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来到自己房间,血鸢对自己的行为产生了质疑,自己明明可以轻易杀掉他或者耍掉他,为什么要让他跟着自己呢?嗯,既然想要通过刘文清来查探消息的方案失败,那么自己一个人到处查探消息的话,有这样一个人可以掩护应该能更容易些。这样想着,血鸢便放下了对红衣男子的顾虑,在床上浅浅入眠。

  第二天早上吃早饭的时候,东东悄悄拉着血鸢的衣袖说:“哥哥,我听小二说,这里的万花楼很好玩呢,不过要晚上才好玩,我们今天晚上去好不好啊?”

  血鸢想了想,妓院?嗯,是个打探消息的好地方,便顺口应了。看了看东东的脏衣服,想着他也没有行李,之前不会都是穿这一件衣服的吧,便提了句等会儿出去帮他买件衣服,谁知道东东开心地蹦了起来,一个没坐稳又摔在了地上,血鸢看了没忍住还是浅浅地笑了一下,东东无奈地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屁股继续吃饭。

  本来血鸢是想套一下这个男子的真实身份的,但想着既然他这样伪装想必也是以为自己好隐瞒好利用从而达到某种目的,自己何不顺着他的意看看他到底要做些什么,要是存了和自己一样打探乾图的想法,说不定自己能顺便就获取了乾图的消息,想到这,血鸢打定主意,既然这男子装疯卖傻,自己便装一个烂好人罢。

  出去买好了衣服,仍然是那鲜艳的红色,这颜色,也只有在眼前人身上才穿出了应有的味道,张狂、诱惑。

  血鸢看了下,又给他挑了一件青色衣服,待他穿上一看,只见衣服的碧色与人皮肤的白色交相辉映,就像青玉与白玉镶嵌在一起,看着赏心悦目,虽然东东的表情呆滞了点,但是五官仍然是无可挑剔的,特别是那眉,斜向上挑,弯入两鬓,给这呆滞的表情添了几分活气。

  血鸢在心里默叹,这般长相便不可能是常人所能拥有的,只是不知是何方神圣?

  穿着新买的红色衣服,东东显得开心极了,扯着自己的衣服向血鸢显摆,说道:“哥哥,弟弟好看吧,不知道有多少女子想嫁给弟弟呢,虽然哥哥长得不好看,但是哥哥放心,弟弟会送很多漂亮女子给哥哥的!”说完还抓了抓拳头,以表信誓旦旦之意。

  血鸢淡淡地扯了扯嘴角,应了句好便没再看他,径直往前走去。

  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东东和血鸢二人直奔万花楼,隔开还有段距离时二人便闻到了阵阵香风,东东抽着鼻子说道:“啊,好香啊!”血鸢点点头,心里想着自己果然还是无法忍受这胭脂香气,默默地跟着东东往前走。

  “哎哟喂,两位公子这边请,两位公子看着面生得很,想必是第一次来吧,不过放心好了,妈妈我一定让最好的姑娘来伺候着!”眼尖的老鸨看着两人走来,赶紧招呼着,眼光随便一扫,大概知晓了这两位公子有几斤几两,该安排什么样子的姑娘来伺候。

  “柔春、柔夏,来招呼这两位公子,要是两位公子不满意了,就是两位公子饶得了你们,妈妈我可是饶不了你们的!知道了吗?“老鸨喊来楼中中上姿色的两位温柔点的姑娘,想必对付这两位也足够了。

  “是,妈妈。“两位姑娘款款行礼,真真是柔似水。

  老鸨满意地点点头,转向血鸢二人,开口道:”两位公子觉得怎么样?要是觉得这两女合两位公子的口味的话,妈妈就厚着脸皮替柔春、柔夏向两位公子讨要点买簪钱了。“老鸨也看出这两位应该都是初次来妓院,只是没想到如此不谙世事,所以终于忍不住要起了银子。

  血鸢愣了下,看向东东,没想到东东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看她看过来,还眨了眨大眼睛天真地说道:“哥哥,钱可是在你那呢。”

  血鸢默默低头掏出一块银子给了老鸨,老鸨看着那不大不小的银子,嘴角抽搐了一下,心里想着这还真是买簪钱啊······

  看老鸨没接过去,血鸢不解,看着老鸨抽搐的嘴角,更加疑惑,又看向东东,没想到东东也是一副嘴角抽搐的样子,心里一紧,他们难道都被下了毒?

  正打算一跳而起的血鸢突然看着东东伸向胸前的手,瞳孔一缩,接着那手抓了一大把银子出来,才让血鸢在心里暗松一口气。

  东东默默把手里的银子交给老鸨,面色发青的老鸨才终于又堆起了笑容,笑着谢过离开了。

  看着东东拥着柔春向前走去,血鸢看了看一旁的柔夏,只得伸出僵硬的手牵住柔夏的芊芊柔荑跟着向前行去。

  二人来到大厅的一角坐下,此时的大厅已极为热闹,有团坐在一起每人身边一个美女伺候的,也有孤身前来一群美女相伴的。谈话声也极其嘈杂,不过更多的是淫/声浪/笑,加上空中飘着的各种奇异香气,每个人脸上都显出放松淫/靡之态。

  血鸢看着这景象皱了眉,虽然以前也在妓院杀过人,但是一击必中,也没在妓院滞留多久,所以此番前来看到的景象让她深感厌恶,恨不得将这里扫荡而尽。

  深吸了两口气,血鸢终是再也忍不了,只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把自己的想法付诸行动,于是转身就走,倒让已经坐下的东东一阵错愕,手忙脚乱地起身跟上前去,两位姑娘也茫然地看着这一幕。

  终于出了这万花楼,血鸢大步流星向前走了好一段路程才停下来,深深呼吸着夜里带了些寒气的空气,将脑中的不适驱除掉,慢慢平静了下来。

  东东跟在后面,沉默地看着血鸢的背影,偏着头皱着眉露出了一丝不解,看着血鸢恢复好了,一瞬便收回了不解的神情,

  一副淡淡的样子。

  血鸢知道东东在后面,也没转头,淡淡说了句:“我对胭脂过敏。”就往客栈的方向走去。

  东东在后面挑了挑眉,一撇嘴,不置可否,静静跟在血鸢后面回了客栈。

  【求评论了啊~来个人看了后写点评论吧~小爵感激不尽呐,不然总感觉像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啊~卖血鸢嘞~卖东东嘞~新书求推荐收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