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电能
作者: 桃仙喂马
字体: 特大
颜色:          

  李智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梦中的景象像是电影一般,快速的闪过。想要捕捉,是那样的困难,但却是有一个声音不断的呼唤。

  “嘎嘎,醒醒啊,只是伤到了肺,没要你的小命。”

  循着声音走去,李智突然的感觉着呼唤的声音是那样的熟悉。在辨认中,李智终于记起声音的主人是谁了。

  “小东西,我还没死呢?”

  随着记起小音音的存在,李智再次的看到了那个电光萦绕的光球。小音音盘膝坐着,捏着下巴带着浅笑注视着李智。

  “嘿嘿,你死了,我也就死了,你当然是活着。他们已经给你做了手术,清理了弹头,你可以好好的休息了。”

  听李智居然问着傻傻的问题,小音音煞有介事的解释着。

  “知道我现在在哪吗?”

  李智隐约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疑惑的问道。

  问着话,李智慢慢的睁开了眼。入目的一袭白色,明亮的灯光,淡淡的消毒水味道,琳琅满目的医用设备,李智已经不需要小音音的回答了,这里明显是医院。

  房间内没有一个人,透过房门,隐约有说话的声音。视线向下探了探,李智看到了罩在口鼻上的呼吸罩。

  “小家伙,我的肺伤的厉害吗?”

  轻微的疼痛从肺部时时传来,李智的意念再次的进入了雷电芯核空间低声问道。

  “只是小小的一个弹孔,灼伤了部分肺泡,没有大碍。不过呢,这次不能给你快速的治疗了,容易引起怀疑,你就老实的休息几天吧。”

  对于李智的伤势,小音音明显的不怎么在乎,倒是极力的劝说李智休息。

  “我就纳闷了,那个劫匪咋就去而复返了呢,还明目张胆的给我来上一枪?麻痹的,老子还真够倒霉的。假若日后碰到他,非得在他身上捅上几个透明窟窿,气死我了。”

  一想起劫匪反常的举动,李智就气的牙痒痒。你打劫了不赶紧滚蛋,回来干啥?

  “唉,可怜的人啊。”

  想到劫匪,李智的眼前不由得浮现出那两个可怜的无辜死者。想到生命竟然如此的脆弱,李智不由得一阵唏嘘。

  “想这些干啥,抓紧休息吧。记住,晚上还要继续强化,现在是晚上七点四十六分。”

  感受着李智纷乱的思绪,小音音及时的阻止了李智的想法,再次的重申了自己的要求。

  “哦”

  李智应了一声,赶紧的闭上眼。

  在李智即将睡下,迷迷糊糊的时候,他突然感觉有人走近了床边,淡淡的女子体香缓缓袭来。闻到这香味,李智心中一喜,傻妞居然是第一个来看望自己的。

  虽是知道吴艳晴就在身边,但李智却装作浑然不知,装起了死。

  “懒虫,医生说你的问题不大,很快就能醒来,你咋还不醒呢?我在家等着你治病的,谁知道你却去挡子弹了。你真傻,比傻妞还傻。”

  吴艳晴的声音由娇柔甜美,慢慢的变得低沉、沙哑,里面还夹杂着淡淡的哭腔。

  “别睁眼,听听说啥。”

  感受着吴艳晴的悲伤情绪,李智刚要开口宽慰,小音音急促的提醒声突然冒了出来。

  “你不想醒来,就多睡一会吧。记得,可不能偷懒,我还想等你送我离开呢。真不想离开了,有你们这些朋友在身边,我好快乐。可是不走,我的梦想就实现不了了,我好矛盾。你快点醒来,帮我去实现梦想好不好?”

  听着吴艳晴在那自言自语,真情流露,李智真想立刻睁开眼,好好的爱护这个小丫头。但又怕让对方尴尬,他心里顿时纠结起来。此时,李智心中有个浓浓的疑惑,没有看到吴艳晴做什么工作啊,她到底是干什么的?离开?到哪去呢?她的梦想又是什么?

  见李智没有醒来的迹象,吴艳晴轻轻的为李智掖了掖被子,身体有些萧瑟的缓步走出了病房。

  吴艳晴刚刚离开,又是一阵香风袭来。

  辛凌走到病床前一米处站住了,静静的看着床上的病人。足足看了有一分钟,辛凌才叹口气。

  “李先生,没想到你会在那种时候上前救人。你的举动,完全的阐释了什么是医生的职责。我向你致敬。我相信,有你这样的合作伙伴,我的生意一定能够蒸蒸日上,创造更大的辉煌。你多休息,医馆和病患等着你回来。放心,我不会让无关的人来打扰你。”

  辛凌说完,再次的驻足停留查看了一阵,这才转身离开。

  听着辛凌这番话,李智只感惭愧。自己没救一个人,反而把自己搭进去了,让一干朋友为自己担惊受怕,寝食不安。

  “宿主,借着今天的机会,你给我讲讲,你对感情的看法吧。”

  听了两位女士的心声,小音音好像动了凡心,居然八卦起来。

  “感情?这个我可不懂啊,没谈过恋爱的悲催孩子伤不起啊。”

  一听小音音的话题,李智赶忙的推脱。

  “说说吧,分析一下你认识的几位女孩子。漫漫长夜,闲着也是闲着,找个话题打发时间。”

  小音音死乞白赖的央求起来。

  “说不好,谈着玩吧。在大学阶段,最熟的应该是顾文雪姐姐,他对我照顾最多,像是一位大姐姐。感情嘛,谈不上来,有感激,有亲情。至于男女间的爱恋,应该有点,这应该是源于对相貌的迷恋。我从她的眼神中,找不到情爱,应该是照顾亲弟弟的强势,一种保护欲望。”

  “至于辛凌,我和她真是不熟。她给人的感觉就是生人勿进,冷冰冰拒人千里。她这种表现应该是源于她的社会角色,她要驾驭手下,还得提防别有用心的宵小之辈。确切的说,她身上带着保护罩。既神秘,又让人怯怕,兴许这是她故意营造出来的。”

  “吴艳晴这傻妞就不说了,很单纯,很放得开,性格活泼,惹人怜爱。”

  几句话间,李智就把认识的三位女孩子分析了一下。随着分析,李智的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一幕幕景象,三位女孩子的身影,交替而过。

  “若是让你弥补大学生涯最大的遗憾,你会选择哪个女孩子做女朋友,有没有可能同时接纳她们三位呢?”

  小音音像是上瘾一般,在李智说完后,接着又抛出一个话题。

  “小东西,你还真敢想啊。我马上就要大四了,已经没有闲暇时间考虑恋爱的问题了。你的真正目的是要问我的感情观啊,好吧,我说给你听听。现在来说,我不确定哟。人的欲望会随着身份、实力的变化而变化。我倒是有从一而终的想法,可欲望这东西谁又能说得准。今天你喜欢清纯,明天兴许是泼辣,后天兴许是喜欢放荡、成熟。不同阶段,不同欲望,避免不了。”

  “我只希望我尽可能的做到纯情,但能否真正做到,有待商榷。就像我认识的这三个女孩子,得其一就让人满足了。但是,真的满足吗,当时可能是信心澎湃,别无所求。可知,得到的越是困难,珍惜的时间越短。难得到的时候,感觉神秘;而得到了,却是会产生心理落差,感觉不过尔尔,有种失落感。这种强烈的失落感,会迅速的变成另一种征服欲望。我想,在这种欲望驱使下,我不能保持淡定。”

  结合着自身的情况,李智迟疑了许久,这才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说完之后,李智扪心自问,自己在遇到女孩子的时候,会不会做出‘拔吊无情’的举动呢?思来想去,李智惆怅了。

  “宿主说到这种程度,我把真实想法说一说吧。我希望你能保持积极的心态,不压抑自己的欲望。有想法就去实现,至于道德限制。嘎嘎嘎,你们人类的道德限制是一样的吗?后悔的事情,尽可能的不做。后悔带来的永远是消极的心态,那种经验不要也罢。”

  在李智讲出心声后,小音音终于吐露自己的真实想法。

  “你说话从来都是有目的的,我早已经晓得。只是,我在想怎样的做到人心平衡,不偏不倚?”

  对于小音音的有的放矢,李智早已经深有体会,并不吃惊。

  “嘎嘎,这个最好解答了。只要让对方仅仅达到底线欲望,那就平衡了。”

  对于李智的问题,小音音几乎是没有考虑,就做出了解答。

  “仅仅达到底线欲望,不就是活着吗?”

  ……

  晚上十点钟,麻醉的药性已经散去,李智开始面对胸口伤痛带来的折磨。在这样的环境下,身体强化过程还是准时展开了。

  十分钟的双重摧残,李智终于切实的感受了一把生不如死。

  闻着身上弥漫出来的腥臭味,李智及时的按响了求救按钮。随之,华丽丽的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