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电能
作者: 桃仙喂马
字体: 特大
颜色:          

  第二天,李智醒来时,外面已经是艳阳高照,接近中午十点了。

  随着李智醒来,五脏六腑再次的叫唤了起来,严重的抗议这不负责人的主人。

  “你妹,真是吃货。”

  李智眯着眼下了床。

  这时,他突然的发现,宿舍内终于有人回来了。消失了近两天的一位舍友正蒙着头呼呼大睡呢。

  这位舍友叫马少秋,绝对的追星族,围着床铺全是明星的海报。至于他家庭的情况,李智一直没有问过。看其打扮和平时花销,好像比较有钱。

  见对方睡着觉,李智轻手轻脚的进入卫生间,洗涮一通。

  今天的任务比较明确,李智要去租间房子,不在住学校宿舍了。

  匆忙的吃了点零食,李智打开电脑,上网搜了一下近期的房屋租赁信息。存储到手机后,李智晃悠着走出了学校。

  在行走的路上,李智四处打量着。昨天那‘成对成双,奖金大派送’的摊点,居然不存在了。

  “嘎嘎,该不会是害怕了吧,真没气魄。”

  李智发现这种情况后,一撇嘴,在心里嘀咕一句。

  李智猜测的几乎接近真相了。昨天,那些销售人员回去之后,这一算销售额,气的几乎吐血。忙活了一天,竟然赔本了。而大头就出在李智的身上。按两块钱的成本,他们几乎是白扔了750瓶。30瓶一箱,那就是25箱。这还不算白送的那一箱。

  明知道赔本,谁还敢来送钱啊。再大的买卖,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啊。

  李智将这些销售人员腹诽一通后,也不再寻思这事,加快脚步向最近的房源赶去。

  ……

  两个小时后,李智两腿发颤的站在了人行道上,悠悠的叹了口气。

  “唉,我下手够快了,居然还是让别人捷足先登了。”

  这两个小时,李智转悠了不下十处房源。而结果却是出奇的一致,在他到来之前,已经有人把房子租了。

  李智选择的房源都是距离学校比较近的,而学校内的情侣也是这种需求。他们一得到信息,几乎是马不停蹄的就赶了过去,这导致李智最终还是两手空空。

  在路边喘了两口,李智有些纠结起来。要不要找个距离远点的,每天坐公交车上学呢?

  就在李智寻思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拿出手机一看,李智才发现是一条彩信,还是通讯公司发来的。

  点开看了看,原来是一条寻人启事。寻找的是一位老先生,并且还是患有认知意识退化(老年痴呆症)的病人。彩信将老人的情况介绍的很是详尽,并还许以重谢。

  轻轻的摇摇头,李智苦笑着把手机收了起来。

  科技发达了就是好啊,找个人不用再四处贴广告了,来条群发信息,一切搞定。只是,这花销少不了啊。几百万人口的城市,每人来上一条,就算是一分钱一条,也得好几万块钱呢。看来,这失踪的老先生,家里也有些钱啊。可是,既然有钱,咋还失踪了呢?

  “真是世事无常,巧合机缘太多啊。”

  感慨了一句,李智把这种和自己无关的事情,抛在了脑后。出来好几个小时了,到哪去找房子呢?

  毫无头绪的走在人行道上,李智细心地观察起周围的环境。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竟然走到了龙凤呈祥东门的‘桂香园小区’。

  李智对这个小区倒是有过耳闻。这小区属于较高档的小区,里面是一栋栋的私人别墅。环境优雅,绿树成荫,空气清新,远离喧嚣,清静自然,有种与世隔绝,拥抱大自然的意味。

  “我还真是会找地方啊,居然到这来了。就算是有房子,咱也住不起啊。”

  李智自嘲的一笑,赶忙的掉头转向。

  李智刚走过一条街,正打算过马路时,突然从路边的绿化带里冲出了一个人,愣头愣脑的撞在了他的身上。

  李智踉跄着奔了出去,差点摔倒在地。

  “浑蛋,没长……”

  带着满腔的怒愤,李智站稳了身子,转过身就要指责。可看到壮自己的这人时,李智赶忙的闭了嘴。

  果真是世事无常啊,眼前的这人竟然是一位花白头发的老人。而他的照片,刚刚就出现李智的手机上。

  老人像是犯了错的孩子,很无辜的看着李智。老人一副浓眉大眼,眉宇间带着严肃、庄重,年轻时定是严肃认真做事的人。花白、略显凌乱的头发,见证了他经历的世事沧桑。他的气色看起来不错,应该是一直在精心调养。只是,脸上的老年斑,说明老人正在被病痛折磨。他的眼睛中,毫无焦距,嘴里还念念叨叨的,就是听不清说点什么。

  “居然这么巧,呵呵”

  看到老人的样子,李智仍是有些心惊。不过,他已经没有了半分的怀疑,这老人就是寻人启事上提到的那人。

  李智尽可能的做出和善的样子,同老人打了个招呼,轻手轻脚的走上前去。

  在行走中,李智拿出了电话,按照彩信中的联系方式打了回去。

  老人看着李智在那打手机,像是孩子般傻笑一声,很好奇一般伸手就来夺。

  李智赶忙的换了一只手。

  电话的那头好像很满繁忙,始终是对不起的提示音。

  “你妹哎!”

  李智悻悻的挂断了电话。

  “我要,给我。”

  看着李智手中的手机,老人伸出手,很委屈的说道。

  “好,好,拿去玩啊。”

  李智像是哄孩子一般,面带微笑,轻轻的把手机塞到了老人的手里。老人好像得到了心爱的玩具,爱不释手的把玩了起来。

  李智的手机就是平板的山寨货,倒也不用担心被弄坏。

  “不是说这种病人随身都有特殊的标记吗,怎么全身一个口袋也没有,连挂牌都没有一个呢?”

  李智围着老人转悠了一圈,没从老人的身上发现一丝的蛛丝马迹。

  现在适逢午后时分,天上的太阳火辣辣的,照在身上几乎流油。

  抹了一把汗珠,李智抬起袖子给老人擦了擦脸,拉着老人走进了阴凉地。

  老人玩了一会手机,好像感觉没意思,随手扔在了地上。然后,抬着头四处张望,突然指着远处的太阳伞,说道:“冰激凌,我要吃冰激凌。”

  李智有些心疼的捡起手机,苦笑着看着老人。果真是老小孩啊,越老越像是小孩子。

  “好,冰激凌。”

  李智随口就答应了下来。

  好在手机没有摔坏,李智拉着老人一边走向太阳伞,一边联系着老人的亲人。

  这次,终于拨通了,对方又急又快的问道:“你好,是有线索吗?”

  听着电话了急迫的女声,李智看了看老人,平静的说道;“是啊,老人好像藏进了花丛里。他就在我身边,我们在龙凤呈祥东大门处,路边摊点。”

  “好的,谢谢您啊。我马上过去,记住,红色的保时捷。”

  对方说完,匆匆的挂断了电话。

  听对方的声音,应该年龄不大,李智对此倒没什么感觉。只是,听着对方报出来的车品牌,李智有些发愣。保时捷?难道真是有钱人?

  和老人来到摊点前,李智买了两份冰激凌。

  老人很是欢喜的接过一个,很是享受的笑逐颜开吃起来。虽然明知道老人吃这些东西对身体不好,但李智也没有阻拦。老人吗,尤其是现在意识不清,干嘛还要处处拦着他?让他高高兴兴的,比什么都强。

  老人吃完一个,抿了抿嘴唇,眼睛却是打量着李智手里的那一个。恨恨的咽口唾沫,老人好像害怕似的转过头,看着地面。

  看着老人的样子,李智大致的能够猜测出来了。老人的家教很严,或者说是儿女对老人的饮食起居控制的很严。

  把冰激凌放到老人的眼前,李智歪着头看着老人的眼睛,说道:“吃吧,没人敢说你的。”

  老人寻思了一下,看了李智一眼,摇摇头,傻笑着说道:“孙女不好,不能生气。”

  听老人的意思,老人的孙女管他比较严,不让他接触这些东西。就算是吃,也必须克制。

  无奈的摇摇头,李智伸长了脖子打量着四周。

  正看着,突然从一侧窜出来一辆迷彩色越野车。后面紧跟着一辆红色的保时捷。

  看到保时捷,李智眼前一亮,叹道:“终于来了。”

  车子快速的停稳。

  随着开门声,迷彩越野车上首先下来了人。保时捷前后的越野车上下来了八个寸发男人,把保时捷保护了起来。这八个人一个个的五大三粗,胸前鼓鼓,一看就是有爆发力的人物。

  做好了防范,保时捷的车门才打开,一个女人急忙的从车上奔了出来。快步的来到了老人的身边,眼睛红润的叫了一声:“爷爷”

  看到这女人,不,女孩子,她也就是二十五六,李智红着脸赶忙的低下头。虽然第一校花顾文雪就是李智的干姐姐,也有国色天香之貌,妖娆无双之姿,但兴许是相处的时间太长了,相互间已经非常的熟稔,李智对她竟然感觉不深。但眼前的女孩子,却是让李智砰然心动。

  相貌绝对是首屈一指,与顾文雪不相上下。一身合体的工作装,展示了傲人的身材。最吸引人的当属她的气质,她眼神中带着坚定、从容,清冷。举止大方优雅,身体周围带着一种莫名的气场,有种指点江山,傲视群雄,不服输的意味。看到这女人,李智不由得想到了两字:女王。

  看到孙女,老人撅撅嘴,向李智身边靠了靠,像是要找到依靠。

  女孩子眼神一变,扭头看向李智,脸上少许的急切瞬间消失,变成了公式化的笑容:“你好先生,我是辛凌,非常感谢施以援手。为了兑现诺言,请问你需要什么样的报酬呢?”

  听到这话,李智的害羞瞬间隐去,脸色变得很不自然。刚才对辛凌的美好感觉,轰然倒塌。辛凌的话语中,透漏出了她的雷厉风行,但同时暴漏了她的内心想法。我做事是讲究诚信的,我不会亏欠任何人,说重谢就重谢。但也同时传递出,我不想与你再有瓜葛。

  李智在这话语中闻到了浓浓的铜臭味。

  在心中叹了口气,李智抬起头,正视着辛凌的眼睛,说道:“我……”

  “宿主,不要拒绝,这是机会。你有办法治愈老人的病症,让他恢复过来。相信我,机会就在你的手中。”

  李智刚说了一个字,小音音很是及时的打断话茬,做了提醒。

  李智再次的看了一眼辛凌,再次的低下头,和小音音交谈起来。

  “小音音,我没有能力治疗阿尔茨海默症啊,这是一种复合型疾病。”

  “想想病症的发病机理?在你的记忆中,这种病源于神经。只要涉及到神经、细胞,生命能都有办法治愈。相信我,你现在级别不够高,但总有一天能够彻底解决。还有,你能彻底的解决住宿问题,不用再费心找房子了。一举多得的机会,千万别错过。”

  “好吧”

  看着突然止声的李智,辛凌轻轻的蹙蹙秀眉,眼神变得更加清冷。这男子莫不是还要狮子大开口不成?

  带着少许的不自信,李智抬起头,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说道:“你好辛小姐,我经过深思熟虑,我觉得我应该得到你的报酬。而这种报仇呢,我觉得应该带有现实的意义。我希望,我能够跟老人住在一块……”

  辛凌听到这话,眼中的清冷瞬间变成了厌恶。不等李智说完,她果断的打断,说道:“对不起先生,你的要求有些过分了。我爷爷有专门的人员护理,你说个数吧。”

  这人居然想借着爷爷的名头靠近我,未免想的太美好了。社会上怎么有这么多的不自量力之徒呢,总想着一步登天,不劳而获呢?就因为一句话,辛凌对李智的感激,瞬间转变成了鄙视和憎恨。

  李智早知道人家会拒绝,立刻说出了自己的理由:“我是一名在校的学生,学的就是医学,我有把握在一年内,让老人的意识恢复正常。”

  “你是医生?龙凤呈祥的学生?”

  听到李智的说法,看着李智那不似作伪的眼神,辛凌有些迟疑。在问了一句后,心思急转,思量起李智这么做的原因。他要接近我,这好像能说得通。可我有保镖保护着,他又怎能靠近我呢?他要借我的势力,他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他是医生,可这么年轻,真有能力治疗爷爷的病?是相信呢,还是不相信?

  “对,下半年进入大四。”

  听到提问,李智立刻做出答复。两眼紧盯着辛凌的表情变化,判断着辛凌到底会怎么报答自己?自己的要求,的确有些荒唐,难免让人心中猜度,自己有不良企图啊。小音音又是怎么判断的呢,为什么说这是机会呢?

  “你以前认识我吗,或者听说过我吗?”

  在一番纠结的衡量后,辛凌再次的提出问题。问完之后,辛凌直盯着李智的眼睛,像是要将李智彻底的看清。

  “不认识,闻所未闻,你很出名?”

  李智连连的摆摆手。我今天才见到你,以前可没有这种机会啊。

  听到李智的回答,辛凌眼神恢复常态。她这些年阅人无数,已经形成了特殊的感觉。什么人撒谎,说实话,她都能迅速的辨别出来。到此刻,辛凌已经基本上把握了李智的秉性。学生仔,纯粹的生茬子一枚。

  “好吧,我答应你的条件。不管你是什么想法,请你自重、自尊、自爱,上车吧。”

  辛凌一阵言辞犀利的交代后,轻轻的牵起了老爷子的手,走向法拉利。

  “唉,这话说的。敢情,我是放下尊严,不嫌害臊,不择手段的无耻之徒了?这算哪门子机会啊?小音音到底怎么考虑的,难道里面还有深层次的涵义?”

  李智咧着嘴,吹鼻子瞪眼很是纠结的苦闷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