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阴沉的天在下过一场大雨后已经完全转晴了,天上的阳光格外的刺眼,不过在森林的遮盖下,耀眼的阳光还是有一部分被阻隔在外边,能射入水月峰的也就聊聊无几的的光线,也只供照明而已,浓烈的水灵气在四周弥漫着,像这种天气在这水月峰是经常能见到的,一个月下20几天的雨,也只有几天才停歇下,由于这个原因水月峰常来积累了极其丰厚的水灵气,有了水灵气这里自然就成为了水属性修真者的天堂,也就是由于这个原因,水月峰才会成为独罗宗的四大主峰之一。

  水月峰一向代表着清净与自然,但一向为四峰最后宁静的主峰此刻却是极其吵闹。

  “你说这次他能不能过?”表情略有些漫不经心的向一名同伴问,可他的身躯却微微颤抖着,因为下一个就是他了!

  此刻一面巨大的镜子屹立在场中间,一群人正围着这个镜子,镜子的两边分别站着两名水月峰弟子,这应该是来守护镜子的。

  一名试炼者埋头走向镜子。

  接近镜子后,他手一动,一枚纹着奇怪的纹络的牌子出现在手中,水月峰弟子接过,打量了下那人,随后便点了点头吧牌子还给了他。

  “进去吧。”

  闻言,那人点了下头,脚抬起,缓步的向镜子走去,距镜子有三米、一米、接触!当那名试炼者接触到镜子平滑的表面的时候,奇怪的现象出现了,只见那名试炼者的身体一阵奇怪的晃动,身体就如同水波一般,消散了。

  众人见到这个现象后纷纷的议论起来,但没有一个人惊奇,因为这现象已经进过了十多次了。

  过了一会儿,只见镜子一阵轻微的颤抖,原本蓝色的镜子瞬间变成了浅蓝色,极其浅,几乎可以成为白色了。

  就在那颜色出现的同时,一道人影顿时被镜子的吞了出来,人影赫然就是刚刚消失的试炼者,只见那人一出现,身体一软便软倒在地上了。

  一名身着白袍,手中拿着墨笔的人弯下腰,拾起那人的牌子:“19号,天赋级别为2,不合格。”

  公布完,那人便向身后挥了挥手,两名水月峰弟子便走了过来扶起那人离开了。

  周围的人眼睛带着鄙视望着那人,但心里却是已经被震撼住了,刚刚到现在已经是十九名了,却没有一个人能通过的,要知道到现在天赋测试最高的才是4级,但要及格的天赋却是要7级!整整个3个级别,却难如登天,此刻众人心里终于明白为什么每次能进入独罗宗的几率会那么低!

  那名拿着笔的人在自己捧的纸上画了画,也不知道在画什么,嘴边也同时轻轻的说:“下一位。”

  羽墨的目光投向慢慢靠近器物之间的修真者,心里道:第二十位了。

  考验分成三步测试,第一步自然就是罗森林,能在闯过罗森林的人,一般都是有实力的,或者是有智谋,有天赋的人。

  而第二步就是此刻羽墨所见镜子,这镜子可以测试修真者的修真天赋,它的原理也很简单,其实使用阵法来压制人的灵识,从而根据灵识的反抗力大小来测试一个人的灵识罢了,在没接触到丹级境界的人,灵识是没办法的提高的,而在丹级以下,灵识都是固定的,灵识强的人进入丹级的速度会远远的比一些人快,所以,这镜子就是根据灵识的强弱来判断一个人的修真天赋。

  灵识的大小分为十级,根据以往的经验灵识在2级以下的人,大多都寿命总结,也没能修成丹级,而3、4、5级的大多都是在丹级与凝级左右徘徊,一半寿命终结,一半成丹,独罗宗就是根据这些用了将近一千多年总结出来的经验制定入门条件的,没有7级的皆为不及格,通通收拾包裹滚蛋!不过,有规则自然也会有一些例外,比如:历代以来家族推荐的人不需要经过这种测试,比如:紫寒和怜梦,还有就是类似羽墨在第一步考验的时候就以突出的表现被人看中收为徒的!

  镜子此刻如同一名巨兽,吞吐着一个个进去的试炼者。

  过了不久,羽墨微眯起了眼睛,他看到熟人了。

  只见一名穿大黄袍腰间挂着一把比他人还要阔的巨剑的大汉缓步的向镜子走去,步子倒是挺正经的,不过其眼角却斜了羽墨一眼,挑衅的味道颇浓。这位嚣张的大汉,自然就是跟羽墨交过几次手的朱洛霸了。

  “呵呵,这小子还真不知趣,以他的实力还敢来挑衅你”极罗残风对大汉撇了撇嘴,随后对羽墨道。

  羽墨也笑了下,不过却没怎么说话。

  见羽墨不想多说,极罗残风也不意外,话题一转问:“你觉得那家伙有几分的成功率?”

  一句话出口,那几名无所事事的人也把目光射向了羽墨。

  “到现在为止已经有100多名人测试过了,不过却没一个通过,朱洛霸这家伙看起来倒有些自信,也不知道这自信是哪里来的”极罗修略带讽刺的说道。

  羽墨嘴角微微一挑:“如果你问我他的成功率的话,我可以告诉你……”

  “嗯?是多少?”极罗残风还没有说话,那名一直不开口的蒙面女子就忍不住了。

  略有些意外的望着了蒙面女子,她怎么对别人的分数那些积极。

  其实这也不能怪她,因为她没有家族的推荐,又有些不能不做的事,必须要进入独罗宗,此刻她的心里是忐忑的,她自然很想知道自己能有多少层的几率通过,看着一个个不及格的宣布,她的心都不知道沉哪去了。而朱洛霸跟她的实力很接近,他能否通过对自己来说是非常值得借鉴的,现在听羽墨要评论他能不能通过的几率,她自然会在意啦。虽然疑惑,不过羽墨自然不会去问别人的事,只见他微笑道:“十层”。

  十层?!!虽然觉得以朱洛霸凝剑期的实力会有很高的几率,但没想到会这么高!众人纷纷愣住了。

  “羽墨你确定?”极罗残风略有些疑惑问,在他看来,虽然朱洛霸的实力有些强,但在凝剑期试炼的人不能说一抓一大把,但也不会少,也不见有多少人通过试炼,少年时在药、丹之类的东西的滋养下进入凝剑期的也不少,但在后边想要突破丹级就难了!有人从少年开始足足用了一辈子的时间也无法迈入丹级!所以在他看来,就算朱洛霸的实力是在凝剑期,但通过试炼的几率最多也就是那么6、7层而已,哪有想到羽墨直接说是十层。

  闻言,羽墨只是笑的点了点头,也不回答,眼睛重新投向那面竖放着的镜子。

  知道羽墨本身就到达了丹级,由于实力的原因他在极罗残风等人的眼里就已经算是神秘,而羽墨这么一句话,一个转身,在他们的眼里,羽墨就变得更加高深莫测了。

  望着羽墨的侧脸,蒙面女子的心里有些动摇,莫非我做错了,嫁给他可能会更好,此刻女子有些迷茫了。

  快速的摇了摇头,蒙面女子心道:“哼,不能动摇,管你是剑初期,还是隐藏了体丹期的实力,我也不会对你动心的!”这样一想,蒙面女子那颗有些漂浮不定的心再次安静下来了,不过当她眼睛再次瞥向羽墨的时候,心尖又有些颤抖了。

  其实羽墨这么肯定也不是没理由的,朱洛霸本身就是名凝剑期强者,这先不提,就提朱家跟独罗宗的一些内部交情,这就已经够了!

  让家族选出两名推荐人不通过第一、二步试炼,对没有关系的家族都可以这样了,而现在遇到了一个对自己门派有贡献的朱家想让自己儿子进入门派,这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出来的事,羽墨根本就不需要经过大脑就能得到答案,还有就是每个家族都有两个可以推荐的人,朱洛霸身为朱家的大少爷不可能没有获得推荐吧……。

  过了一会儿,那面吞入了朱洛霸的镜子突然蓝光大亮,渐渐的蓝色慢慢的收敛,一丝黄色的光偷偷的露出,虽然这光极其稀少,但眼睛犀利的人还是能看见几丝的!

  突然有惊呼声传出:“8级修真天赋!!!”

  “啊!是黄色的!真的,8级修真天赋!”

  ...

  “8级修真天赋,呵,蓝色中参杂几丝而已,也就是一个7级多那么一点的修真天赋有什么好稀罕的”天火道人不屑地道:“我说水月,怎么在你们水月峰就没出过一个比较有天赋的修真者呢,你看看,一名7级天赋的小子就让他们激动成了那样。”

  闻言,水月道人苦笑了下,他自然也不会想到这一次的新人天赋居然会这么弱,100名中居然只有一个人及格。

  “哇嘿嘿……想当年在我们炼天峰测试的时候可是出了一名货真价实的9级多修真天赋的修真新人呢。”貌似天火想起了什么,不由对水月道人炫耀道。

  水月道人咳了咳掩饰自己尴尬:“你说的那人现在又不在你炼天峰修炼,还在那得意。”

  对于那名新人不在自己那里修炼本来就是天火的痛处,显然水月道人这么一戳,天火的脸顿时火红起来了。

  “哼,那又怎么样总比你强!!”

  见到天火发飙,水月道人仿佛没听到似的,自顾自得说着:“他好像对你不敢兴趣的样子,那是还真痛快啊。”

  “你……”

  “哟哟哟,红脸又红了,哈哈……”

  “我要发飙!我杀了你!”

  ...

  看着这两名老顽童的打闹,飘渺仙子苦笑了下,这两名活宝师兄,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水月,天火,你们吵架等试炼完再吵,现在先给我坐着!”一声低沉,又带着威严的声音响起。

  水月道人和天火道人相互一瞪眼,纷纷哼了一声回到自己座位上了。

  一声声震耳欲聋的声音传出,一道人影也被镜子吐出了,朱洛霸倒没像其他的人一样,一出镜子就软爬下,而是出来后,有些不习惯的动了动身体便缓缓的直起身来了。

  那名拿笔的望了下朱洛霸雄口上的牌子道:“101号新人,7.8级修真天赋!通过!”

  声音一出,整个会场静悄悄的。

  朱洛霸也不在意的一笑,他知道,现在众人还没能会过神来罢了。

  果然不一会儿,一阵霹雳巴拉声响起,一阵阵的议论声仿佛要把整个考场给覆盖了!

  看着激动中众人,朱洛霸的眼睛瞄向羽墨,手伸出,五指微曲,伸出食指对着羽墨勾了勾手,嘴角蠕动了下。

  羽墨自然知道那是唇语,意思是,你看到了不?这就是我的潜力!就算你实力很强,但我也能超越你!

  羽墨冷冷的一笑也不理会。

  过了不久..。“下一位!”

  “终于轮到我了”羽墨伸了下懒腰,眼睛望着了那面让他略有些好奇的镜子,它里面的结构是到底是用什么阵法布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