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放心看,不断更!)

  “说吧。”筱白也不废话,上来就开门见山。

  “是,格格。昨晚奴才打听到那小子今年二十又三,辽宁人,刚来当兵没多久,认字不少,似乎念过私塾,但身手很好,又不像秀才般身子骨软的跟面条一样,据他说祖上是山林里讨生活的猎户,去年饥荒,家里人都饿死了,还没结婚。”

  马全的信息有些累赘,人家结没结婚都打听了,不过有些信息还是很有用的,比如他认字又有很好的身手,这在这个时代似乎很少见到,毕竟历史是历史,武侠是武侠,要是有钱读书,那必定是为了考取功名光宗耀祖的,习武,并不是被大多数人认可的。

  “对了,听说他认识很多古字,或者怪字,总之这人不寻常。”马全想起那跟他说这些话的士兵,脸色灰了下去,似乎有话难言。

  筱白借着破晓的阳光,看到马全的表情就知道他还有事瞒着自己,拉下脸逼问他可曾还留着什么话没有。

  马全一介武夫,心眼直,被筱白这么一吓,也就说了出来。原来,那辽宁来的小子竟然喜欢讲鬼故事,还讲的惟妙惟肖的,就跟真的见过一般。

  “这就对了”,筱白心里想,那小子绝对是盗墓出身,可怎么看都不像成了气候的样子,不过肯定能从他那里挖出一些东西来就是了。

  告别了马全,筱白就让人把那个人秘密的带到了自己的营帐,又把青梦支去胤禛那里,才算准备妥当。

  “知道我找你什么事吗?”筱白故意将声音压得沙哑,脸色凝重,像是看着一个罪大恶极的犯人一样。

  “奴才杨峰,不知格格找奴才何事,还请格格明示。”杨峰头上冷汗横流,跪着的双腿瑟瑟发抖,一副没出息的样子,看的筱白都有些灰心,就这幅怂样怎么盗墓的啊。再想想人家闷油瓶、吴三省他们,真是的,自己倒霉找了这么个人。

  “你跟谁学的盗墓的手艺。”淡淡的抛出这么一句,听得杨峰直接僵在当场,不敢回话。

  筱白呵斥一声,杨峰才哆哆嗦嗦的说了出来,他只是跟着一个人下过几次地,真不是什么盗墓高手。

  再怎么问,杨峰都是这个说法,实在问不出别的东西来,筱白不禁灰心,这盗墓虽然好玩,可在封建如此的清朝,毕竟是大逆不道的事情,想找十阿哥他们帮忙也是不可能的,说不定还会被揭发了。

  打发了杨峰,筱白心情很不好,衡量着要不要继续下去,自己这么玩,把小命玩丢了可就不好了。正纠结着呢,十阿哥好巧不巧的就来了。看着筱白没个坐相的歪在椅子里,无奈的摇头。

  “怎么了?无精打采的样子。”本来是来看看筱白有没有从悲伤中恢复过来,看了才知道,原来压根没有悲伤多久嘛,这不又开始想那些不靠谱的东西了,“别想了,总比我强,皇阿玛派给我一任务,挖土。”

  “什么?”

  “挖土啊,就是昨晚经过的那个土包,真倒霉。”十阿哥的苦瓜脸对上筱白放光的眼睛,ps成一张照片,那就是——绝配。

  看着马上就精神百倍,舔着脸笑嘻嘻的挪过来的筱白,十阿哥不知道哪个字触动了这台名叫筱白的电视的换台键。

  “为什么要挖土啊?”筱白觉得事情有了转机,赶紧跟进。

  十阿哥吓得后退几步,不明白她这是为何兴奋,“皇阿玛想修一条路走马车,要不就砍树,要么就挖土,也不知道哪个大臣说的不宜动木,可动土。”

  筱白做个晓得的表情,裂开小嘴开心的笑,“天不负我啊,这剩下的就是找摸金校尉了啊。”心想的美滋滋的,觉得终于可以自己谋划着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了。

  打了几个哈哈,十阿哥也觉得无趣就走了,筱白这才忙活起来,又把那可怜的杨峰拎了过来,逼着他说还能不能找到会挖土的手艺人,可他是逃荒逃过来的,走投无路才当了兵,人生地不熟的那里去找这些个土夫子呢。

  筱白无奈,只能硬着头皮去找康熙,胡诌八扯的说什么做了个梦,一个道士指着那个土包微笑啊,意思是让她过去,她听说十阿哥接了这么个差事,想让皇阿玛允了她一起挖土,好遂了心愿。

  康熙被筱白说的云里雾里的,夹杂着些《盗墓笔记》里看来的周易、玄学的东西,搅在一起,再加上那个刚巧帮了忙懂风水的大臣,康熙到也相信了,答应让筱白作为副手,跟着十阿哥把那土包移走。

  拿了允许令,筱白一鼓作气,把那杨峰直接要到了自己的侍卫队里,这下,虽然人数多了,但数字不怎么雅观——13人。现在也顾不得这些忌讳了,何况自己也不信基督,前世好歹是个党员,墓里如果出了事大叫“马克思万岁”不知道管不管用。

  不得不说人家清朝的办事效率还是挺高的,这不第二天一早,胤誐就带着类似于工兵队的一些人开始了挖掘工作。

  听人禀报说胤誐已经开工,筱白大叫坏了,昨晚没来的及去踩点呢,他这带人一去自己反而没理由往下挖了啊,毕竟人家的命令是把土包移走,而不是往下挖个洞。正在筱白抓耳挠腮、紧张的让杨峰赶紧带齐家伙赶过去的时候,杨峰这家伙一改之前的怂样,不慌不忙的把临时改装的一些工具伪装好,“格格,不瞒您说,昨天晚上我去了一趟那土包。”

  筱白的营帐里只有自己的几个侍卫,外面也派人站了岗,到不用担心这事会泄密,可听杨峰这么一说,再加上那副不慌不忙、胸有成竹的语气,她突然觉得自己已经不能完全掌握事情的进展了,如果这个杨峰能自己行动去布置一些事情,那下到墓里,如果真是个墓的话,他要害自己也是轻而易举的事,随便一个恐怖的东西就能把自己活活吓死。

  这杨峰也不是一般人,之前吓成那样是因为盗墓那可是杀头的行为,可现在看这筱白格格居然想下地,那自然也不用忌讳太多,可他忽略了一点,对方的身份可是格格,就算是顽劣过了头,那最后担着教唆罪的也还是他这个倒霉蛋,现在想到这一层也是冒出一身冷汗,再看筱白警惕的眼神,也知道自己昨晚是自大了。

  “格格,格格,奴才知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立刻跪了下去,咚咚的磕着头。

  筱白心里虽然有了忌讳但也拗不过好奇心,当下决定以后看紧这个杨峰便是,“你去干什么了?”

  “奴才去放了个铜人,那东西是奴才以前从底下拿出来的,看着有些年头了,只要挖出那东西来也就有了继续挖下去的理由了。”原来这杨峰是去干这事的,确实是筱白这种盗墓小白想不到的事情,说起来,还多亏了这杨峰留了这么一手。

  既然十阿哥已经带人去了,那这事就事不宜迟了,万一被他们挖到就有些不能把握下一步的动向了。

  看筱白要走,杨峰赶紧去拦,筱白一脸狐疑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