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第一篇就要结束了,可点击和推荐收藏却少得可怜,现在已经麻木了!希望读者大大们可怜可怜我的努力吧!}

  听了骆情的话,骆祥云和冯春然没有在责怪骆方,而是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两个懂事的孩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过了一会儿,冯春然也忍不住小声啜泣起来,手里紧紧攥着那张电子卡,仿佛这就是儿子骆方的生命。

  良久,骆祥云似是想通了,缓缓抬起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方子,刚才爸爸话说重了,其实我是担心你,万一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就算有这么多钱,你叫我和你妈又怎么能快乐生活下去?现在没事就好,爸爸谢谢你!谢谢你为这个家付出了这么多!爸爸和妈妈也不用再去打工了,这房子也更不用卖了!明天,明天爸就去把房贷全还上。”

  看着两个懂事的孩子,骆祥云和冯春然觉得这世上再也没有任何东西比骆方和骆情更重要,夫妇俩从心里感到欣慰,欣慰生了这么两个孝顺懂事的孩子。

  “我也的确太冒失了。”

  骆方心里一阵难过,不自觉的靠过去搂住了母亲正不住抽动的肩膀,而骆情也抹去泪水靠了过来,挽住了父亲手臂。

  五天后,衡远一中门口。

  下课铃声响后,三五成群的学生鱼贯走出了校门。

  “咦,怎么不走了?”萧建明对身旁的骆方道。

  骆方摆摆手:“你们先走吧,我去见个人,一会儿再回家。”

  张羽花一把挽住了骆方肩膀,表情夸张道:“怎么?你这千万富豪有钱了,开始背着我们偷小蜜了,连哥们都忘记了,是不是要我状告嫂夫人,让你跪搓衣板啊?还有,我们的大餐呢?”

  骆方哭笑不得:“你们先走吧,说好了请你们吃大餐,改明儿一定请。你也别在叫我千万富豪了,那是几十年前的词儿,现在的千万能算富豪吗?”

  “还有,死胖子怎么说话了,以后说话注意点啊!别嫂夫人前,嫂夫人后的啊!”说完,骆方对张羽花使了使眼色,又看了看他的身后。张羽花心一紧,忙向后看,只见萧建明一只大脚已经踢来。

  “哎呦!”张羽花未中脚人却先跳了起来,忙向一边跑去,嘴里不忘叫喊着,“记得大餐啊!”

  “死胖子!”萧建明口中骂着,也追了上去,但也不忘给骆方告别,“我揍胖子去了!”

  骆方点点头,笑看着张羽花甩动着一身肥肉奔跑的滑稽身影,口中不自觉道:“这活宝!人家肚子上的腹肌是练出来的,我一天和你在一起都快笑出来了。”

  嘴里说着,骆方很快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不一会儿就消失在拥挤的人群中。

  城北工业园有一块占地约五十多亩的空地,这片空地还未动工修建,是未来一家电子芯片制造厂的厂址,四周一片平坦,附近没有过往行人,也没有其余建筑物,只有连绵不断的微风轻轻刮着,偶尔带起一片灰尘,旋转近一米高,又徐徐落下,飘散在黄土地上。

  此刻,一个头发浓密的少年正站在空地中央,四处张望,不知寻找着什么。

  “怎么还不来?”骆方有点焦急。那天他一发现自己有异能,就马上按照纸条上的号码打电话给了约瑟夫,谁知竟是个女人接的电话,说是会尽快转告给约瑟夫,并叫他今天上这儿来等候消息。

  又等了片刻,骆方正等的不耐烦,远处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视野中,因为移动速度太快,根本看不清是谁,只是一会儿那身影就已经到了骆方身前,待那身影一停下,骆方这才看清,原来是那亚欧混血——堂林。

  此时,这名亚欧混血仰起俊俏的脸,紧盯着骆方,也不打招呼,而是突兀问道:“你现在已经是疾风者了吗?”

  “对,已经是了。”骆方点头回答。

  “把你的鞋袜脱了,我看看。”堂林直接道。

  骆方摇头:“不,不用脱了,我脚底没有印记。”

  “没有印记?”堂林感觉自己被耍,露出了愤怒表情,“没有印记,那你还是什么疾风者,你故意叫我们出来的是不是?”

  说完,堂林向四周警惕的看了看,因为地势太过宽阔平坦,周围的情况只是一眼就尽收眼底。他发现并没有什么可疑后,又转头看向骆方。

  “不,我的印记在这。”骆方指了指额头。

  话音一落,骆方意识瞬间就开始感受额头的印记,顿时一道黑色光华一闪即暗,一个闪电形状的印记显现出来,刹那间,闪电印记就变成了黑色。

  堂林吓得往后退了两步,又奇怪的走近仔细看了看骆方的额头:“真的是印记,还是黑色的印记,从来没有听说过谁有黑色的印记,而且还在额头正中,这个位置的印记我也没见过!嗯,听都没听说过!”

  “你跑两步试试。”堂林疑惑对骆方道。

  “嗖!”

  话音刚落,骆方已经跑的没了影,堂林顿时惊出一身冷汗:“这,这速度比我快多了!”

  几秒钟后。

  “嗖!”

  骆方又跑回了原地,异常兴奋,他从来没有这么畅快的跑过,现在疾跑下来,不但不感到累,反而觉得浑身很是舒坦,几乎想要畅快的大叫起来。

  “真的是疾风者!”堂林暗道,“可怎么印记又与我们疾风者不一样呢?而且还是特别的黑色印记,这代表什么呢?嗯,不管了,反正是异能者就行了。”

  堂林抬起头来,郑重地对骆方道:“现在我问你,你可愿意加入我们联盟?”

  骆方表情愕然,问道:“什么联盟?加入干什么?”

  堂林像是知道骆方有所一问,不急不慢的解释道:“我们的联盟结合了全世界诸多异能者,是一个由异能者组成的维护整个世界秩序的组织,不然一些个别的异能者只要产生了邪恶念头,他们的行动,将会给人类社会造成极大的灾难。比如上次我们杀的那个血疾风就是个例子,你也在场,也知道那血疾风有多么恐怖,杀了多少人,而且那还只是个一级武者,也就是刚武者的血疾风。比他强大的,更邪恶的,不知有多少,而维持异能者的世界,并保护普通人类就是我们联盟的责任。”

  骆方有点明白了:“那加入要什么条件?加入后又怎样?

  堂林耐心解释道:“当然你得是异能者才能加入,而且必须是心地善良,有正义感的异能者,如果是像那天那种为非作歹的血疾风,我们不但不收入,还要把他就地斩杀,以防他伤害更多的人,破坏我们异能者的秩序。”

  堂林顿了顿,又道:“至于加入后,我们的联盟是这样规定的,就是异能者必须马上驻进联盟,或者就近进入联盟设在各个区域的盟会,而且为了确保异能者无后顾之忧,异能者的家属也要进入联盟或者盟会生活。当然我们联盟资金充裕,会每年提供一千万美元给每一位异能者的家庭,用作正常的生活支出。”

  “一千万,美元!”骆方有点吃惊,随即又想到什么,忙道,“那我还能继续读书吗?我还想上大学。”

  “读书?”堂林微微一顿,随即摇头,“不行,不管是正常的工作还是读书,都要全部放弃,因为进入联盟后,我们会有专门的培训计划为每个异能者开发出自身最大的异能,而且还要修炼武者技能,所以每个加入联盟的异能者都必须参加培训,根本没有时间再继续工作或者读书,等你成了一级武者刚武者后,才能从学员身份演变为联盟的正式成员,参加联盟安排的各项任务。”

  “那我可以选择不加入吗?”骆方轻声道,虽然他学习不怎么样,但他不想看见父母知道他放弃学业后那失望的眼神,而且现在家里的钱对于他们来说,已经够用了,他也不会再那么冒冒失失的做出选择。

  “你不想加入?”堂林略显失望的问道,随即脸上浮现出漠然神情,“这次的机会对你来说简直可以说是人生的重大转折,但你竟然不想加入。嗯,随便你,这世上也还有一些没有加入联盟的异能高手,希望你也像他们那样成长吧!只是到最后千万别被我们联盟给扼杀!”

  这最后一句话把骆方吓了一跳。

  “怎么会被扼杀?不加入你们就要被杀吗?这是什么联盟?”骆方有点气愤。

  “一般情况下我们联盟当然不会追杀你,只是你在自己成长修炼的过程中千万不要走错了方向,不然那血疾风就是你的前车之鉴。”堂林答道:“而且这世上的异能者比你想象的要复杂的多,你如果稍不留个心眼,可能就会被别人暗算,身陷其中,到时候想抽身都不可能。如果加入我们联盟,你就有了最强后盾,比你一人孤军作战会轻松很多。”

  “哦!我一定会注意的。”骆方并没有放弃自己的决定,随即欠了个身,道,“那既然这样,就对不住了,害你白跑一趟。”

  堂林见状,脸色好转了一些,笑道:“没事,你这样的异能者是值得加入我们的,我们当然要争取,以后你万一改变想法了,还是打那个电话,我就先走了。”

  说完,堂林化作一道疾风向城南而去,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