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先安静一下。”女校长止住了众人的议论,又开口道:“下面,我们有请警方的周警官上台,对骆方予以奖励。”

  一身警服的周言在一阵掌声中走上了台,先瞧了瞧骆方所在的方向,随即一脸和蔼笑容道:“老师们,同学们,我们这次能抓住凶手,给学校一个安全、清净的读书环境,学校提供了大力的支持,而骆方同学对我们的帮助更是功不可没。”

  说着,周言拿出了一张制作精美的奖状:“这是国家警察总部发下来的,现授予衡远市第一中学高三(13)班学生骆方——全国荣誉公民称号。”

  骆方本来低着头,听见后微微一怔:“怎么是全国?弄错了吗?不是说是衡远市荣誉市民称号吗?”

  但周言接下来的话,骆方彻底震惊了。

  “奖励金额一千万。”周言依旧笑眯眯道。

  “一千万!”

  “有一千万!”

  “哇,骆方这小子发财了!”

  “对啊,协助一下警方就有一千万可拿,太爽了!”

  “要是我能帮助,我也去!”

  台下同学们的议论声一波接一波,经久不息,没有谁还在乎那是什么样的奖励,只知道奖金有一千万,其他什么都被抛到了脑后。

  而骆方此时完全呆住了,心里不断重复着:“一千万,一千万,五百万变成了一千万,荣誉市民也变成了荣誉公民!这转变也太大了!”

  “有了这一千万,在衡远市这样的一个中等城市,完全够我父母安安心心过好下半辈子了,再也不用去摆小摊,到工地工作了,而且我们兄妹俩的读书费也够了。”

  自从听到昨天父母的一番话,家里现在所面临的困境一直在骆方心里不能释怀,但此时骆方就像是一个正愁吃饭没有着落的破落乞丐,突然捡到了一个金元宝,狂喜,简直是狂喜!

  阳明小区。

  冯春然正坐在沙发上与骆祥云通着电话。

  “祥云,找到工作没有,哦,已经有会计了,你再上别家看看,注意再顺便帮我问问差不差做饭的啊!”冯春然一边看着电视一边说着。

  接着,冯春然神情暗淡下来,只是听着电话里的声音一声不吭,过了半响才默默地道:“嗯,实在熬不住,我们就把房子卖了吧!房贷让别人去还,我们再去找个便宜点儿的地方租房子住,就在工地附近租,工作也比较近,又可以照顾好孩子。……嗯,怕什么!以前我们还不是这样过来的……”

  这时电视上正在直播一段颁奖的画面,一个头发浓密十七八岁的男孩从一名和蔼可亲的警察手中接过了一张奖状,转过身来,从容不迫的面对着摄像机,高高举起了手中奖状,脸上也透露出灿烂的笑容,而奖状上赫然写着——奖金一千万元。

  原本正愁眉苦脸的冯春然,忽然不再对着话筒说话,而是揉了揉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电视画面。

  “吧嗒!”

  电话掉在了地上,冯春然丝毫没有察觉,只是呆呆地看着电视,口中喃喃道:“儿子,这是……方子,我们家儿子!这到底是……”

  这时电话里响起了“喂喂”的焦急声,冯春然一个激灵醒悟过来,忙捡起电话,没等骆祥云开口就直接道:“祥云,你快回来,有事,快,回来再说!”

  衡远一中,天文道。

  骆方和周言肩并肩沿着天文道边走边聊,周围路过的同学看到骆方,不时投来羡慕的目光,甚至有几名女同学从爱慕的眼神里投来了赤裸裸的暗示。

  骆方被盯的浑身不自在,只好装作没看见。

  “骆方,我自作主张给你申请了全国好公民奖,你不怪我吧!”周言看着骆方揶揄道。

  骆方连摇手:“怎么会,我高兴还来不及了。得什么奖项不说,起码……起码这奖金就翻了一倍,呵呵。”

  说到这,骆方不禁摸头傻笑,周言也是哈哈大笑,忙道:“这是你应该得的,你想想,为了这个案子,有几次你都差点丢了小命,你一个正在读书的学生都这样拼命,我当然也要拼命为你申请了,这样才能和你的付出对等嘛!你要知道这全国荣誉公民称号可是在全国都才只有一百多位,现在你就是其中之一了。”

  骆方顿时不好意思起来,心里暗道:“要不是第一次听说有五百万奖金可拿,要不是家里又正缺钱,我也许就不会这么拼了,但这次拼得值。”想到家中自己的父母再也不用工作,可以安安心心安享晚年,而骆情和自己又不愁学费了,更是可以买以前不敢买的礼物送给萧语心了,骆方心里一阵幸福甜蜜的感觉泛滥开。

  这时周言正色道:“对了,那赵邓树已经供出来了,说是他儿子近来突然发现自己对血有特别嗜好,所以经常外出找血喝,而喝了血之后竟然疾跑如飞,十米多高的围墙可以一步跃过去。而且赵邓树还说,他儿子感觉到喝人血比喝动物血效果好,一段时间不喝血就浑身不自在,真不知这小子是个什么怪物?”

  骆方听后也装作惊讶的表情,只是点头,因为他比周言知道的更清楚,只是那约瑟夫告诉过他千万不能暴露,这异能者的事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周言并没有发现骆方的表情有什么不对,接着道:“后来赵邓树已管不住自己的儿子,因为学校人多手杂,那赵飞白就跑到他老爹的学校来杀人喝血,赵邓树没办法,只好明里是校长而暗里帮助赵飞白打掩护,到最后终于被我们给逮住。哎,要退休的人了,竟然为了儿子落得个晚节不保!”

  “我问他为什么他儿子这么厉害,连全国警察搏击赛的冠亚军都不是对手,是不是习过武,赵邓树却说没有,只是那天突然听自己儿子说已经突破了,至于是突破什么,却全然不知。”周言一脸疑惑摇头。

  “一定是突破到了一级武者,刚武者的境界。”骆方心中暗想,嘴上却什么也没说,同时暗自咂舌,“才一级武者就这么厉害,不知上面还有几级?又厉害成什么样?”

  “嗯,回去先自己琢磨研究一下,看我有没有可能成为武者。”骆方浑身充满了动力,自从发现自己竟然有几种异能后,骆方现在已经开始相信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哦,对了!”周言忽道,“你保送上大学的申请马上就好了,待学校审核后,我们会连同市教育局一起,把申请送上去。你放心,保不保送只是时间问题。”

  “那又要麻烦周警官了。”骆方连道。

  “又是一桩好事。”骆方这一天乐得心脏都已经开始抽筋。

  阳明小区。

  “爸,妈,我们回来了!”

  骆方和骆情一起进了家,关上门后,骆情往卧室走去,而骆方则是直接走向客厅,突然发现骆祥云和冯春然正像看怪物一样看着自己,顿时也跟着呆住。

  “你们怎么了?”骆方快步过去,摸了摸父亲的额头,“没事啊!干什么了?”

  这时母亲冯春然道:“儿子,你说,好好给我们说,刚刚,刚刚那电视上直播的拿奖状的孩子,是不是你?”

  “对,是不是?”父亲骆祥云也急道。

  骆方见瞒不住了,故意丧着脸道:“哎呀,本来想给你们一个惊喜的!这么快就被你们给识破了。”

  骆方嘴里说着,手里却掏出了一张薄薄的电子卡片,递给了母亲:“咯,全在这儿,警方已经将那一千万汇到了我的账户里,这是我的电子账户存取卡,交给你保管了。”

  冯春然呆呆地接过卡片,已经忘记了要说什么。

  而骆祥云却是看着骆方道:“警方为什么要给你奖金?不会无缘无故的给你钱的,告诉我们,为什么?”

  骆方知道再隐瞒已是无用,只得道:“我帮助他们抓住了那嗜血狂魔,嗯,就是学校里的那个杀人凶手。”

  “你……”骆祥云惊呆了,发出了一连串疑问,“你上次说你在老师家补习是骗我们的吗?你知不知道这样做很危险?你上次不是差点被那个什么林耀杀死?怎么还是那么不长记性?”

  冯春然也听得一阵后怕,忙道:“你不应该骗我们啊!还联合起你妹妹,还有隔壁单元的张羽花一起对我们撒谎!”

  骆方见父母只是一个劲的为自己的安全着想,根本没把那么多钱看得有多重要,心里也是一阵感动,一脸愧疚的解释道:“我是怕你们担心,所以才不让他们告诉你们的。而且,抓捕都是警察干的,我只是负责闻到死亡气息后告诉他们方位就行了。”

  骆方此时只能继续讲出善意的谎言,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了,他也不想父母为自己遭遇到的危险再作那些不必要的担心。

  这时骆情从卧室里跑了出来,显然是刚刚听到了双方的对话,也帮骆方辩解道:“爸,妈,你们就不要再责怪哥哥了!其实哥还不是想要我们家过的好点,他一听说奖金有那么多,所以才答应协助警察的,哥难道不怕吗?他也还不是想给家里减轻负担,让爸妈你们少操劳些,一家人能健健康康的生活,就是因为哥一直有着这个想法,他才硬着头皮死撑过来的!”

  说完,骆情眼睛里泪光闪烁,忍不住嘤嘤的哭了起来。其实经历上次林耀差点杀死骆方的事件后,骆方还这么拼命继续协助警察,骆情已完全明白了他的想法,知道骆方是想通过自己的努力,为家里减轻负担。只是,她并不知道后来骆方又差点被赵飞白给杀死,不然说不准现在还会哭成个啥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