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不过是千分之一秒。

  也就是这千分之一秒内。生命受到威胁的坤激发大脑潜力,回忆起整段事件。

  剑气?

  对,虽然剑气会虚耗大量体力和精神,但似乎现在也只有这条路好走了。

  “师傅,保佑了。”

  轰,轰,又有两发炮弹打了出去。两名火炮手正在上弹药,不过有个情景吓了他们一跳。在两发炮弹爆炸处旁的地方也发生了爆炸,没有火光与浓烟,但有十余名妖兵都被震飞了。

  再看坤,剑气滋生,黑发与衣襟不驯的飘摆。地面的尘沙被层层冲开。矗立于千军万马之中非但没有被人潮吞没的意思,反而有几分力挽狂澜的姿态。

  一抖脚,小盘龙飞出,卷在一身材高大的妖兵身上。

  坤冷言道;“刚才是你打落了我的剑吧!”

  “杀啊!”一个家伙不知轻重,从坤背后砍了来,坤回手一点,厚实的大砍刀立时粉碎,崩裂的铁渣飞去打伤妖兵一片。

  “把剑给我捡起来”坤冷语。

  “什……?混蛋。”

  坤发力一剑抹喉结果了他,剑气一招,皇自行飞回右手。

  眼前的妖军虽多,但坤已无所畏惧,剑气的运行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流畅过。

  轰,一发炮弹在坤身边几尺处爆炸。

  “来得好。”坤运起剑气一卷,滚滚浓烟全数卷入剑气,形成一个大风卷,坤用自己的剑气一带,巨大的黑白相间的风卷一道依附在皇上。

  “你们——全部——给我——闪。”

  坤挺剑狂奔,任你体格有多强壮,一触风卷,立即被弹开,不过片刻,坤已冲出战场。

  同时因为火炮的原因,妖军也开始后退。

  ……

  “不要死,不要死,不要……。”仙子一遍一遍的重复,不知不觉,流出一行泪来,飞洒在黄土大道上。

  双腿如机器一般的运作,自己也记不清自己赶了多远的路了,可是依然没有看到军营的影子。

  “起来啊!和我大吵一架,吃各种糖果,治我的伤与病,一起玩,一起笑,一起……完成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心愿。”

  与坤一样,仙子思绪飞扬。

  永远不会忘的,与小丫头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那时仙子才八岁,元天师傅被高层安排收养一个刚上界的小孩:

  小仙子无聊的抱着头道:“师傅,还有多久啊!”

  “我怎知道?应该快了吧!”元老头挠着鼻翼,竟然有一点不安。

  小仙子跳下高凳道:“师傅,真的不是上面搞错了吗?我们自己都收拾不好自己,居然会让我们来照顾这个小子,不会演变成一场灾难吧!如果出现什么病毒体变异的话……。”

  元老头拿小仙子的脸当馒头捏了起来,火大道:“不要把我说的跟生化怪物一样啊!”

  一个女性的声音响起:“不要拿弟子出气,其实我也不放心啊!我可是知道你以前是怎么过日子的。…………灾难啊!…………”

  元老头回头一看,憨笑道:“渎月长老,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还提。”

  渎月叹了口气道:“其实把这孩子交给你,倒是想让她照顾你的,————她很懂事,来。”说着,渎月从身后让出了一个孩子,四五岁的光景,干干瘦瘦的,留着一个平头。

  “哇哈哈哈哈。”小仙子差点笑的飙泪:“我还我才是这世上最没啥品貌的,原来还有高手存在啊!哈哈哈哈哈哈。”

  元老头一个大锤K下去。

  那小孩害怕的抱住渎月长老的裤脚。

  渎月抓狂道:“阿元,你温柔点好吗?不要在‘小灵’面前使用暴力。”

  “啊!哈哈,一时控制不住,马上改正。”

  渎月叹口气道:“哎,算了,先签字吧。一个星期后小灵不习惯我就换别人来养!”

  元老头老实的在文件上签字了,小仙子乘跑到小灵身边道:“小灵是吧?我叫仙子,你以后就是跟我混了,听话的话我会好好照着你的哦。”

  元老头随手一个爆枣打下去。

  “哎呀,痛啊!”小仙子疼的溅泪,靠近小灵小声道:“首先提醒你下,那个光头看上去斯文,其实内心非常变态的说,动不动就会把你打的皮开肉绽,打完了还不管饭。旧伤没好他又来了,一天几次的来。我是习惯,你可要有心理准备哦!”

  “哇!我要回家啊!”小灵当场哇哇哇的吓哭了。

  啥?小仙子有点傻眼,他千算万算也没想到这小子这么不大气,一时有点手忙脚乱没了分寸,顿时有点期望元老头打自己一顿过关。

  但事与愿违,看着哭啼的小丫头,大伙都脱线了。——————不要啊!

  小仙子急出汗了:“喂,喂,喂。师傅,你快说话啊!”元老头超火大中:“自己搞定。”

  “不要拉。这小子太爱哭了啊!”

  “女孩子都是这样的拉。”

  恩?女孩子?小仙子忽然大略的有了个女孩子的粗步概念。

  小灵哇哇的哭个不停,急的渎月长老都头大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看不用一个星期了,我现在就要收回你们的抚养权。”

  轰!元老头气势暴现:“仙子啊!摆平它啊!”

  看着元老头的火焰气势,小丫头更是哭得脸都咳紫了。

  渎月第二次抓狂了:“元啊,都叫你不要在孩子面前这么凶了。”

  我————叉叉叉叉叉叉叉叉叉叉你的。这都怎么了啊!好好的乱成一锅麻似的。

  “全部安静。”小仙子发威了。

  天下奇闻,全场居然被震住了。

  “好吧,算我错了。”生平第一次,小仙子承认自己错了,也是生平第一次,小仙子了露出严肃认真的表情,————这是那样的认真————————一句话,就是一辈子。

  小仙子按住小灵肩头道:“快,快叫我师兄啊!”

  元老头:“?”渎月:“?”

  小丫头傻傻的不知该说什么。

  仙子认真道:“快啊。只要你叫我一声师兄,以后不管刀山火海,陷阱深渊,就算是末日来临,我都会保护你的拉。”

  时间飞舞,一切无言。

  小丫头动了动嘴唇,小心,轻声道:“………………师——兄。”

  小仙子一笑,露出尖尖的虎牙。两个字,他就压上了他一辈子。然后,仙子就听见小灵轻声对渎月长老道:“奶奶,他不是骗子吧!”

  仙子吐血抓狂中:“我不是骗子啊!!!”

  “哇…………。”小灵二次吓哭了。

  事后好劝歹劝,小灵还是进了七道馆门,那天元老头还让小灵骑了大马,让仙子眼红了好一阵。

  时间回到现在。

  “我不是骗子啊,我不是骗子啊,我不是骗子啊!”

  嘴唇痴痴的动着,但每一句只是仙子自己才听得见。而糟糕的事发生了。

  四个身上绣了“探”字的妖兵从跑道边冲了出来:“哥们今天运气来了,遇上一个落单的外带一个有伤的。

  仙子停下脚步,大口地喘着粗气:“滚。”

  “挺横的呵。”四妖亮出鼠族特有的小尖爪:“大伙撕了他。”

  一个神兵可以对付五个妖兵,一名奇袭部队员可以对付十到十五个,不过都是指对方一个一个的来,如果是四个一起上而自己体力不支结果会如何?

  “试试不就知道了吗?”仙子心一横,连淑灵也不放下便冲了上去。四爪同时击出,仙子一个急转身,四爪一同击在仙子后背上,再旋身一腿,四名鼠妖成了松糕脸,倒地不起。

  仙子旋势未定,已发力再跑,对他来说,刚才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了。

  一岩石之后,探字号鼠妖惊惊的看着仙子的表现:“妈的,怎么这么厉害,叫救兵算了。”刚摸出信号弹,一道剑光已抹过它的脖子。

  仙子听到背后有脚步声,回头一看,正是坤。不过他也累得不成样子,为了追上仙子,他一路都在冲刺。

  “淑——还好吧!”坤大口喘气。

  “一直都——没——醒。”仙答,忽然一绊:“哇啊!”仙子差点跌倒——腿抽筋了。

  “真——真的——没救吗?”坤双手支地节约着体力。

  而仙子脸色更是苍白,在他身子一坠的时候,他的脸贴到了淑灵胸口——心跳停止了。仙子发现。

  “开什么玩笑,这样一点都不好玩。”不知从哪来的力气,仙子单脚发力抱着淑灵站起:“有多难也好?拜托你醒来吧!醒来啊!”

  一阵黄风吹过,卷起一片柳蕙般的烟尘。

  淑灵——缓缓睁开眼。

  坤口中发出个“呵”字:“——这——才叫奇迹。”仙子道:“不多说了。”活动一下抽筋的小腿:“我们——快走。”

  “时光有时,死亡有时,欢乐有时……。”声音轻的像九幽山中的泉水,但从未停顿。

  “节约一点力气吧!”

  “痛苦有时。捡石子有时,扔石子有时。永恒有时,毁灭有时……。”

  坤不由摇头:“看来她还没清醒过来,我们快走吧!”

  仙子一点头,俩人一同向军营跑去。

  “飞翔有时,游动有时,生育有时,繁涎有时,爱人有时,被爱有时。播种有时,丰收有时……。”

  仙子茫然的听着,好轻幽的声音啊!轻幽的足以令天地动容。没错,天地在动容,因为自称为神的人物,——其实不是神。

  神,一定不会经历这样的伤心。

  神,不会看着手中的人物离去。

  坤跑到前头,军营的白色营房映入他的眼帘:“到了。”坤兴奋的大叫,回过头。看见仙子毫无生气的跪在地上,双手虚空的抱着,他身后的一路都飘飞着轻烟一样的黄尘。飘满了整条路。飘向了天,染上了天边的云。

  仙子呆呆的看着手中最后一点轻沙,一阵风过,最后的一点也不见了。

  “死了。”仙子呆呆痴痴而失神道。

  不该是这样的啊!

  “淑灵——————。”仙子对天狂吼,泪水飞洒在如烟的轻沙中。

  轻沙在空中舞动着身躯飞散,越来越高。高以——

  似乎触及了天边的云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