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沐宛初估计一会儿昭儿必定会来,于是微微合上眼,琢磨着如何收拾这个害人精儿。隐隐约约听见外面的丫头絮絮回话,沐宛初微抿抿嘴唇,闭目等待。脚步声从远而近,沐宛初大致估摸着来人的距离,忽蓦地从背后抽出靠枕,“嗖”一声掷出去。“哈哈,叫你——”待看清来人时,嘴角诡计得逞的笑顿变得比哭还难看,“皇……皇上……怎么你……啊——”沐宛初赶紧从床榻上蹦下来俯身行礼,心中惴惴不安,“还好,还好,没有其他人看见……否则会死人的!”

  轩辕皓左手捞住枕头凑到眼前,又微微侧头瞟向行礼的沐宛初,嘴角噙丝淡淡的玩味邪笑:“怎的每次遇见你,都有惊无喜呢!”目光触及那一双白玉赤足,目光怔怔又快速移开,“起来吧。”沐宛初犹自忖度着自己的罪行,听到轩辕皓的话一时恍惚,竟没有敢动。“怎么?”轩辕皓有些凌厉地问。“皇帝就是皇帝,前一秒还嬉笑怒骂,后一秒便气势杀人!”沐宛初赶紧谢恩起身。

  轩辕皓将枕头掷还与她,笑道:“这便是你待人的礼数?先是抢画,而后不满时仍这个,或者干脆扔拳头刀子?”他见沐宛初窘在当地不语,“你此刻又会腹诽我些什么呢?”沐宛初诧异抬抬头,用力摇晃脑袋,似乎越用力越能证明自己的清白与无辜。

  轩辕皓上上下下打量她几次,点点头,啧啧道:“难怪古人云‘宝剑配英雄’!你前日一袭红衣装扮已是不错。今日这——纤纤素纱,再加上面容间几分憔悴,嗯,的确别有一番风韵!”

  沐宛初见被一个男子如此打量,还是个美男,很是窘迫,低头扫一下自己的衣裙。这是为昭儿试的第二件衣服,只因当天恰出了事故还未来得及换平日的衣服。此件素衣与第一件红衣式样相似,但菱纱边沿多加一圈圈碎花,更显精致细腻。“你平日里都喜欢像这样雪上加霜么?”轩辕皓听着不讲尊卑的口气也不生气,笑着摇头:“也不是。”

  沐宛初窘的越发难看,他笑得越发欢快。良久,沐宛初的窘状他实在不忍心再看下去,便敛收神色,转开话题,肃声道:“你可看清楚那人面貌?”

  沐宛初讶然抬头,呆了一瞬才恍然明白过来,他是问那日在背后打自己的人。这个皇帝可这是怪啊!思维跳跃变化多端,跟轩辕凌一样!难怪是亲兄弟!……“哦……”她摇摇头,“我正换衣服,突然背后一疼,眼前一黑,人就晕过去了!”她又想了想,侧着脑袋,提高嗓音,似抱怨,“你这后院管的也太让人不放心了,还是青天白日呢!”

  轩辕皓听完神情古古怪怪,最后笑笑,像是任何不同寻常的事都没发生过,朗声道:“你昏睡的几日,昭儿日日来烦朕。你今儿既醒了,朕的耳根总算可以清净清净!”然后端端正正撩袍而坐,向门口:“我看她今日心情不错,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