫寒的长剑舞动的剑网仿佛划破了空间,破空声传入了羽墨的耳中,突然羽墨微微的一笑,在紫寒的眼中羽墨突然变了,变得有些不可思议。

  她只感觉时间变慢了,自己的动作变慢了,整个空间变成了白色,四周的人纷纷消失了,只剩下自己和自己的攻击目标羽墨!

  紫寒锁定羽墨的位置,突然在半空的她愣住了,此刻她的面前哪里还有羽墨的踪影,但很突然紫寒感觉自己的脖子一痒,一个笑眯眯的脸出现在她的侧脸,而这个脑袋还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呢。

  只见的紫寒猛的放大,这个脑袋的主人赫然就是在自己的攻击目标羽墨,此刻羽墨对着震惊的紫寒微微一笑:“紫寒,其实你笑起来挺好看的、、、”羽墨在紫寒的耳边吹了口气,紫寒冰冷的俏脸顿时升起了两朵红云。

  看着眼前突然变得有些诱人的脸蛋,羽墨可不知道这就是女孩的害羞,他说完这句话后便消失了。

  紫寒疑惑的扭过头,忽然她愣住了,此刻她发现自己已经落地了,而四周更加残破的场地告诉她,她刚刚的确已经使出了玉女幻剑决!在她的面前还有一位白袍人抱在肚子蹲着扭动着,仿佛很痛苦的样子。

  “紫寒!如果我儿子出了什么事,我绝不会放过你!”一声怒吼声如同狮子吼一般传如紫寒的耳中,紫寒转头,直接羽怒已经快速的赶过来了,而在他的身后事四大长老们。紫寒愣了愣,她望了自己长剑的尖端上充满了血红色的液体,身子顿时一震,难道、、。

  羽怒一道场上便快速的朝白衣人走了过去,猛的抱起白衣人,顿时紫寒终于看到白衣人的脸了,赫然就是刚刚对自己的耳朵吹气的羽墨!霎那间紫寒愣住了,怎么回事?她脑中全乱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紫寒,还好吧?”就在紫寒之时,一双小手拍了拍她的香肩,抬头,原来是自己的师傅灵莹。

  紫寒见到自己的师傅后,她微微的低下了头,眼睛望着躺在羽怒怀中的羽墨,脸上有些迷茫和疑惑跟原来的冰冷完全不同。

  灵莹也望了望羽墨,最后不可察觉的一笑,对紫寒伸出了大拇指小声道:“紫寒做的不错”

  闻言,紫寒微愣下,望了望自己的师傅,想到刚刚发生的奇异事件,紫寒也只能对灵莹点了点头了。

  就在此时在羽怒怀中的羽墨动了动:“咳咳、、、”

  羽怒硕大的身体猛的一颤:“孩子,你还好吗?”

  羽墨苍白着脸,眼睛望了望羽怒,然后望了望紫寒,嘴唇微动:“我输了”

  裁判听到羽墨的话,他也开始宣判了:“最后一场挑战赛,紫寒胜!”

  听到这话,围观的一些人欢呼一声,开始雀跃起来了,这些人中不乏数以三长老的弟子。

  羽怒苦笑一下,然后大手一动把羽墨背在身上,转身就想出了擂台,在越过紫寒的时候,紫寒分明看到羽墨得意的眼神,在羽墨的脸上哪里还是刚刚的苍白。紫寒猛地一愣,她终于懂了,这家伙最后居然把胜利让给了自己!

  就在羽怒要出门口的时候,在他身后传来了怒天的声音:“掌门,你还得宣布这一届微凌门派去独罗宗的人选,你还不能离开”。

  一听到这话羽怒的脸顿时黑了,现在自己的儿子成了重伤,而自己这个做父亲的难怪还没有权力亲自送他回家吗?

  “掌门师伯,让紫寒来吧”一声清脆,如同音乐一边美妙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中,为他们化去了这尴尬的局面。

  羽怒疑惑的望着紫寒,紫寒的性格很高傲,所以做事一向让她放心,因为她不管做什么事都很有责任心,所以把羽墨交给她,自己也放心,但另他疑惑的是,紫寒这么高傲的人怎么花自己主动去送一名手下败将回家呢?

  不过当紫寒在他面前伸出白玉般的小手的时候,羽怒顿时知道她不是说笑的了,他将羽墨放在了紫寒的手中,紫寒小脸猛的一红,轻轻的离开了门口。

  大殿上的众人愣愣的望着门口,仿佛还未从紫寒的反常中反应过来。

  出了大殿后,紫寒抱着羽墨一直往前跑,跑的一段距离,她望了望四周,发现没人她才送了一口气,然后小手一甩直接把羽墨扔了出去。

  嘭的一声,羽墨惨叫出声:“哎哟,好痛,紫寒,你对伤员可不可以温柔点”不过想了想刚刚他的手触碰的到的那柔软的东西,羽墨还是觉得自己摔的值了。

  紫寒的小脸一阵红一阵白,刚刚在没注意,自己居然抱了一名男生,而且自己的胸部居然还跟这名男生亲密接触了那么多下,紫寒强行平静自己的心境,刚刚有些粉红色的俏脸再次变回了冰冷:“刚刚是怎么回事?”她可不想跟这家伙啰嗦。

  见紫寒一点同情也没有,羽墨无奈的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转头:“没什么,一个功法而已”

  “功法?什么功法?”那功法居然能有那么快的速度,而且还能在众目睽睽之下不被察觉使用,这也太恐怖了。羽墨转头对着紫寒微微一笑:“想知道?”这个问话仿佛就是一名怪叔叔勾引小萝莉的语气。

  而紫寒居然还真的如同小萝莉一般乖乖的点了点头:“想”。

  闻言,羽墨突然靠近了紫寒,望着这近在咫尺的俏脸,羽墨突然有种将她拢住的冲动,还好融合期的心神修为已经足以让自己的心神保持平静,羽墨也只是轻微的恍惚便恢复过来了,他道:“想知道呀,那你得答应我个条件好不?”

  紫寒愣了愣,想了想道:“你说”

  羽墨微微一笑,然后望着紫寒的眼睛:“让我再抱一次”声音有些低沉,很温柔。

  紫寒微愣了下,望着羽墨的眼睛,她没有看到一丝的不干净,或者杂念。

  紫寒低头略微思索,反正刚刚抱已经抱了,现在再抱一次应该也没有关系吧。虽然她的心里对那种事有些抗拒,但紫寒对于实力的痴狂可不是到了一般的着迷,所以听到羽墨的条件,她也只是略微思索,随后便微闭着眼睛,小手分开,仿佛等着羽墨抱住自己。

  突然的紫寒感觉一双大手环住了自己的小腰,然后把自己轻轻的拥在怀中,那种温柔,让紫寒的心不由自主的跳动了下,嗅到从男人身上传来的味道,紫寒有些疑惑,不是说男人的味道都不好闻吗?他身上的味道为什么这么好闻,突然想到自己的思想不怎么好,紫寒小脸顿时滚烫了。

  其实羽墨身上的味道呢,大部分都是在他师傅炼丹的时候感染到的,而为什么没异味也很正常,羽墨的身份可不想这里的修真者,直接修炼剑,或许肉体,他修炼的是整个身体,在修炼中身体的那些杂物都被排出了,哪里还会有什么异味。

  在山洞里,师傅一直说抱一个女孩的感觉会有奇特,那时羽墨还将信将疑,毕竟他从来都没接触过女孩子的身体,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自然要把握下啦。鼻子嗅了嗅女子身上传出的体香,他眼睛望着紫寒光滑的肩膀,由于她的裙袍的衣口比较阔,所以衣口也滑至了香肩,露出了一大片雪白的皮肤,低头望着女子光滑的肩膀,羽墨顿时有了一种冲动,一种想‘咬’一口的冲动。不过想到后果,他还是规矩的不动,两人静静的依偎着,在阳光的照射下,两人的身影被拉了好长好长。

  ...

  抱了良久,两人终于在念念不舍中分开了。

  紫寒本来冰冷的小脸蒙上了淡淡的红云,她的声音依然冰冷,不过这冰冷的声音中却还带着不可察觉的羞涩:“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羽墨点了点头:“你可以称那种功法为游仙步,这个功法是我以前的一个师傅交给我的,具体的功能现在还不能细说、、、”猛然瞧见阴沉着脸的紫寒,羽墨马上道:“功法的速度很快,我现在只知道这点”紫寒皱了皱秀眉:“就这样?”

  “就这样”。

  紫寒静静的望着羽墨,望了良久,突然道:“你为什么要隐藏实力?”据刚刚的交手,她能隐隐的感觉到羽墨的实力根本不比她低,而且她还有一种隐隐被人压制住的感觉,这样说的话,这家伙的实力应该是在透剑初期才对,虽然紫寒对自己的猜想有些怀疑,但是他能轻易的打倒自己是一个铁一般事实!

  羽墨摸了摸鼻子,幽幽道:“因为,我对加入独罗宗没什么兴趣”说没兴趣是假的,他现在还是有想加入独罗宗,但他不想靠微凌门的力量进去,他要想靠自己!

  紫寒微愣了下,虽然觉得他的胡阿尤问题,但紫寒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她也只能选择无奈的接受了。

  望着转身想离开的紫寒,羽墨猛的一愣:“紫寒师姐,你好像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紫寒转头,秀美挑了挑,自己该问了都问了,还有什么事情?

  羽墨轻轻的道:“我现在的身份是伤员,而你现在是护伤员哦”。

  闻言,紫寒懂了,自己是答应了羽怒用把羽墨送回家的,如果自己这样让羽墨自己回去的话,小则事情败露被叱骂一翻!大则直接取消独罗宗成绩!想到这里紫寒只能转头,迈步,缓缓的向羽墨走去了。

  这次紫寒把羽墨放在自己的背上,虽然这样自己稚嫩的背部会被他看光光,带这样总比抱着他被他占便宜的好。

  “等下你别乱动,如果敢乱动的话,我就直接把你扔了!”紫寒不由自主的撅着小嘴,突然回过神,见到迷离的盯着她的小脸发呆的羽墨,小脸更红了,不过凝剑期的灵力被杂念一挑,脸再次趋向冰冷:“还看、、、”。

  羽墨摸了摸鼻子收回了目光。

  “走吧!”紫寒喃喃道,然后向羽墨的房间的方向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