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是我,唐皖,我想我们……”沈野逸刚想说‘我想我们暂时还是做朋友吧,等我们考上理想的大学以后,再开始交往。’可是话还没来得及说完,沈野逸就警惕的感觉到有人悄悄地打开了他的房门,并且一步步的再向自己靠近。因为在最近几天里的晚上,沈野逸总是会感觉到楼道里有人在来回来去走动的声音,当时他并没有多想,以为只是住在同一个楼的住户下班回家了呢,可是每次那个脚步声在走到自己家的门前的时候,都停了下来。这个奇怪的举动是深夜以不得不经常地提高警惕。

  “喂?”唐皖在听到沈野逸说道‘我想我们……’的时候,突然电话就显示通话中断了,她听着嘟嘟的忙音,她觉得特别的诧异,她还以为使自己听错了,特意对着电话‘喂‘了一句,可是电话那端传来的还是嘟嘟的忙音。她突然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了,她下意识的拨通了是沈野逸的电话,可是电话那头却是温柔的女声提示音,“您好,你所拨打的电话的电话已关机。Hello,youdialedtelephoneispoweroff.”唐皖突然心中出现了一股莫名的担忧感,沈野逸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怎么手机关机了?她迅速的换好衣服,然后不停的拨打着沈野逸的电话,可是电话那头总是出现那个熟悉的女声提示音,唐皖越听越觉得心里越发的不心安。她紧紧地握着手中的手电筒,壮着胆子悄悄的打开了自己家里的大门。

  一走到走廊里,声控灯就开了,柔柔的灯光并没有使唐皖放松下来,反而越发的紧张了,她不得不加快了下楼的脚步。下到二楼的时候,唐皖因为没有踩好楼梯,差点崴了脚,但是此时的顾不及自己的脚是否受伤了,就略微停了下之后,急忙的从楼洞里跑了出来,

  直到走到了沈野逸家的楼下的时候,她才感觉到了一丝放松,因为沈野逸家的灯亮着,她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大惊小怪了,或许是沈野逸的手机没电了关机,一时没有找到充电器,就没有外接电源开机看到自己打的电话呢。她轻松的笑了下,正当她想回家的时候,她突然看见路灯下的草丛上挂着条黑色的手绢。她走上前去,弯腰捡起那条黑色的手绢,她越看手中的手绢越觉得眼熟,她把手绢放在手心里,仔细的看着,当她看到手绢的一角歪歪扭扭的绣着一个‘逸’的时候,她吓得手中的手绢突然再次掉到了地上。此时的唐皖并没有去捡手绢,而是拼命的往沈野逸家跑,楼道里的声控灯貌似坏了,但是此时的唐皖也不知道从哪儿里来的一股子不怕黑的勇气,一层一层的上着,当走到沈野逸家的时候,她发现沈野逸家的门虚掩着,屋里的灯光透过虚掩的门缝照射着楼道。唐皖深吸了一空气,推开了沈野逸家的房门。

  “沈野逸,你在家吗?沈野逸。”因为上周沈奶奶和唐皖的姥姥去了Y城去旅游了,所以沈奶奶并不在家。唐皖随手打开了客厅的灯,然后一边往沈野逸的卧室走,一边在喊着沈野逸的名字。当唐皖推开了沈野逸的房门的时候,床旁边的桌子上放着杯咖啡,看起来是刚泡没多久的,因为还冒着浓郁的香气。唐皖往屋里走了几步,就感觉脚好像踩到看了什么硬东西,一低头她才发现自己踩得是沈野逸掉在地上的手机。她弯下腰,捡起地上的摔得四分五裂的手机的时候,她突然觉得心里很慌,沈野逸,他,他不见了,不见了!

  “沈野逸,你在家不?不要闹了,快出来。”唐皖虽然已经知道了沈野逸离奇不在家的事实,但是她还是不死心的一直对着空荡荡的屋子,喊着沈野逸的名字。可是她喊了好久,直到喉咙喊得干涩不堪的时候,唐皖才一脸不可置信的瘫坐在地上,豆大的泪水一滴一滴的顺着唐皖的脸颊,不住地落下。她好想好想这只是一场梦,可是喉咙传来的痛感,清晰的告诉着她这不是梦,沈野逸失踪了,和自己打电话打到一半的时候,失踪了。

  *************

  06:10,闹钟准时地响了,唐皖关掉吵闹不停地闹钟后,坐在床上一直对着床边摆着的沈野逸的手机残骸发呆。

  “皖皖,起床了吗?快点洗漱,该吃早饭了。”唐妈听唐皖的屋里一直没有动静,以为唐皖还在睡觉,可是当她推开唐皖的房门的时候,却发现唐皖呆呆的坐在床上,头发乱蓬蓬的一副刚睡醒的样子。

  “皖皖,皖皖?快起来,都6点28了,收拾下准备吃饭吧。”唐妈以为唐皖这是刚睡醒还没有缓过神来,就没多想,随手把唐皖前天晚上准备好今天要穿的衣服递给了唐皖。

  “啊。”唐皖一缓过神来的时候,就看见一套粉色的衣服映入了眼帘,她下意识的接住了衣服,然后又抬头眼,递自己衣服的人,唐妈。唐妈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嘴里碎碎念着,“哎呀,锅上的汤该加水了。”然后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唐皖的卧室。

  唐皖洗漱完之后,看着镜子感觉镜子中的自己,她感觉很别扭,虽然样子还是自己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镜子中的自己的眉梢多了一丝愁虑。她还没来得及多想,唐妈就催着唐皖去吃饭了。

  坐在餐桌上的唐皖,总是觉得自己的心空落落的,像是丢了什么似的,对着往常很喜爱的吃的,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了想吃的欲望。但是迫于唐妈的威力,唐皖还是随便的吃了几口面包片,喝了口牛奶,一边匆忙的穿鞋,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我快迟到了,先不吃了,到学校再吃。”

  走出家门的唐皖下意识的从楼道里的玻璃窗,往外看了看,可是却没有像往常一样见到他,她顿时觉得非常的失落,但是失落之余,她又开始了无尽的担心,沈野逸为什么会突然失踪,沈野逸他现在还好吗?唐皖一边心里不住的担心,一边慢慢地下着楼。昨晚她一发现沈野逸失踪以后,下意识的就是打电话报警,但是一想到沈野逸失踪还不满48小时,就是报了警,也不会有派出所受理的。然后她就拨通了沈奶奶的电话,但是沈奶奶的电话却是一直都是关机状态。接着她又给自己的姥姥打了电话,同样也是关机。她紧紧地握着沈野逸的手机残骸,心里很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时,她突然发现自己认识沈野逸那么多年,除了知道沈野逸奶奶的电话,还知道沈野逸奶奶家在哪儿住,除此之外的详细资料她居然一概不知。就连之前沈野逸带她去的什么军区大院,都自己也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地方,要不是沈野逸带自己去过,自己肯定不知道自己居住的这个城市,还有那么大的戒备深严的军区大院。

  “嘀嘀……”一辆宝马X5不知道什么时候停在了唐皖的身边。

  “啊,对不起,对不起。”唐皖以为自己挡住了车的去路,连忙说对不起,然后把路让给了那辆宝马X5。可是宝马X5的主人,似乎并没有开车走人的意思。就这样僵持了好久,车上才下来一个穿着一身黑色阿玛尼的男人。唐皖仔细的看了眼眼前的男人,发现眼前的男人居然是张淼峰的时候,唐皖的脑子里就突然出现了夜勋和张淼峰最后一次对决的画面,当她再次抬头看张淼峰的时候,她突然惊奇的感觉到张淼峰的身上一点黑暗魔法的气息也没有了,这是怎么回事?

  “没事。请问,小姐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面?”张淼峰一开口就觉得自己今天特别的失常,怎么一开口就用了这么低级的搭讪用语了,可是那句‘小姐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面’却真真实实的是此时张淼峰的心里的写照。他记忆深处的那个朦朦胧胧的身影,在看到眼前的少女的时候,奇迹般的有朦朦胧胧的身影逐渐的变得清晰起来了。少女的一颦一笑,一嗔一怒,此刻就像是深深地刻在张淼峰的心里一般。他突然很想狂喜的抓着眼前少女的肩膀,可是却被少女轻巧的躲闪过去了。

  “无聊。”此时的唐皖没有心情去搭理张淼峰,就随口说了句‘无聊’,急忙去小区门口拦出租车了。因为此时已经是7:20了,离班主任规定的07:30到班级的时间,就差10分钟了,幸亏德安中学离唐皖的家不算太远,要是顺利的拦到出租车的话,10分钟之内肯定能到学校的。可是现在正值上班高峰期,能不能顺利地拦到出租车还不一定呢。要是沈野逸在就好了,一想到沈野逸,唐皖的眼眶里就不住的有泪水在打转。她从兜里掏出手机,下意识的给沈奶奶和姥姥打电话,可是电话依旧还是提示关机。她把手机揣到兜里之后,接着开始了她的拦车大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