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赵雅萱和豆腐西施在秦玉莲的带领下进入到授艺堂中,同行的还有那位今天早上赶来要留在山寨里面学习的赵公子。

  进入大门后,赵雅萱好奇的向四处张望,她发现授艺堂的整体面积很大,被分隔成四个部分,每一个部分都挂着一个木牌以示分别,每个木牌都只有一个字。分别是“农”“工”“商”“艺”。四个部分大小不一,像农部,商部只是传授理论知识的,每个在此的学员只要一张桌子一张凳子就行了,所以这两部所在的学堂在四部当中最小。而工部、艺部除了学习理论知识以外,还要有练习的场地,所以,这两部的面积比另外两部的面积要整整大上一倍。

  另外在授艺大堂里还有数十间房间供在这里学习的学员寄宿的,因为山寨实在太在了,如果不这样样话,就容易混乱了,每个进入授艺大堂学习的学员,除了特殊情况的以外,都要住在大堂里面,不许到山寨其它地方随便乱跑的。来到这里之前,秦玉莲就已经将要注意的事项大概的向两人说清楚了。

  她也说了,赵雅萱可以回到昨晚她所睡的,现在只属于她自己的房间去歇息,或者留在授艺大堂里的房间和别人共住一间房。赵公子不属于山寨成员,也可以另外住在授艺大堂之外,山寨会拨一间独立的房间给他。

  当打听到在授艺大堂里住的话,跟自己合住的会将近十个人。两人都愿意每天教走远一点,到自己独立的房间去睡觉。

  赵雅萱看到四部学堂当中都是摆着每人一桌一凳,供给学员听讲用,和现代的课堂一模一样,不同的就是没有讲台,而每张桌子上都摆着文房四宝,那是用来作记录的。每个学堂的北面墙壁都有一块白石板,上面都留下了授课先生的笔迹。那是用木炭写就的,即使离得很远也是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四个学堂并排而设,其实就是四间一样大的屋子,所不同的工部与艺部都有后院。农部和商部的后院本来也是有的,只不过被另外两个部给瓜分了而已,这两个部门的实践场地另辟,因为所需的地方太大了。

  此时正是先生开始授课的时候,赵雅萱与赵公子被带进了艺部的学堂里面。

  讲课的老头见到秦玉莲进来,立即停下了讲课,学堂里那三十几位都是十二三岁上下的学员都站了起来,齐声向她说道:“秦夫人好。”

  秦玉莲向大家摇摇手,说道:“大家好。都坐下吧。”

  等到众学员都坐下了,她才走到那们授课的老头身边,向他介绍这新来的赵雅萱和赵公子。

  “花老,这是新来的两个学员,以后,就请你多多费心了。”

  “秦夫人,你太见外了,如果不是遇到你这样的知音,我现在还在街头行乞呢。我有生之年都交给这里了。只要学员肯学,我一定会竭我所能来教导的。”

  “花老,那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你就不用把他放在心上了。”

  赵雅萱和赵公子听着两人的对话,心中产生了很多疑惑,但是却不敢就这样当面问出来。后来他们在和其他学员混熟了以后,才打听到,这花老以前痴迷于音乐,最终因为苦无谋生之道,并且年纪又很大了,所以沦落到了乞食街头。他乞食时也一边吹着箫,凄怨的音调让人听之泪下,当时秦玉莲和高森寨主刚好碰上了正在街头卖艺乞食的花老,听出了他的音乐才华绝对不凡,一试之下,果然不出所料。因而就邀请他到山寨来,令他成为教导山寨艺部的先生之一,从此衣食无忧。故此才对秦玉莲那么的敬重,对山寨艺部的教学工作那么的尽责。

  却说秦玉莲向赵雅萱和赵公子说道:“你们初来乍到,先自我介绍一下,让花老也先了解一下你们,以后才能好好的教你们。”

  两人同时回了一声:“是。”

  赵公子先自我介绍:“花老,您好,我叫赵德昭,今年二十一岁,慕您的大名,所以才到这里来,请以后多多指教。”

  然后,赵雅萱也开始了她的自我介绍:“花老,我的名字叫做赵雅萱,今年十五岁了。是寨主和寨主夫人的干女儿,不过呢,既然我干娘把我交给您的,如果我犯了什么错的话,您就直接惩罚我好了,您不用因为我的身份特殊就对我特殊照顾的。”

  听了赵雅萱这些话,秦玉莲、秦香莲、花老、赵德昭都不禁莞尔。

  花老向秦玉莲说道:“昨晚我就听说寨主和你两位收了一个干女儿,本来我想到场去贺一贺的,却是旧疾复发,无法去到,今天一见果然是璞玉一块啊,假以时日,我想赵雅萱小姐当能超越周妙音这小妮子。”

  原来花老在赵雅萱说话时就已经听出了她的音质正是绝佳的那种。所以也不吝自己的赞叹,当然也含有些许对秦玉莲的奉承。

  “呵呵,花老,你的耳朵真是厉害,还没有听她演唱,单单凭着她说话的声音就能够判定她有一副好嗓子啊。”

  听着两人的对话,赵雅萱是一阵窃喜,而赵德昭则是一脸震惊,他想不到眼前这个老头单凭说话的声音就能判定一个人的演艺才能。

  “哈哈,这只是个人的经验而已。”花老谦虚的说。

  “能得到花老的帮助,是我们山寨的好运。花老,那我就将这两人交给你了,告辞。”

  秦玉莲向花老道别之后,留下赵雅萱与赵德昭两人在艺部学堂,便与秦香莲离开了。

  花老目送着两人的离开,对还站在他面前的两人说道:“你是赵德昭?”

  “是。”那位公子回答道。

  “以后,我的课堂上只有三十六号,没有赵德昭,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我以后就是三十六号了。在课堂里面是不允许用真名的吗?”

  “没错,名字只是一个符号,我老了,记不住那么多人了,所以就只能用号数来称呼每个来这里学习的学员。”花老黯然道,接着,他指了指坐在学堂当中的那些学员,继续说道“他们也是只有一个号数让我记得的,名字在进入这里第一天之后就不会在课堂上用出来了。”

  “哦,花老一定培养了很多的学员,所以才会这样只能用号数来分别。能够得到花老的教导是我的荣幸。我从现在起,就是您的第三十六号学员。请花老指示,我接下来要怎么做。”

  “你先找那个标着三十六号的座位坐下来吧。”

  花老给了赵德昭指示之后,转向赵雅萱。

  “花老,您这号数的编排是不是按进入学堂的前后顺序来安排的吗?”

  “是啊。怎么,有问题吗?”

  “哦,没事,没事。这么说来,我就是三十七号了?”

  “真聪明。没错,你就是三十七号了。”

  赵雅萱心里暗道,还好自己不是排在第三十八号,想当初,在现代的学校里,如果谁被安排到这个号数上,就会被同班的同学大为笑话的。不管是女的还是男的,给人用“三八”叫着,那种感觉还真是有多郁闷有多郁闷了。所以,在班里,每个人都不愿意坐到这个位置这上去。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幸运,只是坐在三十七号。

  花老也让赵雅萱到她那个标着三十七号的桌子上去坐下。她的位置刚好就在赵德昭的后面。这个艺部学堂实行的是一人一桌子的坐法。

  她坐下后,发现前面的他正在向四处张望,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看了一会儿,似乎没有找到想找的,就有些垂头丧气了,整个人都趴在桌子上。

  花老此时又开始上课,当他见到赵德昭的样子,不由得生气了。对他说道:

  “三十六号。”

  赵德昭听到他的呼唤,这才意识到自己做的不对,刚来这里上了第一节课就表现得这样,难怪花老的口气那么差了。当下他立刻站起来,恭恭敬敬的向花老说道:“花老,请问有什么吩咐呢。”

  “你既然来到我的课堂就不要再那么懒懒散散了,这样子是对我最大的不尊敬。如果你不是来听课而是来这里睡觉的,那就请立刻离开这里。听清楚了吗?”

  “不好意思,花老,刚才是我不对,请原谅,以后不会这样了。”

  “那就好,请坐下吧。”

  赵德昭坐下来,他不敢再趴下自己的头在桌子上了,坐得规规矩矩的,听着花老的讲课。

  坐在赵德昭后面的赵雅萱不由得产生了好奇,不知道他刚才在寻找什么。当下她趁着花老不注意,在案头奋笔疾书,用毛笔在纸上写下了想问的话,偷偷将它放到赵德昭的身后,轻声对他说:“喂,接纸。”

  赵德昭将手屈着在身后接了过来,展开一看,不禁大为摇头,因为纸上的字迹是歪歪扭扭,不成模样。所写的字如果不仔细辨认的话,也看不出来的。

  上面写着:“何事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