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求收藏,求票票哦!亲,看着顺眼就收了吧!)

  一夜无眠,筱白呆呆的望着星空,想了很多事,有300年后的自己,也有穿回大清后的相遇。

  曾经,遇到一个如八爷一般的男子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事情,憧憬着与他相知、相恋、相思,可当现实摆到面前,自己却只远远的注视,禁不住靠近,等到他终于注意到自己,也对自己有了感觉之后,自己又开始纠缠于他感情里到底有多少真假的问题,害怕是因为自己的背景而让他接近,又跑的远远地躲了起来。

  四爷呢,现在更喜欢叫他四哥,那个与自己一样处在一个别扭的位置的人。可他对自己也是发自内心的呵护,只是对权利的渴望与被太子的权势压抑,只能默默的关心。

  天边发出蒙蒙的灰光,然后变红,渐渐的一轮红日破云而出。

  “为什么要被这些事情烦恼,我来到这里本就是捡了条命,玩就要玩自己想玩的,爱就要爱自己喜欢的,守护就要去守护对自己真心好的人。明筱白,我告诉你,现在就是你生命里的外挂,如果不随心所欲的活一次,那不是辜负了上天给你的这份机遇。你给我听好了——我命由我不由天,天欲灭我我灭天!”

  一口气跑到营帐外无人的松林边,对着空荡荡的松林吼出这段话,堵得满满的心里瞬时畅快了很多。

  “果然不能庸人自扰。”哼着小曲儿,加上偶尔几个小马跳,就这么一脸喜庆的蹦回了营帐。

  看到宝贝格格终于回来了,间儿几乎欢喜哭了。早晨就晚起了一会儿,格格居然不见了,生怕她被昨晚太子的求婚刺激到想不开,又不敢声张,只能派几个太监出去找,自己在这里死等,眼看就要绝望了,就看到筱白高高兴兴的蹦了回来,眼泪马上就流了出来。

  “早!”不理会间儿的模样,筱白自顾自开始梳洗。

  “禀格格,今儿个皇上要去帽子河那边打猎,邀着格格一块儿去呢。”筱白刚刚梳洗打扮完毕,一个小太监就过来通禀。

  怪不得间儿差点哭了,原来是今天早晨就有任务啊,要是自己晚回来一会儿,估计她的小命就有些危险了啊。

  “外面带路。”顺手拿起马鞭,看看自己的粉色的马靴,让间儿扎的牢牢的头发,今儿个就是我筱白格格大显身手的日子了,“间儿,晚上回来烤乳猪哦。”

  间儿额头冒着汗,心想格格你晚上能按时的、完整的回来我就烧高香了,就你那点功夫别说野猪了,就是野鸡你也射不死啊。

  看到间儿一脸的不信任,筱白“切”了一声,就大摇大摆的出去了。

  筱白赶到的时候队伍已经集合完毕,故意躲得太子远远的,靠着四阿哥身边蹭去。

  “四哥!”

  胤禛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灿烂的笑脸,看不到一丝昨晚的痕迹。

  “等会儿跟着我,别乱跑。马全,你负责看护着格格。”吩咐侍卫盯紧最容易出状况的筱白,胤禛才开始仔细打量她这一身装备。

  “你这马鞍上挂的布包是干嘛的?”

  筱白的粗布包与华美的马鞍十分不相称,突兀的挂在她屁股后面不远的马鞍边上。

  “止血药,解毒药,催眠药,止血绷带,应急酒精,猪油,棉布……”筱白一个个的往外翻着,每拿一样还报一下名字。

  胤禛的嘴角抽搐了几下,“行了,放好就行。”

  “奥”筱白倒是听话,接着就一股脑儿倒进去从新挂好了。

  “筱白这是有准备啊。”八阿哥打马过来,看到筱白刚刚的举动也是哑然失笑,她就不能不这么突兀吗。

  “呵呵,以防万一,我今天可以立志要打野猪的。”挥挥手里的马鞭,再指指自己从那禁军手里抢来的佩剑,筱白信心满满。

  “我打赌,你练野鸡都打不到。你的箭术是我教的,野猪跑的比你的箭快多了。”十阿哥的笑声直接把筱白气白了脸。

  “赌就赌!赌什么?”筱白怒视胤誐。

  “就赌你给我当一天的随仆怎么样?”胤誐幸灾乐祸的看着中计的筱白。

  “那你输了除了给我当一天的随仆之外,还要当着众人的面说筱白是个好猎手,要大声说!”看到十阿哥爽快的点头,看来他还真没把自己当颗葱啊。

  十四阿哥也赶了过来,“我也参加。”

  见十四也来凑热闹,看来他们是把自己看扁了啊,“还有谁赌?”

  “我也赌。”九阿哥也坏笑着加了进来。

  筱白看老八这边人都凑全了,明显是挑衅了,干脆怒视八阿哥,“你呢?”

  “哟,筱白胆子不小啊,敢用这种眼神看八哥。”九阿哥看着筱白也是调笑。

  “筱白,不得无礼,你与九弟、十弟、十四弟他们玩闹就好。”胤禛呵斥无畏的筱白,后者此刻可真是被怒气冲昏了头了。

  “四哥,无妨,这赌本来就十弟他们赢得几率大。我堵了。”八阿哥笑笑,话语间也飘出些宠溺的味道。

  “四哥,你呢?”什么叫得寸进尺,筱白演绎的是淋漓尽致。

  “胡闹。”

  毫无疑外的吃了瘪,她也不以为意,“四个阿哥级别的仆人,也算我这前半生的成就之一吧。”说完打马跑去了康熙身边,留下满脸怒容的胤禛,与哭笑不得的八阿哥等人。

  “皇阿玛!”

  康熙打量一下一身戎装的筱白,英姿飒爽、笑声朗朗,嘴角也带起几分微笑,“筱白,听老十说你是最近才学的射箭,等会儿就跟在你四哥与八哥后面就好。”

  看来刚才与八阿哥他们打赌的时候被康熙看到了?以往都是认为自己与四阿哥亲近,怎么这次要将八阿哥也加上呢?

  “我看他就专门跟在老十后面最是热闹,哈哈。”五阿哥少见的插话。

  “还是跟着老八稳妥些,老八与老十本来就在一起的。”大阿哥语气不明的说了句半解释不解释的话,让筱白更有些云山雾罩的感觉。

  康熙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老八,看的后者脖子一缩。

  “走吧。”康熙轻声一说,震天的马蹄声立刻响起,伴着尘土飞扬与雄浑的吼声,当真有些沙场戮战的气氛。

  筱白的马术仍旧只能停留在普通驭马的水平,跟上没问题,但要跟着那些侍卫、阿哥们围猎就逊色了不少。好在现在只是赶往帽子河,到了那里才会展开围猎。

  马全带着几个侍卫紧紧跟在筱白旁边,筱白也老老实实的跟在胤禛身后,不紧不慢的跑着。

  估么着小半个时辰后,筱白的屁股都已经隐隐作痛,帽子河的山丘才出现在队伍视线之中。没有想象中的康熙发号施令,安排群臣怎样围捕,而是只身带着近卫当先冲进了树林中。

  康熙一进去,众人就自动分为两拨往两方围去,只有太子与大阿哥带人紧跟着康熙进去了。

  “四哥?”筱白扭扭捏捏的样子,试探的声音就已让胤禛提起警惕。

  “嗯?”

  “我想跟着十哥与八哥他们?”看到胤禛明显站到了太子那帮人身后,等待进入树林,而八阿哥一行人则打马准备往右侧围猎,筱白想了想,虽然跟着四哥最为保险,可万一碰上太子,后果也难以预料,不如跟着十阿哥他们,与太子相遇的机会显然要减少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