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缘
作者: 帝麟
字体: 特大
颜色:          

  当一把风刃在我的身后破空而来的时候,我抱起静曼高高跃起落在白雪皑皑的屋顶之上。

  一阵阵狂风,从身边吹过,高高的屋顶上面厚厚的积雪,在风经过之后,形成一条条清晰可见的雪痕。静曼看着我,眼中尽是不舍和怜惜。“你这傻男孩,我怎么值得你这样。”她的手轻轻拂过我脸颊上的头发。

  “千行,如果今天你们让开,放我们离去,之前你们欠我的一笔勾销,否则仙族与狐族不死不休。”我的声音响彻整个东央宫。

  雪花静悄悄的飘落,仿佛躲避着风的侵袭,此时的东央宫已经被狐族的高手团团包围。

  “如果今天放你们离去,我千行岂不是在银狐族颜面扫地。”他带着不容侵犯的气势。

  那一天,东央宫爆发了仙族与银狐族历史上的第一次大战。那场大战我败了,我败在狐族王的手上,当我的紫电就要斩杀千行的时候,狐王的出现救下了他。

  狐王,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那时在他身边我见到一男一女,女子的头发雪白,其美丽不在静曼之下,另外一名男子一头的火红色长发,俊美异常。当时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最后我竟然死在他们二人之手。

  静曼温柔的擦拭着我嘴角的血迹,阴险的千行,竟然偷袭。当千行的长剑刺向我后心的时候,静曼突然转到我的身后,那把雪白色长剑直接洞穿了她的身体,她嘴角含着血,将我推了出去,她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是用唇语告诉我,快逃。

  “千行,我禹王今天立誓,誓死踏平东央宫,银狐族等着我的归来。”这是我离开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回到了仙族的未来之城,我继承了王位,那一天我当着仙族的百万族人宣誓,在我的有生之年定带领族人掠地攻城完成仙族的统一大业。

  静曼死了,死在她出生的地方,最爱的人的怀里,我知道狐族死去的族人都会在冰雪女神殿中为其风雪筑身,将族人的美丽与荣耀永存。

  我下定决心一定要踏进女神殿夺回静曼的身体。

  接下来的几百年里,我曾两次下界攻打银狐族,

  第一次我斩杀了千行,最后在狐族众多高手的围攻下重伤而回。

  第二次我斩杀了银狐王,最后在败在火狐王的手上。

  赤炎大陆,我的憎恨一天天增长着,他们把我当作邪恶的入侵者,可是谁又知道在我的身上,狐族给我留下了多少的绝望。

  五百岁那年,我再次下界,倾全族之力再次踏上赤炎大陆。那场大战鲜血染红了整个天空,大雪山的雪变成赤色,风中带着无数冤魂的哀号声,就是那场战斗我战死在冰雪女神殿的大殿门口。

  我斩杀了火狐族的王,接着又踏平了东央宫,银狐族的王殿。仙族大军也损失近半,我站在银狐族王殿之上,看着正东方的冰雪女神殿,那里有我最爱的人。

  在我就要实现愿望的时候,两个人的出现结束了这场长达五百年的战争。

  他们是我见过赤炎大陆上最强的人,一个是火狐族的新王煜轩,另一个是银狐族的公主路遥。

  冰雪女神殿巅峰之战。风雪肆虐这里没有外界战火与硝烟,只有三座高塔之上的三个人影。长达十天十夜的战斗,最后我死在了他们二人的手上,我仰天长啸,我狠上天为何让爱好和平的我征战一生,我恨为什么让我爱上一个人却又得不到的她,我恨为何让我就要得到的时候让我再次失败。我恨银狐族、火狐族。

  最后,我拼着全身最后的灵力开启了仙族最邪恶的诅咒,离魂咒。

  死后,我的怨念不灭,最后在仙域的雷云沼泽灵魂凝聚,在那里又承受了千年的煎熬。

  听着禹王诉说着千年前发生的仙狐大战,原来那场战争,作为仙王的禹王也是受害者,是啊,所有人都是战争的牺牲品,可是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要引起战争?难道和平不好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