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芒
字体: 特大
颜色:          

  玲珑和紫月正要大胆的进去一探究竟的时候,突然轰的一声巨响,宅院大门直直的倒下,向着二人压了过来。

  她们急忙闪到一边。

  却看到宅院的围墙一寸寸的倒塌,就好像已经千疮百孔一般,一座废弃的宅院在她们的面前变成了飞灰。

  倒塌的时候依稀可以看到宅院内有几座殿堂一样的存在也同时倒下了。

  玲珑和紫月呆呆的看着对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事情的发展已经出乎了她们的预料之外,难道异宝真的就在这附近,所以才会有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在眼前发生。

  二人在附近徘徊一阵,却无法从眼前的废墟中寻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无奈之下只好返回与朱清明他们会合。

  朱清明见到她们回来,高兴的说道:“玲珑师妹,紫月师妹,我们已经找到了异宝的线索,明天大家一起探查之后,如果消息是真的,就开启传信阵,在半夜中将一颗荧光球送入百里高空,必然能够让师门长老知晓,之后我们只需要在这里等待就可以了。”

  听朱清明说找到了线索,玲珑点点头问道:“可知道那异宝在何方出世?”

  紫月也附和着问了一声。

  朱清明指了指西北,道:“根据里正的描述,就在一个月之前,西北十里外有一道冲天宝光突然出现,之后红光漫天,长达半夜。第二天红光才完全消散。”

  “那我们明天就去看看吧,要是真有异象,就设传信阵,放荧光球。”玲珑最后决定要去看看。

  荧光球是浮云派千年中流传下来的一种特殊法器,乃是使用废弃灵石制作而成。制作时将大块的灵石中间掏空,外边则打磨平整,里面的空洞中封印一张瑶光符。用的时候注入灵力启动符咒,将荧光球射入高空,就算是远在千里之外,修士也能看到。

  如此商定了明日的行程,这群少年便回到了村后小山之上,或修炼,或休息,静静的等待着明天的到来。

  此时龙腾国京都龙昆城中,那赫赫有名坐落于龙昆城一角的鬼宅之内,正是一幅阴气森森的场面。

  几名好似鬼魅的般面容的拜火教弟子在院中来回走动,鬼宅之内,夜不点灯,黑漆漆的一片。

  然而此刻鬼宅地面之下,百米深处,却是一副火光通亮的场景。

  这里是鬼宅密室,木门之后。

  数天前拜火教主重开此门,如今木门之内,亦有了不少拜火教弟子驻守。

  一个身披赤红袍衣的人,从龙昆城门处一跃而起,直接踏着城墙跳入城内,他身形似鬼魅一般,守城的将士无人能够发现他的行踪。他手中捧着一个黝黑木盒,向着龙昆城中鬼宅的方向徒步疾驰,遇到宅院厅堂,竟然都是一跃而过,如此到了鬼宅之前,他只轻轻的拉住鬼宅大门旁边一根不显眼的红色丝线,晃了几下。

  几息之后,就见鬼宅大门下那面似乎只是起到装饰作用的铜鼓发出砰砰的轻响。

  赤红袍人闻得鼓声响起,遂翻身一跃,从鬼宅围墙之上跳入鬼宅之中。

  他一路疾行,到了那处厅堂,原来的大洞显然已被补上,他在地上按照某种步法走了三十二步,地面轰然裂开一个黑黝黝的空洞,赤红袍人翻身一跃,直入其中。

  赤红袍人抱着黑色木盒,沿着幽深的地道一路向下,眼前通道慢慢变得宽阔,盘旋几圈之后,终于豁然开朗,露出一个巨大的空洞,赤红袍人一跃而下,下一刻,他已经深处一个奇异的地下世界。

  这里好像是一个巨大的溶洞,不知道是人力所致,还是天然形成。溶洞正中是一个巨大的方形血池,血池用白色玉石铺成,池中尽是红色的血液,不知道什么原因,池中血液就好像是刚刚从活人体内流出的一样,竟然没有丝毫凝固的迹象。

  血池左边有一个圆形祭坛,此时祭坛上有两个人,一个被绑缚在祭坛正中的石柱之上,另一个却背对着祭坛,面朝血池,一只手托着自己的下巴,好像在思考什么事一样。

  赤红衣袍人轻轻的咳了声,向着那托腮之人摇摇单膝跪落,“教主,东西带来了。”

  托腮人换换的转过头来,但见他额头那道血痕在血海映衬之下更加恐怖,此人不是拜火教主,又能是谁?

  那被缚祭坛石柱的少年,便是叶青了。

  此时叶青才刚刚醒来,他昏迷了整整7天。

  看到眼前这副情景,叶青不由感到心中发寒。

  莫非自己今日要葬身魔窟?

  除魔不成反被魔杀,真是天大的笑话。

  叶青心中苦笑。

  拜火教主点了点头,“拿过来”

  赤红衣袍人从地上站了起来,将黑色木盒交与拜火教主手中。

  拜火教主点了点头,赤红衣袍人匆匆离去。拜火教主这才转身看向叶青,哈哈大笑起来:“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就这么死的。”他指了指身后的血池“一百年来我始终不敢忘记这个地方,现在我又回来了。”他又摸了摸自己额头的伤疤,道:“当年听说你爹把你送到了浮云派,他自己却不知所踪,哼!”

  拜火教主一把捏碎了手中的木盒,木盒中一根银色短棍被他握在了手中。

  “今日我便要吸**的血,将你的魂魄祭成凶灵。”

  他向叶青走了过来,走到一半却又笑了起来。

  “你恐怕还不知道凶灵是什么东西吧?让我告诉你,一个人死了以后,他的魂魄就会自然消散,重归轮回,但是修道之人魂魄已然凝练,却并不那么容易消散。只要将死人的魂魄用符咒镇住,让无数的魂魄相互吞噬,数千魂魄互相吞噬最后就能形成一个失去大半神智的凶灵。”

  “放心,你死不了”

  “我会喂你吃一滴金丹修士的精血,到时候你肯定能成为最后那个凶灵。”

  “我真是期待啊,当我和你爹再见面的时候,挥挥手,招出了他儿子”

  “哈哈哈哈,一只他儿子变成的凶灵。”

  拜火教主邪笑着走了过来,走到叶青面前时他用手里那根银色短棍狠狠的扎进自己的胸口,然后有扑的一下拔了出来。

  看着沾满血丝的银色短棍,拜火教主怪异的笑了一声,“现在里面有了我的一滴精血,只差你的魂魄了”。

  他右手高高的抬起,眼里泛着扭曲的光芒狠狠的扎向正惊恐的抬起头的叶青额头眉心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