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恋人
作者: 末日岩少
字体: 特大
颜色:          

  《末日恋人》作者:刘岩

  毁灭倒计时:第五日2012/12/18

  “2012年12月21日的黑夜降临以后,22日的黎明将不会到来。地球进入了光子带,在完全进入的一瞬间,我们会在三天的零度空间中度过,磁极颠倒,这无疑是对人类的毁灭,但迎来的是新的开始。”

  李末在MicrosoftWord上打完了这一行字,伸了伸懒腰,押了口咖啡。

  这下他终于可以全身心的放松下来了,因为在地球毁灭之前,这本小说完美的结稿了。他是一个网络写手,这是他的第三部小说,由于前作的大卖,使得李末在写作一行变得颇有名气。

  看了看时间,现在是十一点半。拿起了身边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晓诺吗?今天有空没?我请你吃饭。”语言很是简练的就把事情传达给了对方,这也许是写手潜在的特长吧。

  晓诺全名薛晓诺,是李末相处三年的女友,为人亲和大方,长得更是楚楚可爱,是许多男生猎爱的对象,不过这美丽妖娆的少女却心甘情愿的坠入李末的怀抱,这无疑是李末的荣幸。

  李末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也许更多的时候他将自己的话都写在了书里,不过他是一个少说多做的人,爱情中少了些蜜语甜言,但多的是实际,这也许就是薛晓诺爱上他的原因吧。

  李末关掉了电脑,披上外套,简单的整理了一下,就出门了。虽然他的作品销量的很好,不过并没有与那些大神级的作家化为一同,起码稿费的待遇就差之千里,要不然他怎么会开奇瑞QQ呢?

  车子开得很稳,绕了两弯,便来到了一家蛋糕店,这是薛晓诺工作的地方。看了看表,现在是十一点五十五,还有五分钟薛晓诺就下班了。李末是一个对时间观念抓得特别紧的一个人,或许是职业问题,才把他变成这样,编辑是如何催稿的,只有写手最知道。

  绿色的QQ在暗黄色的蛋糕店特别显眼,李末耐心的等待着晓诺。他看了看车窗外面,街道上车水马龙,人群穿梭,这象征着城市的繁荣。一位年轻的少年扶着一位年迈的老人从马路上穿过,李末欣慰的笑了,因为他喜欢乐于助人,也喜欢乐于助人的人。

  “嘿!”一个很是甜美的声音从车窗外传了过来。

  李末抬头一看,正是薛晓诺。

  李末微笑道:“上车。”

  虽然话语很是简短,不过晓诺见到李末很是开心,她很喜欢李末的微笑,那是让她说不出来的一种喜欢。

  行车间李末关心的问道:“今天工作的顺利吗?”

  “还好,只是有个客人很无理,态度很差。”晓诺抱怨道。

  “不必和这种人计较,做好你自己本分的工作就行了。”

  李末不会像其它男生那样“嘘寒问暖”,不过说的每一句话都很有道理,晓诺也很理解,有时候他们恋情会让许多人嫉妒。

  “今天我们要去哪吃啊?”晓诺问道。

  “去你最喜欢的那个餐厅。”

  那是李末和薛晓诺第一次约会的餐厅,那里孕育着他们两个人的爱情,所以是晓诺的最爱。

  与此同时,城市的另一边也上演一番别样剧情。

  “来来来,干杯,为我们的末日庆功干杯!”

  拿着帕图斯举杯畅饮的这位,是本市的一位腰缠万贯的富家子弟,他叫周子旭,为人桀骜不驯,可以说他整日游手好闲,没日没夜的与那群狐朋狗友吃喝玩乐。当然,他身边的朋友也是一些贵族,正所谓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帕图斯:世界名牌红酒,此酒的名贵在于酒庄位居波尔多产区八大名庄之首,是波尔多目前质量最好,价格最贵的酒王,颇有王者风范,不少影视明星都喜欢收藏,每瓶的价格超过一万元。

  一位身穿范思哲西装的男子应和道:“干!今日我们不醉不归。”

  身边的几位薄装美女也举起了高脚杯。

  这就是贵族荒淫的生活,当物质脱离了现实,人就变得没有了追求,只懂得享受。

  “周董,最近你的生意怎么样啊?”一位又矮又胖的男人问道。

  “还不是世界末日惹的祸,市场萧条,生意难做啊。”周子旭叹气道。

  其实,公司的利润与世界末日根本无关,这只是个借口罢了,你想,哪个公司遇到这样的一个老板能蒸蒸日上?

  “哎,说到末日,我还有许多事情还没做呢。”周子旭继续说道。

  矮胖子问道:“什么事情?”

  “我还没有把我的资产全部花完呢?”周子旭笑道。

  台下的大家也随声附和。

  “来,今天让我们喝个痛快,High翻全场!”

  众人大呼:“耶!”

  这就是有钱人的挥霍。

  镜头转换,李末和薛晓诺就坐,服务员拿来了餐单。

  李末直接把餐单递给薛晓诺说道:“你来点吧。”

  晓诺接过餐单,看了看,道:“来一份什锦砂锅,两碗米饭,外加两杯柳橙汁,谢谢。”

  这就是他们的小资生活,吃得很是普通,但却有温馨之处。

  饭桌上,薛晓诺问了许多关于李末作品的话语,李末很有耐心的一一给晓诺解述。其实李末平常很少提及他的作品,因为他觉得这没什么炫耀的,而且他的性格很低调。

  由于今天是星期二,下午晓诺还有工作,于是李末在午餐完毕,便送晓诺回到了蛋糕店,自己开着车去了公园散心。这是李末对生活的一种闲适态度,他认为,每天为了金钱忙忙碌碌,精神过度疲劳,与其躺在床上睡觉,不如抽些时间享受着自然。而对于周子旭灯红酒绿的生活,正是李末唾弃的人生。

  李末望着对面结冰的湖,眼睛很是深邃。

  深夜十二点的酒吧内,那一群贵族仍然吵吵闹闹,喋喋不休,真不知道他们哪里来的精力,这么充沛。

  “哎,今天玩的开心,不过我得回家了,不然老爸又该训我了。”周子旭酒气熏熏的说道。

  “别这么扫兴啊,再喝一杯。”矮胖子劝道。

  “不行,不行,我得回去,你知道老爷子的厉害的。”

  “那好吧。”

  “对不住几位了。”周子旭起身便要离去。

  “子旭,等等,看你喝这么多,我送你回去吧。”一位穿着黄色T恤和蓝色短裙的女生说道。

  “好吧,省得交警又找我麻烦。”

  走出酒吧,周子旭把钥匙递给那短裙女,说道:“来,开我的兰博基尼。”

  “算了,还是开我的吧,虽然我的车不抵的你名贵,不过那是我自己的驾驶证,开着稳妥。”

  “好吧,好吧。”

  于是两人坐上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奔向了马路。

  “子旭,你今天你喝了这么多,回去会不会被老爷子骂啊?”短裙女妩媚的说道。

  “呃,不知道。”喝太多的周子旭已经晕了头脑。

  “不如你今晚住在我那里吧,正好我一个人,也挺寂寞的。”

  “不行,不行,我得回去。”

  “难道你真的想让老爷子看到你这副烂醉如泥的样子,然后臭骂你一顿?”

  “呃,不想。”

  “所以还犹豫什么啊,今夜就住我这儿吧。”

  经过短裙女的一番哄骗,周子旭终于决定不再回自己的家了,他住在了短裙女家。而同住一室的孤男寡女,怎么会不发生事情呢?