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师的无家可归
字体: 特大
颜色:          

  直贵小鬼选择孤身一人地留在这个地方的理由。

  他循着自己的意愿选择把自己囚禁在这个时间牢笼里的真正理由是——愤怒。

  他的愤怒,在这样选择对世界单方面地进行破坏的“神”面前完全沸腾了。于是,他才这样一心一意地寻找着能打败“神”的方法。不过这种事情真的能做到吗?

  “——那个、夏目直贵。你有说过,‘神’之所以准备毁灭世界的原因,是人类成功建造了‘重力炉’的这个事实吧?”

  “嗯。不过只是个假说哦。”

  这样说着的直贵,再次开始摆弄起手腕上的钟表。咔嗒咔嗒咔嗒咔嗒。吵死人了!

  “那么,我想的话……如果我们回到过去,在‘超弦重力炉’投入实际应用之前就将它破坏掉的话……”

  我断断续续地描述了我的想法后,直贵小鬼似乎非常怀念地苦笑了起来。

  “‘一周目世界’的智春,也曾经对我说过一模一样的话哦。”

  我一时间只是无言地盯住了直贵。只在刚才的一瞬里,我才似乎终于有了一丝实感——这个黑衣少年,果然是自己的哥哥。

  “是这样的吗。直贵……呃不、这个世界里的智春,准备在‘二周目世界’里破坏‘超弦重力炉’的原因就是……”

  “为了将‘超弦重力炉’被应用的历史彻底改变,从而在事发之前防止‘神’的到来——应该就是这样了吧。”

  还是一脸苦笑的直贵小鬼这样说道。这样说起来,我还想起了个小插曲。阿尼娅也曾经提到过同样的事情呐——回到了“二周目世界”之后,就去破坏掉最后的遗迹。

  “这样做真的能够拯救世界吗?”

  “只能说有这样的可能性。不过并不能完全确定呢。”

  直贵那拨弄得钟表一直“咔嗒咔嗒”响的那只手突然停下了。

  “以我个人的观点来看的话,无论是在哪个世界,只要在任意一个世界实际应用了‘重力炉’的时间点上,‘神’将要破坏掉所有世界的启动开关就已经按下了。毕竟制造了‘神’这个东西的那群家伙,应该也没有那么多闲暇和耐心来一直目不转睛地监视着人类吧。”

  不过这也完全没法去证明呢,直贵不禁自嘲似的微微笑了起来。

  我也不禁无言地思考起他话语的深意。

  的确,如果我们在返回了“二周目世界”后成功破坏了“超弦重力炉”的话,就能完全阻止重力控制技术的实际应用。

  然而,“重力炉”的破坏与“神”是否会就此收手,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就像拔除长势过旺的杂草一般将“世界树”的枝条拦腰折断的“神”,再次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那个怪物,并看不出来选择了破坏整个世界的迹象。

  如果仅仅是去破坏“二周目世界”的遗迹,那个家伙也不见得就会这样收手了。不过,反过来看的话,如果要去破坏多到无数的异世界里的所有“重力炉”,那也太不现实了。

  因此,在“一周目世界”里的智春,不就是选择了自己力所能及的最佳的选择么?

  不过,即使如此,也没能消去“神”灭世念头的话——如果真到了那种地步,我们又该怎么办才好?

  “嗯……那这样怎么样,反正毁灭世界的就只是‘神’,那干脆就把‘神’本身毁灭了吧?”

  “哈?”

  面对操绪这样唐突地插入的一句与紧张感无缘的话,我不禁惊呆在了原地。

  熊熊的怒火逐渐冲上了头顶。真是的,这个幽灵。别人在认真考虑问题的时候你都插了些什么话——

  “破……把‘神’破坏掉,这种事情完全没有可能性的吧……!”

  我不禁怒发冲冠地这样低声说道,不过黑衣少年却平静地向我作出了宣告。

  “可能的哦。”

  “你说什么?!”

  这是我真的是被五雷轰顶,只能呆在原地瞠目结舌地望着他。这样一个仅仅是路过顺便都能把世界整个连根拔起拦腰折断的怪物,你要怎么去破坏它?就算是使用了所有世界里的全部核弹头都不可能会对它造成什么威胁的嘛。

  直贵向我点了点头。

  “当然,人是没办法的。至少以现今人类的科学技术实力来说是不可能的。另外,拥有那样强大‘魔力’的‘恶魔’也不可能存在。”

  “既然如此……!”

  “不过,也的确存在的吧。在理论上,能将‘魔力’无限地放大增幅的存在呐。”

  背上顿时游走起了刺骨的寒意。

  的确存在。由这个名为“世界”的系统里滋生出的漏洞。世界的Bug。既负有毁灭“恶魔”的使命、却又拥有“恶魔”能力的那种禁忌般的存在。

  “……‘魔神相克者’……!”

  似乎已经冒出了青烟的我的喉咙里,摩擦出了这样一个单词。

  咔嗒一声,黑衣少年的手腕附近,再次响起发条的声音。

  “就是这样了。实际情况也听律都说过了吧。在当前时间点上,具有能破坏‘神’可能性的唯一人物——炫塔贵也。仅仅只有他、和他的搭档们,这样唯一的一组具有可能性的组合。”

  “炫……塔贵也……他?”

  “阿尼娅?佛蒂娜带到这个世界来的一个‘功能扩展部件’——‘点火装置’……那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存在的装置。利用‘魔神相克者’能无限增幅‘魔力’的能力,仅仅是为了毁灭‘神’而存在的——怎么说呢——究极兵器。”

  “居然……要把这样的东西……”

  震怒得浑身发抖的我,似乎都看到了自己身上燃烧着的炽红怒火,直直地瞪视着直贵小鬼。

  “居然要把这样的东西……交给那个男人么?那个家伙,可是手刃掉了你的亲弟弟——”

  “——闭嘴!!!”

  黑衣少年的喉咙里,发出了如在地狱深处回响着的咆哮。

  望着他那张差点哭了出来的扭曲面庞,我慢慢放松了紧握住的拳头。他埋藏在心灵深处那份无可替代的愤怒和哀伤,如今已完全呈现在了我的眼前,生动而明晰。

  “‘点火装置’……”

  直贵小鬼,再次玩弄起胸前那块怀表,在“咔嗒咔嗒”的清脆响声里,他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露出了一个平静的微笑。

  “那个东西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功能扩展部件’呢。就连阿尼娅都完全无法解析它的具体构造哦。设计图不明,制造者也不明。只是一个她从‘二周目世界’里带到了这个世界来,然后又在‘二周目世界’遗迹里被发掘出来的东西呐。”

  “……哈?”

  一时间,我还没能反应过来直贵小鬼所要表达的意思。

  “点火装置”,在“二周目世界”遗迹里被发掘出来,带到了“一周目世界”去。

  然后,正是因为它被带到了“一周目世界”里去,所以才有可能在“二周目世界”遗迹里被发掘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