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升职
作者: 方隆浩
字体: 特大
颜色:          

  林白啸把刘坚拉到一边,悄悄说道:“刘科长,你现在要把魏立看紧了,下班后找个借口秘密把他请到这来,不要惊动任何人。”

  “好的!”刘坚马上就去布置了!

  生产部下班后,林白啸打了个电话给魏立说有事请教他,魏立心里有些疑惑,但是他还是乖乖地架车到了林白啸的办公室。林白啸很客气地招呼了他,故意问他一些生产上的事情,不慌不忙的,魏立虽然如坐针毡,又无可奈何地回答着林总的话!

  就这样过了大约半小时,刘坚见公司里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就带了两个保安进了林白啸的办公室,把魏立又送到了秘密监控室。

  “刘科长,你叫我到这,到底有什么事!”魏立很不高兴,厉声责问!

  刘坚也没搭理他,拿出那张十元钱,在魏立眼前晃了晃。魏立脸色‘唰’的一下变白了,嘴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魏工,你怎么解释这张钱上写了你的大姓!还有通知锐达停止雅丽生产的事!说!”刘坚见魏立心虚,乘胜追击!

  “你…你血口喷人,你怎么确定是我写的。”魏立想来过死不认账!

  “是吗?不是你写的,来人!”刘坚马上喊到早就做好准备的保安很快就把送外卖的小伙子押进来。

  刘坚问道:“你今天是给谁送的外卖?这张钱是谁给你的?”

  小伙子指着魏立说:“是他!”

  “诬陷!你们陷害我!”魏立表情虽然更紧张,但是嘴还很硬。

  “是吗?”这时林白啸也走了进来,又对那保安说:“你们先出去!”

  “林总,林总,你来了,刘科长他诬陷我!”魏立觉着自己抓到了救命草。

  林白啸厌恶地看了他一眼,厉声说道:“魏立,意达公司产品技术屡屡被锐达窃取,我们已经盯了你很久了,现在人证物证俱在,你还不承认,你是不是还要看摄像录像,然后我们再去给你做个笔记鉴定,嗯!”

  魏立听到这威严的话,身子一软,瘫倒在地,他心里明白:这会是赖不掉了!忽然他哭泣起来,向林白啸求饶道:“林总,我一时糊涂,我不该啊,都怨我好赌啊!林总您大人大量您放过我吧!”

  林白啸见他认了,口气也放缓和了点,说道:“魏工,你先起来,我看过你的资料,你曾经还是给公司做过很大的贡献嘛,你只要把你做过的事都说清楚,我们会考虑慎重处理!”

  “好!好!我说,我说,我赌球输了很多钱,借了不少高利贷,后来全输了,债主追杀,当时有个老头救了我,给我还了债。再后来他就要我出卖公司的商业机密,我…我当时是没答应的,他就拿出我的借条说要收了我的房子,还叫人跟踪我的妻子和孩子,说是我不愿做也得做,否者就要我的家人好看,我…我就答应了!”魏立嗫嚅着道!

  “你说说看你一共卖了我们公司多少产品技术?”刘坚手紧握着拳头,怒声问道!

  “记…记不清啦,这几年大概二十多个吧?”

  “你…你这混蛋!”刘坚怒火冲天,恨不得马上揍他一顿!

  “刘科长!”林白啸看到这情况,马上提醒,又问魏立:“这些是都是你一个人做的,你们生产部就没有防范措施?”

  “这...都是我一个人做的,不关别人的事!”

  “你…你撒谎!这么多产品技术,生产部就全交给你一个人管理?你想骗谁?你还想袒护谁?是不是现在就要我们把你交给警方处理!”林白啸很气愤,这个时候,他魏立还想撒谎!

  魏立看到林白啸严历的脸神,他害怕了,但是他心里还有更怕的事,最后他咬咬牙说道:“就是我一个人做的,你们把我送给警方吧!”

  “你!”林白啸气得脸色都变了,很快他想到了父亲的话:处事要冷静,不要偏激!他缓了缓口气,心想:一提到他有没有同伙,魏立口气这么坚定。但他对自己所犯的罪,以目前掌握的证据,他可以不全认的,但他都认了,可见他心里还是很内疚的,他并没有坏到骨子里,那是什么让他有所顾忌了?对!他说了给钱那个老人曾经还派人跟踪过他的家人,他应该是害怕家人被报复!

  想到这,林白啸说道:“魏立,我知道你担心家人的安全,这样我答应你,你只要说出谁是你的同伙,我们会给你一笔钱,让你带着你家人远走高飞,你看怎么样?”

  魏立听到这话,犹豫了,他一时没有说话!林白啸心里想:这魏立就是说出了张怀强意义也不大,按父亲的意思是不能法办他的,那只要魏立默认就行了!

  想到这他就对魏立说到:“我知道要你做证指认你的同伙,你觉着家人会受到牵连,你不敢说,好吧,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不需要你做证,我只说两个人的名字,如果是你同伙你就不出声,不是你的同伙,你就说‘不是’,好吗?”

  魏立没有出声,但他的眼睛告诉林白啸他已经答应了。“好!魏立,我问你生产部经理熊航是不是与你一起把意达的产品技术出卖给锐达!”

  “他…他没有,他不知道这件事!”魏立回答了!

  “你们张总张怀强是不是跟你一起把意达商业机密泄露给锐达!”魏立抿着嘴没有做声,他默认了!

  过了一会,林白啸又说:“魏立,你把你个人出卖意达商业机密的事写清楚,之后我会给你一笔钱,你们全家要尽快离开海晨市,而且这件事你不要再跟任何说起!”

  魏立感激地看了看林白啸,他回答到:“好的,我自己做的事我认,谢谢林总的宽恕!”

  林白啸又对刘坚说:“刘科长,你待会要把这审讯录像带和魏立的供认书给我,我现在要给董事长去汇报,这件事你也不要说出去,特别是你手下,要他们不要议论今天的事,记住一定要他们保密!”

  “好的,我会的,再说他们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刘科长说道!

  “别大意,人人都有思想,正因为他们不知道才会乱猜想,你要下死命令!”

  “好!”刘坚觉着林白啸心思慎密!

  “等魏立写好后,把他和那送外卖的都放了!”

  “放了?”刘坚不理解。

  “对,都放了,不要说了。”林白啸说完就离开密秘监控室,架车真奔医院,他要告诉父亲:哥哥张怀强是出卖意达机密的罪魁祸首!

  在病房里,林白啸向父亲汇报了调查结果。

  林耀祖并没有感到惊讶,他沉思片刻,严肃地说道:“这个结果也是预料之中的事,只是以前苦于没有证据。现在至少魏工承认了,这样,等下我跟你姐通个电话,你们明天招开董事会,就以管理下属不严为由,把生产部交给你管理,怀强就让他管管行政,后勤吧,记住:我还是那句话,你们是一家人,处理事情不可偏激,当然,也要看他以后的表现,如果冥顽不化,那就只有放弃了!”

  老人说完一个踉跄,脸上就露出痛苦之色。

  “父亲!”林白啸急忙走过去想扶他。

  老人一手挥挥,一手捂住胸口,说:“不要管我,你去吧!我一个人想静静!”

  林白啸一脸的担心和无奈,听到父亲的话,他只有踌躇地离开了病房。他后悔不该把这件事告诉父亲。出了病房,他跟值班医生打了招呼,要他多注意父亲,而后才悻悻地离开了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