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牧野山庄外,一对神仙眷侣的坟墓立在寂寥的初冬。深秋已经随着两人的逝世离去,但是残忍的风,浓厚的雪比那个深秋更加强烈地浮现在各位眼前。

  但是武林的平静并不是随着那对神仙眷侣的逝世而完结,平静的武林又即将动荡不安。自那对神仙眷侣逝世后,东方堡和牧野山庄有了很好地沟通利益上也没有冲突了。况且南宫牧野对东方堡白玉书的愧疚,也没有再针对什么,东南两大家族渐渐很好地联谊起来。

  平静的森林里,徐子易和东方烈阳折返的途中,徐子易建议道:“今天下武林再次卷起轩然大波,但是隐藏的暗涌却没有半点头绪。不如东方堡主号召武林开一场武林大会,商议解决隐藏的暗涌之余还提醒武林各派做好防范措施。”“嗯……”

  半个月过去,东方堡的广发的武林帖已经到达各大门派手中,东方堡顿时也是热闹非凡——少林派方丈虚阳,武当派掌门古叶,华山派唐胤,青云教荆云傲,逍遥谷东方皓,牧野山庄南宫牧野……冷月山庄庄主虽然没有来,但是也派了残梦,月影前来做代表。反观北堂家,崆峒派并没有出席。这一点让一众武林同道猜疑:北堂家的暴雨梨花针残害百晓门,哪怕不是北堂家所为也应该出席表示一下。如今缺席武林大会,是不是不打自招了?……

  武林大会上,主要就是要表示各大门派要做好防御措施,避免魔道势力入侵。而且冷月山庄独门暗器冷月镖的事,自华山血案以来就很快传遍江湖。中原武林各派则要求冷月山庄解释一下崆峒派弟子遭冷月镖所杀之事。冷月山庄代表——残梦,月影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冷酷地说道:“没有。”如此简短的两个字必然让武林同道们难以信服。但冷月山庄是中原武林四大家族之一。虽然很少过问武林之事,但其家族之实力不得而知,传闻比东方家,南宫家还要强势,因此武林同道们不敢多言。正当大家在想着崆峒派为什么没有出席武林大会的时候,东方堡的弟子来报……

  “报告堡主!在东方堡五里外找到崆峒派弟子的尸首……”东方堡弟子一说完,武林同道们顿时炸开了锅:“怎么会这样?!”“谁这么大胆竟然在东方堡外杀人?”顿时台下纷纷扰扰,东方烈阳也沉思了一会才喝令大家安静下来,问那名弟子:“你可发现崆峒派弟子的死因是什么?”“回禀堡主,崆峒派等人正是受冷月镖所毙命……”“又是冷月镖?!”武林同道们再次炸开了锅,都纷纷仇视起残梦和月影。“且慢,此事必有蹊跷……”东方烈阳说道。但是他正要说下去,隐藏的“暗涌”却开始行动……

  只见几枚暴雨梨花针朝东方烈阳飞去,幸好东方烈阳眼疾手快,一把手接过暴雨梨花针。只是台下的一些武林同道们就没这么好运了。随着一声惨叫,白雪皑皑的冬天再次被不协调的鲜血映衬。“又是一针锁喉,又是暴雨梨花针!”徐子易惊呼道。武林同道们虽然慌乱,但是顿时警戒起来。三名黑衣人顿时逃离而去。毕竟武林同道们齐聚东方堡,并不是之前的百晓门那么容易对付。很明显,三名黑衣人只是要前来骚扰一下。“哪里逃!”东方烈阳和南宫牧野顿时追了出去。只是对方三人轻功卓越,东方烈阳和南宫牧野追了一下就折道而返。

  “你们西门家和北堂家到底想怎么样?!”又经过北堂家的暴雨梨花针所影响,武林同道们的怒气终于爆发出来。即使对方是冷月山庄的人也忍不住怒喝道。只见北堂家并没有人参加武林大会,如今冷月山庄的残梦和月影成了众矢之的。尽管外界是多么寒冷,狂风是那么凄凌地刮,但是并不能够降下武林同道们的怒火。

  正当双方剑拔弩张,残梦和月影要拔剑出鞘,东方烈阳和南宫牧野赶回来,停止了这场纷争:“各位且慢!此事必有蹊跷。不如这样,此事由我东方堡解决,过些日子我亲自前往大漠去北堂家,向北堂堂主要个解释!”东方烈阳见江湖之动乱,身为四大家族之一的堡主首当其冲挑起如斯重担。“东方堡主,我也去!”南宫牧野说道。“还有我!”顿时,徐子易,东方皓,荆云傲说道。“还有我们……”残梦和月影说道。“嗯……”东方烈阳点点头。台下还有一些汹涌的武林同道们也想一同跟去,只是东方烈阳怕人多反而乱,所以谢绝了他们的好意。

  武林大会结束,残梦和月影已经修书回冷月山庄,也得到了西门冷月的首肯。东方皓和荆云傲也很久没有活动筋骨了,教中弟子且先打理教中事务,自己随着东方烈阳和南宫牧野去大漠北堂家。徐子易也满是疑问:当日灭百晓门的三个人到底是不是北堂家所为?按照蒙面人的暗器手法的确无疑,只是如果不是,世间上还有除北堂流星,还有比北堂三绝更加高深的暴雨梨花针?

  大漠,是一片阴森森的黄沙一片。尽管中原武林的初冬是如何飘雪狂风,但是在大漠只是凄凌的风沙在翻滚。俯地而视,是黄澄澄一片;极目远望,依旧是黄澄澄一片。

  司徒千凡被北堂流星派出来视察中原武林的情况。毕竟北堂家远在大漠,所以对中原的消息并不是很灵通。司徒千凡凌厉的双目间带有一丝无奈——武林已经平静了十年,能有啥动荡?但是司徒千凡在茫茫黄沙中看到一幕,顿时让自己的眉头深锁——只见黄沙间露出一直手臂,手里还拿着一些东西。司徒千凡顿时赶过去拨开黄沙,只见一个穿着东方堡衣着的弟子倒毙在黄沙中,手里还拿着武林大会的邀请帖。这名弟子看来已经死去好几天了,只是因为黄沙的掩埋并没有被秃鹰啄食。正当司徒千凡在查看东方堡弟子死因时,他的背后一阵杀气扑来……

  只见几枚暴雨梨花针飞向司徒千凡,司徒千凡既然是北堂家的人,暗器功夫自然一流,耳功也不会差。只是听到背后投出暗器的时候自己便已经作出反应并顿时抽出几枚暴雨梨花针回击。只是司徒千凡一回头,顿时让他震惊——对方使用的也是暴雨梨花针!而且手法和自己一样之余威力看似还不亚于自己。只见双方互相投掷暴雨梨花针,并使用轻功躲开对方的攻击。一见对方使用轻功,司徒千凡再次震惊——连对方使用的步伐都是北堂家的凌云步……两人的暗器功夫不分上下,只是司徒千凡见到对方和自己使用同样的暗器功夫和步伐,心中甚是疑惑,最后一个不留神被对方暴雨梨花针擦过右肩。

  司徒千凡见势不妙,顿时使出凌云步返回北堂家。那黑衣人也没有追赶,只是捂着肩膀:“司徒千凡……果然名不虚传……”

  待司徒千凡负伤回北堂家,北堂流星和司马雨真,司空静甚是感到惊讶——当今世界上能有多少人伤到司徒千凡?就算是四大家族首领,司徒千凡就算敌不过,也不见得会负伤。江湖已经平静了十年,莫非江湖上有隐藏的魔教实力要颠覆武林?

  正当众人还在猜疑,北堂家的弟子汇报道:“回禀堂主,东方堡主,南宫庄主还有徐子易徐先生等人求见……”“嗯,请他们进来……”北堂流星招招手道。

  东方烈阳等人在门外求见,仰头一望,只见流星堂三个字高高挂在门上,那流星堂三个字凌厉的笔锋就已经反应了北堂家的气势。“各位请进。”北堂家的弟子恭敬地邀请各位进去。然而他们一进去却见司徒千凡痛苦地捂着右肩。“北堂堂主,令徒为何负伤?”东方烈阳问道。“这我也不清楚,千凡刚刚才回来。”只见北堂流星剑眉星目,高挺的鼻梁渗透着半分威严,然而清秀的脸庞却也带有半分慈祥。虽然饱经沧桑但是看起来却只是三十余岁左右而已。

  司徒千凡此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勉勉强强地给东方烈阳和南宫牧野行礼之后说道:“方才在下在外发现东方堡弟子的尸首,手里还拿着武林帖……”司徒千凡把自己遇袭前见到的事告诉了大家。“原来如此!……”东方烈阳和各位顿时明白到,原来北堂家没有出席武林大会是因为并没有收到武林贴!东方家的弟子在半路上已经惨遭毒手。“当我正想调查东方堡弟子的死因,背后便有人向我偷袭,他的暗器功夫和步法都和流星堂同出一辙!后来因不留神中了对方的暴雨梨花针负伤回来。现在想想那名东方堡弟子全身发紫,想必也是中了暴雨梨花针的毒所致……”

  司徒千凡一说完,连北堂流星等人也震惊起来——怎么可能有比司徒千凡更加高深暗器和凌云步的人?当世之世,恐怕除了北堂流星,再也找不到暗器和凌云步比得上司徒千凡的了。只是如今……东方烈阳等人为之一栗,叹道:“看来中原武林平凡的日子到头了……”

  “对了,东方堡主等人来荒无人烟的大漠到底是所为何事?”北堂流星问道。“呃,事情是这样的……”东方烈阳向北堂流星解释道这些日子以来武林中发生的事,此次前来只是确认北堂家暴雨梨花针伤人之事是否被嫁祸。“徐先生,你是否知道这些人的来历?”北堂流星问道。“哎……自从一个月前百晓门弟子在沙漠遇害,如今百晓门已经没有昔日之力量……”徐子易叹息道。百晓门已没力量查探江湖动荡,隐藏的暗涌何时才会浮现?众人都期待着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