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仙子的脚力日行千里谈不上,几百里还是有的。但三天来居然一个部落都没碰到。

  天下之大的大,终于在仙子脑海里有一个映象了。

  “看来今天又要睡树枝了。”仙子暗咐,一纵身,已到了一根粗大的树枝上。使用八宝手镯——却发现已经没有食物。

  这倒不用担心,别忘了神的“吸收体质。”只是茫茫荒山,害得没地方洗澡。

  仙子随意往树枝上一架,掏出本书读起来,几只鸟久见仙子不动,自己上来找麻烦,仙子右手一闪,百发百中,准确拨下一根鸟的尾羽,随意插在头发中,一本书看完,仙子已是满头五彩了。

  “沙沙沙。”

  有人正在穿越一片矮树林,仙子听的清楚。

  “终于遇到一个人了。”仙子看准方向纵身跳下。

  是一个挺可爱的脸上画有条纹的小姑娘。

  “你好。”仙子准备落下,一秒钟的静。

  “哇啊。”

  小女孩转身就跑。

  仙子无语,拨下满头鸟羽道:“怎么比我还没礼貌。”

  仙子顺着小姑娘离去的方向走去。常人遇到危险会直线回到聚集点,这是常识。

  应该不到半分钟吧,突然出现十来个大汉,同那女孩一样,也是兽皮褒身,纹着一样的图腾,戴着兽牙项链,不过多了一把石斧和浑身的肌肉。

  “你是那个部落的?”为首的大块头皱着眉头发话道。

  众大汉已围了仙子一圈。

  还是不要惹事的好。仙子暗想,沉声道:

  “我是‘楠王’部的。”

  一秒钟,仙子就知道这道问答题自己答错了。

  “放屁,我们就是‘楠王’的人。兄弟们,上。”

  拳脚声响成一片。

  三分钟后。(其实可以更短的)

  “怪,怪物啊!”众大汉一路狂奔。

  仙子这时开始考虑自己下手是不是太重了,看来关系不好搞了。

  ……

  一路上,仙子不时听到鼓声和号角声、四角的天空都有被惊起的鸟,看来各处都有人群在活动。

  不过仙子不知道,这时四面八方的人都在赶往一处来对付他这个“怪物”。

  翻过一座山,看到的就是近两千人的阵式。

  “不会吧!”仙子开始考虑前进还是后退,相信这辈子很难再会有两千人等他一人的事了。

  仙子上前。

  “呵,呵,呵。”

  看见仙子露了面,两千人整齐的大喊示威。

  一位很精神的头上戴有麻绳老者上前喊道:“年青人,你是那一部的。”

  答楠王一定错,仙子入了几步:“我没有恶意。”

  “那你为什么打伤我部的人。”

  “其是那是误会。”看来能谈和。仙子移步过去。

  “妖怪,不要过来。”

  不会吧。自己哪一点象妖怪,仙子奋步走去:

  “其实我是……。”

  哗、哗。

  仙子一脚踏空,只觉得身一沉。

  “妖怪掉进陷井里了。”

  仙子站起身,坑口已罩上一张网,各类大汉围住坑口。

  仙子眨眼一想:算了,就让他们活捉好了,一会儿拷问我时,也许更容易谈清楚,对,不动手为好。

  老者这时也挤了进来,在大洞口往下观望着仙子的动静。

  一大汉问:“长老,这下怎么办。”

  “这怪物一定是打‘神灵之纱’的主意,好,活埋。”

  活……活什么来着?

  仙子第一次怀疑自己听错了。

  一铲沙埋了进来。

  狂汗中。如果善来不行,那就只有恶向……。

  轰。

  “哇啊”一道气浪将几人抛上了天。

  仙子伸指为剑,跳起一挥,划破大网出了大坑。

  还未落地,各类石器,铁器打了过来。

  “给你们点颜色瞧瞧。”

  叮、叮、当、当。

  脆响一片,各人武器各自碎裂。

  一波刚过,一波又来。

  仙子一扫腿,一圈人尽数倒下。

  “杀啊!”

  “这些人当真打不怕的。”仙子心想,推手一撞将左路的带头大汉撞飞出去,压倒身后一片。

  仙子回手一摆,折了南路劈来的几把斧头,一踢腿,又是两大汉压倒身后一片。

  这边刚倒,左边又来了,仙子伸手一拳放倒一个,奋力一振,四方同时被振退。

  仙子一抖精神,大喝道:“来啊!谁再来,谁来打谁。”众人看这架势,都是一愣。

  “行了吧!”仙子心里打算着。

  “誓死保卫圣物,杀啊!”四周同时冲来。

  不会吧!以前见过的那两个凡人不是一下就解决了吗?这些人当真不怕痛啊!

  仙子纵身跳出围攻,带头的几人立即撞成一团,仙子在半空看准地上有几十人持枪等着他,手脚并用,十余长枪尽数夺来,弹出几腿,就将几十人踢飞出去,片刻功夫,上百人又围了过来。

  仙子鼓足力气,十余长枪尽数横着扔过去,八十几人倾刻放倒,却又有几十人冲了上来。

  “当真打不完了。”仙子一急,用法术?那必杀生不可,对了。

  打定主意,仙子纵身一跳。扑来这一群全数落空。

  不过仙子可不是为躲避才跳的。确定方向后,一落即跳,这次正好落在那带头的老头旁边,伸手将比自己高一头的老者拿住。

  身旁同时几枪刺来,仙子一挥手,全数打倒。

  “叫他们住手。”仙子威胁道。

  大部队见长老被捉,这才渐渐静了下来。

  “都没说清楚,打什么打,要不要我和这老头打啊!”仙子很生气的说(必定他才十二岁)。

  “怪物,我死都不会把圣物给你,天神与我同在。”喊罢,老者掏出匕首刺向心口。

  如果可能会成功的话。

  仙子手一闪,匕首自动消失,着急道:“什么怪物,我要什么圣物啊!我就是一名神众。”希望理树师娘不要怪我又拿起这个招牌。

  众人一愣,老者也是大大的一惊:“你、你、你有什么证据。”

  仙子松了手:“你要什么证据。”

  “神灵的血是最有灵性的,如果……。”

  唉,说的这么复杂,仙子一划手腕,一挥手,几滴鲜血洒出。

  几棵在刚才混战中几欲踩死的野草,一触即活,添绿出芽。

  “是不是这样啊!”仙子不屑的说。

  “这、这、这,你当真也是神。”这些麻烦的家伙。仙子暗暗生气,却瞟眼看见了自己身后高大的石像,一种熟悉感油然而生,心头不由一阵悸动。沉声道:

  “曾经有一位神族的神众曾来过这里,这就是他的神像吧。他是不是叫连云。”

  “啊!嗯,是啊,是啊。”

  “他叫赤道火·连云,我叫赤道火·仙子。”仙子回头望向长老,含泪道:“我就是连云的儿子。”

  静了好一会。

  老者轰的跪下:“吾部齐拜真神。”其他人一愣,跟纷纷跪下。

  “哦?”虽然预料过这种情况,但一时见二千人向自己下跪感觉还是很不自然。而且有一种非常恐怖的紧张,或许仙子天生不该他做人上人。脸红着挠挠脸颊,连忙让众人起来。

  接着的事不用说了,赞颂的说了一堆(可惜仙子不爱听)然后众将仙子抬回了部落。

  再次放眼部落入口,那一樽巨大的雕像,自然是连云的,各人进出之前都拜了一拜。

  部落中的老少妇孤听说男丁们迎回了一位真神,个个都喜形于色。

  看来神这块招牌还是应该时不时的亮一下,恩………………还是算了,利用种族的优势骗人是不对的。

  迎进了议事厅,仙子坐上了首位。

  水果、野味,肉干,甘露摆满一堆。

  仙子不客气,大口吃起肉干。

  老长小心的上前道:“不知真神圣迹于此所谓何事?”

  仙子听了反胃,说的这么文酸干嘛。

  老者靠近一点:“先神来此娶圣女为妻传为佳话,今日本部也有几人姿色不错,不如……。”

  仙子差点没噎着道:“我才十二岁。”心里暗汗:这话真的很有杀伤力啊!如果小丫头在的话她会是什么表情?

  “哦、哦,那么不知真神今日来此寒地意欲如何,是否……是否……”老头明显猜不出来了。

  仙子受不了,用大白话答道:“我只是想借间空屋住几年,空地也行。再不行我给你当下人。”

  “不敢、不敢、岂敢、岂敢,来人,把我的屋子改为真神住所。”

  “不会吧!”仙子一开口,就知道长老要说的下一句是:“肯请真神屈就,神宫几日就好。”果然。

  仙子连忙回绝,别人对他好,好的过分,只会让他起鸡皮疙瘩。

  “对了,神灵之纱是什么?”

  一语方出,老者已热泪满眶。

  “这正是先神大发慈悲所赐之物,救了我们一部人的命啊!”

  原来当年连云混入人间休养,认识了山石,一次伤口发作,流了不少血,山石用一块纱布擦尽,连云随口告诉她神血灵性无比,有去病补气的功效,后来连云带山石一同归队,山石将纱布之事告诉长老,长老又将纱布放入井中。当是‘楠王’是百部中的一个小部落,几次大瘟疫后,周围部落每次死亡过半,楠王凭一块血布未死几人,这才成为今日数一数二的大部落。

  长老说的眉飞色舞:“‘神灵之纱’神奇无比,不论是何人,只要喝过神灵之纱泡过的井水,几日功夫就没事了……。”

  仙子却深深的愧疚:区区一件小事,他们却十余年记得这份恩情,当真是我们帮了他们,还是他们为我们上了“人性本善”这一课。

  长老见仙子无语沉思,以为自己说的话仙子不爱听,轻声说道:“真神还有什么吩咐。”

  “叫我仙子得了。”仙子又喝了口水:“我打伤的那些人呢?”

  “今天二千二百四十男丁要全数思过三日,本人今日子时开始,南巡部十五人,外加南巡王之女,全数问斩。”

  “哇啊!”这次仙子是真呛住了。

  “什么时候?”

  “正午。”“何地?”“北门。”

  仙子飞一般的跑出去,只剩一刻钟了(按凡人理解是:半柱香的时间)

  ……

  呼,倒底赶上,仙子舒了一口气,差点让十六人因自己送命。

  南巡王大为感动,划破手腕洒出鲜血,这是“楠王”人对人誓死效忠的标志。

  仙子不想制止了,好累啊!

  吩咐免除所有男丁的罪后,仙子扎到长老的床上。

  这就是凡间,怎么这么累人啊!

  ……

  同时,各家各户都在讨论仙子,无不带着赞美之情,大家都称仙子为“圣王“。

  那是——仁慈的救世主的意思。

  ……清晨……

  仙子眨眨眼。

  门口的女仆也眨眨眼。

  仙子有些无奈,自己一睁眼怎么就多了这么多女仆啊!天哪,他还想去洗早澡呢!看来是没指望了。

  “你们回去吧!我不需要女仆。”

  众女仆没了主意,为着的褐发女仆上前一步:“真神,请让我们先为你梳洗吧!不然的话……。”

  转弯抹角的话一堆,仙子受不了了,不得不从,不然她就接着说。这就是语言的艺术吗?

  说起来仙的布衣也给换成了一张虎皮大衣,虽然比不上神域的金丝轻纱服,不过气派。

  然后梳了一个比以前好得多的头式,再戴上虎牙项链(入乡随俗嘛!)梳洗一番,仙子整个人就好多了。

  就是太麻烦,仙子最后为自己戴上了八宝手镯,出了门去,刚出门就见百余人整齐的站着,另外四周都是手拿大斧的卫兵百余人,共近三百人。

  “恭祝真神。”为首的长老先行跪下。

  百余人跟着跪下。

  仙子当真受不了了,这些人分明上瘾了。

  世间人人平等啊!仙子觉得很难和他们说清这个。

  看来在这自己就别想过那种习武作乐的日子了。

  ……

  由于凡间的事太简单。

  我们就简单概括一下吧!

  第二年,仙子收到一只符鸟,内容如下:

  仙子:

  神域已经解除保护罩了,以后可以经常向你通信,幽的事也有线索了,一切保重。

  落款,关心你的一些人。

  这封信成了仙子的寄托。

  后来收到的信日益频繁。最令仙子意外的是:幽紫找到了,毫发无伤,却不知当日劫走她的是何人。

  第二年末,仙子提出改善卫生环境的意见,“楠王”居民体质大大增强。而来信上说:经过阵阵一年的调查,长老终于解除了对元天等人劫囚的指控。幽紫虽被关押,但通过各种关系,元天夫妇也能时常探望到她。

  第三年初,由于‘神灵之纱’的效力已大不如前,仙子抽出鲜血,制成‘神之珠’,让百部为之羡慕。

  第四年初,百部中势力最大的“沃粮”发动筹备已久的“夺宝”计划,联合二十余部落,组建万人大军攻打“楠王”。仙子发威,一夜活捉二十八头领。“楠王”大获全胜。

  第四年末:仙子同各部精英探索学习“训兽”的方法,成功饲养了:马、羊、牛、猪、鸭……等动物,并同年,符鸟来信告之:幽已平安找到,她是在荒地被发现的,当时神志已经不清醒了,对被劫持的事也只有一些模糊的记忆,隐约记得是自己逃出来的,现已无大碍。

  为此,仙子举行了一次盛大的狂欢,当时正在冬季,各部长老将此日订为“团”。每年都会举行,接着仙子带两个随从登上了雪山。

  当时仙子十六岁,终于领略了北国风光的清秀,冷峻,还有那简单化的静与美。那一刻真是无比美好,脚下的大地就像传言的那样,无边无际的大,师父曾说过:看不到足够大的空间,就不会有足够大的心胸。想到下,仙子感觉自己又成长了。这一年来信中最好的消息莫过于:经过长期抗议,幽紫在被限制部分自由并同意长老们的一些附加的条件下。终于可以保释回家了,反倒是对仙子的抓捕令到现在也没能取消。————难道是仙子的长相更吸引仇恨吗?

  第五年:各部陆继成为“楠王”的“下支”,“楠王”人口也首次突破万人,为此仙子向长老提出“控制人口”的重要,可惜,长老一直想不通,同时,符鸟通知:回家的时间快到了。但这突如其来的好消息却并不让仙子高兴的起来:————一切太忽然了,以自己所犯罪行不该这么快就能让自己回去的。仙子抬头看看头顶的天空,皱起了眉头。虽然并不能看见神域的所在,但是可以深深的感到现在正是风起云涌之时,一场大的变故正在到来。如果可以,仙子想在真想生出一对翅膀马上飞回三号神域了解情况。

  另外一点想让仙子离开这里的理由是……。在凡间十七岁已是很大的年龄了,长老安排了几次盛大的“选美”活动,希望仙子早日留下子嗣,仙子急了半天:看来真该回家了。

  这是仙子在凡间的第五年的八月。

  ——————

  “对了,这就行了。”仙子放下自己刚制成的纺线工具,有了这东西,凡间的纺织应该会大大提高罢。仙子一脸兴奋。

  “没想到啊!”

  仙子一愣,起视四周,屋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啊!哪来的声音?

  “仙子也会做这种东西。”又是不明的声音传来。

  仙子闭上眼,凝神聚气,看来对方来头不小,

  ————啪,仙子挡下一击,对方却立即反手捉住他。仙子反应快绝,当即翻身挣脱了对手的控制,正要回击,神秘敌人却要求停手了:

  “怕了、怕了,我们的准决赛选手。”

  这些话已经好久没人对自己说了。

  仙子睁开眼。

  对方也解除了“迷彩”。

  正是——理树玄女。————神啊!终于看见自己人了。

  “理树阿姨。”仙子一头扎进理树怀里。

  “唉,几年不见,色心大增啊!”背后有人说风凉话。

  “小丫头,说什么呢!”仙子回头。

  果然是——淑灵。

  她应该是十五了吧,果然漂亮多了。

  “阿仙,从哪弄的皮衣啊!跟野人差不多。”淑灵风凉话不断。

  仙子脱下虎皮大衣:“起码很暖和。师父呢?”

  理树拿出上好的绸缎灰综花纹衣,给仙子换上:

  “在山地接应,你快留封书信吧,出去打招呼的话,估计他们会以死劝你留下的。”

  仙子照办,写了一封言辞恳切的辞行信。

  “起程了。”

  “等一下。”仙子指指自己刚做出来的机器道:“我把这个东西的用法告诉他们先。”

  理树出手阻止,叹了口气:“有些事你还不明白,走吧!这东西还是让他们自己参悟比较好。”仙子有点不明白,却相信了理树玄女的话语绝对是有道理的。

  三人一跃,几个起落离开了“楠王”部落。

  一路风驰电骋,赶到森林里与元、幽会合。

  “哇啊!幽,你漂亮了好多啊!”

  幽不由脸一红。

  “我就没变吗?”淑灵站出来叉腰喊道。

  仙子扭过头,上下仔细打量一番,吐出两个字:

  “胖了!”

  淑灵一个大锤K下去。仙子倒地。

  元慈祥的将仙子扶起,说了一句:

  “我现在很有空哦!”

  仙子不解,忽然想起师父曾经有一句:我现在没空骂你。

  “不会吧!师父,这么久了还作数。”

  “放心,我不会骂你的。”

  “哦”冷汗直下。

  “七重双锤必杀法,呵”——轰——。

  地上多出一坑。

  仙子挣扎起来:“不行了,不行了,再来真死了。”

  “嗯?”元眨眨眼:“这几年你荒废了武功吗?”

  “一点都没有啊!”

  “胡说”淑灵再次举起大锤:“那为何一向自认为‘不死身’的你,会说出死之类的话。”一个大锤K下来。

  呼——

  大锤寸碎。

  望着呆了的淑灵,仙子道:“我是说发型全乱,丑死了。”

  “哈,小子,一点也没退步嘛。”元打哈哈。

  “是进步了很多啊!”

  “哦,我怎么没看出来。”

  “师父啊!”

  “真的没看出来。”

  看来又要吵一场了,幽紫上前分开两人。

  “幽紫,你不用坐牢了吗?”仙子终于说出自己的疑问。

  “她现在是‘灰章士兵’。”理树解答。

  “什么东西?”

  “就是让有罪但实力不凡的人,带罪上战场,希望能将功补过的士兵。”

  “以她的身体也可以。”仙子还真是一点也不忌口。

  “虽然很难办,不过凭‘天下第一武者’的名声,和我与元的承诺。还是说服了长老。”

  “哦——嗯?等等,你们不会叫我也……。”

  “没错”元笑眯眯的望着仙子道:“这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仙子一转眼珠,狡猾道:“你们想的太好了,我的罪太大,行不通的。”

  “本来是行不通的,幸好有高人帮忙,长老才同意的。”

  “高人?”

  “就是圣贤电脑。”

  “不会吧!”

  “在我请求让你代罪立功的时候,幸好圣贤电脑提供了当日你与它对话的录音,长老们的态度才软化下来。”

  淑灵靠近一步道:“换句话说:当拉玛阿的手下是一定的了。”——————果然是要当那家伙的手下啊。

  “做他的手下。”仙子想哭,他分明看到一火坑。

  理树上前安慰:“放心,我和元都计划好了,会送你去参加考试,通过后会脱离拉玛阿的下属单位,进入‘奇袭部队’。”

  “奇袭部队?”

  “由长老直接指挥的特种兵,现在有我、元、幽、三卫,还有一个你想不到——坤庐,现在共二十四人。”

  “有意思,一下子搞这么多东东,有问题啊!”

  “不用奇怪,世上所有的神域都开始开集结部队。现在神域三号同附近神域一起组建的部队超过了一百人,所有神族士兵,应该会超过一千吧!”

  仙子差点跌倒,一千神兵可以破坏这个世界多少次啊!

  “究竟怎么了,聚成上千人的神族军队,征用‘灰章士兵’,当真想‘灭世’吗?”

  “灭世?灭尘世也许行,但如果是灭‘妖界’就未必行了。”

  “——要和妖界开战吗?”

  “总决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