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凉刺章
作者: 问歌a
字体: 特大
颜色:          

  第四章

  朱色蔓延。

  映得三个人脸上都诡异的绯色骇人。

  “郁锦,你带不走他。”乔顿了顿,说。

  “嗯。”郁锦笑眯眯的。

  与不正常的红结缠成了恐怖诱人的面色。

  “我的任务,本来就与他无关。”有磁性的声音低沉。韵律动人。

  “但是,乔,尹少会跟我走。”

  乔不再说话。

  尹安还是随郁锦走了。临走,尹安拉了拉乔的手,眼睛很亮,笑意莹莹。

  乔的手心,一张便签纸,一行秀丽的字。

  乔摸出电话,响了两声后挂断。

  就算背叛,也不要死得太过难看。尹少会不喜欢。

  一脚踩下油门,到达了最初的地方,依旧阴冷的走廊。

  凯利等在那里。递给乔一个公文包。

  乔勾起嘴角。难得的笑了。“谢了。”

  “谁让你救我多次呢。”凯利并不多寒喧。天知道她要担多么大的风险。偷那些东西出来。

  再次驱动跑车,乔难得的兴奋许多。

  韩家老爷去的早,膝下只有明争暗斗多年的韩凯锐韩凯文两个。如今尹少的戏码,也无非就是助二少韩凯文夺权吧。

  这种,俗套,却又上演了千次万次的戏。

  乔轻笑,怕是尹少,没有那么好的心肠。

  “乔,你没有发现么。你越来越像人类了。”

  清透的声音宛如一把尖锐的剑,直指心脏。

  太阳穴上,都带上了冰冷的触感。小巧而致命的枪,恰在舔舐这人体最脆弱的地方。

  “书伊。”乔皱眉。他清楚的知道,这个女人有多么难缠。以及,她所执行的任务,有多么的艰辛。

  以生命为线的游走。似乎女人都很喜欢这种突然出现的把戏。

  “Bingo~”书伊欢快的抚上乔坚毅的脸线。“都这么久了,你怎么还对我的催眠和心理暗示毫无防备呢。”

  哀叹着摇头,却依然笑得明媚。“如果你因此死掉,我是会伤心的。”

  乔高速的开车,好像书伊从未出现过。

  “真无聊!”女孩鼓塞,金鱼般可爱动人。“乔你个大木头!!”

  她收起枪,气定神闲的坐下。

  低胸的黑色小礼服,肩窝上一朵含苞的,罂粟花。

  “书伊,我不需要你出手。”乔不想牵扯太多。

  “乔,你管不了我。”书伊笑得娇俏而骄傲。“我是奉命行事。”

  乔挑眉。

  “你还不知道吧,三十一分钟前,你家的宝贝尹少联合韩凯文差点,杀了韩凯锐呢。”

  书伊擦去脸上淡妆,扯扯礼服。

  “我正执行任务,伏地魔就紧急召唤,害得我都没有吃到蛋糕。真讨厌。”

  “乔,你敢不敢和我来场豪赌。”尹安握紧杯子,张扬的模样。

  “乔,我会让尹家再赴辉煌。”尹安笑得温暖。“何况,我还有我的弟弟,尹御,作为最后的手牌。”

  乔还记得尹安笑得样子。连烟都顾不上取一根。

  差点,就是还没有。也就是,失败了。尹少很危险。

  书伊看乔冷竣的脸。

  暗自唏嘘。乔,你是要背叛么。就算共事多年,乔,追杀你的时候,我也不会不忍心的。不过,如果可以。我不想。

  乔,你是很好的同事,和玩具。书伊笑弯了眉眼。

  抵达韩家复式别墅时间,晚八点整。多巧,杀手上班的时间。

  “真的是,发生了好多事呢。”书伊下车,已换了紧身黑衣,长发高高的盘在头顶,冷艳。

  笑着指了指乔的风衣,“你真是,没有一点职业道德。”

  乔仔细打量四周地形。真是易入难出的,好地界。

  一位管家现在别墅门口,以一种等待而尊重的姿态,颔首。“乔先生,韩家家主有请。”

  明亮的厅堂,闪烁着不真实的光晕。尹安与韩凯锐端坐在餐桌上,主宾尽欢。

  像,明知不对,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一样的,乔静静打量。

  尹安笑靥如花。“乔~你来了。”

  乔右手握拳,抵上左胸,行了华丽的礼。“尹少,我来接您。”这是不知发生什么的,措不及防。

  “乔,这位韩家家主,韩凯锐,你认得的。”尹安顿了顿。“今后,我尹家盟友。”尹安意指韩凯锐,一个面存仁厚的中年男子。

  “是,尹少。”乔沉默的站在一旁,看着渐渐靠近,却愈发疏远的尹安。他不知怎样应对,这种,超出预料的场景。他是想问一问的,这个单薄的少年。

  你究竟,隐瞒了多少。

  尹少。我不知道的,你有多少,没有说。

  就像现在。没有韩凯文却只有应该踏上不归路的韩凯锐的厅堂。和,没有血海仇深却只有安然详和的你和韩凯锐。

  尹少。你究竟。隐瞒了多少。

  “但是诶,乔。”有些委屈的,懒洋洋的语调。还是乔熟悉的那个尹少。

  虽然听到下半句话。他明白,他将为自己的信任付出代价。

  “作为条件,韩叔叔他,非要你的命不可呢。”

  尹安还是笑眯眯的。就好像,说一件再平凡不过的事情一样。

  “乔,你真傻。”书伊叹惜。她脚下,躺着冰冷的尸体,韩凯文,颈上,还佩戴着红色项链,还流着血,还闪着邪魅的光。

  这是多么大的一张网。

  终是补到了,最危险的猎人。书伊目光微凉。为了除掉乔。老板用了多少气力。

  她才知晓的最清晰。

  因为,组织里容不得背叛。就算是一丝念想。

  书伊微笑。这就是组织。稀松平常。

  背叛。在黑洞洞的枪口下,鲜血淋漓的存在。

  带着颐指一气的味道,祭祀一般,献上自己微薄的生命。

  如果你在这里,你就永远背负不起背叛的账。

  厅堂里弥漫着淡淡的香。像巴西木开花的味道。它,是暂停神经系统运行的毒。

  “尹少好手段。”韩凯锐不懂,如此薄草少年,怎生得如此狠心。

  资料上,与他生死相依的乔,就这样,被血腥的背叛。

  也罢了,这个世界里,怎样的残忍,都不残忍。

  尹安摇头,惋息的样子。“韩叔叔,比起保住他的命来说,先保自己的命才最重要,不是么。”

  韩凯锐并不回答。微微笑着,品一口茶。茶里是有解药的,所以他和尹安还活动得自如。

  “韩叔叔,我已付了这样的代价。又帮你演了戏,除去韩凯文。你是不是也该,给我相应的回报呢。”尹安慢慢走向乔。

  没有看到韩凯锐眼里闪烁的,唾着毒液的兴奋不已。

  因为他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将尹家股份全部归还给他。

  就算,他帮他做到了,他无法达到的成就。而且没有了尹少国的保护,没有了乔这个不确定因素。尹安,也不过是一条被拔了毒牙的小青蛇而已。

  不足为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