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望雪楼、无情谷与忘忧堂三家联合,势如破竹,像一把利剑狠狠插入这个国家的心脏中。

  两股势力形成掎角之势,一股拥护三大组织,以江湖人物为主;另一股拥护当今皇上,以文人墨客为主。

  “哎,你们说,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搞得风云变幻的!”长了两撇小胡子的男人一条腿踩在板凳上,一边将花生米高高地抛到天上再用嘴接住,一边漫不经心地说着。

  “谁知道呢?反正我们离得远了,要打也我们这边也打不起来,管它的呢!”另一个年轻一点的、白白净净的男子一边抠着鼻子一边说着。

  “嘘······小声点,两个小祖宗!这些事情可不要乱说,被人听见可就不好了!”一个年长的像是两人的父亲模样的人压低着声音对着两人挤眉弄眼道。

  那两年轻人翻了翻白眼,但还是没有再说下去。

  “哎!老杨头,怕甚呢!这整个天下都在议论,难不成他们还要将我们全部杀死啊?!想要篡位就别立牌坊啰!”一个满脸络腮胡的彪形大汉拍了拍那年长的人,高声说道。

  “我可不这样觉得!自己保不住位置还怪谁啊?!自古就是能者得之,有坐那位置的能力就去抢有什么错啊?!”那白净的年轻人不服地反驳到。

  “哎哟!我头疼,头疼,你们就少说点不行吗?什么世道哦······”年长的男子痛苦地扶额,完全不能理解现在的年轻人的这般大胆,竟然公开谈论这些禁忌的事情,还说什么“位置”,阿弥陀佛!那可是龙位啊!只有天子才能坐!在他看来,那些篡位的人迟早要被真正的天子打败的,不过管它的呢!不管谁是天子,他们这天高皇帝远的,都没差!

  正的那个老杨头胡思乱想着时,两道身影缓缓走了进来,看那样子像是从上面下来的······乖乖!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了!路上肯定被打劫了,真惨,不会是跑到这儿来避难的吧?

  想到这里,老杨头同情地招呼那两人,“二位,等着,马上给你们准备点馒头,很久没吃饭了吧······”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一张尘土都掩埋不完的美丽容颜,此时那张脸的主人轻轻地丢了张银票到桌上,淡淡地吩咐道:“去买四套男装,准备两个房间,烧好热水,备上最好的饭菜送到房里。”

  说完一串话,没听到答复,血鸢抬头冷冷地看了眼还在看着她的掌柜,顿时将他吓得一个激灵,嘴里慌忙应到:“好的,好的,马上去办!二狗,带这两位客官去天子房,然后给送上最好的饭菜!大狗,吩咐下面的人备好热水给两位客官送去,然后你亲自去最好的铺子买四套男装来!”

  一套命令下来,丝毫不拖泥带水,将血鸢吩咐的事情全部都布置妥当。

  血鸢点点头,和宁东篱一齐跟着二狗往楼上走去。

  宁东篱在看到二狗的瞬间马上开口问道:“哪里打起来了?又是谁要篡位?”

  原来他们在走近这家旅店之时正好听到大狗二狗的对话,觉得有点蹊跷便在外面听了好一阵才进来的。

  二狗被他急切的声音吓到,忙回答到:“二位不是从上面来的吗?怎么会不知道哪里打起来了呢?我们还以为你们就是因为怕打仗特意跑到我们这儿躲避的呢!”

  宁东篱听他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生起气来,美眸圆睁,怒道:“叫你回答你就回答!哪来的这么多废话!”

  二狗一缩身子,被他的气势震住,忙一五一十地说道:“就是京城啊,三大组织突然联合起来向京城进攻,一下就打到了京城边上,但是现在又突然没打了,两边正在对峙呢!”

  宁东篱愣住,怒气凝固在脸上,僵硬地转头看向血鸢,半天才吐出两个字:“你们······”

  “我不知道,但我猜到了。”血鸢也不看他,淡淡道。

  宁东篱松了口气,但转念一想:不管血鸢知不知情,她肯定是要站在望雪楼那边的,那他们岂不是要······成为敌人?“

  想到这里宁东篱心里就有些堵堵的,就像有块骨头卡住了喉咙一样。

  将他们带到房间前,二狗就下去吩咐厨房煮饭菜去了。

  血鸢正欲跨进门,瞥到宁东篱还站在门前,似乎有些话想说的样子,便转过头疑惑地看向他。

  宁东篱见血鸢转过头,脱口道:“你将那乾图交给我罢,让我毁了它,免得再祸害苍生,让那么多人为了它失去性命。“

  血鸢摇了摇头,道:“这是我的任务,不可能给你,如果你想要它,那就将我杀了罢。至于祸害苍生,就算没有它,也会出现其他的一些替代物,要欺骗无知苍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说完便扭头进了房。

  宁东篱被血鸢直白的话弄愣了,见她径直进了房,嘴巴张了张,终于还是没有再多说,沉默地进了自己的房间。

  其实他最想说的是:如果乾图落入三大组织手中,那他皇兄就完了,因为手持乾图的人完全可以打着“顺应天意”的旗号一举夺下京城。但他突然想起,血鸢不就是望雪楼的人么?刚才她也说了这是她这次的任务,那么他有什么立场让她替他们考虑呢?其实她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不是将他杀死吗?皇族的血脉,世上仅剩他与他皇兄,如果杀死他的话,再靠着乾图一举将他皇兄杀死,那么接下来的一切都将名正言顺。

  宁东篱和衣躺在床上,脑海里不停回放着这段时间和血鸢相处的点点滴滴:

  第一次相遇时就被她的淡然吸引住,死皮赖脸地黏着她带自己一起走······

  路上她突然晕倒,结果他们一起被莲花阁主抓住,还以为就要死在那里了,结果却平安地被放走······

  被侍卫接走后的他却怎么也忘不掉她,还以为自己成为了断袖,没想到却又被她救起······

  比武擂台上被她那闪电般的出手震住,开始怀疑她的身份······

  被明苕告知她女儿身时的开心······

  去宝洞的路上有她陪着,累却幸福······

  进洞后对他的维护,为了他不惜将布和三人赶尽杀绝,其实在那时他就猜到了她的身份,但是没想到会从她嘴里听到,那时他什么也没想,血鸢又如何?他一点也不相信她是会杀他的大魔头,或者,就算她是大魔头又如何?他一点也不在乎······

  到了最后,还是为了他,她和雪琰明苕二人打了起来,生死悬于一线间······

  在看到雪琰的剑刺向她时,他大脑一片空白,“嗡”地一声,转眼他就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替她挡下那一剑,也许这是他唯一能为她做的事情了······

  醒来后见到她的真容时的惊艳,但却心中更多的却是淡定,他清楚地知道他爱上她了,从她是一个平凡相貌的男子起,爱到她成了平凡相貌的女子,直到现在,她成了倾城的女子,他不但没有因为她那美丽的相貌更爱她,相反,他心中更多的成了担心,如果是平凡的血鸢,他有自信能在她心中占据一片位置,但是面对如此动人的相貌,他不相信万青山没有动心过,对于这个比他更优秀的竞争者,他害怕了,他害怕万青山已经将血鸢整个心灵全部占满了,一点也留不得给他······

  他觉得他再也不可能将她从他生命中抹去了,哪怕知道她心里可能一点都不在乎他,虽然她那么多次救过他,但是为了万青山,她却是连命都不要地去冒险,孰轻孰重,一眼就看清了······

  而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如果他们有以后,那么在那个以后,相遇当是路人,或是······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